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菌体的转录RNA

源代码

官方名称:基金会空间部队Varuna级 [改良型]轻型舰艇运输者号

设计总结:运输者号是一艘经过大量改进的Varuna级舰船,由FSFL银河巡洋舰号的残骸构成(见派遣记录)。大部分舰船的内部储存空间被牺牲,用于容纳一个超大的增强型储存仓。基础着陆架同时也被安装,舰船的外部结构也已经被加固,使得舰船能够于行星表面点火启航。见下方的舰船规格了解更多信息。

DeliveryVirt.png

出于安保方面的考虑,已从该舰船简图之中移除了FTL驾驶系统的结构与安置点。访问完整结构需要3级-Heimdall权限。

船员数量: 5

动力装置: NRX/XE-II号核引擎

武器装备:

  • 2x Subach-Innes斯巴克-英尼斯LCOL-F 3MW二氧化碳脉冲激光
  • 1x FSFW“Naagastra”超高速线圈炮(改进型) [见实验部分列表]

舰船总目标: FSF 运输者号是基金会空间部队的一艘行星侦察与资源收集飞船,装备了一个扩大的存储仓和专门的扫描,采矿和存储设备。运输者号的任务为派往FSF舰队四周更广阔范围内的紧邻恒星系四周值得关注的行星,最大航行半径将为一光周。而在接近有疑问的星际物体后,飞船将扫描该星体来为舰队收集更多细节信息。如果合适的话,运输者号将会降落在星球表面并收集所有FSF所需物资,并相对安全的处理任何检测到的异常物品。

运输者号已配备了各种对其主要任务有利的实验型FSF设备。这即加快了资源的收集速度,又能够对新开放的FSF技术进行现场测试。鉴于运输者号船员已经承受的巨大风险,以及飞船基础船体可以被相对轻松的更换,因此该飞船被认为是进行新兴FSF技术组件早期试验的最佳飞船。见实验部分以获取更多信息。


拼音或其他文字标示Pīnyīn huò qítā wénzì biāoshì

评分: 0+x

昨日我走上楼梯
我看见一个不在那的人
今天他亦不在那里
我希望他早已消失

-Antigonish, by 休斯.默恩斯Hughes Mearns, 1899


Prime纪元生死间

Prelude: A Terminus, by Drewbear

Postlude: A Terminus, by Drewbear


这个被基金会称为“Nobody”的人在他们看来是一个谜,他几乎是一种冥冥中的力量,是某种可以突然出现并没有明显原因的改变整个行动的存在。他的行为既没有规律也没有动机。

亦或许存在某种规律。

基金会的记录不足以表明Nobody是一名个体还是一个组织 。又或者从某个方面来说,二者都是对的。 Nobody 是一个有着 特定目标的个体,这个目标一旦达成,另一个人就会接过“Nobody”这个名号与身份,成为一直以来使用这个名号的那一个人。

"乌有之人" 设定讲述的是关于Nobody如何努力去实现他/她的目标的故事,不管目的是为了自我发现或者复仇,亦或是为了娱乐等其他事项。最核心的主题就是 "神秘"。因为每个迭代的Nobody可能怀有不同的目标,所以这个设定相比于其他的而言需要有几分不严谨。 在GOI页面中被形容的那个人 (今后被随意的称之为Prime) 只是想找到他曾经是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把这个名号传给别人。其他迭代的Nobody也许想要的是其他事物。但可以确定的是,每个Nobody都是神秘的代言人。


我是个无名小卒!你呢?
你也是个无名小卒?
那我们可成了对──别说出来!
你知道,他们会把我们放逐。

-I'm Nobody! Who are you?, by 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 1891


评分: 0+x

永远不说再见,只因再见亦即离别,离别亦即忘却。 ~ 彼得.潘

在公元后那第1973个春秋之时,这个辉煌的世界即将征服它面前那浩瀚的星海。阿波罗计划将人类首次送上了月球,随后的密涅瓦计划则建成了首个月球殖民地。在这些载入史册的尝试中,合作的光辉作为闪耀。人类似乎第一次成为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且之间的合作愈加牢不可破。华约、北约以及中国走到了一起,准备将人类带入一个崭新的黄金探索年代……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事情是这样的美妙。但,所有美好的事物,必有其终结之时。

LuciferVirt.png

尖端的“撒旦”级重型巡洋舰,为基金会空间部队的主力战舰。

7月13日凌晨时分,那个人们熟悉的世界消失了。而将这个世界移走的力量,则远超所有人的理解与想象。只有月球殖民地、基金会的隐蔽轨道设施、苏联的灵体飞船以及中国的空间实验室没有随着一同消失。SCP-2047把地球整个替换,使其成为了一个寒冷、死寂的世界。仅剩一小撮剩余的人类在这颗星球的轨道上,无言的望着那个陌生的世界,试图找回那已逝家园的一点点影子。然而在这些幸存的男人女人的心中,那开拓进取的灵魂之火,永不熄灭。

在这凶多吉少的危机情形下,人类残余的政府组织互相结合,组成了一个临时性且不稳定的联合政府。在此政府的领导下,许多星际战舰、经过改造的殖民地,甚至是那些太空垃圾都被仓促的聚集起来,组成了一支联合舰队。这支舰队当即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寻回他们的家园。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一股对此十分感兴趣的势力,正在屏息的看着这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切。予光者,SCP-1822的建造者,十分喜爱这为了生存而战的画面。他们认为,这些幸存的人类即将上演一出十分令人愉悦的精彩戏剧。而正因为如此,这些人类值得他们在正确的方向上给予一点温柔的帮助。

欢迎来到地球联合舰队。我们希望你对于这感到还算满意,因为老实说,我们没得选。我们目前的航线向着那左数第二颗星,一直向前,行至天明。

相关故事:

相关条目:


评分: 0+x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25号站点,会议室A
1973年7月12日,23:15 GMT3

“Marko博士,所有对SCP-3203的实验将被暂停,而且目前没有任何在未来对相关实验进行重启的安排。”坐在桌子一端的那个男人边说,边在幻灯片上打出了一列名字。“在去年一年这短短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损失了3名D级人员。这不仅超过了预计的损失范围,也超过了我们可接受的损失范围。”

Marko博士,这个已经四十好几,且有点秃头的人说道:“Cooper主管,一年里死了3个人和没死几乎是没有区别的。当然,伤亡率有所上升,但只要我们在接下来5年内继续实验,我们就能获取更多的样本。”

Cooper主管摇摇头,说道:“我的立场中,只有无人伤亡才可以被接受。我们对人类负责,不是样本。诚然,他们在我们的实验中他们会遇到极端环境,死亡风险也随之上升。但确保伤亡率控制住最低水平,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因为你的失职行为,我才决定撤销你负责的3203项目上的所有实验计划的。”

Marko博士在椅子上不舒服的动了动。

"还有,"Cooper继续说道,“我正在把你移交伦理道德委员会进行审查。正是因为你在工作上的不称职或是故意忽视安保协议的行为,才导致了D-1034和D-3402的死亡,而不是其他什么客观原因或其他人的责任。”

“等一下,”Marko打断道,“我只是做了在工作时应该做的事!”

