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菌体的培养皿

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

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ۥۛ۟ۡۗۡۦ۫ۥۛۚۛۡۥۖۛۛۦُُ۟۟ۖۖۖٛ۟ۗۖۚۥٌُٞۖۛۚ۟ۥٌۖۖ۟ۖ


“逗我的吧?”

噬菌体满脸惊奇的望着眼前的景象,嘴巴竟一时间合不拢了。他一时间感觉精神有些恍惚,而眼前雪白的墙壁、宽大的办公桌、光洁亮丽的档案柜,无不在提醒着他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他在做梦。

“别惊叹了啦。”男子笑道,“作为一名特遣队队长,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呢……”这位西装男子走到噬菌体的身旁,拍了拍他那因过于兴奋而失去了知觉的脑袋。“你要是不给我好好干,你小兔崽子子就等着吧啊……”

“保证不辜负长官的期望!”


夜深人静,月明星稀。只有一只飞蛾,无力的在灯边扑腾来,扑腾去。

灯光也有些暗淡了呢,许久没有更换了。原本透亮,甚至刺眼的白光,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丝丝的泛黄。老旧的灯照亮斑驳的墙,而斑驳的墙上,则满是凹凸不平的痕迹,摸的噬菌体手疼。

办公室已经很旧了,真的很旧了,旧的已经有人提过好几次,让这位特遣队队长换个地儿办公了。可他不愿意啊。

这里是旧,但我就够新吗?噬菌体轻轻嘲笑着自己。谁不是被时代抛弃的东西呢?哈。

看着角落你那一块墙上怎么也弄不干净的一大块印记,噬菌体更加确信了。你这屋子,还真是旧到我心坎里去了呢


“汉娜姐,这事你得给个说法啊!这串门没你们这么串的啊!”

年轻的特工站在房门口,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布置好的办公室,现在已经满是狼藉了。而一位貌美如花的女性站在房间中央,满脸微笑的赔不是。而她的腿旁边,一只大狗子耷拉着脑袋,露出四个buling~buling~的大眼睛。

“真的很不好意思啊Phage,”汉娜主管又欠了一下身,“狗子搞坏的东西,我一定会想办法恢复原样和赔偿的。真的对不起啊。”

“赔偿倒是不用,我的东西反正也不贵……”噬菌体把脑袋偏向一边,看向了阴暗的墙壁。狗子心里一凉。

“但是这就近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二哈会在大闹我这崭新的办公室以后就地撒尿啊!!!”噬菌体指着墙上的“大好河山”咆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是什么情况啊。放心放心,我一定会清理干净的,你就别生气了,消消气消消气。”

“那它呢。”“不高兴”的眼睛瞟了一眼趴在地上吐舌头的“没头脑”。

汉娜眼神突然间充满了寒霜与杀气。“它啊,我回去就把这家伙的绝育做了,这我保证。”

“汪——”一声哀嚎响彻千里。


项目编号:SCP-CN-48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ite-CN-60负责对SCP-CN-483的收容。SCP-CN-483生长区域的潜水活动将被尽可能的限制,突破限制进行的非基金会潜水活动则应被监视。Site-CN-60将向项目生长区域投放B级记忆消除药剂,需保证项目生长区域内的药剂浓度不小于50g/L。

每月月初,Site-CN-60配备的“模糊识别逆模因频闪仪”1将对SCP-CN-483生长区域进行一次照射,获取SCP-CN-483的最新生长范围并更新潜水作业限制区域。频闪仪将由驻扎在Site-CN-60的“觉梦海棠花”计划“小雪”项目组的研究员进行维护,并确保每月初照射项目时时长不会超过0.5秒的上限。

禁止将SCP-CN-483纳入基金会逆模因存档的任何工程之中。禁止接受过任何记忆增强手段的人员在项目周边水体进行潜水作业。“觉梦海棠花”计划“清明”、“小雪”项目组的研究员正在研究不破坏项目而对项目进行移动的办法,一旦研究成功,应立即应用于收容措施之中。

当SCP-CN-483突破收容之时,MTF-辛辰-07“血色夕阳”将前往SCP-CN-483-1所在地处置,并依据指挥部决议决定是否带回SCP-CN-483-1的尸体或脑组织进行研究。异常事件SCP-CN-483-A将被掩盖为“水管爆裂”与“猝死”,相关平民将被记忆消除。MTF-丙辰-01“未然年华”将携带现实稳定锚,对已被破坏的SCP-CN-483内部超维度裂缝进行修复,随后进行取样、移除与研究。

描述:SCP-CN-483是生长于[数据删除]区域海底的异常珊瑚。目前获取的已死亡SCP-CN-483样本并不匹配任何一种现存珊瑚种类,且形态各异。由于项目异常性质导致的数据稀缺,无法对项目品种等方面做成进一步研究。

SCP-CN-483带有逆模因性质,无法被未接受过记忆增强的人类所记忆。而当接受过记忆增强手段的人类对SCP-CN-483进行观测之时,将会感到轻微的头晕与注意力不集中。当项目被抵抗逆模因的手段记录之时,将会开始发生破损,被记录的区域随时间流逝逐步从外部开始消失,最终导致SCP-CN-483内部暴露于海水之中。

单个SCP-CN-483个体内部存在一个大型空腔,并推定存在无法探明具体数据的异常物品。SCP-CN-483内部均存在一个超维度裂缝,该超维度裂缝链接至一名12岁以下儿童(编号为SCP-CN-483-1)梦境活动时的脑部空间。超维度裂缝将在SCP-CN-483-1处于睡眠时开启,将其意识引导至SCP-CN-483内部,推测此时项目将作为SCP-CN-483的梦境。被引导进入SCP-CN-483内的意识将能够做出更加具有想象力、拓展性以及正面的梦境,而SCP-CN-483内部将自动产生符合SCP-CN-483-1梦境的异常物品与现象。

项目将随着意识体在其中做梦时间的增加而进行生长,而当项目所链接的人类成长至12岁以上后,项目将自动失去其异常效应并降解为有机残骸。仅能通过以记录手段将项目破坏的方法获取存在异常性质的死亡SCP-CN-483标本,但由于此种手段的破坏性与不确定性,当前已禁止相关实验。

当一个SCP-CN-483被破坏至内部完全暴露于海水之中时,其异常性质仍会存在,包括其内部的超维度裂缝将在情况适合时照常开启。这种情况下,海水将大量从该超维度裂缝灌入,并溢入SCP-CN-483-1的脑部。由于SCP-CN-483生长于[数据删除]米深的水下,巨大的水压将摧毁正处于睡梦之中的SCP-CN-483-1的头部,并有极大可能破坏周围物品。该裂缝仅可由现实稳定锚在SCP-CN-483内关闭,由于海水倒灌引发的巨大涡流以及SCP-CN-483异常效应存在,使得该行动变得十分困难。


长官,街道上的监控识别系统有所发现。

具体情况?

