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 Thousand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262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625目前收容在Armed Site-██内的一间标准员工房间内,由于其身体特殊性质,房间内仅配置有一张单人床,每日需要定时对其进行营养液注射,并保持十二小时的光照。每日需对其进行一次身体清洁。房间四角安装的VBS05式针孔相机应配有两名特工进行实时监控。当SCP-CN-2625出现[煽动]行为时,应当立刻终止一切接触行为,所有半径200米以内的人员立刻启动[逃脱装置](注释一)。二十四小时以后才能由配带有心灵遮断合金的4级研究员进入对启动[逃脱装置]的人员进行回收。

该设施内除若干名4级研究员和Thousand博士外,另配有由███名基金会成员编制而成的特殊武装部队。为防止受到SCP-CN-2625影响引发不可控混乱,所有武装部队成员禁止佩戴枪支类,毒气类,声波类等一切能够短时间致死或不可视状态下致死的武器。

特别的,SCP-CN-2625所在的Site-CN-██禁止D级人员滞留,所有研究过程中使用的D级人员应当由基金会实时遣送,并在实验后立刻处决。

任何接近或尝试接近SCP-CN-2625收容设施的生命体都应被立刻处死,任何时候都应当避免[数据删除]进入SCP-CN-2625收容设施500米范围内,禁止未经授权的研究员或在[煽动]现象发生后二十四小时以内,进入SCP-CN-2625为中心200米范围内。违规者视为违反基金会相关条例,并对情形严重者实行处决。

“我们仍未找到稳定收容SCP-CN-2625的方法,该死的,死孩子!”
——Thousand 博士

(至今为止SCP-CN-2625已被成功收容[代码]■日■时■分■秒)

描述:SCP-CN-2625是刚果某部落将一名约12岁的男孩制作而成的祭祀祭品,外观为一个蜷缩的胎儿,其双眼,耳朵,喉咙均被不明药品腐蚀,并用当地一种特殊花粉覆盖。由X-ray检测显示SCP-CN-2625体内多根骨头被击碎或取出,并用树胶取代,通过该处理确保了祭品放置时的稳定,并有利于塑造祭品外形。因其特殊的制作方法,被制作成这种祭品的人一般可以保持生命活性一年以上。SCP-CN-2625自记录以来,已被确认存活了[数据删除]。

SCP-CN-2625会对以自身为中心半径约200米之内的(当范围内人类数目不足9人时范围会适度扩大)所有人类散播近似精神污染(称为[煽动]现象)的影响,受到影响的人类将会明确地认知到其他受影响人类的存在,并开始相向移动,在接触后进行厮杀,直至剩余最后一人(该个体被统称为SCP-CN-2625-01),接着SCP-CN-2625-01会开始寻找SCP-CN-2625,两者接触后[数据删除],最终引发SCP-CN-2625与SCP-CN-2625-01的消失现象。(由于此时无法通过任何手段确认其存在坐标,这种状态下将被视为收容失效)

SCP-CN-2625将会在与SCP-CN-2625-01消失后不定时间内再次出现,一旦确认存在坐标,将立刻派遣机动特遣队Beta-26“Surprise Espace”前往进行回收任务。

附录一: SCP-CN-2625-01是在受到SCP-CN-2625影响后存活至最后的个体,SCP-CN-2625-01具有与SCP-CN-2625接触[数据删除]后消失的特质,因此任何情况下都禁止SCP-CN-2625-01与SCP-CN-2625发生任何形式的接触。SCP-CN-2625-01的基本形体仍为人类,但经过测试其身体强度远超于正常人类范畴,并且在活动中表现出高度的智能([划线]并特别表现在对人类[数据删除])。在█年█月█日的B-CUP事件中控制的“个体B”的调查中确认到,SCP-CN-2625-01除了对与SCP-CN-2625接触抱有极大渴望和较为严重的暴力倾向之外,仍然保有语言,思维和学习能力。如今“个体B”收容在██。

