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境结界/无尽之境:无妄轮回·异朝界乱】亿年史诗

亿年史诗


谨以此篇,献给我的全部——那个专属于我的世界“奥元
S-E1.jpg

其虽狭隘,但却精彩
——凛、战龙 2019/11/23



《血之契约:缔结者》

——《血之契约:缔结者》




——《血之契约:核心战争》




——《血之契约:绯色剑士》




——《血之契约:暗夜古堡》




——《奥元空间:禁咒》



黑泥的怪物缓缓的从地里爬出;守巢之龙依然守卫着它的“巢穴”;堕落的勇士不在信仰正义,魔王会给予他们新生;然而这背后的幕后主使,还在选择沉默……


——牢狱者传记



“你不是一个人的希望,也不是所有人的希望,你以为你有能力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希望;那你就拿出点实力啊……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白色公馆的地牢里一个等待屠宰的渣滓……”


——牢狱者·露思琪



启——

司空先生:

  透过窗户的光本应照射于墙壁,却反射于地面;黑暗中蠢蠢欲动的阴影行动了,开始夜的暗杀;冰与火的交融呈现出绝望之景,冰狱终将降临;风华之景迎来侵蚀的黑暗之风,如同自然之刃;大地不断颤动倾诉着最终时刻,世界必然灭亡……
  本馆将于10月16日10点16分举办亡魂的婚礼,6位神明所眷恋的管理者将莅临于此,请务必阻止他们……


——7月33日,牢狱者·露思琪



最终的造物主创造出了若干个造物,而真正凄凉的,还是那深邃又神秘、不为人所知的从未存在过的「灵魂的造物」


——出自《奥元空间:禁咒》卷一【白色公馆】03,白色公馆的诅咒



谁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谁知道下一刻又会发生什么;谁知道门后面又会有些什么……
等待着ta的,究竟是来自末日的审判,亦或是来自起源的救赎……
「曾经,我遇到过这样一个人——天真的令人可怜,温柔的无可救药;同时又深邃的无法理解,成熟的让人依靠……可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根本捉摸不透的人,拯救了我——拯救了那个还执着于过去的我……」


——牢狱者·露思琪



从被创造,就被赋予“可以让一切事物继续运作”的能力——
「如果我是谁为了继续做某件事而被创造出来的,那我就是个工具呗,这样的话,我还不如从未存在于这世上」
「命运不该被终结,最该被终结的,是你的生命」
「为什么要被终结?为什么要结束?一直这样下去,不好吗?」
「我不会再对谁怜悯了,我也不需要谁的可怜,我只要他就好」
「我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死期」
「支离破碎,续写篇章」


——续写



身穿与现季节的颜色非常搭配的雪白色连衣裙,很薄——在夏季的沙滩倒是很常见
裸足走在皑皑白雪之上,可双脚却没有被冻的通红,反而跟涂了粉底一样雪白——看不见一点血色。就跟天生就是一块儿冰一样,完全感觉不到寒冷
雪白色的头发飘到脚踝,银灰色的瞳色,搭配上冰冷、毫无生机的表情——那简直就是天生的冰雪的产物——
【那年冬天,你对我说了一句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话】
【如果世界与你为敌,我将永远站在你这边——我愿意为你,与世界为敌】


——冰雪白银



“如果,让人类全身的血液逆流,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她这样想着——虽然没有试过,但还是会不停的思考这个问题……——
「阅尽天下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
「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莫」
「彼岸少女,会逐渐粉碎她所见到的所有她认为的“恶”」
「黑暗,是我的眷属;有时只有深入黑暗,才能了解黑暗」
「深入它,才能了解它;那你深入过光明吗?」
「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朱颜



能够斩断瀑布的刀刃,才不是锋利的刀刃,只有能够斩断意志的刀刃,才是真正锋利的刀刃——
「切断所有与你的联系——只是不希望你在为我受伤」
「能够斩断万物的能力,却因此孤身一人,这样的能力,我宁愿不要」
「请不要靠近我…请不要离开我……」
「我不想成为被保护的人,我想成为保护他人的人;我不想成为世界的结局,我只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仅此而已」
「企图违背命运之人,终会得到命运的制裁——」
「斩断世间万物,斩断人之常情」


——澪琉



虚空之中,总有深渊之眼的凝视;以命运之线,拼凑神的断章——
「虚无的力量,真的可以让人绝望吗?」
「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但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命运的乐章终会奏响,虚空的断章将会葬送世界」
「什么是虚幻的命运,什么是命运的安排——我只知道,你的寿命已尽」
「奏响命运乐章,上演奇迹断章」


——苏瞳



不知从何时起,那巨大的落地钟就已经不在转动……不知从何时起,那空寂的洋馆就已经无人问津……不知从何时起,她,苏醒了——
「若百年之后还能相见,愿你我早已成为传说……」
「曾以绝望,束缚灵魂」
——曾以灾祸,终结生命
——曾以启示,引导崩坏
——曾以智慧,领导人类
——曾以终末,开导前路
——曾以绝对,创造世界
「无人问津,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并不是只有黑暗才是邪恶,并不是只有光明才是正义」
「神明堕落的灵魂,注定只能在无尽的轮回之中寻找自己所存在的意义」


——澪



“不禁感叹:这世界还值得被爱;不愿惋惜:无救之人永不可救;不怨世间:悲叹如我……”——
「曾经的誓言已不再单纯,过往的话语已不再天真」
「纵然世界无情,纵然天各一方,我,依然在你身边」
「遇见你之前,我还是那么天真」
「究竟是什么让我变成这样,究竟是什么让我走上了这条路——谁知道呢」
「从来就没有过“爱”,更谈不上“因爱生恨”——爱过我的人早已不在世」
「此生复仇,死而无憾;此生怨言,来世倾诉;此生无悔,只叹无爱」


