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scp的暂定草稿【项目编号随便输的,请无视】

项目编号:SCP-CN-1999“一天一个苹果”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99应被收容于一个封闭的50米乘五十米乘五十米的收容室中,内部填充水泥,收容室周围始终留守一名D级人员使用███-████进行填充工作,当收容室内发生异常,必须立刻大量填充水泥,并采取特殊措施让水泥快速凝固。周围10m处禁止出现与此项目安全收容无关的人员。

SCP-CN-1999被收容封闭的50米乘五十米乘五十米的在一个纯真空的环境内,墙壁由特殊金属构成,耐腐性极强且很难被破坏。收容室周围留守一名D级人员定期检查一次收容室,每次检查间的间隔时间必须在十~十二小时之内,每隔七天使用一次███-████抽空空气以此保持收容室的真空坏境。收容室十米内禁止无关人员靠近。

SCP-CN-1999被收容在CN-██号站点中的█号收容室中,是一个全金属结构密封的封闭收容室,大小为15米乘15米乘15米,内部灌满了具有极强腐蚀作用的腐蚀液,内部空气始终全部抽空,由机器负责每日的检查与加固收容措施的工作,收容室周围半径15米划为警戒区,禁止任何人员靠近,对所有误入者进行扣留,并删除其记忆,收容室附近每隔三米安装一次摄像头,定期进行检查。

描述:SCP-CN-1999为一白种人类老年男性,瞳色幽蓝,在受到伤害时,眼瞳将极速缩小成一个小点,对他人造成一定的恐惧。SCP-cn-1999的眉尖极长,前额并不宽天庭欠圆,双眼凹陷而眼袋极重,鹰鼻弯长,薄唇,全白头发,常弯曲身体,据有关生理检查显示SCP-CN-1999患有佝偻症,对人类有极强的敌意。
SCP-cn-1999始终穿着一件黑色长袖风衣,上衣常作敞开状,可以明显地看到里面的米色马甲和现在极为流行的一款红色t恤。下半身穿着紧身的黑色长裤和黑色皮鞋。通过一系列实验显示,这些衣服即使是在真空环境中也不会受损,始终保持原状。
基金会第一次注意到SCP-CN-1999,是在20██年██月██日。下午█时左右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警方收到一则报警电话,报警人████·███女士声称自己的先生已失踪三天,怀疑被绑架,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九月十七日早上,在声称自己的先生前去菜市买苹果的时候,失去了联系,手机也打不通,起初还以为是因为手机没电亦或者其他原因,但到了晚上也没有回来。
经过一翻搜寻,警察通过监控摄像头,得知被害人在失踪前去了一趟郊外,警方沿路搜寻后发现了位于郊外的SCP-CN-1999所在的一栋被苹果树环绕的废弃的猎人小屋并冲入他的房间中第一时间“营救”了他(起先项目被认为被绑架),询问取证时,SCP-CN-1999明显地表现出了恼怒,杀死了询问的警察,期间其余警察对其进行强行控制,失败后对其进行了射击,被子弹击中头部的SCP-CN-1999展现出了极强的自愈能力,在警局中大肆屠杀。基金会迅速赶到,确认了SCP-CN-1999的异常性质,快速收容并对其余幸存者进行了记忆消除。
其异常特性具体表现在其自愈能力和催生能力上,具体如下。
SCP-CN-1999的物理躯体生长及改变极快,且实现在理论上的近乎不死,SCP-CN-1999的自愈能力和适应能力极强,可以对SCP-CN-1999造成大量伤害并足以致其死亡但不影响周围且可长期运用的收容措施暂且只有将其置身于真空环境之中。在死亡后,SCP-CN-1999的身体开始透明化并绽放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约三秒后,SCP-CN-1999在原地重生,并保留全部记忆,暂且不明是否有其他效果。SCP-CN-1999并不免疫精神层面的攻击,在精神层面上被取代或被彻底消灭后,SCP-CN-1999的躯体逐渐开始透明,在热成像摄像头拍摄下,SCP-CN-1999的身体散发出远超出人体体表温度的热量,周围的事物甚至有燃烧的迹象。该重生条件并不明确。
SCP-CN-1999仅具有一定的智力,在被收容前的记忆已确定完全丢失。SCP-CN-1999具有极高的智力水平,甚至达到了美国常青藤大学研究生的程度,对人类社会拥有较大程度的了解和认知,完全保留了被收容前的记忆但却独立存在的一个人格存在,对人类抱有极大的偏见,似乎是因为在收容过程中所遇到的███事件。
当在SCP-CN-1999三十米半径范围内进行交谈时,SCP-CN-1999一定几率地会显现出异常若对周围的对象怀有厌恶等情绪,将会反复重复同一句意义不明的话语,声音的音量不超过80分贝,通过当事者的叙述和口型的对比,已确明言语内容大抵为:“你喜欢吃苹果吗?”
SCP-CN-1999问答时伴随着令人心烦的莫名杂音,这种杂音的出现并不受SCP-CN-1999本身控制,杂音多表现为一老年男性的声音,以相较SCP-CN-1999更快的语速和更为尖利的声音重复同样一段话。
若不对SCP-CN-1999予以回答,在进行第13次提问后,SCP-CN-1999会发出一阵高频的叫声,时间不超过三秒。SCP-CN-1999将以慢速摄像机也难以捕捉到的速度移动到被提问者的身后,用所能接触到的所有物品对其发动进攻,击杀目标后,再次尖叫一声回到原位。