“很明显事实不是这样的。所以,在我们处理完你弄出的幺蛾子前,将对你进行停职处理,懂了不?”Cooper主管招呼了一下身后几位武装人员中的一个:“Polaski特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把手臂向Marko一摆。

一个胸肌魁梧、四肢发达的男人走上前,把他的手放在了Marko的肩膀上。Marko重重的往椅子里一坐,随后站了起来,跟着那个大块头一同离开了会议室。

“哎,新人。”桌子另一头的男人嘀咕道。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D-1153的收押单元
1973年7月12日,23:56 GMT

“这会有那么几种办法离开这里的。”Jacob Maxwell对通风管说道。

“听着,”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从隔壁房传来,“我已经在这待了两年了,而我没找到哪怕一种切实可行的办法离开这。你就别白费心思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既来之则安之?Tommy,你他丫的脑子是不是抽了?”

Tommy的回答从隔壁房传来:“好好想想,你现在能够为你的国家服务,你有一日三餐可以饱肚,你还可以见到别人究其一生也见不到的美景。知足吧你。”

“我是一个他奶奶的信息技术专业生,因为想要通过那操蛋的测试,结果去到一起炸弹恐吓案件中去了!一日三餐以及一个睡觉的地儿可不是我打发余生的方式。”

“你以为我偷车就是为了来这个离家一百万英里的地方?告诉你,发牢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记住这一点。然后我建议你还是听我的,回到座位上,去享受你的新生活吧。现在你可他妈是个太空人。”

“我操,你到底懂不懂啥叫做生活?”Jacob最终还是把这句堵在嗓子眼的话咽了回去,没再说什么。他摊大饼似的躺在了床上,仰望着窗外的景色。Thomas是对的,在这个高度俯瞰下去,地球壮丽的无以言喻。

他辨认出了东南亚那独具特色的海岸线,想象着自己用手抚摸着那粗糙的海岸轮廓一路北上。再往上,他却没能看到那雄伟的万里长城。他一直以为他可以一眼认出那震撼人心的建筑奇迹,可他没在神州大地上找到任何明显的标痕。难道是他靠的不够近?

Jacob把整个身子趴在了窗户上,想要尽可能看的近一点。就在此时,事件发生了。Jacob不经意的眨了下眼睛,而等他睁开眼时,另一个怪诞、陌生的世界展现在他眼前。

“我操?”Jacob喊道:“Tommy,地球出了点问题。”

“听着,”那含糊不清的声音再次回应了过来,“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哪怕一句狗屁胡扯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我他妈的累死了。”

“Tommy,我他妈没在和你开玩笑。”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ooper主管的办公室
1973年7月13日,00:04 GMT

一阵响亮的“哔哔”声惊动了Cooper,他把注意力从案前的文件中转移到这个声音上。他按下一个按钮,一个不安的声音立刻从那一头传了过来:“主管,大事不好了!”

Cooper的求生本能开始发挥作用,他先是在脑海中快速浏览一遍那些重要的系统:生命维持系统、人造重力系统、船体的……想到这,他却再也想不下去了。因为此时他抬起了头,大脑一片空白。他愣在原地,凝视着站点绕着转的那个外星世界。

“去他妈的。”他发出了一声吼叫,“Caitlyn,你现在可给我保持冷静了!我要你把所有能喊上的军官、特工和职员都喊上,来指挥控制中心集合!记住了,这不是演习!”

“是!”身旁的助理仅仅只是战栗了一下,旋即赶去传达命令。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ACC4
1973年7月13日,00:15 GMT.

“3065与3132都处于完全收容之中,再说了,这两项目也没法引起这种程度的现实转换。”站在靠后的一排的特工Forester说道。

Cooper把眼镜往上推了一大截。“好,不是他们。但一定是什么东西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这个星球上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吗?”

“据我们所知,是的。”通信官Jessica Makie说道,“不排除可能有人在下面,而他们要花一点时间才能搞明白怎么和我们联系。当然了,他们得愿意。”

“最近的FSF5星舰是哪艘?”Cooper问道。

郑和号。”Makie说道,又看了看她的控制面板。“这艘船被派往距离我们12光秒的地方,她的任务是调查一处空间异常现象。在这件事发生前他们就开始返航了,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减速阶段了。”

“啊,终于有点好消息了。”Cooper稍稍释怀了一点,继续问道:“她的ETA6呢?”

“2小时32分。”

“好。在他们回来前我们应该与FORC-3到FORC-11全部取得联系。现在我是最高级主管,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危急存亡关头。我希望他们每个站点都回复我们一份完整的储备清单。FORC-10尤其应该放在首要地位。他们必须继续维持3450的收容,不然的话我们就他妈的有麻烦了。

“是,长官。”通讯官Makie开始操作她的控制面板。“等一下,这,长官……”

“咋了?”他停止了讲话,走到她的身边进行查看。“哦,我操他妈的。”


FORC-5外10光秒处,星际空间
1973年7月13日 00:19 GMT

2艘结实的飞船高速行驶在空旷的空间中。他们深色的舰身上印着格鲁乌空间部队的标志。他们在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因为他们这些操作员并不是实体,而所以不必担心会被那巨大的加速度所伤害到。

甲板上的是几个弗拉基米尔·沃尔纳德斯基7的变体。他们有些是扭曲的鬼魂,只知道如何操作武器系统。还有一些是和他们的母体差不多久经世故的复制品,有能力进行独立思考。他们都急切的想弄清楚基金会到底干了什么,让地球整个就这么消失了。

有一半的人管理着引擎以维持飞船的运行。这些引擎都混合了超自然能源与常规推进系统,使得运转效率成功的翻了个倍。这一半的人发现了一个很像基金会空间部队指挥中心的地方——FORC-5。这个站点正在与这片区域里所有其他基地间相互交流着信号。

如果说有人知道谁把地球偷走了的话,那人一定是FORC-5里的人。一盏舰桥操纵台上的通信指示灯发出了明显比以往亮的光芒,可这却被操纵这艘飞船的鬼魂忽略了。舰桥还是保持着静默,而且在他们抵达目的地前,他们将一直保持静默。

一架格鲁乌的星体飞船上是没有生命维持系统与空气的。但是如果你能够在飞船里的漆黑走廊上旅游的话,你就会感受到一阵阵低沉且缓慢的隆隆声。舰上的大部分鬼魂是能够独立思考且能够让人相信他们的。而一个弗拉基米尔·沃尔纳德斯基完美的复制品尽管能独立思考,却十分不擅长操纵这艘船先进的武器攻击系统。所以在船的深处,有几个狂热的鬼魂专门被限制在了一个个小小的壁笼内。之所以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他们负责控制各自的武器。

他们像其余同胞一样连接着格式塔8意识,而且他们知道旅行的目的。他们知道,再过不了多久,他们就有机会使用他们这美妙且致命的武器了。于是乎,不在乎什么逻辑或者感觉,他们开始尽情的发出隆隆的咆哮声。



FROM: O5-7,代表O5议会
TO: William Pendergast将军 (基金会应急计划行动9代理主管)
RE: 计划 CPO 83910301


应急计划行动已批准。代号名“海姆达尔计划”。研究地外智慧表现出对人类生命和/或文明的强力、活跃敌意,其可能试图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潜在含义。分析可能的结果。制定对策与应急计划。完成后向O5评议会报告结果。



项目执行概要

应急计划行动编号: 83910301
代号: 海姆达尔计划
计划领导者:William Pendergast将军
监督者: O5-7
批准日期: ██/██/████
涉及设施:

  • 监督者议会
  • Research Sector-15
  • Site-11
  • Site-19
  • Armed Research Site-45

涉及机动特遣队:

  • 机动特遣队Gamma-5
  • 机动特遣队Iota-10
  • 机动特遣队Kappa-6
  • 机动特遣队Omega-4

计划目标:海姆达尔计划目的是对于跨学科的小概率高风险事件进行研究分析,该计划拥有3个基础目标:

