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官接圣

欢迎来到中枢神经。

评分: 0+x

欢迎来到内部安保部门,欢迎加入战争。

古书《孙子兵法》里提到“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知胜之道也。”

由这五者,书中便提出了一个在现在仍不落伍的观点:“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那么如何做到知彼知己?这就需要情报——战争中最重要的资源。情报来自于方方面面,但最重要最诡秘的情报,往往来自于敌我双方内部。

你可能已经知道一些我们这个部门的情报,是的,这是一支所谓的秘密警察/盖世太保/中统……但无论你怎么称呼我们,都无法改变事实——我们是基金会里最忠诚的战士,是基金会内部最为强大的安保力量,是那些敌方特工夜晚最不愿意梦到的人物。

你也将加入我们。

你不需要被调派到其他办公区域,毕竟我们没有具体的办公地点,你所处的工作站点便是你一生为内安部工作的地点,你所做的便是观察你认为那些举止异常的同事,查看他们通讯记录,调取他们的实验记录,监控他们的一言一行。

你也要承认,有时候人的直觉确实有一种恐怖的精准。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内安部欢迎你,加入隐秘战线,同志。

来自内安部部长 Alex Constantine
<亦被称作ALCO>

Joseph还记得下午。

阳光会从那块镜子折射到他的窗前,暖暖的,柔柔的。到那时候Joseph也会起身到楼下拿一杯咖啡,坐在休息室里写着关于新项目的相关报告,咖啡并不好喝——或者说,仅仅是速溶咖啡而已。但是她觉得很好喝,Joseph也跟着养成了这个习惯。

“这里是基金会站点,SCP基金会流动者研究与收容设施。站点识别码为Mobile-Site-CN,相关密钥为thesamewithmanaswiththetree”

他还记得中午。

中午是一个让人感到放松的时间,早起的将其当做一天里短暂的“中场休息”,晚起的则是把其作为一天的开始。形形色色的人都聚在了食堂,食堂总是宽大的,在他的印象里仿佛没有哪次食堂是坐满了人的。他从实验室里出来,11分钟后会在食堂的左入口遇到从 出来的她,俩人如同笔直的箭矢,为着相同的目的而猛烈的相撞在了一起。

“在 时, 部门已确定一次逆模因打击降临于SCP基金会流动者研究与收容设施处, 不知该逆模因有效伤害范围,危险程度,相关信息已发送至基金会其余 。请所有人员速撤离流动站站点范围。 部门已经展开行动。”

他还记得早上。

他会在6点半的时候准时醒来,12分钟后下床,做一份 给她。他更喜欢 配咖啡,于是在做完给她的 后,他会用20分钟做好自己的 ,完成这些事情后,他会去喊醒她。

一个平凡的一天则又开始了。

“这里是 站点, 流动者研究与收容设施。站点识别码为Mobile- ite- ,相关密钥为the amewithmana withthetree”

他还记得上午。

上午搭乘 的班车,一般是 一班,他和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街头的 。她通常会眯着眼睛睡一会,清晨的光折射到她的睫毛上,这总会令他感到一股暖流在心中流动。

“在 时, 已确定一次 打击jiang临yu 动者研究与收容she施处, 不知该 有效伤害范围, 程度,相关信息已发送至 其余 。请所有 速撤离 动站站点范围。 部门已经展开 。”

他还记得那场

他并不喜欢去听 ,他认为那是小布尔乔亚才会去搞的东西,“小布尔乔亚的 !”他这么认为着。

可她很喜欢听 ,所以每当去听 时,虽然他会在 一半处默默地睡着,但对此并未有任何怨言。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他也已经习惯去习惯了。

“这里是 与收容设施。 识别码为 关密钥为the a ana withthetree”

他还记得这一天。

他和她如同以前任何一天一般,一同来到基金会。

到中午时他想与她 ,但发现 上并没有她的 。但他想找其他 询问时,他发现自己仿佛对 开始 ,他坐在 想回忆起来 ,可每想一次,他拥有的 就越

但他还记得

“在 时, 已确定一次 打击jiang临yu 动者研究与收容she施处, 不知该 有效伤害范围, 程度,相关信息已发送至 其余 。请所有 速撤离 站点范 围。 部门已经展开 打击jiang临yu 动者研究与收容she施处, 不知该 有效伤害范围, 程度,相关信息已发送至 其余 。请所在 时, 一次 打击jiang临yu 动者研究与收容she施处, 不知该 有效伤害范围, 程度,相关信息已发送至 其余 。请所有 速撤离 动站站点范围。 部门已经展开 。有 速撤离 动站站点范围。 部门已经展开 。”

ta还记得……他还记得什么呢?

ta一路 着,ta不认识 ,也不认识 ,ta不记得自己从何而来,自己在这里的目的,自己存在的意义。

所有的 都在离他而去,但ta抓住了一样。

ta要去往她在的地方。



还记得那天。

那是 的一天,微风 有些紧张,在 都离开后,她偷摸着过来紧紧的握住了 的手,那是他们无数次对视中的一次,也是他如今能记得的无数次的任意一次。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他还记得她。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直至死亡。

“我愿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