我们发现了一名关注人员,编号POI-119231,名为Antibiotic,女,17岁。疑为一起在商场的禁律术事故背后的主导之一。

看样子优先级不是很高,不过还是派人去把她带回来吧。

基金会偶然间发现了安提的踪迹,并展开了抓捕行动。而安提和她的伙伴们要想逃脱,则必须找到一个避风港。


风轻轻拂过,吹低里浅浅的草原。几只喷火龙在草原上成群结伴的慢步着,享尽这微风的滋润。饿了,就吃吃草,累了,就顺势倒在同伴的背上。对他们而言,生活只要简简单单,珍惜眼前,珍惜身边的龙,才是最,哦不,唯一重要的。他们没有喷火屠城的狂暴,没有俯视世界的高傲,也不会对那一座如孤峰般屹立于草原上的钢铁巨闸,产生一丝一毫的好奇。他们互相依靠,互相陪伴,眼里只有对方,而抛起了周围的一切。

这样的它们,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在一个像样的午后,阳光洒在院子里,爷爷会安静的坐在靠背椅上。奶奶就顺着阳光的指引,俯身,让相伴自己几十年的老头子侧过身,躺在自己的膝盖上,给他这老骨头好好掏一掏耳朵。他们也是这样的无所求,无论身处哪个世界,只要有家人在身旁,都无所畏惧的吧。

于是他静静的飞过这片草原,穿过火龙们依偎的身躯,悄然无声,不忍打扰他们。就这样,他静静的滑向那座堡垒般的钢闸。

这次,这世界,他呆了0.3秒。


穿越存在与虚无的隔断,经历梦境与现实的替换,于目的地的宇宙旁朦胧的醒来,眼前的景色却已不在是常见的自然风光。

星空无死角的充盈着,万事万物都在它们之中。。大气层的不再,致使银河的核心分外闪亮。斑斓的矿物如同星海的影子,在零重力的永恒之舞中旋转,碰撞,激荡出最迷人的火花。远方的两颗气态行星遥相呼应,一个浅黄,一个蓝绿。他们的潮汐力也许撕碎了这颗行星,但这半成型的小行星带,何不就是最大胆的想象。

他们应该派诗人来,他想。但他明白这不可能。如果他小时候坚持着自己纯真的梦想,他会不会成为一名出色的画家呢?他想。他的姐姐从小就夸他画画好,既然能让姐姐赞扬,那他一定技术很棒,对吧。这样他就能够在现在,把眼前之境,之景,画入艺术的版图,编织自己的梦了吧。可,如果他的成长是这样,那他又怎会走上犯罪的道路,继而见到此情此景呢?

他想了很多很多,推演了很多自己过去的可能。在这片绮丽的星空下,想这么多,可是会很累的啊。于是他索性放空想法,静静的感受着小行星的美幻。漂浮的钢闸已经可见,似乎用着柔弱的引力,把他拉入怀中。

这片星空,0.05秒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家。只有缓上一会儿,才能在这半梦半醒之间意识到,这里虽与家十分相似,却是到家前的最后一站。讽刺的是,这里,才是最像他家的地方。

空气在他身旁凝结,宛若纯色的琉璃砖瓦,勾勒着记忆的轮廓。这些轮廓居然能够发现他,甚至追上他的脚步,每次这都让他很是意外。那些把他带来的白大褂曾说,这片宇宙似乎对什么思想特别敏感,能够时刻完整的重现并实体化我们最美好的回忆。他在进仪器前,就听明白了两句话,这就是一句。他对这片宇宙充满了未知,他对每片宇宙都充满了未知。但在这里,宇宙给了他最好的善意。

无数的回忆随着他一起移动。这些回忆依次叠加,在他的梦因为意识衍射而探索的每一个地方叠加,整个回忆便成为了一团壮丽的概率云。虽然事实上,他并没有在宇宙里滑行,而只是在平行宇宙间流浪。但他所见即是如此。那些回忆,没有辜负他的心。

尽管因为每个场景的叠加,他已经看不清那些如梦般的场景了。但,有什么必要再看一次呢?当你无家可归时,有一片天地对你说:“你的家,永远在你心里。”这不就够了吗?有的人尽其一生,也不会明白,有些身边的人,远比半个宇宙更加重要。他为什么还要想着回到原来的生活呢?为什么呢……

反正也回不去了啊。

0.17秒,他最终滑入了钢闸之中。在离开前,他哭了。梦中的灵魂无法哭泣,不过在这片宇宙,泪水化成了四周一片朦胧的雨。


下一站,真的到家了。


墨.aic用全息投影投出了自己的形象,在大厅里踱步着。这个大厅里整齐的摆放着24台“黎霞”位面牵引灯。这些牵引灯是通过亚眠设备改造而来,原理则是利用人在睡眠时脑内极低的现实场,稍加辅助,便能够跨至另一个平行位面。墨还是时常对这个事实感到惊讶,原来人类有很大一部分梦境,竟是看到的另一个世界的景象。

夕阳稍稍射入落地窗,墨则对这些仪器进行着例行维护。他们是浪角协议的一部分,目的是把几个特定的平行宇宙拉拢起来。觉梦海棠花计划的相关人员早已行动,建立了那些巨大的钢闸。等到一声令下,那些钢闸就会开启,如现实稳定锚一般狂暴的从那些宇宙抽取现实,再把那些现实如洪流般的运往我们的世界。而如果实现把这些平行宇宙拉进一点,理论上抽取现实的效果会更好。这就是牵引灯的作用啦,以思想为缰绳,跨越位面并将其束缚,最终达到牵引的效果。

突然,一个小警示灯亮了起来。随后,一台牵引灯开始过载运转。墨明白,这是一个意识强行进行苏醒,不愿再离开这个世界时,造成的故障。这些D级,他们还不想在这座跨度最大的监狱里呆一辈子,还不愿意完全沉浸入基金会为他们准备的梦。

墨弹指一挥,那台牵引灯便短暂重启了一下,那个梦中的灵魂又再度回归轮回。他将再次在这些绚丽的宇宙间流浪,零点几秒,便可以从一个宇宙到下一个宇宙,做着永不停歇的循环,循环,没有休息,也无家可归。




早晨,空气十分的清新。点点薄雾弥漫在站点周围,空气之中则凝结着细细的水滴。几只不知名的鸟儿飞过远处的高楼,在城市苏醒前歌颂着生命的弧度。

站点的走廊此时还略显空旷。熬夜的研究员已抓紧时间睡去,而大多数人则还在抓紧享受最后一丝梦乡。轮班的守卫看似挂着铁青的面庞,其实一个个都有着细腻的心思,不忍心打扰仅有的这份宁静。

可清如蜻蜓点水般的在走廊里漫步着。其实,现在远没有到她上班的时间,但日复一日下来,她已经习惯了多做一点事,多担一份责。

有人说,她野心很大,关系很广,从名不见经传到迅速成为项目领导人。但她不满足,还有更多的表现自己,向着更高的巅峰攀去,把别人统统踩在脚下。有人猜测,虽然已经是了项目负责人,但她实际上才是项目最高级的一把手。“春分”项目组刚一建立,曾经默默无闻的她立马成为了负责人之一,而且现在依然在为项目忙前忙后,肯定有着掌管整个项目组的计划。

她的眼睛无声的转着,看似满不在乎,实际上她把这些话都听进了心里。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说的是正确、错误、部分猜中,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着自己的目标,有着要弥补的过错,她只要做好这些就行了,管别人什干什么呢?

什么?免除惩罚?不不,这肯定不对,你肯定不能代表领导层的声音。
事实上,我能。其实我就是觉梦海棠花计划领导人之一,你可以叫我O5-8。

不必再背上叛徒的名号,她心理无比的轻松与感激。正是这样,她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来回报现在这一切。更何况……

她路过隔离室的窗户外,停下了脚步,凝视着里面躺着的那些人。

抱歉,我们已经派过人去往那个位面了,但还是找不到他们。通讯也没有用,强行把他们从亚眠里拉出来只会造成更坏的结果。
谢谢,谢谢……
不过,还请你振作起来,我们不会放弃寻找,他们也一定会回来的!

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可清望着一动不动的Shen和Wote。你们一定要回来啊,回来以后,我要你们知道研究还在继续,而且一篇欣欣向荣。我要你们看看,看看我们曾经的梦想可以绽开多绚丽的花儿。明天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阴暗,我们不必躲藏,基金会是认同我们的!

