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is研究员乱糟糟的翻译文件堆

Included page "credit:start"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标题: SCP-495-JP – 废弃大楼中的擦鞋匠
作者: ©︎k-calk-cal
译者: ©︎Alois-VAlois-V
作成年: 2018

Included page "credit:end"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少し疲れてしまった.jpg

由D级职员所摄影的SCP-495-JP的入口

项目编号: SCP-495-JP

项目等级: Euclid

特别收容措施: SCP-495-JP出现的建筑物将被基金会前台企业所购置,除为实验目的外,禁止一切人员进入该建筑物。建筑物周边需被高2m以上的栅栏所包围,并禁止一般人的侵入。在进行实验时,需采用在事前的调查中已满足SCP-495-JP的出现条件的D级职员。禁止一切C级及以上职员自愿参与实验。

描述: 通过目前仍处于失踪状态的██特工的GPS信号,基金会于███大厦中发现了SCP-495-JP。发出信号的GPS装置后来被发现埋于大厦地下。

SCP-495-JP是一出现于██县的███大厦内部的房间。被发现时,其所存在的大厦并未被任何人所拥有,处于废弃状态。能够进入SCP-495-JP内部的门位于大厦三楼与四楼中间的楼梯平台。经过多次实验后判明,唯有在███大厦内部存在的人类只有一人(以下称为侵入者),同时该侵入者必须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极度压抑与疲劳的情况下SCP-495-JP才会出现。并且SCP-495-JP的出现地点原先不存在任何房间,通过X光等方式也未发现任何的隐藏空间。

通过满足条件后出现的门即可进入SCP-495-JP内部。至今通过D级职员的侵入实验显示,SCP-495-JP内部存在一外表近似于高加索人种的女性的人形实体(以下称之为SCP-495-JP-1)。SCP-495-JP-1将会向侵入者表示,其所进入的SCP-495-JP是一家擦鞋店。SCP-495-JP内部物品与SCP-495-JP-1的衣着以深褐色调为主,但侵入者自身与侵入者从外部带入的物品并不会因此而改变颜色。一旦侵入者完全进入SCP-495-JP,其入口的门将会自然关上,并且遮断来自外界的一切信号。

探索记录: 以下是派遣D级职员进入SCP-495-JP内部的侵入实验的视频记录。为了尽量与实验对象的视野保持一致,其头部佩戴了小型的摄像头。实验对象在进行实验前已得知部分有关SCP-495-JP的前期实验资料。

探索记录-1

实验对象: D-4951

[记录开始]

[实验对象通过SCP-495-JP的入口侵入其内部,其眼前出现一服务台,服务台内侧坐着SCP-495-JP-1。在SCP-495-JP-1身旁有另一扇木制的大门。]

SCP-495-JP-1: 啊啦,欢迎光临。

实验对象: 嗯…啊、那个、这里是…?

[实验对象环顾四周,墙壁上镶嵌满了鞋柜,并且放置着大量的鞋子。]

SCP-495-JP-1: 这里是擦鞋店。既然您远道而来,不妨就在这里擦擦鞋吧?毕竟您脚上的鞋子看上去已经很脏了。

[实验对象看向自己的鞋子。其当天所穿的鞋子本应是基金会统一发放的,已被清洗过的运动鞋。但视频影像显示目前实验对象所穿的鞋子是一双布满裂痕且沾满污泥的皮鞋。]

实验对象: 诶、我今天穿的应该不是皮鞋才对……

SCP-495-JP-1:(轻笑)鞋子这种东西大家一直都是穿着的。麻烦您,先坐到这边来吧。

[SCP-495-JP-1从服务台内侧取出一把椅子,并诱导实验对象坐下。在实验对象服从其指示坐下后,SCP-495-JP-1又从服务台下取出毛巾,并开始仔细擦拭实验对象所穿皮鞋上的污泥。]

实验对象: 这么脏的鞋子还要麻烦你擦,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SCP-495-JP-1: 没事,您不用在意。倒不如说,我觉得脏了的鞋子才是最棒的呢。

实验对象: 听起来、怎么说呢…不觉得说反了吗?