(隐藏:在Thousand博士与“个体B”交谈记录中,“个体B”反复强调过现在“家系”(SCP-CN-2625-02)中仍存在另一名“成员”。对此,Thousand博士与其他研究人员认为该成员可能是指SCP-CN-2625。
█年█月█日约凌晨一时,SCP-CN-2625的收容房间遭到破坏,随后确认到“个体B”与SCP-CN-2625一同消失。入侵者身份至今尚未查明。)

附录二:SCP-CN-2625-02并非可触摸实体,而是SCP-CN-2625]受[煽动]影响的人员之间建立的一种特殊体系(经研究人员讨论后,命名为“家系”)。通过对多次实验记录,以及机动特遣队Beta-6“Surprise Escape”传回的战斗记录分析,现可以确定SCP-CN-2625-02具有以下特质。
1。给予“家系成员”某种特殊精神刺激,使其产生对其他“家系成员”强烈敌对倾向。
2。在“家系成员”之间建立一种难以被观测到的通道网,并将死亡“家系成员”体内部分未知能量输送给存活的其余家系人员,使其产生诸如SCP-CN-2625-01身体强化效果。
3。使所有“家系成员”的头皮,颈部,胸口处生长出未知的腺体,并分泌出一种成分不明,且具有浓厚血腥气味的信息素。通过这种信息素,存活的“家系成员”可以准确确认其余“家系成员”的存在位置。
附录三:(隐藏)
注意:SCP-CN-2625-03的所以信息仅建立在Hundred博士的私人实验记录,以及有关“铜片”(注释二)的记录内容完全真实的前提下,才能被认同是成立的。
“简直是疯了!虽然Hundred那家伙令人讨厌,但如果这是假的,那我们到底在和什么战斗!”
——Thousand博士
SCP-CN-2625-03是来自其他世界[加粗]的人类群体,他们中大部分人在那边世界里至少经历过一次死亡(已确定是因[煽动]事件死亡的“家系成员”)。

SCP-CN-2625-03在SCP-CN-2625再次出现时,会被“携带”到这边世界的随机坐标。

基金会成员在发现SCP-CN-2625-03或类似生物后,应立刻上报基金会,并在基金会采取行动前,避免自身在脑死亡之外的状态下,被SCP-CN-2625-03猎杀,这可能导致[数据删除]。

SCP-CN-2625-03具有与SCP-CN-2625-01同等的身体能力,以及对和SCP-CN-2625接触的极大渴望。更加危险的是SCP-CN-2625-03几乎全部都是由复数人类(未曾确认到低于9人的情况)组成的群体,并且存在有极端的上下关系,由此确保上层个体的命令的绝对执行。

SCP-CN-2625-03不具备与这边世界生物相似的消化系统,因此不会进行带有明确目的的进食行为,与之相对,SCP-CN-2625-03会主动袭击附近的具备活动能力的生物,并通过类似于SCP-CN-2625-02的通道网从死去的生物体内获取维持自身生命活动的能量。

SCP-CN-2625-03迄今已尝试袭击Armed Site-CN-██,并试图接触SCP-CN-2625██次。配置特殊武装部队,并对武器进行严格规定前,SCP-CN-2625已成功突破收容12█次。)

来源:SCP-CN-2625最早被发现在一艘香港附近海域偷渡者的小型游轮上。在基金会启用[数据删除]对游轮进行镇压前,该游轮已“吞噬”了包括救援人员在内共137人。一名特工在船舱中找到了封在泥罐中的SCP-CN-2625,并在泥罐表面发现有“刚果的活祭品”字样。基金会接到报告后的两小时后,失去了与特工,以及香港海军的联系。经后续调查工作的进展,推测基金会成员与香港海军进行了目的不明的战斗,且该场战斗并未留下任何记录,SCP-CN-2625随同所有人员一同消失。此次收容行动失败。

SCP-CN-2625正式以稳定状态,被长时间收容[数据丢失]。Thousand博士将SCP-CN-2625带回基金会,申请成立SCP-CN-2625的特别研究小组,并接管一切与SCP-CN-2625相关的研究工作。(此次收容共持续了2日5时26分)

