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场α-Mis
评分: 0+x

踏……

踏……

军鞋踏出的脚步声夹杂着微风吹入双耳,在那脚步声中,他努力地分辨着是否有其他的声音。

没有星星的黑夜中,他能依靠的唯一光源便是这古巷中仅存的一盏孤灯。巷道很细窄,转角之后便是无尽的黑暗。孤灯映照着伸入巷中的几株垂柳,在其上勾勒出一个扭曲的人面。

除此之外,特工Scan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事物。

那人面随着微风扭曲着,像是在诉说什么。

他说右边的房子紧关着窗户,昏黄的煤油灯下安着一扇没有门的门,门中的人警惕着凝视着巷道。

他说年迈的守夜人将双耳割下,做成一艘小船载他去往忘川。

他说左侧的房子将门窗悉数敞开,如宫殿般的门径显现着其主的不凡,但唯独两扇窗后紧锁着世间所不齿。

他说牧羊人饮下羊血,戴上面具,披风一穿就决定走向天边。

他说既已选择。

特工Scan试着打开两旁的房门,却发现那就如玄武岩般坚硬,无论如何推拉仍纹丝不动,像是在嘲笑他一般。特工Scan抬头望着煤油灯照出的人面,却只能看见垂柳飘飘,想是自己和上面都多疑了罢,此处根本不存在异常。

特工Scan缓缓掏出手枪,刚想要听清从刚才起就在耳边想起的嗡嗡声,那声音就已再不响起,就如Scan身后的煤油灯般。

熄灭了。


特工Scan近来总是做着同一个噩梦,他梦见走在一个深夜中的巷道,梦见孤独的煤油灯所映照着的人面,梦见耳边的低语,梦见在梦的边境坠入黑暗。梦见在黑暗中醒来。

他不知道为何会梦见那个场景,也不知道为何会在每次惊醒时拭去眼角的一滴眼泪。他只知道有的人死去了,有的人却再不会见面。

这就够了。


项目编号:SCP-CN-[数据保护]

项目等级:Eucil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数据保护]

描述:[数据保护]


在那次的梦中,基金会特工Scan看了看身后,他看见自己的影子向梦境的边缘延伸着,直到勾勒出两个从未见过的人影。

一个失去了双耳,一个被披风笼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