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菌体的转录RNA
评分: 0+x

官方名称: 基金会空间部队轻型舰艇伐楼拿级 [改良型] 配送号

设计总结: 配送号 consists of a heavily modified Varuna-class spacefaring vessel, constructed from the salvaged remains of FSFL Galaxy Cruiser (see Dispatch Timeline). Much of the vessel's internal space has been sacrificed to accommodate an oversize, reinforced storage bay. Basic landing struts have also been added, and the ship's external structure has been reinforced to allow the ship to alight on planetary surfaces. See below craft specifications for more information.

DeliveryVirt.png

For security reasons, the structure and placement of the vessel's FTL drive systems have been removed from this schematic. Level 3-Heimdall clearance is required for access.

Crew: 5

动力装置: NRX/XE-II号核引擎

Armament:

  • 2x Subach-Innes斯巴克-英尼斯LCOL-F 3MW二氧化碳脉冲激光
  • 1x FSFW 'Naagastra' hypervelocity coilgun (Modified) [See Experimental Components List]

Craft Purpose: The FSF Delivery is a combined planetary scouting and resource-gathering craft for the Foundation Space Force. Equipped with an enlarged storage bay and specialized scanning, mining, and storage devices, the Delivery is dispatched to planets of interest within the immediate stellar vicinity of the greater FSF fleet, at a maximum range of one light-week. After approaching the interstellar body in question, the ship scans to acquire more detailed information for the fleet. If appropriate, the Delivery then lands on the planet and secures all resources necessary for FSF use, as well as any detected anomalous objects ascertained to be relatively safe to handle.

The Delivery has been outfitted with a variety of experimental FSF equipment beneficial to its primary mission. This both expedites resource gathering and allows for field-testing of newly-developed FSF technologies. Due to the high level of risk already accepted by the crew members of the Delivery, as well as the relative ease with which the basic craft can be replaced, it was considered the optimal ship for early trials of emerging FSF technical components. See Experimental Components for more information.


拼音或其他文字标示Pīnyīn huò qítā wénzì biāoshì

评分: 0+x

昨日我走上楼梯
我看见一个不在那的人
今天他亦不在那里
我希望他早已消失

-Antigonish, by 休斯.默恩斯Hughes Mearns, 1899


Prime纪元生死间

Prelude: A Terminus, by Drewbear

Postlude: A Terminus, by Drewbear


这个被基金会称为“Nobody”的人在他们看来是一个谜,他几乎是一种冥冥中的力量,是某种可以突然出现并没有明显原因的改变整个行动的存在。他的行为既没有规律也没有动机。

亦或许存在某种规律。

基金会的记录不足以表明Nobody是一名个体还是一个组织 。又或者从某个方面来说,二者都是对的。 Nobody 是一个有着 特定目标的个体,这个目标一旦达成,另一个人就会接过“Nobody”这个名号与身份,成为一直以来使用这个名号的那一个人。

"乌有之人" 设定讲述的是关于Nobody如何努力去实现他/她的目标的故事,不管目的是为了自我发现或者复仇,亦或是为了娱乐等其他事项。最核心的主题就是 "神秘"。因为每个迭代的Nobody可能怀有不同的目标,所以这个设定相比于其他的而言需要有几分不严谨。 在GOI页面中被形容的那个人 (今后被随意的称之为Prime) 只是想找到他曾经是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把这个名号传给别人。其他迭代的Nobody也许想要的是其他事物。但可以确定的是,每个Nobody都是神秘的代言人。


我是个无名小卒!你呢?
你也是个无名小卒?
那我们可成了对──别说出来!
你知道,他们会把我们放逐。

-I'm Nobody! Who are you?, by 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 1891


评分: 0+x

永远不说再见,只因再见亦即离别,离别亦即忘却。 ~ 彼得.潘

在公元后那第1973个春秋之时,这个辉煌的世界即将征服它面前那浩瀚的星海。阿波罗计划将人类首次送上了月球,随后的密涅瓦计划则建成了首个月球殖民地。在这些载入史册的尝试中,合作的光辉作为闪耀。人类似乎第一次成为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且之间的合作愈加牢不可破。华约、北约以及中国走到了一起,准备将人类带入一个崭新的黄金探索年代……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事情是这样的美妙。但,所有美好的事物,必有其终结之时。