测试记录案例:
关于SCP-CN-2625的一切实验记录已被设定为高度机密,未经授权参阅本文件是禁止行为,将视为违反基金会合同。
请确认您的权限。

20██/█/██更新
实验代号:SCP-CN-2625-L-01
研究人员:Tousand博士
记录:实验开始前,Tousand博士将一把7cm的小型医用手术刀交给一名D级人员,命令其去将SCP-CN-2625的一部分体组织切除并带回。实验开始后,该D级人员进入SCP-CN-2625的收容房间,突然无视指令,冲向SCP-CN-2625,并将手术刀刺入SCP-CN-2625心脏位置的下方约2cm处。监控显示此行为并未导致SCP-CN-2625出现明显的血液流出现象。经5秒后,SCP-CN-2625与同期收容在■■■的SCP-CN-2625-01,以及参与实验的D级人员同时消失。
注意:这是首次有明确记录状态下对SCP-CN-2625消失特性的观测。

20██/1█/██更新
实验代号:SCP-CN-2625-L-02
研究人员:Tousand博士 四级研究员Tima
记录:Thousand博士与研究员将最低限度的9名D级人员实行完全拘束后,随机放置在SCP-CN-2625影响范围内任意距离的封闭房间中。实验开始时,研究员于■■■收容所,下令击毙同期收容的SCP-CN-2625-01。确认SCP-CN-2625-01死亡瞬间,确认到SCP-CN-2625引起[煽动]现象,并成功影响9名D级人员。实验进行初期,9名D级人员开始尝试挣脱拘束器具,未成功。实验进行10分钟后,9名D级人员中的8名体温出现异常升高,并于5分钟内死亡。其余D级人员死亡后,热成像仪确认到最后一名D级人员同样出现体温异常升高现象,并在上升到52.6℃后停止,并成功在短时间内破坏拘束器具,尝试破坏房间墙壁,未成功。1小时后,该D级人员死于器官衰竭。
(隐藏:D级人员全部死亡后,SCO-CN-2625进行了更大范围的[煽动],由于实验进行前并未了解这一性质,导致包括Thousand博士在内的数名成员被迫启动[逃生装置]。两天后,由返回的四级研究员Tima配带心灵遮断合金对所有成员进行回收。)

20██/██/██更新
实验代号:SCP-CN-2625-L-03
研究人员:四级研究员[数据删除]
记录:研究员尝试对SCP-CN-2625植入全球定位芯片,尝试在SCP-CN-2625消失后快速确认其位置,并进行回收。在研究员尝试将芯片植入其体内时,SCP-CN-2625与研究员一同消失。

20██/██/██更新
实验代号:SCP-CN-2625-L-04
研究人员:Thousand博士
记录:本次实验延续SCP-CN-2625-L-03的实验流程,并在SCP-CN-2625[煽动]的影响范围内配置了10名D级人员尸体。实验开始,[数据丢失],尝试普通尸体复活失败。

—Thousand博士的研究报告—

“无疑的,SCP-CN-2625向我们展示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我们的死亡与那里的死亡在意义上呈现了互补关系,而SCP-CN-2625成功在人类身上实现了两种概念的流通。奇迹啊!让那些天天谈论死与生的哲学家们见鬼去吧!”

——Thousand博士

SCP-CN-2625从目前的研究报告来看,SCP-CN-2625可能并不是一种客观的存在,换句话说,它并不属于这两个世界,而是类似于一种概念的具现化。在SCP-CN-2625-01杀死/伤害SCP-CN-2625时,这种概念进入了不稳定的活性化状态,从而在死亡的“家系成员”实现“死者复生”。但是关于[数据删除](特殊),所有人员全部转移到那边世界似乎并非为必要现象,我们相信可能存在某种手段在这边世界实现真正的“死者复生”。
经[数据删除]由于SCP-CN-2625-01的性质并非完全的精神污染,确定心灵合金不能完全阻止SCP-CN-2625-01的作用。