“依然无法释怀么。”

可清猛地一下缩回了手,一副受惊的样子看着旁边的男子。对方则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是不必想太多啊,真的。不过,话说回来,Shen还真是交了个好朋友呢。”研究员黎霞笑着说。

“是,这样啊,谢谢。”可清微微底下了头。“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在阴影中的阴影里当一辈子叛徒。可进入春分项目组后才发现,真的,大家是真心相待,一点都不……对不起,我……”她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且开始夹杂着几声啜泣。

“好了,别哭了啦。”可清抬起头,看到黎霞微笑着递给她一块手帕。“再说,实验计划也要到点开始了。要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下班以后把项目组的同事们邀上,一起吃顿饭,好嘛?”

“好,好……”

“还没缓过劲来呢,你啊。打起精神来啊,我可先说好了,今天你可得听我的。嘻。”


其实,按理来说,管理人员是并不参与具体的研究项目的。他们一般负责计划的制定、调配等工作。但可清是主动申请了参与研究计划,而且,她也确实更适合当一名研究员。这算是特例,但不是唯一的情况。有的管理员还在隐瞒管理身份的情况下进行研究呢。在基金会,什么都有可能。

现在,可清就跟着黎霞走进了实验室。

“嘿,Molin,早上好啊。”黎霞热情的打着招呼。

“二位早上好。”眼前的实验室里满满当当的,堆满了档案与实验设备。而中间则站着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准确的说,是她的全息投影。Molin是Site-CN-85的一个重要的管理AIC。

“这些资料的情况呢?”黎霞问到。

“都已经整理好了。”Molin回答道,“扫描其实没花多少时间,主要是有一些资料我发现了一些问题,我就与GOC和ICSUT进行了一些联络。”

“辛苦你了。”黎霞微微欠身,以示感谢。

可清则被实验室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有些电路板被小心的整理着,上面则雕刻有奇怪的花纹。有些类似处理器的设备则是相当复杂,完全不像她曾经见过的设备。成堆的资料整齐的摆放开来,看上去有几个世纪的书籍的数量则基本与现代纸张的数量差不多。望着眼前这些,可清一时不知所措,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黎霞在翻阅一个平板上的数据时,才注意到了可清那呆滞的神情。“进来吧,你别光站着不动啊。”他招了招手,“你应该知道我们要干嘛的吧,提案49603,别告诉我你没看过今天的任务啊。”

“那个是今天的任务?”可清的声音高了一级。

“不然呢。你们先前对亚眠的研究已经指出,梦境之中是可以实现跨位面现实旅行的。而仔细想想还有什么能够做到跨位面移动?除了那些异常的旅行者外,首先进入人脑海的就是恶魔了吧。”黎霞笑了一下。“当然了,可能并非每个人都这么想哈,大概是因为我是一名恶魔学专家吧。”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可是,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进行研发工作啊。老实说,我看到了提案,但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想法,一个有着很大未来的想法。可,现在?好吧我真的没想到。风险呢,我们都知道曾经出现过恶魔设备的大面积崩溃,现在直接连入人脑,真的安全吗?”

“不。”这次发话的是Molin。“我用Site-CN-85-F‘立秋’项目组的计算机模拟了两千四百万种梦境。”她右手一挥,空中出现了一团由动态点阵组成的全息投影,旁边则标有各种参数指标。“这是一个具有典型代表的平均梦境波动指数的模拟图,如果仅仅是脑内思维所导致梦境,大体就是这样。但如果异位面投射呈阴性的梦境,就会是这样。”那一系列点阵开始朝中心汇聚,在穿过中心点后向下运动,兜了一个圈后又回到中心点,继续在原先的区块运动。

“这是模拟,不准确的,而且每个点的状态也不一致。”Molin暂时放下了手,垂在身体两侧。“但这样子也很能说明问题了。如果说不管原来的梦境怎么波澜,也还是像一块豆腐的话,现在豆腐下面就是长出来了一个大灯泡,吊在下面。”

“迷一样的比喻……”可清尴尬一笑。

“亚眠技术就是针对这个灯泡下手,打断梦境与异位面的隔阂,达到位面旅行的目的。”黎霞接过了话头。“而这条通道,便可以作为恶魔进入的通道。Molin,模拟一下吧。”

Molin点了点头,点状图随即开始变化。下方下垂的“灯泡”开始拉长,然后扁平的摊开,似乎又融成了另一块豆腐。紧接着,其他颜色的光点开始出现。它们浮动、涌现、旋转以及收束,搅和成一个个绚丽的漩涡,平稳的如一个波澜壮阔的银河。

“这是一种稳定解的模型。”Molin对可清说道,“然而,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的……”她把头转回了投影,突然一下,整片点状图在瞬间瓦解。

“人睡觉本就是以大脑休息为目的的。如果在梦境里还引入其他恶魔实体,思维实际上是负担不起的。”黎霞解释道。

“而且,恶魔学内也有恶魔进入人类脑中的情况,而且很常见。”Molin解释道,“那就是这类实体对人的占据。这种情况下,我们关注的则是驱魔等方面。”

“那不就是不安全嘛,别逗我了哼。”

“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逗你啊,事实上,这玩意在武器方面的潜在应用价值相当高呢。”黎霞比划着。“不过,一旦成功,想必影响是巨大的啊。往好的方面想,这些恶魔可以担当睡梦时梦境的守卫,可以在保证睡眠质量的同时记录梦境,应用范围真的很广啊!”

“既然这样,安排我干嘛啊……”可清四下环顾着。“你需要的只是将你的恶魔电路往亚眠里面引就行了吧,这方面我可帮不上半点忙啊。那我不就成了一个拖油瓶了啊……”

“你这迷之自卑是哪来的啊,卧底时的精气神呢?”黎霞推开投影,看向可清。“我们不是说好的,不要再提那些你认为你做错的事了哦。”

“可是……”

“别可是了啦。要是你真帮不上忙,上面哪会同意呢?我这个提案的实现需要外部设备,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不然,寻求稳定解的话,现实情况下太难以达成了。至于外部设备嘛,只能通过亚眠来改造咯。你说呢?”

“嗯……谢谢。”

“咋了啊,你这是我见过最新奇的消极怠工了啊,明明是推脱上面的任务,却演的跟个纯情落难小少女似的。”黎霞似乎发现可清的眼里删过一丝诡异的光,便马上刹住了话头,把头扭开了。“这样嘛,你要真感谢我,今天的项目组聚餐就你请客了吧,我要吃小龙虾吃到饱。”

Molin则已经是一脸配笑,双手不停的扑腾着,小声说着冷静冷静。可黎霞没看到的是,那诡异的光越来越亮……

“找死啊你!!”