LuciferVirt.png

尖端的“撒旦”级重型巡洋舰,为基金会空间部队的主力战舰。

7月13日凌晨时分,那个人们熟悉的世界消失了。而将这个世界移走的力量,则远超所有人的理解与想象。只有月球殖民地、基金会的隐蔽轨道设施、苏联的灵体飞船以及中国的空间实验室没有随着一同消失。SCP-2047把地球整个替换,使其成为了一个寒冷、死寂的世界。仅剩一小撮剩余的人类在这颗星球的轨道上,无言的望着那个陌生的世界,试图找回那已逝家园的一点点影子。然而在这些幸存的男人女人的心中,那开拓进取的灵魂之火,永不熄灭。

在这凶多吉少的危机情形下,人类残余的政府组织互相结合,组成了一个临时性且不稳定的联合政府。在此政府的领导下,许多星际战舰、经过改造的殖民地,甚至是那些太空垃圾都被仓促的聚集起来,组成了一支联合舰队。这支舰队当即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寻回他们的家园。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一股对此十分感兴趣的势力,正在屏息的看着这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切。予光者,SCP-1822的建造者,十分喜爱这为了生存而战的画面。他们认为,这些幸存的人类即将上演一出十分令人愉悦的精彩戏剧。而正因为如此,这些人类值得他们在正确的方向上给予一点温柔的帮助。

欢迎来到地球联合舰队。我们希望你对于这感到还算满意,因为老实说,我们没得选。我们目前的航线向着那左数第二颗星,一直向前,行至天明。

相关故事:

相关条目:


评分: 0+x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25号站点,会议室A
1973年7月12日,23:15 GMT3

“Marko博士,所有对SCP-3203的实验将被暂停,而且目前没有任何在未来对相关实验进行重启的安排。”坐在桌子一端的那个男人边说,边在幻灯片上打出了一列名字。“在去年一年这短短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损失了3名D级人员。这不仅超过了预计的损失范围,也超过了我们可接受的损失范围。”

Marko博士,这个已经四十好几,且有点秃头的人说道:“Cooper主管,一年里死了3个人和没死几乎是没有区别的。当然,伤亡率有所上升,但只要我们在接下来5年内继续实验,我们就能获取更多的样本。”

Cooper主管摇摇头,说道:“我的立场中,只有无人伤亡才可以被接受。我们对人类负责,不是样本。诚然,他们在我们的实验中他们会遇到极端环境,死亡风险也随之上升。但确保伤亡率控制住最低水平,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因为你的失职行为,我才决定撤销你负责的3203项目上的所有实验计划的。”

Marko博士在椅子上不舒服的动了动。

"还有,"Cooper继续说道,“我正在把你移交伦理道德委员会进行审查。正是因为你在工作上的不称职或是故意忽视安保协议的行为,才导致了D-1034和D-3402的死亡,而不是其他什么客观原因或其他人的责任。”

“等一下,”Marko打断道,“我只是做了在工作时应该做的事!”

“很明显事实不是这样的。所以,在我们处理完你弄出的幺蛾子前,将对你进行停职处理,懂了不?”Cooper主管招呼了一下身后几位武装人员中的一个:“Polaski特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把手臂向Marko一摆。

一个胸肌魁梧、四肢发达的男人走上前,把他的手放在了Marko的肩膀上。Marko重重的往椅子里一坐,随后站了起来,跟着那个大块头一同离开了会议室。

“哎,新人。”桌子另一头的男人嘀咕道。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D-1153的收押单元
1973年7月12日,23:56 GMT

“这会有那么几种办法离开这里的。”Jacob Maxwell对通风管说道。

“听着,”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从隔壁房传来,“我已经在这待了两年了,而我没找到哪怕一种切实可行的办法离开这。你就别白费心思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既来之则安之?Tommy,你他丫的脑子是不是抽了?”

Tommy的回答从隔壁房传来:“好好想想,你现在能够为你的国家服务,你有一日三餐可以饱肚,你还可以见到别人究其一生也见不到的美景。知足吧你。”

“我是一个他奶奶的信息技术专业生,因为想要通过那操蛋的测试,结果去到一起炸弹恐吓案件中去了!一日三餐以及一个睡觉的地儿可不是我打发余生的方式。”

“你以为我偷车就是为了来这个离家一百万英里的地方?告诉你,发牢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记住这一点。然后我建议你还是听我的,回到座位上,去享受你的新生活吧。现在你可他妈是个太空人。”

“我操,你到底懂不懂啥叫做生活?”Jacob最终还是把这句堵在嗓子眼的话咽了回去,没再说什么。他摊大饼似的躺在了床上,仰望着窗外的景色。Thomas是对的,在这个高度俯瞰下去,地球壮丽的无以言喻。

他辨认出了东南亚那独具特色的海岸线,想象着自己用手抚摸着那粗糙的海岸轮廓一路北上。再往上,他却没能看到那雄伟的万里长城。他一直以为他可以一眼认出那震撼人心的建筑奇迹,可他没在神州大地上找到任何明显的标痕。难道是他靠的不够近?