——缘爱



“曾经有这样一个世界向我张开双手——可我却无法回应祂恩赐予我的希望”
「我不懂怎样才算是拥有自我意识——难道能够根据情况做出合理的判断,这不算是“自我意识”吗?」
「如果你所谓的“正确”,指的是违背自身意志的做法……那我宁愿就这样永远的错下去」
「继承着那破灭的愿望,为我主奉献一切」
「自己的意志是什么……自己的欲望是什么……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需要的理解又是什么……我都不知道——只要顺从我主,完成我主意志——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遵从我主意志,顺从天命指引——待到契约完成之时,便是我等复仇之刻」


——朔月京羽



「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而真相往往更加刺痛人心——但如果不怀揣着梦想前进,梦想,也会变得残酷」


——梦之歌乐队



十六色交织的彩虹,随着音乐起舞的十六人,终将成为魔法CSS新的传奇——
十六色的彩虹,十六色的花朵,绽放于音乐的圣殿——绽放于属于她们的舞台


——虹色梦幻



——启示录下的亡魂,终将成为世界轮回的献祭品;以无声之刑,裁决绝对罪恶
「洁白如莲,漆黑如墨」——极净之白&极恶之黑
「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飞」——罪蝶之影
「每当黑暗笼罩大地,就是猎物死亡之时」——罗刹猫女
「纯洁的心灵,邪恶的灵魂」——黑恶之魂
「喜怒无常,屠尸百里」——血罗刹
「悄无声息之黑色天使,黑暗笼罩大地」——黑天使
「若机器无情,人偶便也无心」——蝶之刹
「古有赫与安之战,今有罪与功之战」——㐅爻
「友谊?有趣的笑话」——黯然之伤
「你所追求的,是欲望?亦或是力量?」


——「罪」



白色的坚韧,能抵御一切外敌——因为它本身就是最大的敌人
灰色的希望,照亮黑暗,寄予一切希望——它本身就是最后的黑暗
青色的智慧,使一切变得美好——可还是无法让自己变得美好
银色的爱情,守护和虚幻最佳结合体——终究还只是虚幻的
黑色的自由,象征着“拒绝禁锢”——但始终无法脱出这个世界的禁锢
红色的正义,地狱之中唯一的“正义”——正义,亦或是邪恶
黄色的热情,神秘而又精彩的热情——有时,热情过头,也未必是好事
蓝色的守护,隐藏在深处,守护重要的人——你不会懂的,那种想要保护他人的心情
墨绿的质朴,不需要太多,这就够了——有时候,只有放下,才有发现
棕色的正直,如同杨树一样,直立与大地之上——其实算不上“正直”
橙色的忠诚,面向太阳,大喊一声——黑暗中唯一的希望光点
绿色的活力,如同随风飘扬的绿叶——不要太极端…
粉色的天真,这里,只有梦想——有人会信么
品红的慷慨,从不需要感谢的慷慨——只知道一味的给予,却不知奢求
天青的纯洁,天空,才是真正洁白、真正纯洁的——寻求着,大自然的庇护
紫色的包容,最后的庇护——全员灭亡


——轮回之境



虹色的粉蝶与白色的红蝶交织飞舞,在花丛中、在小溪边、在森林里——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化作一缕鬼气穿越世间万物,化作一群蝴蝶守护重要之人」
「没有遇见她之前,我只能不断的逃避……」
「没有见到她之前,我只会盲目的胜利……」
「她就像魔王一样,永远挡在我的前面,为我抵挡外敌」
「她就像天使一样,永远都在危急时刻,出现在我面前」
「就像,两朵交织生长的花朵——就像,两只围绕飞行的蝴蝶」
「曾有蝴蝶为花碎,今朝蝴蝶双双飞」


——玳音华樱&雅镜美月



神明,拥有着至高无上的能力;神明,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神明,亦拥有着一切——神明不会允许肮脏的事物存在于圣殿之中,神明亦不会允许罪恶的行为横行与世界之上
恶魔,拥有着无情断罪的能力;恶魔,拥有着罪恶的支配权;恶魔,亦拥有着永恒——恶魔不会允许违令的仆从存在于魔塔之中,恶魔亦不会允许高傲的神明侵犯他们的领土
转观人类——人类,又有什么呢?人类,又能不允许什么呢?如此卑微弱小的生命,却还坚强的活着,这便是独属于人类的“无限可能”
神明不会允许邪恶猖狂,恶魔不会允许仆从脱离支配
——神与魔永世不和


——出自《奥元空间:禁咒》卷八【原罪之塔】01,神明堕落



“66位缔结者将会用鲜血洗礼这个世界,34位造物主将会给予这个世界灭亡——命运终究不会放过任何一人,哪怕是这个世界”
猩红的创造物在诉说着什么——那是,悲凄又无奈的话语:
——“请赐予我属于‘缔结者’的死亡……”


——血之契约



地狱的蔷薇染血般的艳丽赤红,三途河畔的彼岸绚烂的盛开——血与泪的传说,在此上演
午夜的钟声雷鸣般的响彻夜空,暗夜古堡的盛宴照常进行着——神与魔的纷争,永不停歇
——
黑暗中唯一的那道光,不一定是希望之光
也可能是三途河畔的一缕鬼火
也可能是奈何桥边的一盏灯笼
也可能是冥府门前的一丝火光……
“一切都那么凄惨,一切都那么悲哀……唯有角落那小小的蔷薇依然盛开着……”


——出自《奥元空间:禁咒》卷十【血色世家】02,玫瑰的盛宴



如果世界是这样冷淡,那就毁灭这个无情的世界;如果命运是如此不公,那就破坏这个偏心的命运……
——她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美杜莎




——恶魔之情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