“出于实现安全接触的想法,我希望能申请使用“铜片”进行尝试。”

SCP-CN-2625仍然存在许多无法解明的特性,但是……

他们发现我了![隐藏]

由于Thousand博士于实验中失踪,SCP-CN-2625的研究工作暂时停止,在接替程序完成,并等到对Thousand博士的实验记录进行完全破译后,将由研究员Tima接替。1234

(隐藏)
本文档禁止以任何形式进行订正,仅允许对原有信息进行覆盖和补充。特别注意,任何记录文字都必须以标准黄色作为字体颜色进行录入。记录的电子版和纸质版都应使用粉色作为面板底色。禁止任何人员对本文件的字体和面板颜色进行修改行为。
“您好,我的替代者。我是四级研究员,不,我是博士Tima,首先很抱歉让你担负了如此巨大的责任,其次,请遵守上文规定,不要修改本文件的字体颜色和面板底色。一切与SCP-CN-2625相关的信息,均以本文件的最新记录为准。再次抱歉。”
——Tima博士
更新时间:█00█/█/██
本文件的创立是为了记录SCP-CN-2625-04的存。任何与SCP-CN-2625文档相异信息均以本文件最新记录为准。
如同SCP-CN-2625文档的记录,参与SCP-CN-2625研究项目的仅有Thousand博士以及数名4级研究员,文档中记录的Hundred博士并非实际存在,Hundred博士是Thousand博士在那边世界的存在形式。日前,已成功通过“铜片”实现了两边的“沟通”。由于其突出贡献,特授予“博士”。

更新时间:██/█/█
SCP-CN-2625-04的文档正式设立。
本文档阅读权限已上调。
请确认您的阅读权限。
所有关于SCP-CN-2626-E的信息已被撤销并进行修正,已重新补录至SCP-CN-2625-04。
SCP-CN-2625-04

描述:SCP-CN-2625-04为一名黑发亚籍男子,与19██年出生于中国█省██市。SCP-CN-2625-04在这边世界的存在作为Thousand博士加入基金会并负责掌管了SCP-CN-2625的研究程序,并实时对SCP-CN-2625体内的“铜片”进行回收和解读。SCP-CN-2625-04在那边世界的存在以Hundred作为代号,以基金会特派博士身份,对那边世界进行记录,并以“铜片”形式传回。
SCP-CN-2625-04是Thousand博士与SCP-CN-2625接触后的产物,其存在不同与SCP-CN-2625-01,SCP-CN-2625-04具有更加稳定的存在和自主的思维能力,并能够实现对SCP-CN-2625造成损伤而不造成SCP-CN-2625消失这一具有极大意义价值的行动。SCP-CN-2625-04通过在SCP-CN-2625表层皮肤内镶嵌由未知金属制造的“铜片”,并在“铜片”进行记录的方式实现两边世界的交流。
Thousand博士目前作为基金会博士身份展开对SCP-CN-2625,以及那边世界的研究活动。由于经长时间的观察记录比较,Thousand状态十分稳定,行为不会受到SCP-CN-2625的[煽动]影响,且心理健康,人格正常,前后行为具有一致性和稳定性,因此基金会判定SCP-CN-2625-04不具有危险属性,除每月必须接受一次心理辅导外,允许其正常进行日常活动。

来源:SCP-CN-2625-04属于这边世界的Thousand原本是作为SCP-CN-2625第██次出现时,参与收容控制行动的一名E级人员,原定于此次行动后将其处决,但由于Thousand博士成功在SCP-CN-2625[煽动]后存活,并保持精神不受影响状态下将SCP-CN-2625带回基金会,成功实现SCP-CN-2625首次稳定收容的成果,鉴于Thousand的特殊性,基金会将Thousand博士进行收容,记录项目编号为SCP-CN-2625-E。在持续三年的实验后,正式确认了Thousand和Hundred的存在性质,以及与基金会的合作意向。于[数据删除]撤销SCP-CN-262-E文档,补录SCP-CN-2625-04文档。