Jacob把整个身子趴在了窗户上,想要尽可能看的近一点。就在此时,事件发生了。Jacob不经意的眨了下眼睛,而等他睁开眼时,另一个怪诞、陌生的世界展现在他眼前。

“我操?”Jacob喊道:“Tommy,地球出了点问题。”

“听着,”那含糊不清的声音再次回应了过来,“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哪怕一句狗屁胡扯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我他妈的累死了。”

“Tommy,我他妈没在和你开玩笑。”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ooper主管的办公室
1973年7月13日,00:04 GMT

一阵响亮的“哔哔”声惊动了Cooper,他把注意力从案前的文件中转移到这个声音上。他按下一个按钮,一个不安的声音立刻从那一头传了过来:“主管,大事不好了!”

Cooper的求生本能开始发挥作用,他先是在脑海中快速浏览一遍那些重要的系统:生命维持系统、人造重力系统、船体的……想到这,他却再也想不下去了。因为此时他抬起了头,大脑一片空白。他愣在原地,凝视着站点绕着转的那个外星世界。

“去他妈的。”他发出了一声吼叫,“Caitlyn,你现在可给我保持冷静了!我要你把所有能喊上的军官、特工和职员都喊上,来指挥控制中心集合!记住了,这不是演习!”

“是!”身旁的助理仅仅只是战栗了一下,旋即赶去传达命令。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ACC4
1973年7月13日,00:15 GMT.

“3065与3132都处于完全收容之中,再说了,这两项目也没法引起这种程度的现实转换。”站在靠后的一排的特工Forester说道。

Cooper把眼镜往上推了一大截。“好,不是他们。但一定是什么东西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这个星球上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吗?”

“据我们所知,是的。”通信官Jessica Makie说道,“不排除可能有人在下面,而他们要花一点时间才能搞明白怎么和我们联系。当然了,他们得愿意。”

“最近的FSF5星舰是哪艘?”Cooper问道。

郑和号。”Makie说道,又看了看她的控制面板。“这艘船被派往距离我们12光秒的地方,她的任务是调查一处空间异常现象。在这件事发生前他们就开始返航了,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减速阶段了。”

“啊,终于有点好消息了。”Cooper稍稍释怀了一点,继续问道:“她的ETA6呢?”

“2小时32分。”

“好。在他们回来前我们应该与FORC-3到FORC-11全部取得联系。现在我是最高级主管,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危急存亡关头。我希望他们每个站点都回复我们一份完整的储备清单。FORC-10尤其应该放在首要地位。他们必须继续维持3450的收容,不然的话我们就他妈的有麻烦了。

“是,长官。”通讯官Makie开始操作她的控制面板。“等一下,这,长官……”

“咋了?”他停止了讲话,走到她的身边进行查看。“哦,我操他妈的。”


FORC-5外10光秒处,星际空间
1973年7月13日 00:19 GMT

2艘结实的飞船高速行驶在空旷的空间中。他们深色的舰身上印着格鲁乌空间部队的标志。他们在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因为他们这些操作员并不是实体,而所以不必担心会被那巨大的加速度所伤害到。

甲板上的是几个弗拉基米尔·沃尔纳德斯基7的变体。他们有些是扭曲的鬼魂,只知道如何操作武器系统。还有一些是和他们的母体差不多久经世故的复制品,有能力进行独立思考。他们都急切的想弄清楚基金会到底干了什么,让地球整个就这么消失了。

有一半的人管理着引擎以维持飞船的运行。这些引擎都混合了超自然能源与常规推进系统,使得运转效率成功的翻了个倍。这一半的人发现了一个很像基金会空间部队指挥中心的地方——FORC-5。这个站点正在与这片区域里所有其他基地间相互交流着信号。

如果说有人知道谁把地球偷走了的话,那人一定是FORC-5里的人。一盏舰桥操纵台上的通信指示灯发出了明显比以往亮的光芒,可这却被操纵这艘飞船的鬼魂忽略了。舰桥还是保持着静默,而且在他们抵达目的地前,他们将一直保持静默。

一架格鲁乌的星体飞船上是没有生命维持系统与空气的。但是如果你能够在飞船里的漆黑走廊上旅游的话,你就会感受到一阵阵低沉且缓慢的隆隆声。舰上的大部分鬼魂是能够独立思考且能够让人相信他们的。而一个弗拉基米尔·沃尔纳德斯基完美的复制品尽管能独立思考,却十分不擅长操纵这艘船先进的武器攻击系统。所以在船的深处,有几个狂热的鬼魂专门被限制在了一个个小小的壁笼内。之所以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他们负责控制各自的武器。