  1. 研究地外智慧表现出对人类生命和/或文明的强力、活跃敌意,其可能试图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潜在含义。
  2. 分析出可能的结果。
  3. 制订对策与应急计划。

关键假设:

  1. 地外智慧表现出对人类生命和/或文明的强力、活跃敌意。
  2. 敌意地外智慧不会拥有违背物理法则的科学技术。(然而实际上有许多SCP是以违背物理法制的方式运作的,那些未完全理解的除外。即使对基金会的研究员来说,仍有未被完全理解的异常,并因而未取代目前普遍接受的物理法则。对于不可能科技的推测只会产生有意思的“软科幻”,而非基于科学事实的分析结果。)
  3. 除非他们的目标是简单的摧毁整个地球上的文明和/或生命(人类的或者其他物种的),否则HEs对这个星球的攻击尝试将必须被限制,以减小对生物圈的损害水平。
  4. HEs试图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行为可能是公开的(例如武装入侵)也可能是秘密的(例如// 渗透)。
  5. HEs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公开尝试的相关知识无法从全世界大范围进行收容。
  6. “简单”的解决办法去应对HEs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尝试将被证明是不可行的。


FROM:William Pendergast将军(基金会应急计划行动代理主管)
TO:O5议会
RE: CPO 83910301 (“海姆达尔计划”)


收到。请查看我的团队所编写的海姆达尔计划(CPO 83910301)相关资料。我希望这份报告在此展示了充足的小概率高风险事件描述。我希望,本报告将足以证明本文所述的小概率高风险事件的发生。



计划文件



关联文档



更多信息



所要求的文档

FROM:William Pendergast将军 (基金会应急计划行动代理主管)
TO:海姆达尔计划上所有人员
RE:所要求的文档


O5议会已经要求提供更多海姆达尔计划(CPO 83910301)相关文档。所有职员可以在空闲时随意地探讨这些或其他的研究题目。

这里是一个关于可能被起草的与海姆达尔计划有关的故事、报告等文档的创意的列表。当你觉得你有了一个点子,而你很像看看其他人写这个点子会发生什么的时候,你就可以随意的把这个点子添加进这个列表。或者你也可以把那些你已经写了的点子移出这个列表。

政治 / 经济 / 社会

  • 国际关系与地外联系:我们将联合为一体还是各自为营?
  • 与死神交易:经济在地外入侵时那难以预料的结果
  • 在大街上惊慌乱窜还是保持冷静继续生活:民众对于第一次接触的反应
  • 应用高校历史:征服新世界后的课堂
  • 民众爆发动乱:当世界上上保守的最好的秘密公之于众时会发生什么。
  • 何为代价?在外星人入侵时定义道德。
  • 必须如此?与其他秘密组织以及政府专门机构联手
  • #外星入侵:使用社交媒体进行损害评估、风险管理和恢复

军事

  • 有记录以来最长的补给链:一次星际入侵中的军事后勤工作
  • 当我们无法对它们进行核打击时会发生什么?行星战略防御
  • 地球需要你!:组建一支军队以应对大决战
  • 战略分工:掩盖保密我们的超级武器
  • 担忧的市民:采取必要手段来设法回避民众的异议

自然科学

  • 我们显微镜下的同盟,还是第四位骑士?外层空间生物学作战
  • 了解你的敌人:外星心理学以及行星防御
  • 与火共舞:外星科技中那颠覆整个工业体系的能力以及潜在的风险
  • 煤炭与铀永世流传:发展一代能源工艺以控制未来科技的发展局势
  • 子非蜂:外星生物学对畜牧业以及农业的巨大影响

异常活动

  • 责任清算:“毁灭 毁灭 毁灭”真的必要吗?
  • 资产调度:鉴定并使用有能力协助行星防御的异常物件
  • ████物理学!快速发展可供选择的学科
  • 控制 收容 保护?在战火中重新思考基金会的优先事项

对星际SCP的深入研究

这是一份被标记为“星际”的SCP的简单列表。如果你想要使用他们,请确保使用前与作者先进行了沟通。

SCP文件代号 坏点 相关研究人员 YoiGuYoiGu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ACC
1973年7月13日,00:23 GMT

“长官,”Mackie中尉一边在她的操作台上输入了一串代码,一边说道:“他们在呼叫我们。

Cooper叹了口气,“是视频吗?”

Mackie摇了摇头,“只有音频。”

“把这里的警报关掉,然后把他播放出来。”

“我是Vladimir Vernadsky,“心理电子部”主情报指挥官。抱歉但我现在只能长话短说,因为我的飞船上出了些许差错。和你们一样,我明白地球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现在我们接到了命令对你们进行调查,以查明你们在这起地球消失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不幸的是现在我的弟兄们一致决定,说这次行动也就意味着你们的末日。我十分清楚这样做不会带来任何我们所不知道的新信息。

我的弟兄们的计划,是在我们抵达短距武器射击范围内以前保持密集编队飞行。我们已经发射了动能撞击器,你们必须在他们抵达的足够近之前把他们拦停。我会在这里尝试着帮助你们。

祝你们好运。”

“回复,这里是FORC-05。你能听到吗?”

“信号消失了,长官,”Mackie按下另一个开关。“我调用了多个雷达。尽管现在我们以多个组织代码在所有频段进行呼叫,但是没有联系到其他任何音频信号。”

“Jennings少尉,”Cooper主管面向了另一边。“启动CIWS14的主机并保证他们满负荷运转。我们不能像在最近一次实弹演习中那样让他们他妈的干上我们几下。”

“是,长官。给我10分钟,我们就能开火射击他们从天而降丢向我们的玩意了。”Jennings在跑出房间前回答到。

“Colone,l”Cooper在这个男人向前走了一步时停顿了一下,“我需要你和你的原型机到外面去。我们会尽可能快的同步火控数据,但我也想要你的鸟儿尽快翱翔于天际中去。”

“是,长官,”Colonel Leonard回答道,啪的一下敬了个礼。

Cooper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差点笑出来,但考虑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将为了他们大家而去置自己的生命于火线之上,他便忍住了笑,转而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4号机库
1973年7月13日,00:35 GMT

在那填满整个狭窄的指挥舰桥的浓稠深海液之中,Colonel Leonard均匀且缓慢的呼吸着。身边的这些全氟化碳的凝胶是为了保护他们而加入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他们因为那巨大的加速度而受伤。透过那昏暗的全氟化碳的凝胶,他能够看到他的船员,一个个弯腰驼背的待在部分安装的控制面板上。DCVP 方块A的发动机点火,然后这艘飞船便紧随着它的姊妹舰船飞出了机库。他们优雅且缓慢的进行着加速——没有谁预料到要在实际情况下动用实验性的反制飞船试验场,而且他们的引擎不是为携带如此重的武器而设计的。

DCVP.png

尽管当前没有对指定作战星际飞船的需求,DCVP原型机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试验场,以研究未来的低重力环境作战科技

Leonard轻击他的通讯控制板,“方块A,机库已清空。”

“Wesker船长,梅花K,机库已清空。”

黑桃Q,机库已清空。”他们新任的船长,Jennifer Jackson船长,报告道。

“唔喔喔喔喔。”John Ulner船长那传出了如往常一样随意且完全不合时宜的声音,“这里是红桃J,机库已清空。”

