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

一道光束刺破了走廊的黑暗,“嗒,嗒,嗒。”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荡,“吱呀”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随后……特工Fanket的脸从光束中出现了,他弯下腰,仔细的检查着电线。没错,站点又断电了,一切都陷入了黑暗。“肯定是Atach那家伙又作死把铁丝的两头弄在插座上了,他就因该被去罚扫厕所。”Fanket一边咒骂着一边试图从一团乱麻的电线中找到烧断的那根保险丝。想到那充满了恶臭气息,成天就是苍蝇围绕的站点厕所,Fanket自己都打了个寒颤。算了,还是不去想这玩样了。

“咕嘟咕嘟……”一阵流水声响起了。“又是哪个家伙上厕所忘关水龙头了。”Fanket气愤的嘟嚷着,那纠缠在一起的电线真让人看的头大,要不是人品差,抽签不小心被选中了,他才不愿意过来。Fanket仿佛看到了他同事那憋笑的表情。该死的,为什么我会被抽中,这人品也是没谁了。“嗒,嗒,嗒。”莫名的脚步声响起了。靠,他们还来看笑话,要脸不!Fanket这么想这,“嘻嘻嘻……”居然还笑我!Fanket愤怒的转身,手电筒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照了过去,他呆住了。在离他不远的一面墙上,不断的有粘稠的黑色液体从墙面喷涌而出,一个人从液体中走了出来,黝黑的皮肤仿佛是被那液体染黑的。怎么是个黑人老头子?Fanket彻底懵了,他怎么不记得有同事是那么大岁数的。随后,Fanket惊恐的发现那种液体所滴落的地方被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坑洞,而这个老头刚刚是从液体中走出来的!难道……他是个异常?想到这里,Fanket快速的掏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那个似乎是异常的老头。在绝对的科技力量面前,任何异常都是渣渣!Fanket很自信的想着,他相信只要扣动扳机,这家伙就会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然而,这家伙丝毫没有恐惧他手里拿着的枪,继续向他走来。靠,竟敢无视我,那就去死吧。Fanket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起,一颗子弹精准的命中了那家伙的头颅,它倒在了地上,粘在它身上的液体洒落在地面上,行成了许多坑洞。不堪一击。Fanket这么想着,兴奋的转着手中的枪,原来异常这么弱的吗?

Fanket没有继续管它,转身继续处理那团电线,“嘻嘻嘻嘻……”熟悉的笑声又从身后响起了。Fanket转过身,什么?那家伙还没死!不可能,它明明被子弹爆头了!Fanket开始慌了,他快速的开了几枪,然而那个异常只是后退了两步,子弹没了……Fanket丢下枪,快速逃跑,那家伙紧追不舍,终于,Fanket在走廊的尽头停下了。没路了……Fanket陷入了恐惧之中,这家伙逐渐靠近Fanket,它那沾满液体的手抓住了Fanket的手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Fanket痛苦的大叫着,他的手仿佛被浸泡在岩浆之中一样剧痛,逐渐的腐蚀着,那个异常就拉着他的手臂走向了那团还在向外喷涌液体的墙,它就那么走进了液体之中。Fanket想争扎的逃出去,恐惧占据了他的大脑,但是,那双手很有力,他无法挣脱开。他逐渐也被液体淹没了……

“啊啊啊啊啊啊!”Fanket大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已经是早上了……他看着自己的手臂,没有伤痕。还好还好,只是个梦。Fanket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就不因该看那么多恐怖片的。Fanket起身前往站点收容区,今天是他值班了,在路过一条走廊时,他呆住了,一面墙上充满了坑洞,和昨晚他梦见的地方一模一样。随后,他听见了两位研究人员的谈话:“你听说没,昨晚,SCP-106逃离收容室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