他们像其余同胞一样连接着格式塔8意识,而且他们知道旅行的目的。他们知道,再过不了多久,他们就有机会使用他们这美妙且致命的武器了。于是乎,不在乎什么逻辑或者感觉,他们开始尽情的发出隆隆的咆哮声。



FROM: O5-7,代表O5议会
TO: William Pendergast将军 (基金会应急计划行动9代理主管)
RE: 计划 CPO 83910301


应急计划行动已批准。代号名“海姆达尔计划”。研究地外智慧表现出对人类生命和/或文明的强力、活跃敌意,其可能试图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潜在含义。分析可能的结果。制定对策与应急计划。完成后向O5评议会报告结果。



项目执行概要

应急计划行动编号: 83910301
代号: 海姆达尔计划
计划领导者:William Pendergast将军
监督者: O5-7
批准日期: ██/██/████
涉及设施:

  • 监督者议会
  • Research Sector-15
  • Site-11
  • Site-19
  • Armed Research Site-45

涉及机动特遣队:

  • 机动特遣队Gamma-5
  • 机动特遣队Iota-10
  • 机动特遣队Kappa-6
  • 机动特遣队Omega-4

计划目标:海姆达尔计划目的是对于跨学科的小概率高风险事件进行研究分析,该计划拥有3个基础目标:

  1. 研究地外智慧表现出对人类生命和/或文明的强力、活跃敌意,其可能试图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潜在含义。
  2. 分析出可能的结果。
  3. 制订对策与应急计划。

关键假设:

  1. 地外智慧表现出对人类生命和/或文明的强力、活跃敌意。
  2. 敌意地外智慧不会拥有违背物理法则的科学技术。(然而实际上有许多SCP是以违背物理法制的方式运作的,那些未完全理解的除外。即使对基金会的研究员来说,仍有未被完全理解的异常,并因而未取代目前普遍接受的物理法则。对于不可能科技的推测只会产生有意思的“软科幻”,而非基于科学事实的分析结果。)
  3. 除非他们的目标是简单的摧毁整个地球上的文明和/或生命(人类的或者其他物种的),否则HEs对这个星球的攻击尝试将必须被限制,以减小对生物圈的损害水平。
  4. HEs试图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行为可能是公开的(例如武装入侵)也可能是秘密的(例如// 渗透)。
  5. HEs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公开尝试的相关知识无法从全世界大范围进行收容。
  6. “简单”的解决办法去应对HEs征服、奴役或是歼灭人类的尝试将被证明是不可行的。


FROM:William Pendergast将军(基金会应急计划行动代理主管)
TO:O5议会
RE: CPO 83910301 (“海姆达尔计划”)


收到。请查看我的团队所编写的海姆达尔计划(CPO 83910301)相关资料。我希望这份报告在此展示了充足的小概率高风险事件描述。我希望,本报告将足以证明本文所述的小概率高风险事件的发生。



计划文件



关联文档



更多信息



所要求的文档

FROM:William Pendergast将军 (基金会应急计划行动代理主管)
TO:海姆达尔计划上所有人员
RE:所要求的文档


O5议会已经要求提供更多海姆达尔计划(CPO 83910301)相关文档。所有职员可以在空闲时随意地探讨这些或其他的研究题目。

这里是一个关于可能被起草的与海姆达尔计划有关的故事、报告等文档的创意的列表。当你觉得你有了一个点子,而你很像看看其他人写这个点子会发生什么的时候,你就可以随意的把这个点子添加进这个列表。或者你也可以把那些你已经写了的点子移出这个列表。

政治 / 经济 / 社会

  • 国际关系与地外联系:我们将联合为一体还是各自为营?
  • 与死神交易:经济在地外入侵时那难以预料的结果
  • 在大街上惊慌乱窜还是保持冷静继续生活:民众对于第一次接触的反应
  • 应用高校历史:征服新世界后的课堂
  • 民众爆发动乱:当世界上上保守的最好的秘密公之于众时会发生什么。
  • 何为代价?在外星人入侵时定义道德。
  • 必须如此?与其他秘密组织以及政府专门机构联手
  • #外星入侵:使用社交媒体进行损害评估、风险管理和恢复

军事

  • 有记录以来最长的补给链:一次星际入侵中的军事后勤工作
  • 当我们无法对它们进行核打击时会发生什么?行星战略防御
  • 地球需要你!:组建一支军队以应对大决战
  • 战略分工:掩盖保密我们的超级武器
  • 担忧的市民:采取必要手段来设法回避民众的异议