Leonard轻声笑了笑,然后再次用起了他的控制台,“J,冷静点,我们正在遭遇一起敌对入侵事件。K,你已经抵达了第一象限,Q,你已经抵达第二象限,J,你已经抵达第三象限,我已经抵达了第四象限。敌人从行星北部 一个极地轨道上接近,在黄道之上,所以我们要在上半个半球的方向上与CIWS互为补充。不过要随时做好在需要时移动到你们所在象限下半部的准备。别用你们的电磁线圈枪用的太过火,以及记住我们还没有完全阻止那些冷却回路产生的问题。狩猎愉快。”

随后通过开放通道进行了一轮确认。Leonard低头看向他的瞄准用电脑并开始分析数据。20个大型发射物——比起导弹来说太快了,比起动能撞击器来说又太大了。这些武器将在25分钟后抵达,而舰船则是在1小时后。那飞船也可能是在一个半小时后抵达,如果他们足够幸运的话。


距FORC-05外54451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 00:55 GMT

他们被推进得远远的,在那些最可能来袭的地方洒下了谷壳尘埃云,并且对他们的电磁线圈枪接下来预热。现在,他们能做到只有等待。按那些老生常谈的话语中所说的,战斗就是不时被恐惧打断的长时间无聊,而Leonard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他此时最希望的就是这无聊来的更多一点。可是根据4架DVCP的雷达所涌现的数据来看,恐惧即将到来。

Leonard从舰桥的小舷窗中看到了一丝蓝紫色的闪光。他睁大眼睛看着紧随闪光出现的传感器读数,传感器读数显示一个撞击器在遇到那一大片谷壳时剧烈的爆炸了。他让自己在那蓝紫色的闪耀照亮面前的天空之时,发自内心的微笑了一下。然后电脑显示屏上的轨迹就都开始弯曲了。

“所有飞船注意!这些东西正在改变航向!掉头,准备好拦截在第四象限的制导导弹!”

舵手把操纵杆往回拉,开始撤退。在舰首过载的飞船摆动之时,那些深海液在舰桥中嗖嗖的快速移动着。燃烧着的推进器不断变换着姿态。他们将导弹的轨迹进行了匹配,核动力引擎也燃烧出了樱桃色的火焰。他没有想到那么大的撞击器居然可以这么灵活,而现在事实是他们认真的绕过了他的谷壳尘埃云。如果他足够幸运的话他们已经在第一个变成碎片前抓住它了。他可不敢指望这个。

有一个问题一直在他脑子里回响:他们是如何被引导的?


距FORC-05外8光秒处,星际空间
1973年7月13日,00:55 GMT

Vladimir Vernadsky望着其他的Vladimir Vernadsky皱了皱眉头。 围绕着他的那些鬼魂从一个岗位移动到另一个岗位,为接下来的那阴冷的工作做着准备。引擎的运转开始变得艰难。Vladimir知道,与地球的联系断开后,他们的能源储备就被限制了。但其余船员却一点也不关心。他们已经把航线设定成了近距离通过基金会空间站的航线 ,而且他们已经开了一次火。他的飞船深处的咆哮愈演愈烈。

如果他不能阻止这一切,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再开一次火。更糟的是,如果基金会无法让那些早已飞在他们前面的导弹停下,它便无关紧要了。全球超自然联盟也好,基金会也罢,有人需要在他们的船最终被击毁时帮助他们。他那低人一等的跟随者不会理解这一点。他们心中所剩下的只有困惑与暴怒。


距FORC-05外54423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0:55 GMT

Amphora.png

仍不清楚格鲁乌“P”部门的舰船是如何瞄准与发射这些武器的。他们那无规律的设计似乎并不能使他们发射出弹道效果。

V-13第一次睁开了他的眼睛。V-20刚刚爆炸了。在他们前有一道隐形的墙,但是他知道解决办法。他们必须绕过它。他可感受到他周围的飞船。18艘是他的兄弟们,另外4艘则是其他的飞船。那其他的飞船将会成为大麻烦。

V-13对着他自己反复呼喊,给他带来重新使用他所在的笼子时所需要的冷静。那灵体能源在他后面燃烧着,然后他把他对准了一个新的路线。一小撮被撕碎的金属云出现在他前方,但他心怀蔑视的轻易避开了。这杀死这些偷盗地球的窃贼也许要花更长的时间,但他们终究会死去。


距FORC-05外52679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1:15 GMT

“我这遭遇了数量众多的冲突。”Ulner队长说道,这是自Leonard认识他起第一次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担忧。“炮手在从空间里获取足够的金属这事上遇到了麻烦。我开始考虑那些玩意是不是比制导导弹更聪明点,长官。”

Leonard在他跟踪最近的一个目标上那燃烧的谜底时发出了嘟哝。前端的电磁线圈枪突然运作起来,对着他的目标射击了一堆钨。他受到了一小道亮光作为奖赏。Wesker已经被记录到击杀了3簇敌人,但是他的武器系统在最近的一次交战中过载了,把他的飞船留在了太空之中。Jackson的记录是7簇敌人,并且仍在上升之中。Ulner则仍在试图摆脱把他作为目标的5簇敌人,而不是反过来把他们作为攻击目标。

他们中仍没有一个破裂成碎片。Leonard的记录是4个。而现在战役中有一簇敌人下落不明。主控制台上小小的红色警报灯在他每一次改变航线时都会闪烁。

“Q!”他冲着他的通讯器说道。

“长官,什么事?”Jackson的声音应答至他的耳畔。

“去帮一把J。我们得守好了,现在这些家伙准备突破防线了,”

“那那个最后的目标怎么办?”

“我去搞定它。”

Leonard的遥测显示最后的目标头也不回的直冲向了基地

“带我们去那!全速航行!”


距FORC-05外34502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1:15 GMT

V-13现在孤身一人了。他的同伴们要么已经失败,要么愚蠢的选错了目标。他是唯一一个知道真正敌人是谁的人。现在,基金会将带着他的邪恶作为葬身星海。

可是他的追赶者正在逐渐逼近。这怎么可能?他试着增加他的速度,但他感受到了一阵无能为力。能源,他的能源,全部耗光了!

他再次闭上了他的眼睛并且勃然大怒。然后一下子,这一单个动能撞击器变成了数百个撬棍大小的导弹,广袤的散开在星海中。


距FORC-05外6光秒处,星际空间
1973年7月13日,01:25 GMT

Vladimir Vernadsky从武器官的肩膀上望过去。他感受到了给这些复制体进行供给的能源的无力。他的这个复制品似乎不再关心出来射击指示信号以外的任何东西。这信号对Vladimir来说只是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小数字。他把手穿过了那个鬼魂的腹部,抓住了某些隐形的东西。这个半人随后就消失了。Vernadsky向前走了一步并按下了几个按钮。伽马射线射击瞄准系统马上锁定了一个目标,也就是他们旁边的那艘船。他开了火,随后一阵轻微的嗡嗡响震颤着整艘飞船。

现在这里只剩下一艘飞船了。Vernadsky闭上了他的眼睛,然后把手尽可能的举高。就那么一下子,他周围的鬼魂就这么……消失了。

Vernadsky在他自己的能量恢复之时微笑着。那些有缺陷的复制品将会在不久后耗光他自己的能量。他使用起来整艘船的灵魂能源,以心灵之力把飞船的速度一层层的降了下来。


距FORC-5外9564处 ,中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1:25 GMT

“Colone,我正在准备拦截。J受到了一些很严重的损伤。3簇敌人被击中。我现在不能跟他取得通讯,但似乎他还能活动。”

“收到。”

“操!”Q对着通讯器叫道:“Colonel,我搞定了最后那一个,但是与红桃J的通讯断开了。他们的核反应堆-”

“明白了。你现在要赶去帮忙的话太远了。给K进行牵引,然后尽快赶回基地。”

Ulner和Leonard一直以来都是一起接受的训练,但是他们在今早升空之时就知道了他们将要面对的事情。Leonard会在随后哀悼的。

现在他需要,不顾一切地,赶到那尘埃云前面。他的控制台上那血红的警报灯闪的更耀眼了。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ooper主管的办公室
1973年7月19日,9:22 GMT.