附录:“铜片”是由Hundred博士在那边世界以一种未知的金属制成的11.2cm×6.3cm的矩形薄片。“铜片”通常被Hundred博士植入于SCP-CN-2625背部脊椎凹陷处的皮肤下层。“铜片”所记录的文字多显示出扭曲,混乱,大小不一的特征。目前仅Thousand博士一人通过某种特殊规律破译了铜片信息,并将此方法提交至SCP-CN-2625文档,遗憾的是其他研究员都难以通过此规律解明“铜片”信息。鉴于此,基金会对该规律产生质疑,并要求Thousand博士通过现场展示证明该规律的可行性,但在Thousand博士多次展开的研习会中,Thousand博士切实根据其中内容多次当场解明了“铜片”信息,证明了该规律的切实成立。

更新时间:[数据丢失]
所有关于SCP-CN-2625-04文档已被列为最高机密,阅读相关信息需经过至少一名O5研究员的许可。
“后继者,请不要漏出任何弱点,特别是在Thousand面前。”
——Tima博士
SCP-CN-2625-04
特殊收容措施:[数据丢失]
描述:SCP-CN-2625-04是一名黑发,国籍不明男子,目前以基金会博士身份主管SCP-CN-2625相关研究项目。为防止其失控或受到SCP-CN-2625影响,SCP-CN-2625-04任何时候都应与两名4级研究员同行,并与特殊武装部队至少一个小组成员保持50米距离。任何人员都禁止知晓,或尝试解读自身行为意义,违规人员将由Tima博士定期上报基金会,并实行B级记忆清除。

SCP-CN-2625-04经SCP-CN-2625-L-02实验事故已被证实具有等同于SCP-CN-2625-01强度的身体能力。为实现对SCP-CN-2625-04安全控制,基金会以“修复器材”的名义,在SCP-CN-2625-L-02实验事故后回收SCP-CN-2625-04的[逃生装置],并在原有安全药剂中加入了大剂量[数据删除]。

SCP-CN-2625-04的相关记录都应当采用黄色字体颜色和粉色底面颜色(04安全格式)进行记录,禁止因为任何原因更改这一格式。由于SCP-CN-2625-04于这边世界的存在,Thousand博士被检测出患有黄绿色盲,根据这一性质,Tima博士设计了04安全格式,以防止SCP-CN-2625-04的记录泄露,影响其稳定性,本文档所有相关记录均采用04安全格式进行记录,并将本文档所有历史记录进行删除,以04安全格式重新录入。
04安全格式录入要求已被提至本文档最优先事项。
来源:SCP-CN-2625-04被发现于一名参与控制收容SCP-CN-2625的E级人员的复数人格中。该E级人员将SCP-CN-2625带回基金会安全站点时显示出[数据删除],心理测试结果表明该E级人员罹患有严重的多重人格障碍,其中一重人格具有明显相异于该人员生活经历的思想体系,并自称为Thousand。在基金会对其进行一年零两个月的观察后,该人员原有人格已完全消失。[数据删除]Thousand博士正式加入基金会。

实验事故:
SCP-CN-2625-L-02-Three month
实验SCP-CN-2625-L-02中,SCP-CN-2625引发[煽动]现象影响了包括站点在内,方圆[数据删除]的范围,所有站内人员均因[逃生装置]自动启动陷入“假死”状态,直接导致Armed Site-CN-██长时间处于失去控制状态。这种情况直到基金会因未被记录的D级人员补充相关事项对Tima博士进行询问时,Armed Site-CN-██才在实验事故发生三个月后被重新控制。
当机动特遣队Beta-26“Surprise Espace”进入站点时,除SCP-CN-2625-04外,所有站内人员均因为严重营养不良死亡。
在对SCP-CN-2625-04进行回收后,Tima博士对SCP-CN-2625-04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并发现SCP-CN-2625-04有意隐藏自身身体能力水平。但SCP-CN-2625-04坚持声称自己对此并不知情
由于此次超强度的[煽动]破坏了Armed Site-CN-██内配置的大部分电子记录设施,因此无法确认三个月内Armed Site-CN-██的相关情况。[数据丢失]。Tima博士将SCP-CN-2625-04文档阅读权限上调,并将有关资料全部删除,重新以04安全格式录入该文档。