自然科学

  • 我们显微镜下的同盟,还是第四位骑士?外层空间生物学作战
  • 了解你的敌人:外星心理学以及行星防御
  • 与火共舞:外星科技中那颠覆整个工业体系的能力以及潜在的风险
  • 煤炭与铀永世流传:发展一代能源工艺以控制未来科技的发展局势
  • 子非蜂:外星生物学对畜牧业以及农业的巨大影响

异常活动

  • 责任清算:“毁灭 毁灭 毁灭”真的必要吗?
  • 资产调度:鉴定并使用有能力协助行星防御的异常物件
  • ████物理学!快速发展可供选择的学科
  • 控制 收容 保护?在战火中重新思考基金会的优先事项

对星际SCP的深入研究

这是一份被标记为“星际”的SCP的简单列表。如果你想要使用他们,请确保使用前与作者先进行了沟通。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ACC
1973年7月13日,00:23 GMT

“长官,”Mackie中尉一边在她的操作台上输入了一串代码,一边说道:“他们在呼叫我们。

Cooper叹了口气,“是视频吗?”

Mackie摇了摇头,“只有音频。”

“把这里的警报关掉,然后把他播放出来。”

“我是Vladimir Vernadsky,“心理电子部”主情报指挥官。抱歉但我现在只能长话短说,因为我的飞船上出了些许差错。和你们一样,我明白地球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现在我们接到了命令对你们进行调查,以查明你们在这起地球消失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不幸的是现在我的弟兄们一致决定,说这次行动也就意味着你们的末日。我十分清楚这样做不会带来任何我们所不知道的新信息。

我的弟兄们的计划,是在我们抵达短距武器射击范围内以前保持密集编队飞行。我们已经发射了动能撞击器,你们必须在他们抵达的足够近之前把他们拦停。我会在这里尝试着帮助你们。

祝你们好运。”

“回复,这里是FORC-05。你能听到吗?”

“信号消失了,长官,”Mackie按下另一个开关。“我调用了多个雷达。尽管现在我们以多个组织代码在所有频段进行呼叫,但是没有联系到其他任何音频信号。”

“Jennings少尉,”Cooper主管面向了另一边。“启动CIWS14的主机并保证他们满负荷运转。我们不能像在最近一次实弹演习中那样让他们他妈的干上我们几下。”

“是,长官。给我10分钟,我们就能开火射击他们从天而降丢向我们的玩意了。”Jennings在跑出房间前回答到。

“Colone,l”Cooper在这个男人向前走了一步时停顿了一下,“我需要你和你的原型机到外面去。我们会尽可能快的同步火控数据,但我也想要你的鸟儿尽快翱翔于天际中去。”

“是,长官,”Colonel Leonard回答道,啪的一下敬了个礼。

Cooper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差点笑出来,但考虑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将为了他们大家而去置自己的生命于火线之上,他便忍住了笑,转而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4号机库
1973年7月13日,00:35 GMT

在那填满整个狭窄的指挥舰桥的浓稠深海液之中,Colonel Leonard均匀且缓慢的呼吸着。身边的这些全氟化碳的凝胶是为了保护他们而加入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他们因为那巨大的加速度而受伤。透过那昏暗的全氟化碳的凝胶,他能够看到他的船员,一个个弯腰驼背的待在部分安装的控制面板上。DCVP 方块A的发动机点火,然后这艘飞船便紧随着它的姊妹舰船飞出了机库。他们优雅且缓慢的进行着加速——没有谁预料到要在实际情况下动用实验性的反制飞船试验场,而且他们的引擎不是为携带如此重的武器而设计的。

DCVP.png

尽管当前没有对指定作战星际飞船的需求,DCVP原型机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试验场,以研究未来的低重力环境作战科技

Leonard轻击他的通讯控制板,“方块A,机库已清空。”

“Wesker船长,梅花K,机库已清空。”

黑桃Q,机库已清空。”他们新任的船长,Jennifer Jackson船长,报告道。

“唔喔喔喔喔。”John Ulner船长那传出了如往常一样随意且完全不合时宜的声音,“这里是红桃J,机库已清空。”

Leonard轻声笑了笑,然后再次用起了他的控制台,“J,冷静点,我们正在遭遇一起敌对入侵事件。K,你已经抵达了第一象限,Q,你已经抵达第二象限,J,你已经抵达第三象限,我已经抵达了第四象限。敌人从行星北部 一个极地轨道上接近,在黄道之上,所以我们要在上半个半球的方向上与CIWS互为补充。不过要随时做好在需要时移动到你们所在象限下半部的准备。别用你们的电磁线圈枪用的太过火,以及记住我们还没有完全阻止那些冷却回路产生的问题。狩猎愉快。”