如果对SCP-CN-1999做出了回应,SCP-CN-1999会根据回答的不同做出不同的反应。
若回答为肯定,SCP-CN-1999将递给回答者一个来历不明刚刚成熟的青绿色普通苹果,经过测验,这些苹果本身并没有任何异常。递出苹果后SCP-CN-1999将注视着回答者吃下这些苹果,亦或者是采用“暴力手段”强迫回答者吃下去,往往表现为“喉中一阵哽塞,好像咽下去了什么东西”,随后苹果消失,SCP-CN-1999恢复如常。若回答为否定,回答者暴毙,胃部随机出现一个完整的普通青绿色苹果。
吃下苹果约12小时后,皮肤会开始逐渐变得富有光泽,周身散发出淡淡的绿苹果香味,据检验,吃下苹果约15小时后,吃下苹果的人的身体机能开始缓步提升,个例甚至达到了正常人类的极限力量、速度,在身体机能提升的同一时间,吃下苹果的人的嗜好被强行扭曲,异常地嗜爱苹果,这种变化随着时间推移,将会越来越明显。根据个人意志力的不同,此症状的潜伏时间约为十小时至四天不等。这种症状的发生并非无副作用,约七天后,将出现因不明因素所导致的不正常老化现象,具体表现为莫名出现的黄斑、全身腐烂、尸臭等,七至八日不等,该现象极速恶化,不超过3小时,将化作一摊脓水,靠近10cm内,将会感到强烈眩晕,该液体具有极强腐蚀能力。
实验报告 T-CN-1999:

实验对象:D-1997

实验者:D-112512
实验操作:D-1997吃下苹果三天后,强行阻止其进食苹果的行为,以葡萄糖供给其生命活动所需的营养
实验结果:D-112512被暴起的D-1997扑倒,D-1997在尝试突破观察室时晕倒
备注:你即使明确的知道一个人被麻醉后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但是那却是事实

实验对象:D-1999
实验者:D-44047
实验操作:D-1999被束搏后,以葡糖糖代替正常进食代替其生命所需的营养,实验者24小时进行监控
实验结果:D-1997表现出了极大的反应,约25小时后,挣脱了束搏,开始吞食自己的身体,实验被强行中止,实验结束24小时后,D-1997的身体开始极速膨胀,不明树种的枝条从体内不断抽出,最终膨胀成了一棵高达5米的苹果树
备注:这次实验为后来的所有发现做出了极大贡献。——DR.███

