新年假期

轻轻地扣了下主管办公室的大门,得到了一声肯定的“请进”后,鼓足勇气,走了进去,门后的主管一直埋首在工作之中,很显然,他被打扰到了。他看见了你,微微站起身,很有绅士风度地示意你坐下。

“是Lying啊,早上好,很高兴见到你,就是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你犹豫了一下,尽管你知道你想提出的事也不是很过分,但你还是有点紧张:“Wors先生,没什么特別的,只是我想请个假。”

“恩?”Wors十分惊讶的看着你,就像看到怪物一样。“那为什么要请假?”

“年关将至,工作疲累,只是想回去一趟。”

“恩…可以理解,想回家和家人过年吧,也是让父母过一下天伦之乐吧。”

“其实…家父和母上大人早在在下童年之时去世,只留下了我和妹妹。妹妹从小就住进了孤儿院,我没有家。”你低下了头,眼圈儿有些发红。

“我很抱歉,我是说,你开始对这一份工作厌倦了吗?还是觉得你已经无法再屡行你的使命?”

“不不不,Wors先生,你误会了,你也知道我在米尔格拉姆顺从测试中得到82分的高分。”你顿了顿,看着外面一朵朵烟花在外面亮起,闪着温暖的光芒。“我比任何人都热衷于这一份工作。正如你所见的一样,基金会的工作也不像外人所调侃的那样冷血无情。我们一直在很舒适的环境里,发挥着我们的光和热,做我们想做的事,只是在有些时候要稍微严肃认真一点,以及在危难时刻能有几个冷笑话咬紧牙关挺下去。说实话,就算回到七年前收到那封邀请信的时候,我仍会毫不犹豫地加入基金会。

你叹了口气,逐渐回忆起在基金会的点点滴滴:“Wors先生,你也听过我的故事,我在这行已经干了10多年了,我看着无数的噩梦化为现实,亲眼见证着一个小小的逆模因眨眼间就把数十万活生生的性命吞噬。有时一觉醒来时看见昔日亲密无间的
兄弟变成一团团血肉模糊的怪物,丧失理性地冲上来把我撕成碎片,有几次也因为太过玩命,差点让自己身首异处…..”

“不,我不是在畏惧,更不会逃避责任,我一直都很清楚我在干什么,也明白我为什么要和那些该死的异常打交道。我热爱这个充满生机的世界,想守护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为此我也付出了一切,我想我不后悔。但是,上一次我出任务顺便去看看我妹妹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几个恶霸肆意凌辱她,本来我该冲上去把他们几个狠狠揍一顿,至少让他们立刻停手;不过为了确保任务顺利完成,注定了我只能袖手旁观。我无能为力地看着她硬咽着哀求他们放过她…..

“草,我也知道基金会不太希望我们整天愁容满面,我也不该投入太多的私人感情在基金会的工作之中,我明白我必须冷酷无情地屡行我们的使命,在所有异常消失之后,我们再抹除我们自己的存在,默默无闻地淡出所有人的视野….额,抱歉,Wors先生,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

Wors先生给你端来了一杯茶,轻轻地拍了拍你的肩膀,轻声细语地说道:“是,是,我很能明白你现在的心思,但如你所见,现在的异常数量有增无减,大家的工作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你知道你在站点的角色是无可替代的,如果你现在离开的话,无疑对我们目前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的,所以,真的很抱歉。”

你有些沮丧,但也无可奈何地说道:“啊,我明白了,我会留下的,很抱歉给您带来了困扰,也感谢您的时间,至少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你知道也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便向Wors先生微微鞠了一躬,带上了门,无奈地耸了耸肩,只好回到位子上继续工作。


“Lying,你还好吧?”邻座的Chans显然查觉到了你有点不对劲,轻轻地叫了你一声,给你递了杯红茶。

“谢谢。”你答谢了他的好意,也顾不得什么茶道礼仪,举起茶杯把红茶一饮而尽,顿时口中一阵苦涩,你看着他那抿嘴而笑的样子,有些恼羞成怒。

“诶诶,别生气嘛,让我听听,新年新气象,你有什么愿望呐?”他扮了个鬼脸有点轻佻地拿你开玩笑。

你假装生气的敲了敲他的后脑勺,说道:“嘛,也没什么特別的,感觉不在站点里乱跑就是不给站点添乱,就除夕夜能吃到饱死,年初一能瘫死在床上不被人叫醒,大概就是这样了。”

Chans突然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这个,和我说实话,今年能回去过年吗?”

