湍流--其三:甜度适中

714呼叫多奈斯,请求接近方位角与降落,完毕。714 p. до Донецька, що вимагає азимуту підходу та посадки, приём

多奈斯电714,允许降落。你的接近方位为104.47,参考场压359.93,湍流指数为3。欢迎来到派对,完毕。Донецька до 714 p., ваш азимут підходу 104.47, тиск посилання на тиск 359.93,коефіцієнт турбулентності 3. Ласкаво просимо на вечірку,готово.

米-24P武装直升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以300km/h航行了一个小时有余,终于看见了保持着严格的灯火管制的着陆区。

飞行员谨慎地控制着下滑道,着陆点只有四个手持各色荧光棒的引导员,他们也根本没有夜视仪,老旧的飞机上也根本没有任何夜视设备,如果这次飞行被各国的航空兵飞行员知晓,准会再次掀起一股关于有种与没种的讨论热潮。不过幸好,那里的等高线非常稀疏,等于是非常完美的平原,简单引导下的降落并非难事。

“先生们,我们到了。如你们所见,这个地方偏僻,孤寂,未曾有一个BBC和CNN记者敢于踏足这片焦土,那些善于无中生有的人权组织也鲜有对此指手画脚。”直升机恼人的轰鸣声趋于减小,忙于皱着眉头忍受巨大的下吹风的“客户”们终于能集中精力观察就在他们正前方的一个巨大的“黑影”。

起初,在昏暗的灯火的映衬下,客户们只认为那个黑影不过只有坦克大小,但是他们对此的看法随着距离的拉近慢慢变大。

对黑影大小的猜测到他们走到那张盖着一些东西的巨大伪装网前结束。为了让客户们看得更清楚,四盏探照灯被齐刷刷地点亮,亮度不高,但已足够。

映入眼帘的东西让向来挑剔的客户们的眼睛短暂地亮了一下,并开始窃窃私语——青绿色的伪装网下面,两只硕大的,前端带有趾钉的“脚”稳稳地嵌在地上;视线上移,在这双厚重坚实的“双脚”上方便是厚重的身躯,两侧看起来不明用途的机构折叠在一起,尖锐的折叠关节与头部一并指向前方;当目光聚集到头部时,这形似一只霸王龙的钢铁怪物之威慑力呼之欲出:倒“凸”字形头部的两侧,各有七根冷冰冰的30毫米炮管围成一个规整的圆,经验丰富者稍加猜测便可知晓这是EX-83近防炮——也就是空军臭名昭著的GAU-8“复仇者”机炮的海军版本,在其更外侧能够发现各有四片巨大的散热片,显然也是为了满足巨大的冷却需求;头部的正中央便是有厚厚的装甲保护着的纵向开合式驾驶舱,如果不是里面现在就坐着一个人,并且有蓝色灯光照明,整台机器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只长着血盆大口的霸王龙了。

然而真正能够体现这台8米多高的巨兽之威慑力的地方可远不止两门转管式机炮。驾驶舱内的Nobel朝着对讲机说了一些什么以后,它的完整面貌便随着伪装网的撤下而展露。

其中一名中国人像是一名准备享受美食的食客一样说道:“介绍一下它吧,西兹科马先生,让我们知道它有多厉害。”

“先生们,这就是XM15E1‘萨赫兰储普(Sahelanthropus)’,由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以及中国海军联合出资,搭载了我们常规光学委员会(General Optical Council)完美无缺的‘人机共生’系统。先生们,你们所看见的这台机器上面,包含了未来军事装备发展的一切要素。”

西兹科马像一名交响乐指挥家一样把手一挥,指向了XM15E1右侧的那门长长的双轨式轨道炮:“Mk.8 ARGS1,由Orbital ATK和中船重工704所联合研制,毫无疑问是当今世界上重量最轻,却扔拥有着32兆焦耳最大发射动能的轨道炮系统。成语有云,愚公移山,古人愚公开山需要天神来协助,而现在,我们就是天神,顷刻间就能把阻止我们的东西化为尘埃。”说到这里,西兹科马感觉自己用错了典故,也许刚才应该引用“女娲补天”?或者是“大禹治水”?不知道,他觉得他要好好复习一下这个国家的历史了。