更新时间:20██/7/██
该文档已受O5级指令封存,仅在检测到上任记录者的心脏活动停止超过5天后,该文档才可以被阅览。
SCP-CN-2625-04
特殊收容措施:[数据删除]
描述:SCP-CN-2625-04的外观为一名原隶属于基金会的E级人员,自身原有人格已完全被SCP-CN-2625-04取代。

SCP-CN-2625-04是由SCP-CN-2625主动产生以“长者”身份对“家系”进行“管理”。每一个“家系成员”均可被SCP-CN-2625-04直接命令。这与“个体B”的供述保持一致,但对于SCP-CN-2625-04没有对“个体B”供述进行妨碍行为的原因,尚无明确判断。
SCP-CN-2625-04可以通过某种特殊方式“呼唤”SCP-CN-2625-03,使其执行某种特定指令。此特性至今为止以造成SCP-CN-2625所在的Armed Site-CN-██多次受到SCP-CN-2625-03的攻击行为。
SCP-CN-2526-04能够隐藏自身的身体能力,并在特定情况下对身体素质实现强化,甚至是短时间内治疗某些基因疾病。
[数据删除]
附录:E级人员回收现场语音记录
“咳,咔咔。嘶嘶嘶嘶。(杂音)”
“救命!”
“这,这,啊啊啊啊。呼,呼。我,我是哔——(屏蔽音),他,他们,我的队友,他们……”
(嘈杂的枪声与嘶吼声)
“我,哈啊,哈啊,得,得想个办法。”
约十分钟后。
“这样应该可行……好热?怎么回事儿?”
“力量,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如果活下来……”
“咔哒。”
(大约10分钟的沉默)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哔——(屏蔽音)?该死的,到底什么东西把我们变成这样?”
“咳!酒窖里真是难闻。”
“老天保佑,我能活到最后。”
(接下来约一个小时没有出现意义明确的记录。)
“砰!(枪声)”
“哈哈哈哈!老子,老子赢了!哈哈哈哈哈哈!我,活下来了!活下来了!活下来了啊啊啊啊!”
“那是什么?”
(约5分钟后)
“就是这个东西,就是它……呜咽咽咽,咳嗯,哇啊啊啊啊。”
(之后一个半小时之内,该E级人员都在重复着对██的辱骂和哭泣)
“擤啊,啊啊,你,你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唰。(刀刃出鞘声)”
“去死吧,和我,一起。”
“噗呲。”
“噗呲。”
(接连两声穿刺的声音)
“光……好,好……光亮。”
“啊啊啊啊!你们?你们!”
“迈克尔!温吉尔!奇洛!……(经判明全部为参与当时任务的E级人员)”
“你们去哪里!你们怎么回事儿?复活了,你们都复活了?!奇迹啊!天啊!奇迹啊!”
“呜啊,好痛,好痛,头,头裂开了。这是什么?谁的?我的?”
“你是谁?我是……谁?”
“我不能和他们一起走?”
“为什……”

