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how
medium.jpg

████森林的航拍照片。

项目编号:SCP-329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292及其周边地带被伪装成高级研究员切尔西·格兰特名下的私人自然保护区,由翠鸟工业提供资金援助。误入该地区者将被送往Site-990接受询问,随后进行记忆删除并释放。穿过SCP-3292上空的民航航线需全部改道。

SCP-3292入口安排两名2级警卫看守,他们应穿着适当的制服,伪装成受雇于翠鸟工业的私人护林员。试图从主要出入口进入SCP-3292的SCP-3292-3个体将被基金会特工扣留,并送往Site-990接受检查。

常驻机动特遣队Psi-31“动物保护者”将定期观察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濒危物种清单,留意一切数据的波动。

描述:SCP-3292是一处超维度异常空间,可通过苏格兰████████地区的████森林进入。虽然SCP-3292周围只有大片的针叶林,但SCP-3292本身却是由一连串结构相当复杂的且长满植物的洞窟和地穴组成,在其中心位置有一片似乎是橡树的林地。SCP-3292内部永久保持春季的状态。

据观察,SCP-3292的昼夜更替与外界相同,但SCP-3292中的物体似乎并不受时间流逝的影响。不论在SCP-3292中停留多久,这片森林里的生物和物品都不会发生老化现象。

由于SCP-3292对科技产品的负面影响,探索该区域成了一个极端困难的任务。电子产品和复杂机械一被带进SCP-3292就会立刻失去功能,因此无人机探索也无法实施。据猜测电子产品的失灵可能和遍布SCP-3292内部的电磁场有关,但目前还无法解释为什么非电子的机械仪器也同样会失灵。到目前为止,基金会特工已经绘制了约35平方公里的SCP-3292地图。

SCP-3292-2是一座17米高的雕像,由数种火成岩和沉积岩构成。SCP-3292-2外形近似人类,无明显的性别或种族特征,保持着两腿交叉的坐姿,双手搁在腿上。SCP-3292-2体表87%的面积刻有多种来自不同地质时代的生物的详尽图鉴。已被辨认出来的生物包括:

  • 奥陶纪的腕足类生物和三叶虫
  • 泥盆纪的早期陆生节肢动物
  • 二叠纪的盘龙目和陆生无脊椎动物1
  • 三叠纪的兽孔类和主龙类动物
  • 白垩纪的鸟臀目和兽脚目食草恐龙

检测显示SCP-3292-2是在约250万年前被制造的,与人属物种出现的时间几乎相同。然而SCP-3292-2并没有像同时代的物品那样出现风化现象。

medium.jpg

试图进入SCP-3292,被基金会工作人员拦住去路的SCP-3292-3。

SCP-3292-2能够蜕落和回收至多1%身体质量的身体碎屑。每次蜕落时,碎石都会组合成大致的人形,有明显的四肢、头部和躯干之分,它们被编号为SCP-3292-3。SCP-3292-3可以自行移动,某种异常引力使它们的四肢和头部悬浮在距离躯干0.5cm之外,以确保运动中不受磨损。SCP-3292-3的身高在5-18cm之间。

据观察,SCP-3292-3的主要职责是看护。SCP-3292-3负责照料SCP-3292-4,满足它们精神和身体上的需要,另外也负责监视进入SCP-3292的来访者,以及护送SCP-3292-4进入SCP-32922。据推断,SCP-3292-3是自身无法行动的SCP-3292-2的代行者。

SCP-3292-4是生活在SCP-3292中的动物与植物的总称。据观察,所有SCP-3292-4都是已灭绝或极端濒危的生物3。SCP-3292-4不需要进食,生理进程也完全停滞。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所有SCP-3292-4都处于临床死亡状态。

如果有人试图从SCP-3292中带走SCP-3292-4个体,多个SCP-3292-3将会试图拘捕此人。但由于SCP-3292-3与人类体型相差悬殊,它们无法对人类构成任何实质上的威胁,因此被视为无害。SCP-3292-3的拘捕行为包括拉扯人类的裤腿、偷袭人类的脚部、拽头发、打击胫部和拉扯衣服。

附录-01:在09/01/██,基金会人员试图从SCP-3292的主要出入口带走一个SCP-3292-4个体(一只Raphus cucullatus4)。SCP-3292-3无法夺回该个体,基金会人员成功地将其带到了距离出口12米远处,此时个体突然死亡。在三秒时间内,该SCP-3292-4个体开始快速腐化,二十八秒后,个体只剩一堆骨架。此后基金会人员不再尝试从SCP-3292中带走任何SCP-3292-4个体。

回收文档-3292:以下日志在最初发现SCP-3292时由基金会人员回收。该日志被放置在SCP-3292-2的腿上,虽然它已经历超过一个世纪的岁月,但在被回收时却仍处于全新的状态。以下为日志具体内容。