附录:据我们的测验,这些苹果树,和SCP-CN-1999具有极大联系,我们将其命名为SCP-CN-1999-1

[据测验表明SCP-CN-1999-1具备一定的智能,可自主进行攻击,大部分情况下SCP-CN-1999-1是潜伏状态,该状态下SCP-CN-1999-1将对人形生物表现出极大诱惑。在SCP-CN-1999-1活跃状态下靠近SCP-CN-1999-1十米范围内室会感到剧烈的眩晕,若进入SCP-CN-1999-1五米范围内,SCP-CN-1999-1的树根开始,若进入SCP-CN-1999-1三米范围内,SCP-CN-1999-1极大几率使用树根或树枝发动进攻。并且SCP-CN-1999-1有着极强的“护主天性”,在SCP-CN-1999的强烈意愿下,SCP-CN-1999-1将迅速增生,并使用树根、树藤进行拍打攻击。
SCP-CN-1999-1并不能被任何物理手段破坏。]
附录二:“苹果树”事件记录
20██年██月█日,SCP-CN-1999的新异常特质被确认。
被怀疑是SCP-CN-1999事件的事件保留有以下特征:
·事件发生地点旁总有一片苹果树林,种;植或移植时间不明,通常为突然出现。【苹果林应为食下苹果的动物甚至人类,但所使用的手段(即在同一时间令吃下苹果的动物变成苹果树且无法被监控)至今不明】
·苹果树林内的空间将出现异常,令人迷失方向感,不定期地磁场紊乱,电子设备无法保持长时间的运作状态。
·苹果林内往往重现世界历史上知名的经典故事。【据已发现的案例来看,目前出现的故事分别为《白雪公主》《特洛伊战争》及《牛顿发现万有引力》】故事的触发条件不明,所有的剧中人物皆由不明材质的布偶扮演。
事件一:于20██年██月██日凌晨两点左右匿名人士在美国林肯公园报警称有人移植大片苹果林在公园中心,并在其中举行了邪教活动,警方赶到现场后,派出数名成员进行探索。
以下为通话资料:
探索时间为凌晨四点左右,森林内部并无可见光源,很难视物,进入的数名警员随身佩戴着手电筒和警用的手枪,在最大光源的照射下依稀可见密集的苹果树和枯黄色的草坪。进入树林约十五分钟后全部分离。其余几名警员的通讯器全部失灵,所播放的音频前二十分钟已丢失,现播放的是其中片段。
警员██:“这可真他妈邪门!我们一直都在原地打转!进来了七个人!可现在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哈!邪教!我甚至都怀疑那报警的人就是专门来给我们下套的!这几块苹果林除了我们经过时留下的脚印以外没有任何鞋印,苹果树附近的土块根本没有任何翻动的痕迹!你和我说这是今天凌晨才移植的?你应该记得的我们刚才进来时可不是这样的!这里压根连天亮没亮都不知道,这该死的苹果树枝把光源遮的严严实实!这算什么案子?什么案子!”
【一阵剧烈的喘息声和杂音】
带队警员██:“冷静点,[数据删除],这才不过十几分钟。记住你在警校学的,等等,你那里是什么声音!”
警员██:“能有什么声音!这鬼地方除了我还有谁!”
【戛然而止,对讲机似乎掉在了地上】
【不明声音1】:阿拉阿拉乌拉阿拉瑟……(不明的歌声,声音很刺耳)
带队警员██:是什么东西?██你看到什么了?!
警员██:七……七个矮人人偶……还有一个屋子……屋子里有一具……【含糊不清的言语】,不,他们向我追来了……
带队警员██:什么?什么东西?
【急剧的喘气声和一声尖叫,在诡异的歌声中湮灭】
【对话结束】

事件二:于20██年██月██日早上七点,在█国边境处发现一片苹果树林,占地面积约为70㎡,封锁后边境的驻守人员开始探索。
结果:进入森林的驻守人员仅一人生还,据其口述,森林中正在举行一场“宴会”,参加人员皆为人偶,其中大桌上摆着一个金苹果。探索中止。一个月后,该驻守人员失踪。

