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的同人文翻译堆积处

命运中的爱与相对维度 Clef博士/神秘博士

“Alto.Clef,你得明白一件事,因为这很重要,并且将来你的一生都可能依赖于此:我正是一个疯子,还带着一个盒子!”

——博士,无关紧要的某年


时间:[已编辑]年,地点:塔迪斯内。Clef刚刚在完成一场四级实际空间抽吸与分离解构圆柱形回避(L4 A.S.S.F.U.C.C.)事件任务时被搅得晕头转向,摔在地板上。他喘息着抬起头,眼前正是博士——系着一条领带的博士。接着Clef晕了过去。

当他醒转过来,抬头正对上博士明亮而闪烁色彩的眸子,Clef感觉心中小鹿乱撞:一阵突然的悸动令他头晕目眩,接着这股冲动滑过他的小腹,注入他立即翘起的下体。“我,我代表SCP基金会而来…”他有些结巴,努力回忆着基金会处理其它现实构建而来的实体的标准程序,“…稍等片刻。”Clef翻身滚向一侧,8英尺的下体拍击在地板上,接着他掏出了怀揣着的收音机。“拜托了,拜托了…”他嘀咕道,把收音机调到69.69 Mhz。

“这里是Ukulele,”Clef说道,“我们刚刚经历了一次四级实际空间抽吸与分离解构圆柱形回避的冲击。”

“你是说L4 A.S.S.F.U.C.C事件?”

“不!”Clef低声吼道,突然解开裤子将博士按在墙上盯着对方,“但马上就是了。”


“如果你给我看看你的音速起子,我就能让你好好瞧瞧我Keter级的下体。”Clef在博士耳边低语,他的唇角摩挲着那比他稍高的男人柔软的发梢,略带粗糙的手掌抚摸着男人腿根,坚硬的下体顶在他的臀部。

“虽然不太懂你的意思,但行吧……”

“很好。”Clef轻哼一声,将他带到因为某种原因出现在房间中的某沙发上。“相信我们能彼此学到不少。”

博士点点头,任由这个背着乌克丽丽又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将自己推倒在皮制沙发垫上。“所以,你是…?”

“我叫Clef。”他将头发撩到一边,偏头痛隐隐来袭,“Alto Clef。”他仰首注视着远处的夕阳。虽然那夕阳实质上是个灯泡。不过反正看了,他还是凝望着那灯泡。“我们开始吧?”

“Allons-y。”

Clef把博士转到身体上方,顺手拽掉了自己烦人的棕色裤子。接着,他从腰带上拿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开始将基金会牌润滑油涂抹其上。

“不好意思,这里的休谟指数在三点到五点六之间波动,我不得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Ukulele说的话有没有现实扭曲,Kit?”

Blanchard的同事转向他,后背倚着椅子把脚撑在控制台上。 “没有。”

“真的?你的收音机什么声音都没传来?”

他们摇了摇头,却停了下来。“嗯……我是说,有一些扭曲的声音,像是划擦和干扰声。”他们举起收音机凑近耳朵,“电磁干扰。以及呻吟声。”

好极了。


Clef一下下重重撞击着博士,而此刻他的偏头痛却开始恶化。Clef知道自己得马上结束,因为沾染润滑油的现实稳定锚已然浸湿了沙发的皮垫。他更加卖力地运动,每一次他的下体顶端划过前列腺时博士忘情的呻吟都会令他无比享受。随着一阵震颤的低吼,Clef在博士体内得到释放。紧抓着博士燕尾服的后摆发出一阵满意的呻吟前,有一刹那他的眼前浮现出Kondraki邋遢凌乱的胡须。

诚然,两人各自的现实构建能让他们得到不少互相学习的机会,Clef这么想着,离开了博士的躯体,重新套上裤子,起身走向并不存在的浴室。“Kit?Blanch?我要更新一下情况。”

“有意思,”Kit说道,“那么休谟指数如何?”

“之前暂时徘徊在三到五点六之间,但我用恰当的设备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知道。”他们把文书弄乱。“于是我们该怎样准确记录这次的事件呢?”

“4级A.S.S.F.U.C.C.事件任务问题,地点在某个设施内,设施的主体是被称为‘相对维度与空间中的时间’的装置。”

博士站在半掩的门后点了点头。

“但是今晚,”Clef目视着那位更加年长的男人,“这个装置是‘命运中的爱与相对维度’。”

然后他们在灯泡旁彻夜激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