项目编号:SCP-CN-48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488收容于Site-CN-85-A的一间中型反奇术人形收容间内。SCP-CN-488-1收容于Site-CN-85-A的大型异常物品收容柜内。基金会应每月为SCP-CN-488提供一次60千克左右的人类尸体,利用数家医院与火葬场内的潜伏特工进行尸体调换以达到此目的。被处决的D级人员亦可作为尸体来源,但禁止采用死于实验之中的D级人员,防止异常项目潜在交互的可能。

因项目十分配合收容措施,同时出于情报获取的需要,批准了SCP-CN-488对于交流的相关请求。每月的5号与20号,一名奇术专家与一名熟知标记为“永夜”的平行宇宙相关知识的基金会研究员,将于SCP-CN-488进行一次谈话。谈话内容的查阅需3/Evernight级权限。

针对SCP-CN-488思维意识的研究则交由“觉梦海棠花”计划“处暑”项目组的成员进行。对SCP-CN-488提及的潜在高风险模因实体“血刻轮回”的确认与调查被列为最高优先级。对疑似由“血刻轮回”实体导致的异常事件,将由MTF-丙辰-01“未染年华”进行处理。

██/██/██更新:SCP-CN-488当前处于未收容状态。MTF-辛辰-07“血色夕阳”被指定复制项目的重收容任务。重收容完成后需重新修订收容措施。

描述:SCP-CN-488是一个人形异常实体。其拥有异常奇术能力,自称姓名为雨斯,身高1米77,重64kg,黑发,紫瞳,黄色人种。基金会在19██年针对一处代号为Beta-743的混沌分裂者大型前哨基地的突袭中,首次获知项目存在。当时混沌分裂者曾持有SCP-CN-488,但在基金会的突袭之中,项目与其余数名POI一同逃亡,而基金会当时并未马上察觉。

20██/██/██,██市立图书馆发生异常现象,当时馆内人员全部昏迷,而藏书均拥有了一定程度的认知危害现象。由于率先进入的武警部队以及基金会收容小队均因信息危害而失去联系,在目睹了一名不明少年突破封锁线,只身闯入图书馆后,基金会呼叫了意识、信息专业应对部队MTF-丙辰-01“未染年华”。

MTF-丙辰-01“未染年华”在进入该图书馆后,发现了正在试图援助受影响人群的SCP-CN-488。SCP-CN-488注意到基金会特遣队后,试图以简单易懂的语言警告信息危害。特遣队A小队队长十三细上前进行交涉,透露了该特遣队对认知危害的抵抗与应对能力。项目随后协助完成了事故现场的处理并透露了自己的异常性质,随后自愿由基金会收容。

尽管项目存在自主意识与人形外表,但项目并不具备任何生命特征,其在生理构造上应为一个已死亡的人类遗体。同时,未在项目身上观测到已死亡遗体应有的腐败等现象。SCP-CN-488表现出了对物理攻击的极大抗性,似乎以奇术产生额外物质的方式进行身体的复原。SCP-CN-488身体上的EVE辐射并非来自全身,而是由胸部一处已愈合的贯穿伤发散而来。据项目解释,该贯穿伤是由SCP-CN-488-1造成的。

SCP-CN-488-1是SCP-CN-488随身携带的异常物品。SCP-CN-488-1是一把黑色镰刀,柄长2米,镰刀刃长1米4,材质未知。SCP-CN-488持有SCP-CN-488-1时,可以自由的将其化为漩涡状阴影收于手中直至消失,并以同样的方式使其出现。SCP-CN-488-1似乎是SCP-CN-488的主要攻击武器,除以普通斩击等方式进行攻击外,SCP-CN-488-1还可在快速挥动时产生奇术实体化的刃状阴影,进行远程攻击。

SCP-CN-488需以人类尸体为食,频率则为每月至少60kg。项目进食的其余食物均完整的被其排出,未经过消化。对于进食尸体的行为,项目称其为“难以忍受的耻辱与罪恶”。据悉,这种进食特性似乎于其家族传统有关。关于其家族与相关模因实体“血刻轮回”的信息,已确认[数据删除]。

采访C-CN-488.3
采访员:██博士(持有3/Evernight级权限)
受访者:SCP-CN-488

【记录开始】
██博士: SCP-CN-488,你好,请问你对现在的生活感觉如何?

SCP-CN-488: 你好。不得不说,在这里我过的的很棒。没有亡灵族人的威胁、唾弃与诅咒,没有士兵的追杀,还遇到了好朋友与你们这样的人。这是我原来所奢求的生活啊。

██博士: 不好意思?我的原意是想询问一下,对于你被限制于此以及我们所提供的生活物资的看法。

SCP-CN-488: 哦哦,不好意思,对我而言,整个世界还是类似一个我旅游新到的地方,具体细节啊差别啊什么的并不了解。所以我就自然而然的把这个世界与我来的世界进行对比了。十分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这就回答先前的提问……

██博士: 稍等,如果你愿意谈论一下你原来的世界,或者说,你的故乡,你的过往的话,我们将不胜感激。

SCP-CN-488: 这样啊,真是一个不小的方面呢……嗯,我知道了。我来自诸魔之城 - 德兰诺边郊的墓枷林场,即罗曼大陆上最大也是最阴暗的亡灵族聚居地。我本身即是一名不死的亡灵。

██博士: 看样子,你可能还是亡灵族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SCP-CN-488: 何以见得?

██博士:[ 指着SCP-CN-488所穿衣物]据我了解到的关于罗曼大陆的资料,这种材质与装饰的衣物是相当稀有的。价值不菲,也是用于彰显地位的一种标志。我说的没错吧。

SCP-CN-488: 其实你的结论并不正确。但您的推论令我蛰伏。哎……当初父亲要是有你这么好的眼力与推理能力就好了啊……

SCP-CN-488: 这件黑色的衣服是一件轻便的潜行服,不过并非专业的,类似于这个世界的兜帽卫衣。不错,虽然已经很破旧了,但仍然很豪华。纯手工的莱拉斯黑天鹅绒,加之镶金符文作为祝福与装饰。不过,重点是,它不是我的,而是斯科特·克拉蒙的。他年仅17岁,却已经是……抱歉,我忘记他父亲的名字了。总之,单就他即将继承的财产而言,估计花两辈子都花不完吧。

SCP-CN-488: 不过,他的表妹安思·克拉蒙可就不那么幸运了。在斯科特17岁时她才15岁,却选择了跟随和她成年的姐姐一同前往墓枷林场——作为家族的旁系,安思迟早会面临这个选择的。促使她提前做出选择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与斯科特之间的爱情。既然因为家族的力量,二人无法在一起,那不如就此分别,永不再见。可斯科特不答应啊,他执着与她,并且在安思启程后立马前去追赶。

SCP-CN-488: 我身上的潜行装便是斯科特当时为了躲过家族的眼目,以及在墓枷林场避人耳目而穿的。可当他找到安思,并与她幽会之时,被我父亲发现了。我父亲自然而然的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小情侣,便用法术迷药将他们迷倒,带会了我家的地堡之中。在那里,我的叔叔们给他们喂下催情药剂,褪去了他们的衣物,告知了他们“血刻轮回”,并让他们在法阵上彼此相拥。等待他们交融结合之时,便用盲影镰刺穿了他们的胸膛。然后,就有了我。

██博士: 哇,这……等等,让我理一理……我不是很明白‘有了你’这个含义啊。

SCP-CN-488: 这个,这是我们家族世代繁衍的方式。以盲影镰,就我手里那把,你们叫SCP-CN-488-1的镰刀,刺穿正在进行性行为的少男少女的胸膛。随后二人尸体腐烂与交融,一名新的独旅族成员便从中出现。而每当血刻轮回来临之时,必须有一名独旅族族人诞生,才能转移那一股邪恶。于死尸中诞生,化死尸以彳亍,食死尸而裹腹,这便是亡灵族,不,整片大陆对我们独旅族的诅咒。

██博士: 所以,你便是从安思与斯科特体内诞生的?

SCP-CN-488: 诞生,多么可笑啊。我难道曾于何时何地真正的活过嘛?无论何种意义上?博士,你有没有想过,假如你的一生里,只有出生才是有意义的,这意义还不为人所知。而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有意义,没有目的,没有关爱没有希望,这是怎样的人生啊!更何况,从灵魂拥有意识的那一刻起,我们族人就背负着他人的生命与冒犯死者的大不敬。呼,没错,我就是从二人体内诞生的,那是十七年前了。我胸口的伤就是施法时盲影镰所造成的。

██博士: 那么,后来呢?