事件三:20██年██月██日一支七人徒步冒险团于████沙漠失踪。数日后搜救团沙漠腹地处冒险团所携带的联络器最后一次发出信号的位置发现一片苹果林。占地面积约97㎡。搜救团进内搜查无果后撤出苹果林受不明存在拦阻,一人逃出。
结果:SCP基金会接管此次搜救任务,并成功救出搜救人员,七人冒险团已全部████化施救无果。搜救团全体成员予以B级记忆消除处理,苹果林附近五十米处封锁。
以下为搜救团成员口述的节选片段:
幸存的逃生者██·███:“……一个穿着诡异西装的布偶死尸似的依靠在苹果树上……一个苹果滚落在它的旁边……我看到它,抬起来看了我一眼……诡异的腮红,纽扣做的眼睛……我吓坏了……晕了过去……最后晕过去的时候……我好像听见有人来在笑……”
【记录结束】
结束语:SCP-CN-1999的诡异程度确实超过了我们的意料。我们应当在这些树林继续出现之前抑制他们。 ——DR.█████
数月后DR.█████发出以导弹彻底铲除这些苹果林的提案,由于牵扯过大,该方案被否决。后DR.█████又发出使用小型火箭筒轰炸苹果林的提案,得到批准后于████沙漠进行第一次尝试,然而实验失败,苹果林具有一定的再生能力,实验结束三日后,一片规模更大的苹果林于原地重现。

附录三:采访记录
受访者:SCP-CN-1999
采访者:DR.█████
采访时间为在20██年██月██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发现SCP-CN-1999所具有的新异常特性后,基金会再反复商讨决议后对SCP-CN-1999发动了访谈,内容具体如下。
【记录开始】

SCP-CN-1999:“所以你们为什么总要再我烦躁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扰我,我说过了我并没有做出任何事情,始终被你们禁锢在那该死的水泥里。我始终安分守己地反复地死了又死,哈,安分守己!什么也没干!而你们却始终执着地干着自作聪明的蠢事!怎么又想到我了!?”

DR.█████:“放轻松,我只是来问你一些问题的,相信你应该很清楚的,我们有能力让你的处境变的更差,不要反抗,你的一切不当措施我们都可以视为反抗,给予我想要的结果,你的处境或许会好转不少”

SCP-CN-1999:“这句话我已经听够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都不想知道!”

………

【一番毫无意义的交涉后,SCP-CN-1999做出了妥协】

DR.█████:“看来你已经冷静下来了,那么我们开始吧。第一个问题——那些苹果树,出现在林肯公园的那些苹果树,是怎么一回事以及其他两个地方的那些苹果林?”

SCP-CN-1999:“你是说苹果树?那些东西就一定和我有关?”

DR.█████:“如果你不愿回答的话,我们可以采取暴力措施。”

SCP-CN-1999:“哈!又是这样!你们总是这样凭空诬陷别人,杜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和他们说的一样!”

DR.█████:“他们?”

SCP-CN-1999:“苹果树说的,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DR.█████:“所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请如实回答我,那些苹果树所附带的那些森林和房屋,是怎么出现的?”

【交涉无果,SCP-CN-1999矢口否认林肯公园的苹果树与自己有关】

……

DR.█████:“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照片上的女人你认识吗?”【将████·███的照片交给一个D级人员让他送下去】

SCP-CN-1999:“……”

【长时间的沉默后,SCP-CN-1999暴起杀死了D级人员】

SCP-CN-1999:“不认识!快给我滚!滚!”

DR.█████:“很感谢你的配合,那下次再见。”

【访谈结束】

实验笔记:很显然,SCP-CN-1999和林肯公园的苹果树的出现有着很大关联,这种关系还不明确。但其表现与资料并非完全符合(采访时的表现并不似具有高智力水平,考虑到当时情况,此点暂时保持待考),据观察发现SCP-CN-1999仍存有人类的正常情感,当提及其妻子时感情波动产生了极大变化,或许可以从这点出发进行调查。

附录四:
【需拥有4级权限方可查阅】
【滴,权限通过】
欢迎你,工作人员!
采访结束约数星期后,SCP-CN-1999突破收容。DR.█████因擅自行动(实验)被革职。
于SCP-CN-1999收容室内发现一棵SCP-CN-1999-1,树皮上刻着以下一段话。
[SCP-CN-1999具有极高的智力水平,说的多正确的一句话~你们是留不住我的,我从来不会坐以待毙……永远……感谢你们的招待!必当加倍奉还!也感谢你们对我妻子的“关照”!以及,我叫做法莱伊,哈!]
—— 法莱伊·奥尔瑟雅奉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