“从Colonel Leonard的DCVP上的遥测显示来看,他的引擎已经处于崩溃边缘。”Cooper尽着最大的努力去避免看到O5-10的阴影轮廓。

“我面前也有这样的遥测数据,我现在在问你对于他的行为是否恰当的结论。”

“呃。这里一共大概有100个撞击器,他的行动消灭了42个,随后的点防御15把这个数字降到了4.”

“然后呢?”O5-10的电子音使发问者的表情变得十分难以判断,但此时的情形与审讯没什么区别。

“2个撞击物未击中站点,另外两个则不是。其中一个击中了居住区,另一个则击中了D级人员扇翼。”

Cooper不能很清楚的看清O5-10,但他很清楚,这个男人在抛出下一个问题前挪了挪位置。“伤亡?”

“一对D级,以及Marko博士。他似乎忽视了撤离指令。”

“哪个D级?”

Cooper停顿了一下,检索了一下面前的信息表。“D-1153和D-2045。”

O5-10在稍稍停顿了后继续提问:“你认为如果那100个撞击器全部通过防线的话会发生什么?”

“点防御令人吃惊的精准,也就是说大约还会有另外4个撞击器击中站点。考虑到在住宅区发生的基本上是灾难性的碰撞……我得说Colonel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好吧。我希望在这周结束前见到完整的报告。”

随着电脑屏幕的熄灭,Cooper主管这几分钟里第一次可以自由的呼吸。他花了几分钟让他自己镇静下来,然后按下了桌子上的一个按钮。“把Jackson小姐送进来。”

“是,长官。”回复从通讯器里传出。

随后Jackson船长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并找了个位子坐下。

“Jackson小姐,我有话想先说的是……”

“Jackson船长。”她打断道。

“你说什么?”

“是船长,不是小姐。”

“哦。”Cooper感到他的脸因为尴尬而略微有点泛红。“我十分抱歉,Jackson船长。”Cooper试图让情况恢复正常。“我对于你的朋友的遭遇感到十分遗憾。Ulner和Leonard都是很棒的人。”

“A和J上的船员们知道他们所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们拯救了许多人,这也就意味着没有什么悼念比在他们的荣耀下继续前行更好了。”

“没错,但是Leonard也确确实实牺牲了他自己来挡下那最后一波攻击。然后是你,倒下的敌人簇群中有一半都是你摧毁的。”

“我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

“我刚得到授权来批准这次的提拔。”Cooper从他身前的一摞纸中间扯出来了一张纸。“因为你似乎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最好的飞行员了,这样的决定是很合情合理的。”

Jackson接过了纸,快速的扫了一遍。“你想要我接过Leonard的指挥权?”

“我们确实是这么考虑的。”

“我能胜任。”

Cooper站了起来。“我现在需要准备一下,一小时后还有会要开。但是在今天晚些时候指挥部的所有人都要到场参加会议,准确的说是在13:00。”

“我会到场的,长官。Jackson也站了起来,并干脆利落的向Cooper敬了个礼。

Cooper大吃一惊,并试图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显得得体。这两个人就这么站在这,双目对视。过了几秒,Jackson先笑了出来,Cooper则也没有忍住。

“长官,我们必须要在像刚才那样的敬礼中继续工作下去。”Jackson说罢,向门口走去。

“对,我们当然得这样。”Cooper说着,坐回了椅子上。


MTF Alpha-9 (“Last Hope”-最后的希望)

small.jpg

特遣队任务:Omega-7计划的重生。一支明确以训练人形SCP并将他们应用于实战中为目的的机动特遣队。

行动报告:

Omega-12 ("Achilles' Heels")

特遣队任务: A task force composed of reality bending Foundation personnel from an alternate universe. Omega-12 is tasked with capturing SCP-3480-2 instances, guarding the many entities imprisoned in Area-13, and hunting down powerful uncontained reality benders elsewhere.

遭遇:

Disclaimer: If this document confuses and scares you, and you don't understand what it is, read this guide until you feel better.

The following list is not to be considered a canonical record of Mobile Task Forces within the Foundation universe. It is intended as a tool for writers, and is not considered 'official' by any stretch of the imagination.

If you spot an MTF that's not on this list, or create a new one for your own SCP article or tale, feel free to insert it. If the number is already taken, just add a new entry below the original. Likewise, if you spot an MTF in this list that's no longer in existence, or goes by a different name/number, feel free to delete it! This is primarily a collaborative project, so any additional help would be greatly appreciated. The formatting for adding a new item to the list is as follows:

|| MTF number || Codename || Articles/tales it's used in || Brief descriptive passage16 ||

Task forces marked with a '•' have had their entries fully verified.

Wait to make sure your article's staying in the positive ratings17 first: it's a pain to go through and clean up afterwards.


LIST OF LISTS OF TASK FORCES:


Many thanks to CrayneCrayne, who provided the basis for this using arcane computer majix, and Modern_ErasmusModern_Erasmus, who put in a frankly ridiculous amount of work tidying this up.


我们需要一艘更大的船。


当我们抵达Hy-Brasil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陷入了混乱和毁灭。这场风暴已经够糟糕了,足以引起恐慌,但随后一只喷火的鱿鱼怪兽就爬出了海洋。这是一种灾难的秘诀,并且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

LTE-0851-Cetus”,stormbreath著

机动特遣队Omega-0 (“Ará Orún”-天堂)

Omega0.png

特遣队任务:MTF Omega-0的“圣灵” 们是信息结构体。他们通过访问基金会的内联网终端,以再现已故基金会人员记忆。通过使用身份战斗训练(IWT),他们保护着他们的未死同志免受信息威胁与相关实体的伤害。MTF ω-0 的存在对大多数乃至所有存活员工来说是未知的。

协助收容的项目:

行动报告:

The contest is over! Thanks to everyone who participated!

Congratulations to
FortuneFavorsBoldFortuneFavorsBold
for her winning entry:
Deus Ex Machina