“咳,咔咔。嘶嘶嘶嘶。(杂音)”
“救命!”
“这,这,啊啊啊啊。呼,呼。我,我是哔——(屏蔽音),他,他们,我的队友,他们……”
(嘈杂的枪声与嘶吼声)
“我,哈啊,哈啊,得,得想个办法。”
约十分钟后。
“这样应该可行……好热?怎么回事儿?”
“力量,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如果活下来……”
“咔哒。”
(大约10分钟的沉默)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哔——(屏蔽音)?该死的,到底什么东西把我们变成这样?”
“咳!酒窖里真是难闻。”
“老天保佑,我能活到最后。”
(接下来约一个小时没有出现意义明确的记录。)
“砰!(枪声)”
“哈哈哈哈!老子,老子赢了!哈哈哈哈哈哈!我,活下来了!活下来了!活下来了啊啊啊啊!”
“那是什么?”
(约5分钟后)
“就是这个东西,就是它……呜咽咽咽,咳嗯,哇啊啊啊啊。”
(之后一个半小时之内,该E级人员都在重复着对██的辱骂和哭泣)
“擤啊,啊啊,你,你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唰。(刀刃出鞘声)”
“去死吧,和我,一起。”
“噗呲。”
“噗呲。”
(接连两声穿刺的声音)
“光……好,好……光亮。”
“啊啊啊啊!你们?你们!”
“迈克尔!温吉尔!奇洛!……(经判明全部为参与当时任务的E级人员)Tima!……”
“你们去哪里!你们怎么回事儿?复活了,你们都复活了?!奇迹啊!天啊!奇迹啊!”
“呜啊,好痛,好痛,头,头裂开了。这是什么?谁的?我的?”
“你是谁?我是……谁?”
“我不能和他们一起走?”
“为什……”

“咳,咔咔。嘶嘶嘶嘶。(杂音)”
“救命!”
“这,这,啊啊啊啊。呼,呼。我,我是哔——(屏蔽音),他,他们,我的队友,他们……”
(嘈杂的枪声与嘶吼声)
“我,哈啊,哈啊,得,得想个办法。”
约十分钟后。
“这样应该可行……好热?怎么回事儿?”
“我是Tima博士,我已经无法控制SCP-CN-2625了。”
“力量,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如果活下来……”
“咔哒。”
“我不得不以这样的形式叙事,因为这可能是唯一安全的地方了。希望Thousand不会一直听到这里。但已经没办法了。”
(大约10分钟的沉默)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哔——(屏蔽音)?该死的,到底什么东西把我们变成这样?”
“SCP-CN-2625-04的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它通过某种方式控制了SCP-CN-2625,不,我也不懂它们是怎样的关系。”
“咳!酒窖里真是难闻。”
“老天保佑,我能活到最后。”
(接下来约一个小时没有出现意义明确的记录。)
“砰!(枪声)”
“SCP-CN-2625拥有反转生死,将那边世界死亡的意义与我们这边的实现交换,这是正确的。但我们低估了它的上限。”
“哈哈哈哈!老子,老子赢了!哈哈哈哈哈哈!我,活下来了!活下来了!活下来了啊啊啊啊!”
“那是什么?”
“SCP-CN-2625-04利用SCP-CN-2625杀死了很多人,不只是那些‘家系成员’,它杀死了太多人,甚至不止是人,它杀死了记录,它杀死了历史,又把历史复活了,把记录改变了,按照它所想的方式!”
(约5分钟后)
“就是这个东西,就是它……呜咽咽咽,咳嗯,哇啊啊啊啊。”
(之后一个半小时之内,该E级人员都在重复着对██的辱骂和哭泣)
“我不知道SCP-CN-2625-04对这个世界修改到了什么份上,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或许已经死过上千次了。够了!我受够了!”
“擤啊,啊啊,你,你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唰。(刀刃出鞘声)”
“去死吧,和我,一起。”
“噗呲。”
“噗呲。”
(接连两声穿刺的声音)
“光……好,好……光亮。”
“啊啊啊啊!你们?你们!”
“真是不可思议,它的力量太强大了。死亡与生存在它手心里舞蹈。我断定那边绝对不止是一个世界,甚至不一定是个世界!那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神域!”
“迈克尔!温吉尔!奇洛!……(经判明全部为参与当时任务的E级人员)”
“你们去哪里!你们怎么回事儿?复活了,你们都复活了?!奇迹啊!天啊!奇迹啊!”
“呜啊,好痛,好痛,头,头裂开了。这是什么?谁的?我的?”
“你是谁?我是……谁?”
“你是谁?我是……谁?你……”
“我不能和他们一起走?”
“为什……”
[文件损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