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说

“言说总是在推推搡搡试图挤进我们的视线”

“但在言说和言说的缝隙之间还有沉默”

“沉默正如言说,千折百转,惊心动魄”



生之花

项目编号:SCP-CN-40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四个SCP-CN-407-1个体从其地下成熟层以上至顶部已完全密封隔离,对外使用逆模因涂层掩盖其存在。隔离区及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阵列已围绕SCP-CN-407-1个体建成,侵入隔离区并试图接近SCP-CN-407-1的非人类生物应被立即捕捉处理,焚毁其尸体,而侵入的人类须立即被隔离,若能确认其非受SCP-CN-407-2感染的个体,则予以遣返和记忆删除,否则亦须处决并焚毁其尸体。

MTF-癸戌-2(“折花”)已被建立负责SCP-CN-407-1的收容,监视评估、秘密介入乃至干涉目前可确认为SCP-CN-407-2-2个体的生活,追踪收集研究任何可能与SCP-CN-407-3有关的信息/物品。

应尽可能避免或阻止两SCP-CN-407-2-2个体的相遇及交谈。

描述:SCP-CN-407是对SCP-CN-407-1的四个个体,SCP-CN-407-2感染者群体,以及假定存在的SCP-CN-407-3个体的统称。

SCP-CN-407-1为由生物活体堆叠构成,且在不断生长中的塔状物,组成个体的生物涵盖个体所在地不同年代下的几乎全部种类,包括各类微生物、植物,亦存在许多来自不同年代难以辨别身份的人类。个体根据生物堆积的紧密程度可大致分为成熟层与生长层,成熟层的生物互相紧贴,外表呈灰白色,组织仍具有生物活性,原理未知;生长层内部存在大量空隙,生物体的组织活性与正常生物无异,在保持支撑上方生物的状态下可在一定范围内活动。实验表明构成SCP-CN-407-1的生物体不再具有自主意识,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异常个体淡薄的集体意识,这使个体会对外界活动做出一定反应,尤其显著的一点是SCP-CN-407-1能感知并用其中生物体的眼睛持续“注视”靠近自身的一切其他生物,尚未探明这一行为的作用或意义。生长层在内部被填充完毕后即向内压缩,转变为成熟层,生物体几乎完全静止,只有“注视”这一动作不受影响。

SCP-CN-407-1的四个个体分别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横断山区内,甘肃省祁连山区北,湖南省雪峰山西北及河南省王屋山西,连线组成一个矩形。个体与地面存在一定夹角,据估算若四个个体持续生长,最终将汇聚于一处,其后果暂不明,推测与假定的SCP-CN-407-3有关。

基金会初次发现项目个体时,其地上部分已有近40米高,而地下据探测已有近千米的深度,随收容措施的实施,其生长速度显著下降。然而尽管基金会的隔离措施足够严密,仍存在大型动物乃至人类凭空出现于SCP-CN-407-1顶部,破坏隔离层并逐渐化为其部分的事件,怀疑与SCP-CN-407-2-1的现实扭曲能力存在联系。

当一生物与SCP-CN-407-1直接接触后,不论原来是否感染了SCP-CN-407-2,其都将受到SCP-CN-407-1的影响,进入一种癫狂状态,试图进入SCP-CN-407-1的生长层中填补其内部的空缺。少数情况下,对象得以抑制这种冲动,但至今被记录下的对象都未能抵御项目的影响超过一个小时。SCP-CN-407-1周围一定范围内的植物尽管无法移动,但均产生了指向项目生长的倾向,位于王屋山附近项目个体的生长层中甚至存在一整棵银杏树。

SCP-CN-407-2暂定义为一种自发性/感染性异常现象,受感染对象主要分布于SCP-CN-407-1四个个体所围成的矩形区域内。SCP-CN-407-2的作用对象为所有生物,大部分人类及全部非人类生物均将转化为SCP-CN-407-2-1个体,而少部分人类可能转化为SCP-CN-407-2-2个体。

SCP-CN-407-2-1个体的行为与直接接触SCP-CN-407-1后的行为相似,但SCP-CN-407-2-1个体的休谟指数明显上升,其大脑部分指数的升高尤为显著。这使得个体具有了一种被动的现实扭曲能力,但此能力不为个体感知或操控,仅为个体抵达SCP-CN-407-1而生效,且强度远不及一般的现实扭曲者。事实上大部分SCP-CN-407-2-1个体会在抵达SCP-CN-407-1前死于饥饿,脱水或其他事故,但只要其大脑保持完好,躯体未被破坏的部分仍会保持生物活性并继续移动。

SCP-CN-407-2-2个体的性质则显得较特殊,感染者仍保留着自主意识,对SCP-CN-407-1除非进行直接接触,否则不会出现前文所述的冲动。个体的休谟指数与正常人无异,反而其周围一定范围内环境的休谟指数将显著提高,在数值上已接近一般的现实扭曲者。这不但使SCP-CN-407-2-2个体表现出一些低休谟含量个体的特性,而且持续扭曲着感染者的肉体,同时又干扰个体本身与其周围正常人的认知,使得个体正常生活而无人能意识到其异常(详见访谈记录407-015)。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罕见地对这一现象失效,原因仍在研究中,推测与休谟基准值的变动有关。

SCP-CN-407-3是在对SCP-CN-407-2-2的大量访谈和研究中归纳出的。SCP-CN-407-2-2对其有一种局部而抽象的模糊感知,SCP-CN-407-3亦常在其梦境中出现。在SCP-CN-407-2-2的描述中,其通常为一由生物的肢体器官等组合而成的超巨型个体,中心为由数圈肢体器官环绕形成的圆盘,而四周的附肢向外辐散开,呈近似于花朵的形状。鉴于SCP-CN-407-2的特性,尽管除SCP-CN-407-2-2的描述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SCP-CN-407-3的存在,但仍有理由怀疑潜伏着一具有引起世界规模的AK或XK级情景的异常实体而非某种模因,且其直接引起了SCP-CN-407-1/2的存在,但其对现实世界影响的模式与目的仍需进一步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言讫博士对所谓SCP-CN-407-3的存在一直表示怀疑,在事故407-028后,其对自己以SCP-CN-407-2-2为中心的假说更加确信。

附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