你轻轻地叹了口气,“唉,恐怕不能了,我刚去请示主管,他没有打算让我们离开的意思。”

Chans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轻轻地说:“看来今年也只能在站点加班了,不过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使命吧….不是这样,或许我们可以….”

你有些疑惑地看着Chans,问道:“不是,你在说什么?”

Chans狡黠地笑了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起这个,今天能早点把工作做完,在二层的食堂等我吗?”

“哦哦,当然可以。”你漫不经心地答应到。


“咳咳,同僚们。”Wors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尽管他站在最高的桌子上,但他仍然没有多少存在感。等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位站在桌子上的堂堂主管时,Wors发话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大家新年快乐!”

尽管大家的手上的工作被打断了,心情有多少不爽,但出于礼貌,大家还是微笑着接纳了他的祝福,并同样祝福他新一年工作顺利后,继续埋首于眼前繁重的工作之中。嘛,虽然今年所有人都要加班,但至少把工作早点做完能和平时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在除夕夜喝个烂醉互相嘲笑也能稍解思家之苦的。

Wors站在桌子上愣了一会儿,表情有些尴尬,似乎对大家的反应有点不解,直到你提醒他正踩着你的文件时,他才回过神来,大声喊到:“喂喂,09站点的所有员工请注意!我是你们的站点主管Wors,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放下手上的所有工作,收拾你们的行李,新年了,我给你们放假!”话音刚落,上一秒仍然热闹的大厅顿时鸦雀无声,全场一片寂靜,落针可闻。过了几分钟后,所有人才都不约而同地望向Wors,“你认真的?”

Wors表情严肃起来,正色道:“是的,我衷心希望所有人都能享受一个轻松愉快的假期。”他停顿了一下,“包括所有的异常项目。”

当Wors的话语传达到每个人的耳中时,大厅爆发出雷鸣般的哄笑声,在平日繁忙的工作之中,偶尔能有一个小小的冷笑话,可以轻易的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提升大家对工作的干劲,现在Wors似乎也是这么做,不出意外,大厅到处充满了快乐的空气,Wors主管到底还是位演技精湛的老狐狸,尽管早已收获奇效,但他仍然疑惑地看着所有人,不去当演员真是演艺圈一大损失了。

你没有沉醉在这场闹剧之中,也没有对这滑稽的一幕放声大笑,你当然明白Wors只不过是和所有人开个小小的玩笑,有关假期的什么很明显就是在痴人说梦。可你完全高兴不起来,只感到有一点的心酸和疲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你发现你的眼眶泛红了,几滴泪水从面上划过,滴落在光滑的地上。

“咦,我说Lying,我不是约了你吗?你怎么还在这?”Chans从门外走了进来,有些生气地叫着你。

“额啊,工作太忙我忘了,诶,你这是上哪去?”你有些惊奇地看着Chans满头大汗地提着大包小包。

“Worso不是说给我们放假吗?我一直忙着在安置那些SCP,他还没和你们宣布吗?”Chans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顿时傻了眼,问道:“不是,Wors真的给我们放假,他说的都是真的?”

Chans点了点头,说道:“对啊,所以我才找你商量这事的。”

你意识到了大家都处于一个极大的误会之中,赶紧向大家解释清楚,很显然,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给愣住了,当然也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惊喜,大家都已经飞离了站点,沉浸在假期的美好想像之中,竟然都忘记了要收拾行李离开。

Wors拍了拍手,轻咳了一下,把所有人从梦中唤醒:“上面已经批准这次假期了,只是希望大家能好好陪伴家人,当然在外面别忘了遵守基金会的纪律。好了,解散!要走就赶紧走,回来我给你们报销路费。”

“明白!”大家沸腾了,冲上去一把抓住Wors往天上抛,为Wors的慷慨欢呼着。


“已经给大家派了旅行证件和路费了,也再三叮嘱他们不要玩的太嗨了,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包括SCP。”

“啊,辛苦了,但是你所说的'所有人'不包括你们两个吗?先生们,所以你们还想要干什么呢?”

你走上前一步,说道:“Wors先生,恕我直言,你这伪造文件的手段并不高明,如果不是所有人都被放假冲昏了头脑,肯定一眼就能发现所谓的假期安排都是假的,毕竟议会素以细致认真出名,而你这份假期通知不仅语法不通,还极为空泛,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假期是吧?”

Wors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说道:“正是如此,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啊。”

“所以这不会又是你心血来潮的考验什么的吧,现在我只要把你揍一顿我就能通过了吧?”

