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页!
评分: 0+x

故事的不同走向[或许是合著]

联合写作 编号:God is like this——待修缮

两千多年过去了,行走们登上岛屿,来在废墟中,找到了这样的故事。
这里早就没有生灵,只有被时间磨平的、石砖上精致的花纹,空余一片积灰。
有的人——比如他们——可以从这些破败墙壁、碎裂雕像和黑白灰的壁画上,
将过去的辉煌与故事稍稍道出一二。
“现在……一切都已逝去了。”
“无论如何辉煌,最后剩下的只有……”
“……某个岛、某处庙、某块碑、某段碑文。”

旧神在此陨落,新神由此而生。
只有警告:你不该参悟神的思想,才能做到。

石碑的文字,由更加细密的什么填满。







◇ 所见 ◇

这个故事本该如此结束


疯狂生长的植物掩埋了当年的白骨,也磨去了祭典上的歌声。如今这里只不过是一片森林,周边散落着大小建筑的废墟,而中央便是神庙的遗迹。
地上躺着祭司的尸体。

白色的长袍已然被深红色的圣血浸染,一只靴子横躺在地面上的血泊里,匕首并不突兀的插在他的胸口。
他的眼睛大睁着,像是要看清什么,又像是被什么所恐吓。
一切动作便在他倒下的一刻定格
作为神的代言人、教国至高无上的物质与精神领袖。
就这样走向了属于他自己的死亡。

神庙外,一个影子正走向那一方……







◇ 所闻 ◇

这个故事由此而起


“这酒,还是不够劲啊。”少年端着那个大号酒杯又灌了一口,挑衅的瞄了一眼正在灌酒的酒保。
酒精和水的溶液从他的嘴角留下,酒保想着他这样做是不是浪费过分了。“那里的酒好喝,”酒保用手指指了指神庙的方向“你要是真有本事,你去那喝啊。”酒保顶着嘴。
在这条街也只有酒保敢和少年如此对话。

酒,美食,歌剧,还有少女,神的仆人1的待遇真是好啊。
少女?好像是在很久以前开始收一些有神术天赋的女学生的吧。
酒保摇摇头,那与他无关。

伟大的祭司全心全意服侍神明
神明便将美食与甘霖恩赐给他
选择蒙昧的少女在他身边
让她们蒙受神的教化

“实话说,那‘大叔祭祀和少女’的组合就和你之前喝82年雪碧一样违和感严重。”酒保瞪着少年。
少年听了这话,嘴角勾了一下,却又立刻恢复了那满不在乎的神情。

她该回家了,少年这么想着。他想在回家的路上看看那个少女。
他管控着这条街不见光的部分,但是他看见那个少女还是会像一个邻家小处男一样傻傻的眼神发直。他期待着在那条街上和每天一样的相遇。

“有可能是她还没到。”少年决定重新从这条街的那头走过来。
“她还没到”少年想象着和她“偶遇”时她每天都会露出的笑脸。
从头走到尾,从尾走到头,走了三圈,却还不见她的身影。她可能被该死的神学老师拖堂了。少年这么想着,打算去学校看看
他不该去的。
“就算是神学院拖堂,拖到夜幕降临也不太正常啊。”少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他是真的有点心急。

白衣服、金花纹的人,正是少年最讨厌的人。但是他并不讨厌少女。
祭司的走狗们不讨巧、死板、讨厌、不接受新鲜事物。少年在神术学院的时候就受够了他们的无聊思想。

他们把少女绑在马车上的时候,少年会作何感想呢?
头发披散着,蓝色的裙子也揉皱了,脑袋垂着。
少年隐隐约约能一双哭肿的眼睛。







◇ 所言 ◇

这本该是只有他的故事


“让开,这是神的学徒、是神的女人!
她将被神的光芒承载、去往你看不到的远方”
祭祀的走狗!——少年这么想着。马车夫只是骂着脏话催促他的马。两个奴隶死死按住少女,使实质上他们命运并无二致,车座最前面端坐着那道貌岸然的教士。
少女抬起头看了少年一眼,随后犹豫而挣扎地伸出了手。

神的信徒向叛神者伸出了求助、的手、施暴者是神的仆人。
少年以为他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紧紧抓住了那只手,可教士用那冰冷的声音喝令他离远点,马车夫扬长而去,朝着神庙的方向,少年无助地被甩得跪倒在地。

“我明白,恋爱救不了心上人。我该握紧的不只有她的手,还有我的剑。”







◇ 所做 ◇

这个故事即将到达高潮


又一夜。
祭坛周围的火种都点燃了,神像的轮廓在夜色里幽幽地显露着,又被火苗映照出一种诡异的色彩。
一众教士整齐地跪在祭坛两侧,其中两个奉着烛台和水壶,神庙外的广场上民众跪了一片。
天还没亮。
少年左手持剑杀上山。
杀了一些,打倒了一些,吓走了一些,剩下的人还在如潮水一样涌上来。
他的右手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这次不能再松手了。

那主祭司正端立在神像前,外面的骚乱终于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一边慌忙理着自己的长袍,一边将散乱的人群聚集起来,身旁的教士纷纷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刀。少女赤身裸体地躺在那里。
神职人员逐渐占据下风,以至即将落败。大祭司眼睛短暂凝视少年所立的方向,随后扭过头来,杀尽了自己身边的随从。
祭祀能狠下心来杀掉所有人,但是唯独剩下了赤裸的少女。
少年正好也在,少女也在——太棒了。大祭司这样想着。故事就该这么发展

少年踩在教士们的尸体上,与那大祭司四目相对。
“你们的神就是如此!?献出凡人的生命为了自己的长生?”
“不,这是神的恩赐。”

pokmpokm

祭司的神术很强,但是对于少年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他的眼里只有祭司背后的那个人。

可是为什么呢……
她哭着,她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但是为什么啊……又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你的神就是如此吗!只是一个淫欲缠身的混蛋!?”

祭司败了,少年对所有祭祀的招数了如指掌。
他并不是不能掌握,只是厌恶这门虚无缥缈的信仰和技术。
他看到了少女的生命在逐渐流失向……某间暗室。
暗室里摆着一尊天使的神像。
少年推倒了神像,在神像下面看到了一本祭司留下的笔记本。
详细记着这门吸收生命的神术是怎么运作的,
甚至还记着祭司曾经献祭了哪些少女,她不忍心看完这份名单。
“真是变态。”
但是少女的生命力要见底了,他不得不按照祭司留下的这门神术分出自己的一部分生命给她。他不想在这个记事本上留下新的名字,但是只是分享自己的生命的话她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哦有个办法,那就继续分享这些少女的命好了。他们不值钱。
少年穿上了白衣金纹的袍子,发动了禁忌的神术。

这就是穿越时间的感觉吗,他回到了过去。少年的寿命加速的流失,他已经成了一个中年人。真是有趣,回到了过去但是去到了未来。
少年把少女摆在原本神像的位置。
神术启动,少女背后展开了以其他人生命凝结而成的翅膀。

时间一点一点过,名字一个一个划掉。
花名册翻到了最后一页。
是少女的名字,他看到他的仆人们推开门,这其中是一个少女。
那是熟悉的脸。
“拦住他!不能让他上来!”
那是熟悉的人。


你不该参悟神的计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