随后通过开放通道进行了一轮确认。Leonard低头看向他的瞄准用电脑并开始分析数据。20个大型发射物——比起导弹来说太快了,比起动能撞击器来说又太大了。这些武器将在25分钟后抵达,而舰船则是在1小时后。那飞船也可能是在一个半小时后抵达,如果他们足够幸运的话。


距FORC-05外54451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 00:55 GMT

他们被推进得远远的,在那些最可能来袭的地方洒下了谷壳尘埃云,并且对他们的电磁线圈枪接下来预热。现在,他们能做到只有等待。按那些老生常谈的话语中所说的,战斗就是不时被恐惧打断的长时间无聊,而Leonard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他此时最希望的就是这无聊来的更多一点。可是根据4架DVCP的雷达所涌现的数据来看,恐惧即将到来。

Leonard从舰桥的小舷窗中看到了一丝蓝紫色的闪光。他睁大眼睛看着紧随闪光出现的传感器读数,传感器读数显示一个撞击器在遇到那一大片谷壳时剧烈的爆炸了。他让自己在那蓝紫色的闪耀照亮面前的天空之时,发自内心的微笑了一下。然后电脑显示屏上的轨迹就都开始弯曲了。

“所有飞船注意!这些东西正在改变航向!掉头,准备好拦截在第四象限的制导导弹!”

舵手把操纵杆往回拉,开始撤退。在舰首过载的飞船摆动之时,那些深海液在舰桥中嗖嗖的快速移动着。燃烧着的推进器不断变换着姿态。他们将导弹的轨迹进行了匹配,核动力引擎也燃烧出了樱桃色的火焰。他没有想到那么大的撞击器居然可以这么灵活,而现在事实是他们认真的绕过了他的谷壳尘埃云。如果他足够幸运的话他们已经在第一个变成碎片前抓住它了。他可不敢指望这个。

有一个问题一直在他脑子里回响:他们是如何被引导的?


距FORC-05外8光秒处,星际空间
1973年7月13日,00:55 GMT

Vladimir Vernadsky望着其他的Vladimir Vernadsky皱了皱眉头。 围绕着他的那些鬼魂从一个岗位移动到另一个岗位,为接下来的那阴冷的工作做着准备。引擎的运转开始变得艰难。Vladimir知道,与地球的联系断开后,他们的能源储备就被限制了。但其余船员却一点也不关心。他们已经把航线设定成了近距离通过基金会空间站的航线 ,而且他们已经开了一次火。他的飞船深处的咆哮愈演愈烈。

如果他不能阻止这一切,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再开一次火。更糟的是,如果基金会无法让那些早已飞在他们前面的导弹停下,它便无关紧要了。全球超自然联盟也好,基金会也罢,有人需要在他们的船最终被击毁时帮助他们。他那低人一等的跟随者不会理解这一点。他们心中所剩下的只有困惑与暴怒。


距FORC-05外54423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0:55 GMT

Amphora.png

仍不清楚格鲁乌“P”部门的舰船是如何瞄准与发射这些武器的。他们那无规律的设计似乎并不能使他们发射出弹道效果。

V-13第一次睁开了他的眼睛。V-20刚刚爆炸了。在他们前有一道隐形的墙,但是他知道解决办法。他们必须绕过它。他可感受到他周围的飞船。18艘是他的兄弟们,另外4艘则是其他的飞船。那其他的飞船将会成为大麻烦。

V-13对着他自己反复呼喊,给他带来重新使用他所在的笼子时所需要的冷静。那灵体能源在他后面燃烧着,然后他把他对准了一个新的路线。一小撮被撕碎的金属云出现在他前方,但他心怀蔑视的轻易避开了。这杀死这些偷盗地球的窃贼也许要花更长的时间,但他们终究会死去。


距FORC-05外52679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1:15 GMT

“我这遭遇了数量众多的冲突。”Ulner队长说道,这是自Leonard认识他起第一次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担忧。“炮手在从空间里获取足够的金属这事上遇到了麻烦。我开始考虑那些玩意是不是比制导导弹更聪明点,长官。”

Leonard在他跟踪最近的一个目标上那燃烧的谜底时发出了嘟哝。前端的电磁线圈枪突然运作起来,对着他的目标射击了一堆钨。他受到了一小道亮光作为奖赏。Wesker已经被记录到击杀了3簇敌人,但是他的武器系统在最近的一次交战中过载了,把他的飞船留在了太空之中。Jackson的记录是7簇敌人,并且仍在上升之中。Ulner则仍在试图摆脱把他作为目标的5簇敌人,而不是反过来把他们作为攻击目标。

他们中仍没有一个破裂成碎片。Leonard的记录是4个。而现在战役中有一簇敌人下落不明。主控制台上小小的红色警报灯在他每一次改变航线时都会闪烁。

“Q!”他冲着他的通讯器说道。

“长官,什么事?”Jackson的声音应答至他的耳畔。

“去帮一把J。我们得守好了,现在这些家伙准备突破防线了,”

“那那个最后的目标怎么办?”