SCP-CN-488: 后来?后来就没什么了。南大陆的军队进攻了墓枷林场,为斯科特一死报仇——虽然说我猜测也有抹去斯科特前往此地真实目的的考量。亡灵是可以被魔法消灭的,因此,双方都死伤惨重,独旅族……则就只剩我了……后来我孤身一人走进了图书馆,在那结交了一位好朋友,他带着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就这样咯。

██博士: 谢谢,你的故事很是详尽,我现在只有一点问题想问,就是关于“血刻轮回”……

SCP-CN-488: 不行。

██博士: 不好意思?

SCP-CN-488: 我不能告诉你它是什么。这是只有我的族人能够知道的秘密。一旦你了解了,这将是对它的召唤,它将涌入,如红海般淹没你们的文明。我不能告诉你们那是什么。瞧,这又是一间背负在我们身上的秘密。

██博士: 这是否与最初那一次市立图书馆的事件有关?

SCP-CN-488: emmm,确实,当时它确实来了。不过你们所见的邪恶的文字只是它披肩扰动的微风,和它本身的威力而言不值一提。它曾自诩为混沌神的追随者,据说它曾爱上了它的造物。而在周围人的不理解之下,它追随混沌而去,击碎了它的意识,化为现在这种样子。它一步步的壮大,仅允许自己的最真实的面貌展现于所爱的造物之前,而其他了解它的真实面貌者,灵魂将被洪流冲刷的四分五裂,随后落入无尽的漩涡之中。这是它曾经的样子,所以我能说,但我并不能说它什么,希望你能理解。

██博士: 既然这样,这次访谈就这样的结束吧。不过我还有一点小疑问,你刚刚提到它的造物……

SCP-CN-488: 我猜到你想问什么了,博士。没错,最初那位独旅族族人即是它的造物。现在您该离开了。

██博士: 再见。

SCP-CN-488: 再见。

事故I-CN-488.1:20██/██/██,SCP-CN-488被批准转往人形异常专项收容措施进行收容。转运途中遭遇数名POI袭击,据情报显示与协同SCP-CN-488逃离混沌分裂者前哨基地Beta-743的数名POI为同一批人。SCP-CN-488突破收容并被劫持。当前SCP-CN-488处于未收容状态,由MTF-辛辰-07“血色夕阳”负责重收容以及与其余POI的对抗行动。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样本应储存于标准病原体隔离箱中,存放于Site-CN-85-A的4级病原体样本收容柜内。除实验目的外,所有人员在接触SCP-CN-XXX时应穿着B级防护服,并配备有独立供氧设备。

所有针对SCP-CN-XXX的感染实验需在1246号实验室之中进行,实验人员需额外穿戴防辐射服。由于1246号实验室与日俱增的辐射水平,进行封锁整修的计划正在被制定。

感染SCP-CN-XXX的人员应立即隔离。确认感染进入第五阶段且患者死亡后,其尸骸可以作为无异常建筑废料进行处理。若感染者在进入第五阶段感染前死亡,其尸体应进行标准焚烧处理。当SCP-CN-XXX爆发大规模感染时,应隔离所有感染人员,并对感染区域进行紫外线消毒。由于SCP-CN-XXX的高致死率,对公众方面应给予掩盖事件164“恐怖袭击”与203“致命瘟疫”。MTF-辛辰-07“血色夕阳”将被派遣执行现场武装保卫,并执行相关记忆消除工作。

██/██/██更新:由于1246号实验室混凝土结构极度不稳定而造成的坍塌,相关实验需转移至2243号实验室进行。

描述:SCP-CN-XXX是一种病毒,能够通过空气、水源、体液接触以及蚊虫携带传播。当哺乳动物感染SCP-CN-XXX后,将会产生一系列异常性感染症状。相关症状可依据特点分为五个阶段:

  1. 感染者行动迟缓,反应速度下降,嗜睡,全身表皮与肌肉硬化,记忆力减退。
  2. 出现局部性疼痛现象,内脏中出现异常性结石增生。出现认知困难,记忆力减退严重。
  3. 身体多处出现混凝土增生物,疼痛感加剧,出现暂时性失明与窒息。心理学健康指数急剧下滑,多伴随有类似幽闭恐惧症的症状。原有神经系统集群开始异常性解体,以类似“液化”的方式渗透进入了身体其余所有组织中。尽管神经系统经历此种程度变化,其现阶段组织功能将不会收到影响,包括对躯体的控制在内的各项行为均可正常进行。
  4. 推测除神经系统外的所有组织被替换为等体积的混凝土增生物。认知水平持续降低,仅可对简单刺激做出反应。感染者持续表现出窒息的症状。根据实验显示,此时感染者的躯体形态已不再局限于人类固有形态,可相对自由的进行改变。大多数患者保存人形躯体的原因推测为思维上认为受到某种限制所致。
  5. 形态变化完全停止,对外界刺激无反应。深入分析显示感染者躯体在此阶段已完全由无异常混凝土组成,无异常现象。推测感染者此时已死亡。

SCP-CN-XXX感染者体内会产生一种辐射,与B类虫洞产生时的衍射辐射相同。这种辐射的强度会随着感染时间的增加而增加,且极易对四周的混凝土建筑产生影响,未知是否为异常的类似共鸣现象。需进行更多实验以研究此现象,为抑制辐射效应的扩散,仅允许SCP-CN-XXX的感染实验在一固定地点进行,当前为1246号实验室2243号实验室。

基金会在19██刚刚介入中国地区时发现在██出现了数起“石头人”目击报告,随后介入调查。在生理研究中发现了SCP-CN-XXX的存在并收容。确信当时█.█%的器官结核病例为SCP-CN-XXX感染误诊。当前认为SCP-CN-XXX为人为制造有较高可能性为人为制造或改造产物。未知当前非基金会管控状态下的SCP-CN-XXX分布情况。

事故I-CN-XXX.2:
██/██/██,项目主要负责人███博士与其他研究小组共6名成员进入1246号实验室进行实验,进入前有一名研究员在实验室值班。██:██时,实验室的混凝土结构崩坏,造成该实验室天花板与侧墙坍塌,位于正上方与侧面的其余房间因金属隔层而未受到影响。事故造成包括███博士在内78人死亡,其中7人死于外力撞击,71人死于窒息。已转移项目实验地点,对坍塌的混凝土残骸分析其遭受了长时间的辐射照射,但本身并非辐射源。相关调查仍在继续。


项目编号:SCP-CN-2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17-A已移至Area-CN-62的B区仓库中。当前暂停可能造成其内部进一步暴露的实验。MTF-庚子-九“寒夜方舟”需调查地球周边太空区域的小型天体,确认是否有更多SCP-CN-217-A个体或类似异常存在。

当前针对SCP-CN-217-A研究所得数据以及对SCP-CN-217-B个体的相关信息应移交至MTF-辛辰-07“血色夕阳”,并应用于更多可能的SCP-CN-217-B个体的筛查于抓捕。需尽快查明SCP-CN-217-D制造方的身份,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描述:SCP-CN-217是一起发生于██省██市的异常事件。23名人类个体(编号为SCP-CN-217-B)于████/██/██ ██:██就地停止了所有移动,处于不同寻常的静止状态。该状态发生30分钟后,从SCP-CN-217-B中产生了一处人形光源(编号为SCP-CN-217-C),形态与SCP-CN-217-B相同。SCP-CN-217-C随即高速离开SCP-CN-217-B,而所有SCP-CN-217-B在SCP-CN-217-C产生后就地消失。