Contest Entries

  1. SCP-2000 — Deus Ex Machina by FortuneFavorsBoldFortuneFavorsBold (+189)
  2. SCP-2998 — Anomalous Transmission, 2485 MHz by EskobarEskobar (+166)
  3. SCP-2682 — The Blind Idiot by Faminepulse (+147)
  4. SCP-2063 — A Past Vision of the Future by WarpZoneWarpZone (+112)
  5. SCP-2003 — Preferred Option by KalininKalinin (+91)
  6. SCP-2099 — Brain in a Jar by DrEverettMannDrEverettMann (+84)
  7. SCP-2700 — Teleforce by AnboroughAnborough (+78)
  8. SCP-2500 — A Higher Purpose by DmatixDmatix (+75)
  9. SCP-2085 — Space Wizard and the Commando Catgirls by DjoricDjoric (+76)
  10. SCP-2007 — Science Fiction by GrandEnderGrandEnder (+72)
  11. SCP-2040 — The Iron Messenger by NighkosNighkos (+70)
  12. SCP-2013 — The Reptilian Meme by IhpIhp (+68)
  13. SCP-2999 — The Black Cat and the White Rabbit by FantemFantem (+65)
  14. SCP-2004 — Personal Data Assistants of the Gods by SnakeoilSageSnakeoilSage (+63)
  15. SCP-2777 — He Who Would Be King by ChubertChubert (+62)
  16. SCP-2525 — Extraterrestrial Broadcaster by TL333sTL333s (+60)
  17. SCP-2002 — A Dead Future by CrayneCrayne (+58)
  18. SCP-2048 — The Virtual World by DrewbearDrewbear (+53)
  19. SCP-2020 — Cliche, Right? by Communism will winCommunism will win (+50)
  20. SCP-2222 — Meschk-Mernanschordbtoum-VordhosbnV7 by acc1177acc1177 (+44)
  21. SCP-2677 — Obfuscation by UraniumEmpireUraniumEmpire (+42)
  22. SCP-2461 — Aftermath by DrClefDrClef (+36)
  23. SCP-2005 — Predicting the Past by SilberescherSilberescher (+35)
  24. SCP-2069 — AEGIS by AelannaAelanna (+34)
  25. SCP-2600 — The Empty Box by RogetRoget (+31)
  26. SCP-2001 — A Space Oddity by BluedanoobBluedanoob (+30)
  27. SCP-2100 — Tripwire by AbettikAbettik (+28)
  28. SCP-2187 — Juĝo Nova by llama66613llama66613 (+26)
  29. SCP-2333 — One Week To Live by WaterfireWaterfire (+25)
  30. SCP-2345 — Gray Anatomy by LowellLowell (+22)

Ratings shown were final ratings as of the end of the contest.


摘自狩猎与收集:光复之路上的故事,由A. Haley整理与编辑。可在联合国超自然联盟18United Nations Occult Coalition档案馆1东扇区之中为公众所查询。

Douglas Pangwar在北扇区12层甲板的咖啡厅与我见了面,显然这里是他常来的地方。这位前SCP基金会轨道特遣队ग-3“考克伦的孩子”的指挥官短小精干,有沉重的体格和驼背的姿势,是一位典型的基金会骨密度药物的重度使用者。他的长胡子被绑在下巴下面,他的白色头巾则是那一身洁净的、标准分配的基金会连体衣上唯一的私人装饰物。他的举止沉默寡言且有着浓厚的军事化风格,但他那浅绿色的眼睛有一种奇异的闪光。

我应该说,我否认一切-不,我们不应该这样开始。请把这个从记录上擦掉。

我想我们都对早些时候合作能够如此顺利地进行而感到惊讶。当 204719发生之时,所有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技术故障,因为我们与地面所有的连接都被切断了。直到我们在那碟状fork20阵列之中晃荡个没完之后,我们才穿上宇航服并进行了一次EVA21,在那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压根就没有绕着地球在转。自然,我们都吓的目瞪口呆——没有任何警告,也没有任何常见的k级场景预警信息。这也不奇怪,因为除了一位22以外所有O5都消失了,大多数指挥管理级的人员也都消失了——也就没人留下来并在第一时间发送这些警告消息了。

事实上,GOC首先联系了我们——他们的一个基站在我们附近的同步轨道上。他们问我们的第一件事情是“你们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他们在月球上有一个指挥结构,并且在地/月系统外的设施比我们少,这些都帮助了他们,使得他们比我们做得更快地进行着恢复。每个人的第一反应——甚至是在与苏联和中国人打交道之时——都是好奇,亦或是恐惧,而非敌意。

我认为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人认真考虑过核能这一选项,尽管上帝知道我们在轨道上拥有核武器库,并且能够彻底摧毁大部分残留物种。在那时之后……不管怎么说,那之后我们花了超过一个月的时间联系上了格鲁乌和Sids23。我们很幸运的呆在了fork 3,在这里,我们没有收容任何东西——有几个其他fork在很早的时候就因为收容失效而损失了。


我认为有一件事总是使我感到惊奇,那就是人们对于光复行动的真正进度所知甚少。联合国在月球上的部队非常积极地聚集平民并进行恢复重建,但是军方以及各种秘密存在的同行组织,也包括基金会,开始在太阳系内的大部分区域内散播开来。一个特别的担忧是对所有失去的FTL飞船的重新联系-没错,超光速。我恐怕这是寻回工作之中最严防死守的秘密之一。基金会从未研发过真正的超光速技术-我们使用 182224进行星系内的快速移动,而事实上我们的飞船依然完完全全是常规结构的。可是GOC和格鲁乌已经转向了其他更神秘的方法,尤其是格鲁乌。所有人都看到了GOCS Yeager25的恢复,但至少从50年代开始,苏联就已经在轨道上使用了超光速飞行的原型机了。

我不会断言理解他们背后的科学原理——我不确定俄罗斯人他们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到了——但他们跑着某些——我听到的是这个短语“人类触发量子隐形传态”,但那是不正确的。那其实是……没错,与通灵有关的某些东西。无需多言,当地球就这么离去之时……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他们,那些通灵供能电池一类的东西也就这么跟着消失了。只留下数十个失去能源供给的飞船在太阳系内飘荡,有些甚至飘出了后神星以外。格鲁乌派出了如此之多的人员分散如此广阔的空间之中,以至于他们很难被常规的苏联舰船所回收。那就是我们介入的地方,至少我们认为应该是这样的。

我想不起来是我们自己决定去追赶尼古拉·费奥多罗夫亦或者是遵守来自联合国的命令,但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与GOC的第一次联合任务。说实话,我们本来可以自己找到他们的,但我们都对如何发动一架以通灵鬼魂作为能源的飞船抱有一定的担忧。太空探索的黄金时代可能已经到来,但我们都听到过关于……苏联异常技术的危险和不稳定的谣言。


我们在大约二十分钟后抵达了位于小行星带的牌匾处,在这段时间里所有的GOC特工都略带不安与恶心的神色。在Ga-3中的所有人都相当习惯使用1822——这支特遣队的目的就是对轨道上的收容失效事件进行快速反应。总的来说-在两颗星球之间进行即时跳跃而没有任何一点移动感,这即使是对最训练有素的特工来讲也要花很久才能接受。而他们在传送交通点见到fork 8时则更为惊讶——那时小行星采矿作业正在进行中。

我们花了7个小时才赶到费奥多罗夫的信标塔之中,他们的队长在一路上和我们讲话讲了个没完没了——这便是我们在光复过程中每次任务都会遇到的奇特之处。绝大多数情况下,除了发动机或导航问题之外,没有人遇到过重大技术故障。但人们很害怕,真的很害怕。任何一个有着稍微好点的射电望远镜的飞船都能够看到地球就这么消失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主要的民用频道都无法使用。

我记得,当我在医院的时候…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相信她来自中国的一个研究站——而她仅仅只是在无线电之中啜泣。我们当中没人说粤语,但没关系……她仅仅只是把频道打开着,而她的声音则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细若游丝。就这样过了一天半以后,信号就断开了。不过——尽管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我却相信她挺了过来。对我们而言,秘密的面纱仍然存在。GOC可以通过联合国为其代理,可我们却不能暴露在民众前一丝一毫。有很多次——好吧,我们在一段时间以后就停止了扫描平民频道。特别是当——当——

Pangwar沉默了良久。我有种感觉,他正在将他的个人情感置之一旁,就像一名基金会特工所能做到的那样划清界限。他把自己缩了起来,抿了一小口咖啡,然后继续开始谈话。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围着这个问题兜圈子。是的,我们就这么丢下费奥多罗夫,任由他死去。你现在高兴了?这就是你想要的重要坦白?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你有了我的坦白了。我不会试图去做任何辩解,道德委员会和UNOC中央法院已经查明了我们所有的过失。