“我去搞定它。”

Leonard的遥测显示最后的目标头也不回的直冲向了基地

“带我们去那!全速航行!”


距FORC-05外34502千米处,高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1:15 GMT

V-13现在孤身一人了。他的同伴们要么已经失败,要么愚蠢的选错了目标。他是唯一一个知道真正敌人是谁的人。现在,基金会将带着他的邪恶作为葬身星海。

可是他的追赶者正在逐渐逼近。这怎么可能?他试着增加他的速度,但他感受到了一阵无能为力。能源,他的能源,全部耗光了!

他再次闭上了他的眼睛并且勃然大怒。然后一下子,这一单个动能撞击器变成了数百个撬棍大小的导弹,广袤的散开在星海中。


距FORC-05外6光秒处,星际空间
1973年7月13日,01:25 GMT

Vladimir Vernadsky从武器官的肩膀上望过去。他感受到了给这些复制体进行供给的能源的无力。他的这个复制品似乎不再关心出来射击指示信号以外的任何东西。这信号对Vladimir来说只是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小数字。他把手穿过了那个鬼魂的腹部,抓住了某些隐形的东西。这个半人随后就消失了。Vernadsky向前走了一步并按下了几个按钮。伽马射线射击瞄准系统马上锁定了一个目标,也就是他们旁边的那艘船。他开了火,随后一阵轻微的嗡嗡响震颤着整艘飞船。

现在这里只剩下一艘飞船了。Vernadsky闭上了他的眼睛,然后把手尽可能的举高。就那么一下子,他周围的鬼魂就这么……消失了。

Vernadsky在他自己的能量恢复之时微笑着。那些有缺陷的复制品将会在不久后耗光他自己的能量。他使用起来整艘船的灵魂能源,以心灵之力把飞船的速度一层层的降了下来。


距FORC-5外9564处 ,中地球轨道
1973年7月13日,01:25 GMT

“Colone,我正在准备拦截。J受到了一些很严重的损伤。3簇敌人被击中。我现在不能跟他取得通讯,但似乎他还能活动。”

“收到。”

“操!”Q对着通讯器叫道:“Colonel,我搞定了最后那一个,但是与红桃J的通讯断开了。他们的核反应堆-”

“明白了。你现在要赶去帮忙的话太远了。给K进行牵引,然后尽快赶回基地。”

Ulner和Leonard一直以来都是一起接受的训练,但是他们在今早升空之时就知道了他们将要面对的事情。Leonard会在随后哀悼的。

现在他需要,不顾一切地,赶到那尘埃云前面。他的控制台上那血红的警报灯闪的更耀眼了。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5号站点,Cooper主管的办公室
1973年7月19日,9:22 GMT.

“从Colonel Leonard的DCVP上的遥测显示来看,他的引擎已经处于崩溃边缘。”Cooper尽着最大的努力去避免看到O5-10的阴影轮廓。

“我面前也有这样的遥测数据,我现在在问你对于他的行为是否恰当的结论。”

“呃。这里一共大概有100个撞击器,他的行动消灭了42个,随后的点防御15把这个数字降到了4.”

“然后呢?”O5-10的电子音使发问者的表情变得十分难以判断,但此时的情形与审讯没什么区别。

“2个撞击物未击中站点,另外两个则不是。其中一个击中了居住区,另一个则击中了D级人员扇翼。”

Cooper不能很清楚的看清O5-10,但他很清楚,这个男人在抛出下一个问题前挪了挪位置。“伤亡?”

“一对D级,以及Marko博士。他似乎忽视了撤离指令。”

“哪个D级?”

Cooper停顿了一下,检索了一下面前的信息表。“D-1153和D-2045。”

O5-10在稍稍停顿了后继续提问:“你认为如果那100个撞击器全部通过防线的话会发生什么?”