SCP-CN-217-C在【已编辑】城区的现象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SCP-CN-217-C实体行为模式为静止0.03秒,随后以数条光带照亮【已编辑】城区的部分区域约0.06秒,以此往复。其中15个SCP-CN-217-C静止时的地点为SCP-CN-217-C的家中,另外8人的静止地点的改变则较为频繁。约有████次记录到SCP-CN-217-C光带所覆盖区域移动至【已编辑】乃至【已编辑】,与GOC联合进行了记忆消除行动。

████/██/██,所有SCP-CN-217-C均聚集至【数据删除】,围成一个半径10m的圆圈并悬浮于离地1m的半空中保持静止。当日██:██,SCP-CN-217-C停止发光,SCP-CN-217-B出现在原SCP-CN-217-C所在地。SCP-CN-217-B随后降落至地面,背向圆圈所在圆心倒退行走。在此期间SCP-CN-217-B无法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

移动在SCP-CN-217-B聚集于圆心周边半径1.2m的区域内之时停止,随后SCP-CN-217-B体表衣物开始撕裂、腐烂并自习脱落。待脱落完成后SCP-CN-217-B开始从主要关节处【数据删除】,记录显示此时SCP-CN-217-B各器官功能正常。随后周边地下的部分矿石异常性聚集,将SCP-CN-217-B的所有肢体包裹于其中。包裹完成后周边区域温度上升████℃,随后整个集合体(编号为SCP-CN-217-A)上升至高地球轨道。此时基金会的数个记录设备获得了【数据删除】年前发生在此地的一起天体撞击事件。介于信息的异常性质,已增派模因部与逆模因部人员进行调查。

附录M-CN-217.1:在基金会随后进行的调查之中,在SCP-CN-217-B最后集合地点的地下发现了一块黑色石板。石板长30厘米宽24厘米厚1厘米,由黑曜石制成。上面刻录了涂以白色颜料的中文文本,文本信息为:

尊敬的基金会员工,你们好。

那么多异常在你们身边,你们管都不管,像话吗?
本次倒放演示到此结束,剩下的你们自己去找。

傻逼。

项目编号:SCP-CN-21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15已处于基金会前台组织资产名录下。6套监控系统24小时对SCP-CN-215地上部分进行监控,其中2套监控主入口。2名经过专业模因训练的安保人员应驻守于SCP-CN-215旁,防止平民入内。一支意识构研部小队应驻扎于Site-CN-85-()。

若SCP-CN-215中出现人类个体,安保人员应立即对其进行控制并呼叫项目上的意识构研部小队。机动特遣队-辛辰-07“血色夕阳”在此种情况下将控制在项目外受到SCP-CN-215敌对实体影响的目标,并将其置于可能的保护之下。目标身份的确定应以SCP-CN-215中出现人类所提供信息、环境认知危害水平以及现实思维交互读数作为依据。

现阶段应集中对SCP-CN-215-1的解读工作、对更多可能存在的从SCP-CN-215离开的人类进行搜寻以及对Site-CN-85-()与“觉梦海棠花”计划相关资料的调查工作。暂未制定对SCP-CN-215的探索计划。

描述:SCP-CN-215是一座现代化写字楼,地上部分高87米,共27层。地下部分未探明,所发射的探测用电磁波均被不明手段屏蔽。SCP-CN-215位于██████,根据基金会记录显示为Site-CN-85的二期工程,19██完工。直至20██为止,该设施主要作为“觉梦海棠花”计划附属设施使用,详细信息请查询【已编辑】。20██/██/██,因[数据删除]事件导致设施被弃用。大量站点相关信息遗失或\且损毁,并且从那时起SCP-CN-215的内部信息即是未知的。人员探索计划暂未被制定。

根据SCP-CN-215-1内收集到的资料指出,SCP-CN-215内部现可能存在广泛的空间异常现象,且存在数种异常敌对\非敌对实体,具体数量难以统计且缺乏可靠的界定标准,当前仅能推测此类实体中建构性智慧实体占有相当大的比例。环境中的认知危害水平略高于正常水平,而现实思维交互水平则显著高于标准水平。依此推测当人员进入SCP-CN-215中时,其思维意识与周遭环境的交互阻力将远小于正常情况,使得人类可以更轻易的利用思维对周围环境进行影响,或被周围环境影响思维意识。未知这是否会导致更为显著的现实扭曲情形发生,正在实验室模拟环境下进行更多研究。

推测SCP-CN-215有能力阻止内部的实体离开SCP-CN-215,有分析指出这是基金会的保险措施作用的结果。根据SCP-CN-215-1记录的情报显示,项目内部实体有能力借助外界独立意识个体离开SCP-CN-215,未知相关情形及其后果。推测SCP-CN-215存在人类幸存者,但权衡SCP-CN-215内部个体离开项目的可能风险,当前未制定可能的探索与营救计划。

SCP-CN-215-1是一部H█████品牌的智能手机。原所有者为██省██市的徐██,现年14岁。SCP-CN-215-1本身无任何异常性质,但是其记录了徐██在SCP-CN-215内部期间的重要信息。当前确定徐██于20██/██/██下午██:██失踪,推测此时进入了SCP-CN-215之中。直至██:██SCP-CN-215所在地周边报告出现大规模照明设备停止工作现象,且以SCP-CN-215为中心形成辐射蔓延态势。MTF-辛辰-07“血色夕阳”于██:██再次赶至SCP-CN-215时照明已经恢复。特遣队于项目主入口旁发现SCP-CN-215-1,将其回收进行调查。SCP-CN-215-1内部分信息见附录。

发现:20██/██/██,Site-CN-85-Ⅱ对于基金会例行站点呼叫在5小时内出现了零通讯情况。MTF-辛辰-07“血色夕阳”抵达进行侦查,发现Site-CN-85-Ⅱ处于封锁状态,SCP-CN-███收容失效,正在临近市区活动。特遣队进行通报后优先进行了针对SCP-CN-███的重收容行动。在SCP-CN-███的重收容工作进行时,Site-CN-85-Ⅱ周边地区出现断电现象。随后的侦测中发现了Site-CN-85-Ⅱ周边环境部分读数异常与SCP-CN-215-1。经指挥部觉得暂缓对SCP-CN-215的探索,相关收容措施随着对SCP-CN-215-1的解读以及相关调查而建立。

附录M-CN-215.1

SCP-CN-215-1内记录的视频资料:

【剧烈的喘息声,画面为徐██。】这,这下安全了,了吧。刚刚那,那个,什么玩意啊这,我旁边的汽车一下就被,被弄上天,去了。吓死我了,那玩意应该不会来,来这栋楼里吧。呼!跑的我累死了。我,给拍拍那玩意,把它拍下来,拍下来。

【画面调整,从SCP-CN-215内部向外拍摄。可见远处移动的SCP-CN-███。】

【持续5分57秒的对SCP-CN-███进行拍摄,期间为了获得最佳视角,徐██在SCP-CN-215内进行了数次移动。】

【镜头晃动,徐██奔跑。】我现在应该跟过去。过会一定会有人来治治那个家伙,让他尝尝我们的厉害!哇,biubiu!

【徐██停止移动,位于一个过道十字交叉口,画面拍向四周。】等会,我这里是不是来过了?黑咕隆咚的,都看不清路,这……我怎么走啊。啊对了,我把路都拍下来了,看看就知道了。

【16分42秒的查看录像以及寻找出口的尝试。次要录像已编辑。】

【画面快速翻转,徐██从楼梯上摔下,SCP-CN-215-1被甩出。】啊啊,疼,啊,手机甩到哪,哎呦啊(喘息),应该是撞着腿了,这,这下可完了。这,这,没事,没事的我能,要快点,快点(啜泣)不行,必须快点,到外面去,这里这么黑,到外面,这里这么黑,不要,不要(哭泣)。不要,快走,这么黑,我,我不要呆在这啊(声音颤抖),我不要呆在这,我要出去,我要我现在就在外面!不,哪里都,不要在这(哭腔)!不,不,为什么,我不要在这啊(尖叫)!我不要,我不要啊,(快速喘息)不,不行,不要在这,不……(随后仅剩带有哭腔的喘息,持续约6分30秒)。

【画面保持不变,SCP-CN-215-1未移动。】

[逐渐接近的未知来源,声音类似滴水声]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徐██]什……什么声音?