SCP-495-JP-1: 您不这么觉得吗?鞋子所沾上的污泥正是您前进的证明。沾满污泥的鞋子,不正代表了您一直以来都持续着前进吗?我觉得,这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SCP-495-JP-1将污泥仔细擦拭干净后,取出鞋油、鞋刷与抹布开始抛光实验对象的皮鞋。在此期间,实验对象持续保持沉默。]

实验对象: 说起来啊。

SCP-495-JP-1: 请问有什么事吗?

实验对象: 我该怎么称呼你好呢?

SCP-495-JP-1: [沉默] 称呼吗……您就叫我引路人就好了。

实验对象: 引路人?你没有名字吗?

SCP-495-JP-1: 自己的名字我早就忘了。唯一记得的,就只有这些擦鞋的技巧罢了。为了不继续就此被遗忘,我才在这里一边擦着鞋一边做着引路人的工作。

实验对象: 这样吗……那引路人这份工作,平时都在干些什么呢?

SCP-495-JP-1: [沉默] …并不是些值得提及的内容。我所能做到的仅仅只是擦拭鞋子而已。……哎呀,说着说着就擦完了您的鞋子呢。您觉得如何呢?

[实验对象看向自己的脚部。皮鞋被擦拭得焕然一新,看不出任何伤痕或污渍。实验对象站起身,并在椅子周边走了几步。]

实验对象: 哦哦!这擦得也太干净了!总感觉擦完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了!

SCP-495-JP-1: (轻笑)您满意就好。没法为您端上些许茶水十分抱歉,我所能做到的仅仅只有为您擦鞋而已。

实验对象: 啊没事的没事的!真的谢谢你,感觉鞋子被擦干净了,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继续在这里呆着有点碍事,我就先走了!

SCP-495-JP-1: 好的,请您路上小心,这里并非是您可以久留的地方。

实验对象: 啊啊,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SCP-495-JP-1: 好的。非常感谢您今日的光临。

[SCP-495-JP-1深深地行了一礼。实验对象回礼后走出SCP-495-JP。此时实验对象再度看向自己的双脚,其所穿着的鞋子已不再是皮鞋而是基金会统一配发的运动鞋。实验对象回头,SCP-495-JP的入口已消失。]

[记录结束]

 

探索记录-2

实验对象: D-4952

[记录开始]

[实验对象侵入SCP-495-JP后环顾四周,除鞋柜中鞋子的数量略有增加外,整体环境并未发生改变。实验对象看向自己双脚,此时穿着的是与基金会统一配发款式不同的运动鞋。运动鞋与前一实验中一样沾满污泥,且鞋扣有些松动。]

SCP-495-JP-1: 您好,欢迎光临。

实验对象: 嗨。想拜托你给我擦擦鞋可以吗?

SCP-495-JP-1: 哎呀,请问您是从谁那里听说了这里的事情吗?

实验对象: 嘛、同事告诉我的。

SCP-495-JP-1: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的话,您所穿着的鞋子看上去也很脏了,就容我稍微擦拭一下它吧。

实验对象: 啊啊,那就麻烦你了。

[实验对象顺从SCP-495-JP-1的指示并坐到椅子上。SCP-495-JP-1取出毛巾开始擦拭鞋子上占有的污泥。SCP-495-JP-1试图在未将鞋子脱下的情况下擦拭鞋子,姿势显得有些扭曲。]

实验对象: 看你擦得这么难受…我还是把鞋子脱下来吧?

SCP-495-JP-1: 不不不、请您不用在意我……

实验对象: 可你那姿势,看上去也太难受了吧?

[实验对象伸手试图脱下鞋子的同时,SCP-495-JP-1猛然攥住实验对象所伸出的手并使其受到惊吓。摄像头因此剧烈抖动。实验对象恢复平静后慢慢收回手。]

SCP-495-JP-1: 啊、真是非常抱歉。竟对您如此无礼……

实验对象: 没,没事。所以,为什么不能把鞋子脱下来呢?

[SCP-495-JP-1はその質問に答えず、靴の泥を拭き続ける。やがて泥を拭き終えると立ち上がり、カウンターから靴紐を取りだす。SCP-495-JP-1并未回答实验对象的疑问并持续擦拭着鞋子。在将鞋子擦拭干净后,其站起身,从服务台后方取出鞋带。]

实验对象: 那个,如果实在难以回答的话不回答也……

SCP-495-JP-1: 脱下自己的鞋子意味着  

实验对象: 嗯?