在我们到达那的时候,我们挪动了不到20米,匹配好了速度,然后准备好了对接。俄罗斯人说我们和他们的气密阀门无法很好的对接。他们的反粒子场则依然处于生效状态——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考虑到小行星上的尘云或其他小天体撞击的风险,我们也就没有去质疑。可是在我们接近的时候它把我们的异常探测器弄了个一团糟。

他们——苏联人不进行联系其实是有原因的。格鲁乌收到了残存的苏联指挥结构的命令,力求要让基金会对所有事情负责直至证明是其他原因导致了现在的情况。然后的队长费奥多罗夫实际上也遵守着这条命令。我们回来的太晚了,而在打开失事船只以后——他把自己锁在了舰桥里,然后抽干了船体其余部分的氧气,紧接着——故意地,呃……

他抬起手,解开了一部分他的头巾。他的头皮参差不齐,像撇号一样向上伸展。在一些地方,金属板通过皮肤可见。

在我的头顶被撕裂了以后,我在舰仓外待了15秒。而在我失去意识以前我看见了一名GOC特工掏出他的焊接枪并且切割开了他的面板。等到船的引擎熄火时,他们仍然没有安静下来。不管他们用着什么邪恶的力量来运行它,都已经完全疯掉了,同时整个东西都被灵能异常包围着。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但是我们的仪器却完全没有显示出来。这是因为那反粒子场以及俄罗斯人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们的缘故。

这艘船载有十八人——基金会十二人,另外六人来自GOC,生还者共十一人,其中四人包括我在内需要接受治疗,两人死于密涅瓦基地。而费奥多罗夫拥有一支45位船员组成的队伍,不包括船长。

然而苏联人对此予以否认。一个误解,他们说。他们又说,局势的紧张导致了船长的不稳定。然后联合国便原谅了他们。

我经常听到人们抱怨说,在这种情况下,基金会已经成为了不必要的孤立主义者。我们守护着太多的秘密。额,好吧,当我们试图表达出开放的胸怀帮助我们的同胞之时,我们造成了55人死亡。

行驶记录仪已经损坏了,所以我不知道是谁下令向尼古拉·费奥多罗夫开火,但这无关紧要,他们有权这么做。


评分: 0+x

Project VHUHANI Restricted Hangar, United Nations Occult Coalition Selene Base, Athena One
May 19, 1974, 13:25 GMT

Dropping from the catwalk into the open cockpit below, the words, so peculiarly inscribed on ancient vellum from an impossible history, ran through his head in dribs and drabs. He barely noticed the shouting as the engineers working on the gangly machine finally noticed his presence.

…beyond a certain level of maneuvring complexity, accurately calculating the trajectory of an object with six degrees of freedom becomes impossible given current computational technologies. Thus, VHUHANI provides an effectively…

He slipped into the clear, amniotic goo, taking a deep breath and feeling the slightly sticky fluid gurgle in his lungs. The main engine, already screaming softly, kicked up a notch at his gentle touch at the controls. The sound of gunfire from outside was drowned out by the closing of the hatch and the birth-cry of hydrogen combusting under extraordinarily high pressure.

…control systems designed to account for accelerations well in excess of 10g, including possible backblast from deployment of HAMI-BOMBARD. Variable 'limb' thruster mountings provide an extreme degree of maneuvrability, as well as continued platform viability in the event of severe damage to…

The machine bucked forwards, tearing away from the partially-disassembled equipment resting on the deck of the hangar as if shedding a birthing caul. He went through the motions automatically, as he'd rehearsed a hundred times in the depths of the high shelves, surrounded by the comforting reek of dust and old paper. One of the machine's arms came up, and then all was light. He was out into the open, the hangar a burst pimple receding in the rearward camera.

…extreme density of HAMI-BOMBARD only permits a payload of two rounds in standard configuration. Mountings for three or four-round HAMI-BOMBARD loadouts are structurally possible, but result in greatly decreased engine efficiency. However, given the significant target kill potential afforded by HAMI-BOMBARD, more than two…

He smiled as the acceleration gel rippled over him. Beneath him, VHUHANI burned like a bright star. This was going to give the United Fleet one hell of a kick in the pants.


FSF Denis Diderot, Director von Erbach's Temporary Office
May 20, 1974, 08:43 GMT

"What do you mean, they don't know where it is? It's nuclear-powered, isn't it? We invested millions of man-hours into building radiation sensors fine enough to pick up a fist-sized lump of fissile material anywhere in the damn Solar System."

Von Erbach resettled himself in his seat, smacked his head on the low-hanging bulkhead, and recoiled, stifling a curse. Across the room, Tagobe winced in sympathy.

"The, ah… Well, Axel, from what they've told us- which isn't much, mind you- the reactor design on the thing is fairly exotic. Some kind of thorium isotope was used as fuel instead of uranium, and that gives it a significantly weaker EM emission profile. To make matters worse, the warhead is of such low yield that there's no easy way to detect it at long range. We're going in blind."

"That's all the G- the UNOC have given us? Nothing of use? No fail-safes? Tracking mechanisms?"

"They claim the, uh, Variably Humaniform Ultra-High-Acceleration Nuclear Interceptor-"

"And here I was under the impression that the GO- whatever they're calling themselves was good at pithy codenames."

"-The VHUHANI was hijacked while undergoing maintenance work on, apparently, the integrated nuclear failsafe and the emergency locator beacon tied to it."

There was a long silence. Though all things considered, in the cramped confines of the Diderot, the quietest it ever got was the dull roaring of the engine, keeping the ship under just enough acceleration to force von Erbach's bottom back into the seat.

"Unbelievable, Dr. Tagobe. Of all the contrived excuses…"

"They provided heavily censored images of the hangar afterwards, including the fused remains of what they claimed were the failsafe."

Von Erbach half-stood in his seat, leaning gingerly over the small desk and resting, ever-so-gently, on his knuckles. He missed the 0.9g environment of FORC-00, but most of all he missed ceilings high enough to stand under. Tagobe, being undistinguished on the height front, had no such worries.

"So we've got two possibilities, then. One, the UNOC were either negligent or wanted this thing to be stolen, or two… well, someone had access to intelligence that maintenance work was underway, slipped past the second-most highly fortified location on Minerva, and managed to use a verdammt nuclear device to just blow their way out of there scot free."

"I hate to say it, but I think you're right, Axel. And, uh… forgive me if this is an obvious question but… Well,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thing is totally illegal and unauthorized, yes? I haven't really been concerning myself with politics outside of Heimdall."

"Oh, it's illegal all right. The Preliminary Charter of the United Earth Fleet- drafted, I should remind you, by UN representatives with support from the UNOC- states very clearly that any and all development of new atomic weaponry should be done only after unanimous approval from all other signatories of the Charter."

"I highly doubt the GRU or the Chinese will approve of all this."

"Approve? Hell no. The moment they got the release the CID scrambled all their assets. Everyone in the Fleet with their own ship is looking for any excuse to get their hands on that weapon. Can you imagine the damage you could cause with a- what was it, 'nuclear shaped charge'? Even Noamtosk seemed worried, and he brushed off discovering that magic exists, for God's sakes."


USSRS Mikula Selyaninovich, Captain Rogov's Quarters
May 20, 1974, 08:45 GMT

Captain An Shen waited, grinding his teeth, as the idiot who called himself Captain of this abomination of a spacecraft finished his interminable speech.