[滴水声]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徐██]别,别吵,别过来。

[滴水声,频率放缓,更沉闷]滴,答,滴,答,滴,答。

[汪()]闭嘴,别吵啊,我让你闭嘴啊!(声音颤抖)我说,别过来!别,别过来,别啊。啊!!!(急促的脚步声,远离SCP-CN-215-1)

[未知来源]不是,稍微暂停一下,你东西掉了!(放低声音)不对,现在不能这么喊。(提高音量)咳,那位帅哥,这里有东西掉了,请问是你的吗?(5秒沉默)算了,装什么啊,你站住啊!停下来!等等!

【SCP-CN-215-1的画面移动,持续6分钟11秒闪过光亮。】

[未知来源]不是我说,平时咋就没见你跑这么快呢?

【画面中汪()缩在墙角,位于一间普通办公室内】

[汪()]我不是,我没有!别过来(哭泣)离,离我远点!

[未知来源]哎,不是,我又不会吃了你,放开点胆子好不好?合着有人帮忙你还怕个鬼啊?

[汪()]求求你,别,别过来。鬼,鬼啊,放过我,真的放过我吧,求求你!

[未知来源]哎,(大吼)你他妈看看我长什么样!

【汪()身体颤抖看向光源,保持观察姿势数秒不动。SCP-CN-215-1的画面晃动,期间捕捉到一个人形发光体,发光部分勾勒了该人形区域的轮廓以及细节特征。发光体与汪()身形相仿】

[汪()]你,你为什么在发光?你真的不是来害我的?

[发光体]虽然以是否有光环来区分好坏的做法十分老土,而且在当今社会可行性不高。不过,bingo,我确实是来帮你的!

[汪()]那,你是天使?还是什么英雄?(声音放低)可,你还只是个孩子啊……

[发光体]孩子……大哥,你每天早上洗脸照镜子不?你就不觉得我这张脸很眼熟吗?

[汪()]哪有这么套近乎的,吓我一跳。嗯,我想想……刘德华?

[发光体]自恋不是两三天……听好了!我是从你脑子里出来的!长的脸也和你一样!虽然思维方式可能有些不同,我现在也不再清楚你在想什么,但我基本上可以说就是你!

[汪()]哈……?那,你,你的名字叫啥,啥?

[发光体]天,我是你,当然是你叫啥我叫啥啊……虽然说曾经这里工作的人叫我SCP-CN-[已编辑],但这编号哈,就你这智商,说了你也不懂。

[汪()]那,我叫你小汪,行不?

[发光体]你,能不能别用这种随随便便的口气啊,像训宠物狗一样……算了,随便你,我反正跟你,哎。

【36分22秒的无关部分已编辑。】

【画面位于[已编辑]的收容区外,SCP-CN-215-1位于汪()的上衣口袋内。】

[汪()]我现在相信你没有害我的打算,也是说我也只能相信你了对吧,这,你,现在能带我出去了嘛?

[发光体]嘛,当然可以啊,这地我很熟哈。

[汪()]为什么说你对这里很熟悉?你不是说你是从我脑袋里出来的……灵魂?

[发光体]对,怎么说呢?我一直伴随着你,以及许多人,但我天生属于这。当然了,曾经属于地下58层的[已编辑],现在是整栋站点啦。


项目编号:SCP-CN-95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956收容于Site-CN-57一间真空收容间内。项目四周将被相互间间隔5m,呈正四面体顶点格式安装的4台霜沐空间力场发生器所包围,以此保证SCP-CN-956处于一个半径在2m±0.5m的球形空间力场墙的包围之中。所有霜沐力场发生器需配备独立电源,并于每月初进行一次检修或替换。额外4台霜沐空间力场发生器被部署于周围,作为替换或检修期间维护收容的设备。

所有因SCP-CN-956的异常效应而出现于外层空间的物品需由MTF—“寒夜方舟”进行探索与处置。有进一步研究价值的物品需就近储存于Area-CN-62,剩余物品将被销毁以防止被其他组织或个人探测到。

若SCP-CN-956收容措施失效,数支机动特遣队将携带各型号霜沐空间力场发生器和/或改造设备进行联合行动,以进行项目的重收容。MTF-辛辰-02“断桥残雪”与MTF“摆渡人”MTF-辛辰-07“血色夕阳”负责地面的行动,MTF“风之旅人”将负责空中的行动。MTF—“地狱边境”编制下的数个地下无人哨点将进行监视,防止SCP-CN-956逃脱基金会监视范围,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启用霜沐空间力场发生器进行重收容。SCP-CN-956行经地区周围的居民应进行疏散,并在项目收容后进行记忆消除。

在SCP-CN-956收容失效的情况下,所有人员应撤离SCP-CN-956-1周边太空区域。针对SCP-CN-956-1的收容应以获取信息为主。

描述:SCP-CN-956是一个异常的空间力场。形成SCP-CN-956的空间隔断落差较一般空间力场而言较小,力场分布较广且存在多处落差值与正常空间持平甚至逆增长的情况。这导致了处于SCP-CN-956内部的物体所受空间力十分不均匀。

SCP-CN-956会自发改变自身作用范围以及强度,并以最高800km/h的速度进行自主移动。最大曾观测到SCP-CN-956覆盖了一立方公里左右的区域。项目大小以及形状的变化似乎受到智慧思维的控制,推测为SCP-CN-956-1。当前未知SCP-CN-956的能量来源。SCP-CN-956能够同普通空间力场一样穿透物质与半物质,当前仅确认项目无法抵抗强于其自身的空间力的作用,固选择空间力场对项目进行收容。

位于SCP-CN-956内部的物体会受到一定程度空间传送现象的作用,这通常情况下会导致物体被传送至高月球轨道上的一片区域内。此种传送受到未知的选择机制作用,被传送的概率约为60%,推测选择机制与SCP-CN-956-1存在关联。

SCP-CN-956-1是一个人形亮光区域,无法识别面部以及其他细节,体型与一名7岁儿童相类似。SCP-CN-956位于高月球轨道上【数据删除】区域,项目与月球的相对位置固定不变。所有通过SCP-CN-956传送的物品将出现于SCP-CN-956-1周围约200米半径的区域内。物体出现时将固定于SCP-CN-956-1周围,发出5~20秒左右的白色光芒,随后停止发光并以一定初速度进行移动。SCP-CN-956-1无法对停止发光的物体进行操控,但似乎有能力改变物体射出时的初速度大小与方向。

有分析指出SCP-CN-956-1似乎对于SCP-CN-956的运动、大小以及传送的物体具有一定控制能力。SCP-CN-956-1偏好利用SCP-CN-956传送而来的物品进行游戏行为,符合类似年龄段儿童的行为。值得注意的是,SCP-CN-956-1似乎对基金会人员抱有敌意,并通过发出无线电波


项目编号:SCP-CN-21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获得SCP-CN-218-A的实际控制权。需对各国政府与各太空活动组织进行掩盖,保证SCP-CN-218真实性质不会被得知且SCP-CN-218-A不会被作为普通太空垃圾摧毁。