04/12/84

今天我见到了真正的奇迹,向女王陛下起誓,这将会是我的探险生涯的一次突破。

为了寻找维京的冈格尼尔部族的财宝,我来到了格兰奇茅斯港附近的一个小渔村。在这里,我从一个屠夫处打听到附近有一片古老又神秘的森林,一位法力无边的守卫保护着它。他对我说这只是讲给孩子听的童话故事,但我可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前往森林的旅程异常艰难。暴雨疯狂抽打着我的后背,狂风几乎要把我从地上卷走!我走了好几英里都没有到达目的地的迹象,直到我翻过了一座小丘,才终于看到那些列队欢迎的参天大树。数千棵针叶植物和谐一致地直指天空,一个森林王国正期待着我去一探究竟。

我紧张极了,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还差点把帽子忘在石头上!我没有再多加拖延,直接从巨木之间穿过,走进了这片林中秘境。
直到现在,我都还在为我的所见所闻惊叹不已。

我一走进森林,之前一直打在我身上的暴雨就停了下来,就像突然有人跳起了乌里阿亚-乌里阿亚部族的雨止之舞一样。我身上像包了毯子一样温暖,周围的鸟鸣声充满了迎接春天的喜悦。我仿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放眼四顾只能看到无尽的郁郁葱葱。

我不知道现在我在这里呆了多久,因为我的怀表不知为何突然不走了,不过我还是尽快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写日记。接下来我要继续探索了。

我会把我的新发现都记录下来。

04/13/84

这片神奇的林地不断地给我带来新的惊喜。我来到这里已经一整天了,我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可是我却一点也没有感到疲劳,还是和刚进来时一样精力充沛。我似乎并不会口渴,也根本没有饿的感觉,不过还是好想吃约克郡布丁……

我开始相信这片森林处于某种时间循环——或者什么类似于此的东西——之中。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它到底是什么,但我认为“今天”的我其实还是在“昨天”。虽然上述的发现已经可说是很不可思议,但是比起我在这片神秘土地的另一头发现的东西,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今天,我在森林里走了几小时后,遇到了来这里之后遇到的第一头动物。那是一只在树桩下打洞的小型啮齿动物。一开始我几乎没把这个小家伙当回事,直到我坐下来开始仔细观察它。这时我才发现它竟是一只宽脸长鼻袋狸,这个物种应该已经灭绝近十年了!

我满怀喜悦地观赏了一会这个小家伙,然后和它道了别,向丛林深处走去,到了那里我又看到一群蓝马羚在吃草。自然,我又大吃了一惊!已经两次了,根本不可能还存在的动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已死之物在这个梦幻般的乐园中自由嬉戏!

随后我对这个奇妙的洞窟做了进一步的探索,也获得了惊人的发现。一开始我没怎么注意这里的植物,但随着一再遇到死而复生的动物,我对这里的植物也仔细调查了一番。

罗盘草,弦木,圣赫勒拿天芥菜,早已灭亡的花草树木在这里生长得异常茂盛。我开始相信自己也许是踏入了某片圣地。

先写到这里了,我要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猛犸象!

04/14/84

今天我遇到了这片森林的守护者。我决定称他为伯特伦。

距离森林的入口几公里的地方有一片挺大的开阔地。非要形容的话,我会说那里遍地青草,绿意盎然。我就是在那里遇到伯特伦的。他坐在那里,尽职尽责地看管着他的助手们照料一群拉布拉多鸭。

哦!差点忘了说这些助手。看来伯特伦请来了一些魔像替自己照看森林里的居民们。我在这些小助手身边坐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观察它们,而它们几乎当我不存在。有几次我注意到它们会摩擦身上的石块,发出刮擦声。一开始我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渐渐懂了,它们只是想让我离那些动物远一点,它们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这里。即便如此,以我的眼光看,它们还是有些太过吵闹了。

在某个助手照料一头马提尼克巨鞭尾蜥的时候,我试着捧起它,不过我猜伯特伦可能不太喜欢这种行为。助手到了我的手里就不动了。我想也许和这小家伙玩耍一会可以掩饰掉我刚才的所作所为。但愿伯特伦能明白我对这片土地并无恶意。

我还没有找到猛犸象。

04/17/84
在这神秘洞窟里已经呆了好几天,我想现在该是告别的时候了。我花了大量的时间观察助手们照顾林中的生物,但研究伯特伦身上的壁画上花了我更多的时间。

要和这片林中秘境说再见真是令我万分遗憾,但我在别处还有不得不做的事。离开这里后我会先返回伦敦,好好吃一顿约克郡布丁,然后前往巴西,继续搜寻圣安娜杜伊帕内马的黄金野猪。

虽然在这里我并没有找到自己本来要找的宝藏,但我相信我发现了更宝贵的东西。这片森林本身就是个巨大的宝库,我只希望后世的探险家们也能享受到寻获宝物的乐趣。

我会把这本日志留在伯特伦这里,这样未来的探险家也许能从我的发现中吸取一些经验,得以一探这片时间之外的土地真正的秘密。

我最后也没找到猛犸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