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沙盒

中国分部故事:绝症

我曾经幼稚地以为,科学能够改变一切;但我错了。如今,我又重蹈了覆辙。

上个月基金会决定派遣几名医疗专家前往Site-CN-█来研究几种新出现的疾病,Site中的医疗人员对这些疾病无可奈何。我作为其中的一员,特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还向CN的分部申请了三枚SCP-500的仿制品。说实话,我也是有那么一点骄傲的,因为作为成员组里面最年轻的一个,却做到了能进入专家组的地步。我的医术虽然不是自夸,但是也是到达了一定的水平,况且还有SCP-500的仿制品,尽管是仿制品,但对于疾病的治疗还是很有效的。

直升飞机带我来到了Site-CN-█,在那里,我见到了我的病人们。

D-2016的病例记录

男,汉族,25岁,丧偶
病人被送入院中后,经过检查,发现除严重营养不良以及无进食欲望以外,并没有大碍。其体重在入院时为45公 斤。院方在经过化验排除了食物中毒这一可能性之后,认为这一例心理病例,曾邀请数十位心理学专家前来劝导、治疗,均无成效。曾经采取的治疗方式如下:强迫进食、长达5小时的心理疏导、阅读、电击、催眠、禁闭。最后该患者被送入Site-CN-█进行治疗,作为一起新的病例进行教学治疗,然终无成效,遂邀请CN分部的医疗专家。
曾尝试服用SCP-CN-500的仿制品,随后病人的状态迅速恢复。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病人依然出现了无进食欲望的病症,随后体重依然继续下跌,在█天后D-2016被宣告死亡,死因是重度营养不良。

D-2016的观察记录

我第一眼看见病人的时候,就觉得不可思议。明明他是那么的骨瘦如柴、体力不支,但是他的气色非常的好,我还发现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似乎闪烁着光。医疗专家们正在讨论如何解决这起病例,Dr. ██这位毒物学泰斗认为这是一起运用了某种未知隐蔽毒素的投毒案,但是消化科专家Dr. ██却不认同他的观点,执意说是因为胃部的某种未知的系统紊乱。他们的话我全听不进去,我始终在观察病人,他此时正在仰头对着天花板思考,我从他的眼睛里似乎看见了其他人的影子。“是因为爱情吗?”我呢喃着。即使我在心里面已经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但是我也不愿去和那些老专家们争论,只是默默地听着他们天马行空的猜测。随后的SCP-500仿制品的服用实验的失败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但是专家们迷惑不解,万灵药为何失常呢?它再生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可再生不了人的心。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D-2017的病例记录

女,汉族,91岁
D-2017所患的疾病在全球各地都有出现,基金会是第一次对此疾病进行深入研究。D-2017的症状表现为:健忘(无论是对短期记忆还是对长期记忆)、语言功能障碍、视觉功能障碍。在《柳叶刀》杂志上的论文将这种疾病命名为阿尔兹海默症。
曾尝试服用SCP-CN-500的仿制品,随后病人在短期记忆、语言、视觉方面都已经得到康复,然其在长期记忆方面仍未恢复。

D-2017的观察记录

病人坐在长椅上,风吹过她那被霜染白的头发。她在轻声对着空气嘀咕着什么。我为了得到病情的进展上去询问了她在做什么。她说她在倾听风,和风对话,风总能给她带来远方的信息。我掏出笔记本,在上面记录下“病人存在一定程度的精神妄想。”正当我写完以后,她拍拍我的肩膀说:“没关系,不用为我的病担心,治不好的。没关系,风可以告诉我这一信息,我能接受。”老人的病情恶化得很快,但是神经外科医生Dr.██除了保守治疗和手术便无能为力了。第二天她就记不得我了,她开始对着空气讲述她过去的事情,从出生一直讲到现在,很长很长。到了第█天,她变得像个婴儿,经过智商测量后的得分只有30分。虽然病情已经发展到了晚期,但我们依然决定使用SCP-500的仿制品,她完全康复了,好奇地像个婴儿,但是那个和风对话的老婆婆却永远消失了。

没关系的,孩子。我记不住了,你却可以记下来。

D-2018的病例记录

男,18岁
该患者被运用某种强制手段送入医院,送入医院时身上布满了共计30余处非致命性伤害。很快该患者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并伴随有重度间歇性狂躁症,但经过疏导后并未改善。具有一定的精神影响力,以朗诵诗歌的方式传播其负面情绪。该项目没有使用SCP-500的仿制品。

D-2018的观察记录

30多处血淋淋伤疤令人触目惊心,但他也不知道疼痛,一直在诵读海子自杀前的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认为这首诗歌很美。而在另外一边专家组讨论得都快疯了,有人建议直接切除他的情感中枢,但是这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我觉得):让人麻木地活在世上。我这次也没有瞎掺和,而是和他聊起了诗歌和美,但是显然我们的价值观天差地别。毁灭、死亡是美;希望、光明也是美。我们还没来得用SCP-500的仿制品进行试验,他却已经悄无声息地停止了呼吸。[数据删除]。我突然觉得自己所得意的工作很渺小,医生无法治疗每一种病。

每个人都会死亡,我只不过是比你们先感受到罢了。

我突然觉得很疲惫,我能清楚地意识到我可能是被D-2018的精神影响所感染了。但是我不打算去解决它,拥有强大黑科技的基金会又怎么样呢?O5都会死,基金会会永恒吗?

我一袭白衣登上高楼,[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