MTF—“寒夜方舟”须通过部署于每个SCP-CN-218-A内部的数个微型机器人对SCP-CN-218进行监控。允许SCP-CN-218按照其意图对地球进行探测,但所有探测获得的信息仅通过专用加密通道传输至Area-CN-62。所有基金会常规轨道设备需监测是否存在项目传输信息泄露的情况,若泄露则应立即中断通信并召回所有SCP-CN-218,同时将SCP-CN-218-A置于武装保护下。进一步行动可视具体情况进行上报与决策。

须对基金会太空计划文件进行彻查,首要任务为调查SCP-CN-218为基金会所制造信息真实性以及项目遥测地球信息的真实目的。针对SCP-CN-218的情报挖掘工作应同时展开。确定其异常性智慧的来源以及“觉梦海棠花”计划的相关资料查找已移至次要应对等级。

描述:SCP-CN-218是地球轨道上约3500个异常物体。SCP-CN-218个体造型类似当前在轨的人造地球卫星,但项目的体积均位于1cm3以下。SCP-CN-218个体均拥有中等水平智能,且能通过控制自身完成一系列普通卫星无法完成的动作与反应。有分析指出,大部分SCP-CN-218的行为模式与人类类似。

SCP-CN-218使用其类似太阳能电池板以及机器臂的附肢进行功能性操作。项目利用体表的一个主推进器以及多个辅助推进装置进行移动,未知SCP-CN-218的能量来源。SCP-CN-218之间利用电磁信号进行信息交流,信号似乎采用了经过调整的基金会编码结构进行加密。SCP-CN-218的组成材料为普通的各类航天级别的材料,且可以被无异常的摧毁。当前未知SCP-CN-218进行智力行为的方式于相关部件。未知SCP-CN-218的产生方式与场所。

SCP-CN-218-A是SCP-CN-218的主要聚集地。SCP-CN-218-A为已废弃的在轨卫星设备,当前共有192个SCP-CN-218记录在案。其内部


项目编号:SCP-CN-822

项目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一系列光学、电磁学以及引力干扰屏蔽/校正设备部署于SCP-CN-822-1与地球的连线间。SCP-CN-822-2常驻地周边可能的地下建设或探测活动需被基金会引导、修改或取消。所有潜伏人员须监视平民机构或同行组织中侦测到SCP-CN-822存在的相关文件或个人,并对未经授权的信息进行抹除/掩盖处理。

Area-CN-62


项目编号:SCP-CN-2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17-A已移至Area-CN-62的B区仓库中。当前暂停可能造成其内部进一步暴露的实验。MTF—“寒夜方舟”需调查地球周边太空区域的小型天体,确认是否有更多SCP-CN-217-A个体或类似异常存在。

当前针对SCP-CN-217-A研究所得数据以及对SCP-CN-217-B个体的相关信息应移交至MTF-辛辰-07“血色夕阳”,并应用于更多可能的SCP-CN-217-B个体的筛查于抓捕。需尽快查明SCP-CN-217-D制造方的身份,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描述:SCP-CN-217是一起发生于()()()的异常事件。23名人类个体(编号为SCP-CN-217-B)于()/()/()():()就地停止了所有移动,处于不同寻常的静止状态。该状态发生30分钟后,从SCP-CN-217-B中产生了一处人形光源(编号为SCP-CN-217-C),形态与SCP-CN-217-B相同。SCP-CN-217-C随即高速离开SCP-CN-217-B,而所有SCP-CN-217-B在SCP-CN-217-C产生后就地消失。

SCP-CN-217-C在【已编辑】城区的现象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SCP-CN-217-C实体行为模式为静止0.03秒,随后以数条光带照亮【已编辑】城区的部分区域约0.06秒,以此往复。其中15个SCP-CN-217-C静止时的地点为SCP-CN-217-C的家中,另外8人的静止地点的改变则较为频繁。约有()次记录到SCP-CN-217-C光带所覆盖区域移动至【已编辑】乃至【已编辑】,与GOC联合进行了记忆消除行动。

()/()/(),所有SCP-CN-217-C均聚集至【数据删除】,围成一个半径10m的圆圈并悬浮于离地1m的半空中保持静止。当日():(),SCP-CN-217-C停止发光,SCP-CN-217-B出现在原SCP-CN-217-C所在地。SCP-CN-217-B随后降落至地面,背向圆圈所在圆心倒退行走。在此期间SCP-CN-217-B无法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

移动在SCP-CN-217-B聚集于圆心周边半径1.2m的区域内之时停止,随后SCP-CN-217-B体表衣物开始撕裂、腐烂并自习脱落。待脱落完成后SCP-CN-217-B开始从主要关节处【数据删除】,记录显示此时SCP-CN-217-B各器官功能正常。随后周边地下的部分矿石异常性聚集,将SCP-CN-217-B的所有肢体包裹于其中。包裹完成后周边区域温度上升()℃,随后整个集合体(编号为SCP-CN-217-A)上升至高地球轨道。此时基金会的数个记录设备获得了【数据删除】年前发生在此地的一起天体撞击事件。介于信息的异常性质,已增派模因部与逆模因部人员进行调查。

附录M-CN-217.1:在基金会随后进行的调查之中,在SCP-CN-217-B最后集合地点的地下发现了一块黑色石板。石板长30厘米宽24厘米厚1厘米,由黑曜石制成。上面刻录了涂以白色颜料的中文文本,文本信息为:

尊敬的基金会员工,你们好。

那么多异常在你们身边,你们管都不管,像话吗?
本次倒放演示到此结束,剩下的你们自己去找。

傻逼。


项目编号:SCP-CN-38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位于【数据删除】的地下深层站点Site-CN-48将持续监视站点上方岩层中的SCP-CN-385。Site-CN-48建筑外壳进行建筑强度加固并进行抗强酸处理。Site-CN-48地表设施应24小时不间断对地下设施通入外界空气,保证Site-CN-48与外界空气的流通。

已在连接Site-CN-48地表设施与地下设施的一号竖井的中部建设了SCP-CN-385的观测站。对于SCP-CN-385的接触实验需至少有地下探索专项特遣队MTF“地狱边境”成员在场。对SCP-CN-385内部的探索需至少有2名3级研究员批准,并且相关探索仅能由专业应对重力异常现象的MTF“九点八”成员进行。若发现突发性平民坠入地穴的意外事件,MTF-辛辰-07“血色夕阳”将被派往调查,以确定是否为野外存在的未收容SCP-CN-385。

SCP-CN-385-A生物样本可储存于Site-CN-48进行研究,但单次研究时间不得超过48小时,研究的SCP-CN-385-A数量不得多于100条(不论SCP-CN-385处于何种发育阶段)。储存SCP-CN-385-A的容器需进行抗酸处理,且需每6小时清理一次内部的固体钙化合物。将SCP-CN-385-A转移出Site-CN-48后则不再受到关于单次研究时间与数量的限制。当前主要将SCP-CN-385-A转移至Site-CN-57进行长期研究。

描述:SCP-CN-385是位于【数据删除】地点下方70公里处的异常现象。SCP-CN-385为多个长条形地穴,长度在6m至53m间不等。地穴两段为半球形,中部横截面均近似为圆形,半径为0.5m至6.9m不等。同一个SCP-CN-385地穴中部半径处处相等。对周围岩体以及内部空气的的采样未发现异常。

SCP-CN-385以其长轴所在方向为大致导向进行异常性移动。行动机理为某一端的岩体在异常引力场的作用下粉碎随后移动至另一端。该粉碎过程通常由SCP-CN-385-A进行辅助。

SCP-CN-385-A为一种类似(?)的异常动物。

应该是SCP条目堆放处。

应该是外围的堆放处。

这里是纯种的杂物间,安放点子、设定、脑洞和练手。


Cyantreus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