"…it is the general opinion of the GRU that while the UNOC have obviously commited a massive breach of trust the solution should not be a military one. We risk too much in regards the safety of the general fleet by committing assets to a foolish hunt for a single experimental spacecraft, regardless of the danger it might pose. Let the UNOC and the Foundation scrabble over themselves to fix this breach in security. The longer they take, the worse they appear in the eyes of the general public.

So. To reiterate. You are to tell Department Head Li, and by extension all the CID, that under no circumstances should you pursue the craft in question. Any aggressive action will be met with disciplinary action, is that clear?"

Shen struggled to hold back a sneer. The GRU weren't even bothering to hide their position at this point. Insisting on a personal meeting for 'security reasons'… they hadn't even sent any of their higher-ups to pass on the message. Once more, the CID's authority was being diminished at the hands of these corrupt Russians and their ships full of tortured souls. Li had warned him to expect something like this, and his worst suspicions had been confirmed.

"Is that clear, Captain? Do we have the support of the CID on this matter?"

Li made a half-bow.

"Of course, Captain Rogov. We bow to your superior diplomatic experience."

"Excellent. My crewman will escort you back to your ship. That will be all."

As the ghost of some long-dead Russian escorted him through the cold, dark halls of the spirit ship, Shen couldn't resist a smile. Any doubts he'd been having about going through with this were long gone.


PRCDS Dawn of a New Era, Communications Module
May 20, 1974, 09:07 GMT

Shen hung by one hand in front of the tiny black-and white display, nodding along to the crackly voice of Department Head Li.

"If you wish to back out now, An Shen, I will not blame you. This is a great inconvenience to ask of you, but…"

Shen smiled. The Department Head had always been somewhat understated.

"No need, Department Head. The potential rewards of this undertaking far outweigh any, ah, inconveniences. We have more than enough xenon fuel to make it anywhere we need to be. Besides, any chance to put the GRU and the capitalists in their place is more than worth it.

After a few seconds pause for the signal to make it through, Li nodded.

"Very well. You know your orders. Find VHUHANI. Recover it. Bring us that nuclear device. China will not be marginalized. Good luck. Li out."

Shen took a deep breath, then switched the channel over.

"Bridge here."

"This is the captain. Deploy the solar sails and charge all ion engines. All crew prepare for acceleration. We're moving out at full speed. Operation Xuanzang's Journey is authorized."


Showmen Editorial Emergentshell Constantly Overworked Technicians Who Function Best Under Pressure, Central Command Nest
May 20, 1974, 11:53 GMT

Out beyond the Oort Cloud, the ships of the United Earth Fleet began to scatter, all in search of the same goal. Their captains and crews were, for the most part, ignorant of the myriad recording devices capturing their every move, broadcasting their stories back to the central Showmen vessels editing and managing the entire enterprise. From the center of the nest, hanging in the Posture of Excited Attention, Noamtosk watched it all.

"This oughtta be good."


评分: 0+x

Herr Noamtosk。”

Herr 主官Direktor

由于没有什么新消息,von Erbach便把那张剪报推到桌子的另一边。他打心底里想称这些东西为报纸,可是他们大多数都印在回收的塑料薄层上,而在被某些人称作联合地球舰队的这个地方,这些塑料片已成为事实上的书写材料。

星际信使

CID的代表拒绝对‘红型食品替代品’作出评价

CIDF 人民的意愿)针对越来越受欢迎的Type 3合成口粮的持续推出,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进行了相关讨论。而来自中央调查研究局的水基农业26部代表则拒绝提及这件食品产品的俗名,而是在反复强调合成口粮之中的蛋白质是源自大米与其他无土栽培27作物。

在发现其中含有93%的来源不明的化学物质后,现场爆发了争论……

流浪星空

‘一起惊人的失败’
GOCSYeager上的悲剧

UNOC中央指挥部,雅典娜 壹)早在启航日事件早期的混沌无序之中,那上天指定的全球超自然联盟星舰Yeager的每日修复便成为了许多人生活中恒定不变的一部分。这也包括它那英勇的船员们,在他们的实验型飞船于他们身旁崩塌之时,他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以保证平民承包商的安全。而今天,这是第一次,这个分成五部分的系列物品将作为特点之于……

星际信使

知情人士:‘UNOC在实验类人型战斗载具’

UNOC中央指挥部,雅典娜 壹)随着在UNOC的月球防御设施的停泊区周边对类人型载具的目击事件越来越多,许多人猜测联合国正在投资一项改良先进军备的秘密计划。

“它看上去有3层楼那么高,有一点驼背。我从未见到过像那样移动的宇宙飞船,它看上去就像是在跳舞……”

流浪星空

社论:外星人就在我们身边……对吧?

我认为启航日事件之后的这些年里,最震惊我的不是人们愿意去相信什么,而是人们愿意去不相信什么。直至今天,我们仍然不知道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管是UNOC 还是格鲁乌,甚至是基金会都没有一个人愿意透露哪怕一丁点消息,关于究竟是谁或什么参与进了这件事之中的消息。以及,为什么有些顽固不化的人还是坚持认为这一切发生的事都是正常现象?证据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星际信使

天才还是怪物?
Axel von Erbach:升起月球基地的男人

FSF L'Engle号)在舰队社会中的所有神秘人物里,很少有人比Axel von Erbach更具有争议(以及有着更多的著述)。对这个谜团背后的男人进行研究之时,几乎都会不可避免的走向极端;对每一项战争罪的指控与有关纳粹主义的拷问,都对应着一番称其为引领人类走向全新道路的文艺复兴圣徒的描述。当然,采访他是根本不可能的,而我们仅知的那一点事实又是如此脆弱……

The Wandering Star

SICP推迟产品发布
关于安装激光武器可行性的疑问

UEFS 大胆向前)在今天这一份让投资者感到萦绕于心头的熟悉感的声明之中,斯巴克-英尼斯消费者产品宣布他们将推迟发布LCOL系列的战斗激光,尽管该系列产品在小行星防御设备之中需求很高。在一份准备好的陈述之中,SIC主席……

“这些都是在过去6天内打印出来的。你知道在过去的六天里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拍了一些很棒的电影,这是肯定的。然后就是你们中出现了一小块新闻界的毒瘤。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熟悉蛇之手吗,Noamtosk?”

“哦,当然,‘魔法。我的意思是,这都是非常先进的技术,并且被巧妙地伪装了,不是吗。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应该担心从木制品里倒出巫师来吗?也许这是风格的转换?那也是,尽管幻想有时也会变味,但这又和什么有关系——’”

“在……”,von Erbach犹豫了。‘清洗’是他想到的第一个词,但他没有这么直接说出口。

“在最初几个月维持治安的行动之中,我们确保了所有新闻来源都牢牢地掌握在权威机构掌控之下,包括我们自己。当然,你已经见过基金会日报联合之声了。”

“直截了当点,von Erbach。你一定很少进行不错的简要谈话。”

“6天前大气检测系统侦测到了氧气含量与湿度水平的上涨,时长1分钟。这等价于超过10个人进入雅典娜 壹生态系统之中。而在舰队之中,超过10人的调动是超过常规人事调度限度的。同样是在6天前,有人开始出版两份地下报刊,而这些报刊都包含了不应存在的资料来源。”

“所以说你们的安保系统不是完美的。这又是什么大——”

“6天前我们的反异常活动检测设备记录到的特征与蛇之手的奇术相匹配。而同时所有你们提供的予光者设备均显示什么都没有

除了它的牙齿仍在运动外,Noamtosk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但——但是这不可能。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来——来——”

“你想要简要谈话?那好,这就是你要的简要谈话了。听着:你的小实验被损坏了。有些人已经找到了上下船的路,有人已经找到了回家的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