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
评分: 0+x

十二个我团团坐,围成一圈无话不谈。六个六个对半开,两个极端交流一团。

第一个"我"微笑着站起来,优雅如月光下蓝宝石般湖水里的黑天鹅:"我必须说… …我应该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了… …我一步一步爬上O5-█的位置——或许有踩着同伴的尸体与血?算了,谁知道呢。我的配偶有和我同样的地位与权利。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猜猜O5议员会里有多少我的家人与同谋?加上我,不多不少,正好六位。瞧瞧,多么大的漏洞!只要等O5-13的权利按顺序1转移到我们这边——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便没有人可以阻止… …"

第二个"我"面无表情,光溜溜的脑袋没有头发只印上" SCP-CN-████"以便更好管理。"我能说什么?我的生活单调乏味。该死的蛇之手2特工父亲和异常母亲,上演俗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他们真他妈应该好好学习遗传学。我可真谢谢母亲让我继承了她的编号。" "我"接过旁边嬉笑的"我"递过来的香烟,狠狠吸上一口,吞云吐雾。

第三个"我"毫不在意形象把两只脚翘在桌子边,掐灭手中香烟。"我"悲悯地看着第二个"我":"可怜的孩子,我就比你要幸运多了。最好的蛇之手特工就是我,嘻嘻。我每年获取的情报、解救的人形异常是一个你们不敢想的数字!" "我"放下脚转着椅子绕圈圈:" 蛇之手的成员钦佩我,SCP基金会的人痛恨我,破碎之神教徒从没成功杀死我。一位特工男人,一位异常女人——多么伟大的结合!他们的孩子有超出常人的能力,有优良的教育环境。同样的条件,一个人形异常,一个最佳特工,这就是我俩的差距,是你太弱了。"

第四个"我"只是一具破损的枯骨,成功以自己极低的能力和严重的心理问题毁灭了世界。

第五个"我"小心翼翼,低垂着头:"我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但我之前从没想过自己会被送到这个什么SCP基金会。我是一名D级人员,虽然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但能活着就很不错了。"第二个"我"极其不友善地"切"了一声来表达"我"的鄙夷之情:"至少我从来没像你们一样做过什么混蛋事。"

第六个"我"有完美的机械身体,脆弱的大脑漂浮在营养液中,连接着大大小小的数据线,钢铁的头颅能很好地保护它:"我们成功了。这是神的旨意。我们得到了永生!"

第三个"我"向其他的"我"邹着眉头抱怨:"嘿,我不喜欢这位!什么奇怪的机械音,破铜烂铁的身体也很诡异!"第六个"我"不留情地反讽回去:"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懦弱的人类!"第三个"我"不理睬,试图得到其他几个的支持:"看看
这个样子,你们真相信那是这位真实思想而不是一堆机械的胡言乱语?"

第七个"我"翻了个白眼:"别吵啦两个傻子。我是一名艺术家——当然是最酷的那一个。我… …"

第八个"我"及时打断第七个"我"的话:"够了,大艺术家。没人想听一个疯子说瞎话。我是吃政府饭的,这没什么好羞耻的。我帮UIU重振雄风,这个世界不需要太多混乱的组织,只有在国家的管理下才能更好地保护世界。"第一个"我"依然微笑,言语中却充满不屑:"恕我直言,部长,你那是为了人类吗?你只不过是一个能力地位较高的走狗罢了。上面让你做什么?给民众洗脑,还是利用异常威压人民?"第八个"我"不甘下风:"别这么冠冕堂皇,你想做什么我们心里一清二楚,你那边的SCP基金会不照样成为了你实现自己欲望的工具?"

第九个"我"自顾自地介绍自己的身世:"我和你们都不一样,我并不是自然受孕的结果。上一个'我'在执行任务中去世,但他们都说活该——甚至没有悼念会。爱'我'的疯狂科学家费尽心思得到了'我'的DNA,重塑了数十个'我'。我是其中一个较为成功的残次品。我受不了科学家的疯狂,杀害并逃离了所谓的'家'。我利用科学家在SCP基金会的工作成功代替了科学家的位置。我原本是主修理论物理的,但我也说过,我是个幸而存活下来的残次品,我没有正常的情感感知能力,于是基金会分配给我的异常项目大多与心理影响有关。我做得还算出色,但由于上一个'我'是蛇之手成员的事实和我最近与蛇之手的一些互动被基金会有所察觉,现在不仅面临失业风险,更有可能被处决。"

第十个"我"笑眯眯地接话:"亲爱的,我们的情况很相似啊。不过我要更开朗一点哦。"第九个"我"偏过头回道:"你看起来很开心啊。"第十个"我"没有在意这些:"正是因为没法感知情感才永远'开心'嘛。我和你有点不一样,在基金会工作期间,有一位同事爱上了我,我们是在葬礼的第二天急匆匆举行了婚礼。你看——"第十个我取下中指上的戒指摇了摇,"你还是一个人吧?"第九个"我"没有看戒指:"没有爱恨的能力,当然是一个人。你又是怎么回事?"第十个"我"戴回戒指:"哎呀,正是没有爱恨的能力,所以怎么样都行嘛。人家爱我,我就成全,人家死了,反正我也不伤心。这样不是很好么。"

第十一个"我"无奈道:"看来在后发言的都是较为失败的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能比不能比。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混吃等死拿个文凭,再随便和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生孩子,一生就毫无亮点地过去了。居然有点羡慕你们啊。"

第十二个"我"拍了拍第十一个"我"的脑袋:"劝你不要想这种极危险的工作了。收容失效事件导致我差点命丧黄泉,死了也就算了,结果被GOC的人抢走,当然最后我很幸运地炸了他们的一个据点,回到基金会的怀抱,但是… …"

"啪!"是门被踢开的声音。"嘿,混蛋们——我知道这样说也是在骂我自己,但我还是要骂!"我拿着枪在会议室里一阵扫射,全然不顾惊叫与谩骂,"听着,我不是O5中的一员,不是蛇之手的特工,不是破碎之神教徒,不是艺术家,不是UIU的部长,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劈地的重要功绩;也不是一名碌碌无为的普通人,不是死了又被复制个残次品,不是没了伴侣还毫无感觉,不是个D级工具人,没死,没有惨到沦为异常被收容。去他的狗屁,我就是我,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就行了。记住了,这是我的世界线,我的!管我是什么样子,在这里,我才是我。所以你们这些混蛋——

都给我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