接着,他指向了装在机体左边的一个硕大的圆球:“AN/TPY-6 X波段共形有源相控阵雷达。和现今所有的平面阵雷达相比,它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把数十万个GaN基T/R组件镶嵌在了一个蒙皮上,然后再把它包裹成一个球型,如此看来,虽然这部雷达就只有一个阵面,但其视野与结构便利性远非前者能比。至于雷达性能到底有多优秀?等一下你们就能见识到了。”

接着就是机体背后的一个巨大的箱式结构,它几乎与机体等高,长4米宽3米,同样牢固地接在地上。如此大的箱子,肯定不是用来走私酒品和法棍的。

西兹科马迅速给出了答案,解决了众人的疑惑:“这是两个单元的Mk41垂直发射系统。为了今天的展示,我们为XM15E1装配了Mk13战术型和Mk14打击型发射单元,各拥有八枚标准2防空导弹和战斧巡航……”可是,没等他慷慨激昂地介绍完,Nobel的呼叫就把他硬生生地打断了。

“闪光(Spike),方位105.90。快速移动目标(Fastmovers)。”3秒后,Nobel补充道:“敌方炮位已确定,请求指示,完毕。”

Nobel看着雷达屏幕上的七个白色三角形正齐刷刷地向着谢尔冯伊镇的某一处飞过去,7条虚线从它们身上反向引出,最后全部聚集在一个点,即使再傻的人也该意识到有东西从这个点打出来了。

“有什么事困扰着您吗?西兹科马先生?”一名中国人问道。

“XM15E1刚刚探测到巴拉克列亚以南有人发射炮弹,并且在3秒内确定了敌方炮兵阵地位置——不过烦请各位镇定,他们的目标不是这里,而是距离我们二公里左右的一个政府军坦克阵地。”

中国人像是听懂了什么一样努着嘴点了点头。

“政府军是否知晓他们将会遭受袭击呢?”

“不知道,也并不需要知道——7辆坦克只是一个小小的卒,那就送给他们好了,反正由于急于求成,也不会料到卒后面就是車。多亏政府军的愚蠢决策,以及顿涅茨克那里的线人,各位才能在此一览我们项目的风采,真是天时地利人和。”

中国人转过头去,看着很远的地方一个很亮的亮点,不再回应。

Nobel从口袋里掏出了毛巾,把头顶到脖子根都抹了一遍,能在大冬天满头大汗的体质就连他自己也感到奇怪。

然后他打开了扬声器,开始用不怎么标准的乌克兰语进行广播:

“所有人员注意,高危作业开始,最高级灯火管制,所有无关人员禁止进入项目前方180度扇区范围内,注意发射时产生的燃烧电枢,完毕。”“Зверніть увагу на весь персонал. Робота з високим рівнем ризику триває. Управління світлом на найвищому рівні.Всі незв'язані працівники не дозволяють ввести 180 градусів об'єкта, а також усвідомлювати арматуру запуску,приём.”

啪嗒几声,阵地重归昏暗。Nobel手指在左侧面板上轻快地翻飞了几下,伴随着再一次的低吼,这只巨大的霸王龙合拢了它的嘴,并慢慢地抬起了它的头。

几对耳塞被递到了中国人的面前,后者疑惑地看着西兹科马,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看我需要这种像肛塞的玩意吗?