Wors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Lying你的推理没错,但是你似乎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的情感。没错,上面的确不可能给你们假期,但这是我个人给大家的假期,我早就想让大家在新年能多陪伴一下家人,舒缓一下工作的压力。”

“所以早上我和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多余的?亏我还真情流露地和你说了那么多,Wors先生,等会有兴趣打一架吗?”你有些核善地说道。

Chans打断了你们的对峙,说道:“所以Worso你擅作主张给我们放假,是没有通报O5议会的吗?”

“还没有,话说你就能不能叫对我的名字,我是Wors不是Worso。”

“虽然我也很敬佩你这种敢于抗争的勇气,但我还是建议你老老实实地向上面汇报一下,我们三人的权限不足以解除掉所有的安保系统,我真不希望放完假能看到蘑菇云升起的美景。”

Wors主管用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说道:“这个我知道,我想我能妥善地处理好的。没什么事,你们现在可以先离开了。”

你和Chans对视了一眼,说道:“Wors啊,你不会是想一个人扛下所有的事情吧,虽然我对你的很不坦诚感觉有点不爽,但也如你所说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然你能为我们付出那我们更不能抛下好兄弟逃避责任,我们也会留下来和你一起共渡难关。”

Wors饶有兴致地说道:“你知道你们这样做无异于以下犯上,形同于抗命吗?你们还有一大段路要走,至于为了我这一个愚蠢的决定付出一切吗?”

Chans嗔道:“啧,Worso先生,我就讨厌你这一点,我们说了会留下来和你共同进退,你却还说这种话想让我们走,这还是兄弟吗?嘛,顶多也就把我们贬成D级而已,如果能守护我的挚友和我们创建的一切,我决不后悔我做的傻事。”

Wors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在嘲笑你们极具中二病的宣言,但你感受到了他全身都在颤动着,看来他应该也明白了你们的心意了,你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地告诉他你将坚定地与他并肩作战,是他最坚强的后盾。

Wors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两个笨蛋,真拿你们没办法呢,但还是要多谢你们的支持,感激不尽!”

“别说傻话了,是我们多谢你才对,好啦,快去吧。”


“你好,我是O5-2,这里是监督者议会加密频道,Wors主管,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是Wors主管,是这样的,考虑到最近的情况和员工们的工作状况,我给09站点所有员工批准了新年的假期…..”

“不不,我没时间再听你华丽的辩解,请不要在这件事上浪费我的时间了。总之,今晚8点前我要看到所有员工回到岗位上,否则,你们全部人都等着处分吧!”


Wors给你们沏了杯茶,云淡风轻地和你们说明了现在的情况,“所以你们接下来想怎么做?”

你把茶一饮而尽,让脑子迅速动起来:“现在那群老头让我们屈服,简直就是在做白日梦,他们是基金会高层我也好歹是基金会的栋梁,凭什么就把我们当一群只会不断执行命令机器人了?”你话锋一转,“强龙不压地头蛇,既然他们敢过来,那就给点颜色给他们看看,等会他们的直升机开过来时给他们来一发火箭弹,再捏造一次场事故,这种缺德事我们干的也不少了,保证万无一失。”想到这里,你有些兴奋

Wors忍着笑说道:“虽然Lying你的话很有道理,方法也足够简单有效,但比起这个,我更希望能策动其他站点,把我们的诉求散播出去,现在年关将至,相信大部分的站点也有这种思乡的情绪,我们要联合在一起,集体向监督者议会施压,逼迫那群O5就范,或者让监督者议会解散,怎么样?”

Chans傻眼了,说道:“你们不会是对面敌对组织派过来的吧?一个要暗杀高层,一个要把基金会搞解体,不是,你们是怎么通过忠诚考验坐上这个位置的?”

你和Wors都意识到失态了,赶紧岔开话题,问道:“所以Chans你一向鬼点子最多,这次又有什么好办法啊?”

Chans有些小生气,毕竟你们刚刚似乎说了些不得了的话,他开口了,我倒是有个好办法,但出于对基金会的尊重和热爱,我觉得你们必须先对刚刚说过的话先道歉。”

你和Wors郑重地为那些极其危险的想法表达歉意后,Chans故弄玄乎的说道:“你们可曾听说过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吗?”

你忍不住吐槽到:“嘛,Chans你的办法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我也很赞同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是把有问题的人解决掉。”

Chans无奈地叹了口气,“Lying你这种野蛮的行为什么时候能改去,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还有说话突然被插嘴感觉还是有点不爽呢。”“额啊,抱歉。”

Wors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说,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年关将至,所有人都想回家的,其实O5也是如此?”

“正是,我相信你明白我想干什么了。”

你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们两个相视一笑,一切不在言中,问道:“你们倒别打什么哑谜啊,到底要干什么啊?”