“点防御令人吃惊的精准,也就是说大约还会有另外4个撞击器击中站点。考虑到在住宅区发生的基本上是灾难性的碰撞……我得说Colonel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好吧。我希望在这周结束前见到完整的报告。”

随着电脑屏幕的熄灭,Cooper主管这几分钟里第一次可以自由的呼吸。他花了几分钟让他自己镇静下来,然后按下了桌子上的一个按钮。“把Jackson小姐送进来。”

“是,长官。”回复从通讯器里传出。

随后Jackson船长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并找了个位子坐下。

“Jackson小姐,我有话想先说的是……”

“Jackson船长。”她打断道。

“你说什么?”

“是船长,不是小姐。”

“哦。”Cooper感到他的脸因为尴尬而略微有点泛红。“我十分抱歉,Jackson船长。”Cooper试图让情况恢复正常。“我对于你的朋友的遭遇感到十分遗憾。Ulner和Leonard都是很棒的人。”

“A和J上的船员们知道他们所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们拯救了许多人,这也就意味着没有什么悼念比在他们的荣耀下继续前行更好了。”

“没错,但是Leonard也确确实实牺牲了他自己来挡下那最后一波攻击。然后是你,倒下的敌人簇群中有一半都是你摧毁的。”

“我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

“我刚得到授权来批准这次的提拔。”Cooper从他身前的一摞纸中间扯出来了一张纸。“因为你似乎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最好的飞行员了,这样的决定是很合情合理的。”

Jackson接过了纸,快速的扫了一遍。“你想要我接过Leonard的指挥权?”

“我们确实是这么考虑的。”

“我能胜任。”

Cooper站了起来。“我现在需要准备一下,一小时后还有会要开。但是在今天晚些时候指挥部的所有人都要到场参加会议,准确的说是在13:00。”

“我会到场的,长官。Jackson也站了起来,并干脆利落的向Cooper敬了个礼。

Cooper大吃一惊,并试图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显得得体。这两个人就这么站在这,双目对视。过了几秒,Jackson先笑了出来,Cooper则也没有忍住。

“长官,我们必须要在像刚才那样的敬礼中继续工作下去。”Jackson说罢,向门口走去。

“对,我们当然得这样。”Cooper说着,坐回了椅子上。


MTF Alpha-9 (“Last Hope”-最后的希望)

small.jpg

特遣队任务:Omega-7计划的重生。一支明确以训练人形SCP并将他们应用于实战中为目的的机动特遣队。

行动报告:

Omega-12 ("Achilles' Heels")

特遣队任务: A task force composed of reality bending Foundation personnel from an alternate universe. Omega-12 is tasked with capturing SCP-3480-2 instances, guarding the many entities imprisoned in Area-13, and hunting down powerful uncontained reality benders elsewhere.

遭遇:

Disclaimer: If this document confuses and scares you, and you don't understand what it is, read this guide until you feel better.

The following list is not to be considered a canonical record of Mobile Task Forces within the Foundation universe. It is intended as a tool for writers, and is not considered 'official' by any stretch of the imagination.

If you spot an MTF that's not on this list, or create a new one for your own SCP article or tale, feel free to insert it. If the number is already taken, just add a new entry below the original. Likewise, if you spot an MTF in this list that's no longer in existence, or goes by a different name/number, feel free to delete it! This is primarily a collaborative project, so any additional help would be greatly appreciated. The formatting for adding a new item to the list is as follows:

|| MTF number || Codename || Articles/tales it's used in || Brief descriptive passage16 ||

Task forces marked with a '•' have had their entries fully verified.

Wait to make sure your article's staying in the positive ratings17 first: it's a pain to go through and clean up afterwards.


LIST OF LISTS OF TASK FORCES:


Many thanks to CrayneCrayne, who provided the basis for this using arcane computer majix, and Modern_ErasmusModern_Erasmus, who put in a frankly ridiculous amount of work tidying this up.


机动特遣队Epsilon-9 (“Fire Eaters”-噬火者)

small.jpg

特遣队任务: Epsilon-9擅长操作燃烧性武器与应对高温环境。

协助收容的项目:

机动特遣队Rho-9 (“Technical Support”-技术支持)

small.jpg

特遣队任务: 机动特遣队Rho-9负责基金会的计算机安全。 当模因抹杀触媒能隐藏并遍及数据结构中时,这就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了。

协助收容的项目:

行动报告:

机动特遣队Omega-12 (“Achilles' Heels”-阿喀琉斯之踵)

small.jpg

特遣队任务: 一支由来自一个平行宇宙的基金会现实扭曲成员所组成的特遣队。Omega-12被指派抓捕SCP-3480-2实体,守护关押于Area-13的多数实体,以及在别处追捕直至捕获未收容的强大现实扭曲者。

协助收容的项目:

行动报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