电磁炮的两个轨道在液压系统的驱动下伸到了最长,然后向两边撑出了一个空隙,后方的装弹机夹着弹药乒乓几声将炮弹紧紧固定在了炮膛内。

“这玩意开起火来可比4门帕拉丁还要闹腾,你确定不需要吗?”西兹科马略带戏谑地看着他们。

亿万兆电荷从热核聚变反应炉蜂拥而至,填满了线圈的每一个角落,碰撞着,摩擦着,噼里啪啦地放出肉眼可见的蓝色电弧,膛内的炮弹在静默间将势能向最大值填充。

中国人最终还是听取了西兹科马的建议。

“准备完毕即开火”“Пожежа коли готова”

“准备完毕,3,2,1……”“Пожежа 3,2,1”

只见眼前让人难以直视的巨大闪光,让整个大地都为之摇晃的声响即使隔着降噪耳机和耳塞都让人感觉头痛欲裂。数秒后,被震的东倒西歪的人们视角重新清晰起来,眼前飘满了游离的蓝色光点和四处飞舞的火星,一条诡异的蓝色光带像风中的蓝色丝绸一样缓缓飘在空中,然后渐渐淡出,尔后,怪异的烧焦味道便充斥了周围的空气。

数秒钟后,XM15E1传来命中目标的消息。

“还不赖,相当迅猛的反炮兵措施。”西兹科马知道,对于这种不苟言笑的客户来说,这种言语已经是很高的赞赏了,所以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费劲地察言观色,而是直接从身边的下属手上取过一台平板电脑。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西兹科马把平板电脑呈在客户面前,微笑时嘴角比以前更为上翘。后者隐隐地猜到他要玩些什么把戏,但心中仍然保有疑惑。

“剩下的5个目标,由你们来决定。”

面对着客户的不解与惊讶,西兹科马继续补充道:“我们接下来将会连续打击5个目标,以展示其优秀的多目标打击能力,其中三发将由Mk 8负责完成,另外两个则分别由‘标准2’与‘战斧’导弹来完成。”

其中一个比较矮胖的客户举起了手稍稍打断了西兹科马,说:“先生,请容我插嘴一句,我们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你看,我们都不太懂什么战术上的东西,但毫无疑问的是,我们身处乌克兰内战的最前线,稍微出一点差错就会葬送你我的性命。把这么一台昂贵的原型机交由经验不足的我们来指挥,恐怕不太合适吧?”

“事到如今就不必如此‘拘谨’了,先生们,你们的确身处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带。但换一种角度想,这简直是世界上最不受拘束的地方了,不是吗?没有人会像关心中东那样关心这里发生了些什么屁事,也没有不自量力的人权组织吵吵闹闹——你们所面对的只不过是一群古往今来都没有任何价值的战争牺牲品而已。此时此刻,你们就站在一台代表在未来的战争机器旁边,手握着重锤。承认吧,那就是你们无法抑制的欲望。”

客户的脸上浮现了些许愠色,不过还是像接过耳塞那样把平板电脑拿在了自己的手中。

为了更易理解,电脑上的地图被简单粗暴地划为了红蓝两块,上面标有各式各样的图案,客户们稍作简单的讨论,很快便确定了5个打击点。

“灰色0号,数据已传送,展开攻击。”西兹科马取回电脑后便说道。

“灰色0号收到,立刻展开攻击。”

客户闻声立刻把降噪耳机戴了回去,又往更后面的地方站了站。

XM15E1微调了一下炮口指向,不到20秒便再次充能完毕且发射,这样的速度倒是实实在在吓到了众人,甚至是西兹科马他自己。

紧接着是第二发,第三发,电枢将前方一大片湿润的草地都烧成了灰烬,难怪要明确规定“禁止进入前方180度的扇区内”。

散热格栅嘭哧一声将热量散尽,电磁炮的演出堪称完美,它可以退场隐居幕后了。

巨大的箱式结构顶端,16个发射箱的其中两个悄然打开了顶盖,冲天的火焰与气浪之中,两枚截然不同用途的导弹腾空而起。它们智能,它们机敏,但是就像这台机器一样,也永远不会知道操作者到底是何居心。

彼端,传遍全市的教堂钟声犹如丧钟的悲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