Chans朝你做了个鬼脸,调皮地说道:“作为刚刚的惩罚,就先吊吊你胃口,好好想吧!”

—-
刺眼的灯光照亮了夜空,两架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在停机坪上,你和Wors赶紧迎了上去。舱门打开后,你看到一支全副武装的机动特遣部队迅速警戒起来,在确认安全后,监督者议会的议员2号O5-2踏着嘎吱作响的阶梯走了下来。

Wors鞠躬行礼道:“我是09站点的主管Wors,很荣幸能得到监督者议会的特别关注,尊敬的O5-2先生能亲自到敝站点指导工作,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礼数不周之处,还请恕罪。”

2号冷笑一声,挖苦道:“麻烦你们接待我们真是辛苦你们啊,不说这个,你们是多没有技术水平啊,怎么跑道连翻新维修这种最基本的都做不好,我看你们还得再加一条玩忽职守的罪名。”

你也弯身也行了一礼,不卑不亢地说道:“我在09站点工作了好几年,好歹负责接待几千趟交通工具在这条跑道上升起降落,没有出现过一次意外,更没有听过有什么人抱怨我们的工作或者技术水平什么的,一致给予我们极高的评价,而如今尊敬的O5-2却认为我们的工作有所欠缺,是您的眼光不同于旁人还是您从小就娇生惯养,这一点点的不顺利就要叫苦连天呢?”

2号极其厌恶的看着你,说道:“少和我耍嘴皮子,就回到之前说的事上,你们应该已经办好了吧?”

Wors赶紧打圆场:“好了,两位不要再吵了,O5-2先生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那请先进入站点吧。”

你们一行人来到站点侧翼的食堂,Chans早已等候多时了,他挥手赶紧让你们坐下。

O5-2不耐烦地说道:“你们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我需要的是一个满意的答复,而不是陪你们浪费时间。”

“这就是我们的答复。”Chans端着菜盘走了过来,摆上了白切鸡,年糕,饺子和泡菜鱼几道新年特有的饭菜。

“我不是很懂你们的意思。”O5-2疑惑地看着满席佳肴。

“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团圆饭,每年的除夕夜每个家庭无论有什么事都要赶尽可能回到家里,和家人团聚,一家人围坐在热气腾腾的饭桌旁,共叙天伦之乐,能让人得到精神上的安慰和满足。在我看来,基金会的工作本来就让人压抑和难受,与其进行所谓的心理辅导麻痹自己,能有亲情的安抚比那强上一万倍。”

“说来,2号你多久没有回过家了?多久没有尽孝了?你知道这些汤圆的寓意吗?一家人团团圆圆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O5-2一言不发地拿起了筷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过来一会才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是家的味道啊,虽然真的很普通,但却蕴含了家人的一片苦心啊,为了让自己的子女吃上一顿好的,能看到子女幸福的笑容再辛苦也是值得的啊,说起来,我也很多年没有回家了,家人的样子已经开始渐渐地模糊了,父母最大的愿望也就是能和我一起共进一次完整的晚餐了吧,是我不孝啊,最后到他们离世时我连他们这点小小的愿望都完成不了。”

你看到这个刚刚还高傲无比的男人竟然失声痛哭起来,不由得心生怜悯起来,你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我也是一样啊,我甚至没有家,只有一个妹妹,可我连她都保护不了。我们基金会都不是一群冷血无情的怪物,我们也许也要缓缓了,就当是在逃避,就去陪伴一下身边的家人吧,对自己和对他们都好的。有时候,生活真的很苦……”


2号低声哭泣了一会,回过神来,苦笑着说道:“行吧,你们赢了,我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把你们钉在这里不给回去过年,就连我自己也是思乡心切,但我有一个要求。”本来你们还沉浸在即将取得最终胜利的狂喜时,不由得紧张起来。

2号看到你们那副紧张的样子,笑了起来:“我也不刁难你们了,记得替你们的家人传达我对他们的新年祝福,这是我给你们的红包,祝你们新年快乐!”

“站点所有电源以及安保系统已经切断了真相,Woso主管请确认。”

“好的,5分钟后大门见。”

真像是一场奇妙的梦呢,你默默地看着站点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直到Wors挥手叫着你的名字你才回过神来。

“Lying,新年快乐!”Chans灿烂的微笑着祝福你。

“哦哦,谢谢你,新年快乐!”你应声答道。

“别高兴的太早啊,放完假得把进度赶上,新年快乐,Lying!”

“啧,你最好把前面那句话收回,新年快乐,Worso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