SCP-495-JP-1: 脱下自己的鞋子就是意味着放弃“继续前行”这件事,代表了“希望就此停下自己前行的脚步”的愿望。

实验对象: [沉默]

SCP-495-JP-1: 我并不觉得停下脚步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因为,这么做无异于放弃了前方一切可能等待着的幸福与快乐。于我而言,没有比这更令人悲伤的事情了。……所以,请您千万,千万不要脱下鞋子。

实验对象: ……虽然不太知道你什么意思,至少暂时不应该脱鞋这点我是懂了。抱歉,希望没坏了你的心情。

SCP-495-JP-1: 不不不、应该是一时间乱了分寸的我应该道歉……

[SCP-495-JP-1重新系好实验对象的鞋带后,运动鞋已经看不出破损与污渍。]

SCP-495-JP-1: 好了,您觉得如何呢?

实验对象: ……嗯,就仿佛换了双新的一样干净啊。真的太谢谢了,穿着感觉心里都轻快了不少,都有点想哼点小曲了。

SCP-495-JP-1: 您过奖了,您能满意实在是让我欣喜万分。

实验对象: 嗯,太谢谢你了。那,我也差不多得走了。……刚刚真的抱歉了。

SCP-495-JP-1: 不不不,虽然您可能已经听厌了,但应该道歉的是刚刚吓到您的我才对。请您一路小心。

实验对象: 啊啊,再见。

[实验对象在走出SCP-495-JP后马上回头,但其入口已经消失,实验对象所穿着的运动鞋也变回基金会统一配发的款式。]

[记录结束]

 

探索记录-3

实验对象: D-4953

[记录开始]

[实验对象侵入SCP-495-JP内部,相较上次实验,鞋柜中的鞋的数量有所增加]

SCP-495-JP-1: 您好,欢迎光临。

实验对象: [沉默]

SCP-495-JP-1: 这里是擦鞋店  

实验对象: 不用了,擦鞋就算了。

[实验对象看向自己的双脚,其所穿着的鞋子已经完全被污泥覆盖,难以判断原型。SCP-495-JP-1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

SCP-495-JP-1: ……没事的。如果用心地擦拭它的话,肯定能够变干净的。

实验对象: 都说不用了,擦干净之后迟早又会沾满污泥的啦。

SCP-495-JP-1: 可是……

实验对象: 刚踏进这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为什么要让我来这种地方了。我啊,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不停走着走着。所以差不多该可以让我休息一下了吧?我正是为了停下来才来的。为了能永远地幸福下去才来的啊。

SCP-495-JP-1: ……我明白了。

实验对象: 你居然不反对我的决定吗?

SCP-495-JP-1: 我只不过是引路人,决定目的地的是您。我既不会,也无法反对您所作出的决定。这里不过是陵墓Limbo1的一角,是去向您所期冀的那个地方的中途站。来吧,请您来到这边。

[SCP-495-JP-1将实验对象带至服务台后侧的门前并打开门,门后因过于漆黑而无法确认具体情况。]

实验对象: 呜哦,哈哈哈!这个味道实在是太强烈了!仿佛只是站在这里就要醉了一样啊!啊啊,肯定只有那样才是最幸福的吧!

[实验对象脱下鞋子,光脚走向门的对面。]

SCP-495-JP-1: 不好意思,请问您的这双鞋子可以留在这里吗?

实验对象: 随便你,不过你要留着干嘛?

SCP-495-JP-1: 如果您有朝一日回到这里了的话,我可以亲手将这被擦拭干净的鞋子交还给你。这是我唯一能为您送上的饯别礼了。

实验对象: ……真是个怪人。虽然我觉得没啥意义,不过你爱留着就留着吧。那我就先走啦,再见咯。

SCP-495-JP-1: 请您千万路上小心……

[实验对象将戴着的摄像头随手丢在地上并进入门的对侧。摄像机由于强烈的冲击画面受到干扰。门彻底关上后,SCP-495-JP-1轻轻捡起摄像机,将其放置于服务台上,并开始缓缓擦拭实验对象所留下的鞋子。录像的画面干扰逐渐强烈,并最终自行停止录像]

[记录结束]

补充: 摄像机被发现埋于███大厦的地下。此次实验后,禁止一切人员在实验过程中进入服务台背后的大门。至今为止尚未发现D-4953的踪迹。

忘れ形見.jpg

SCP-495-JP内部存在的其中一部分鞋柜。

 
附录: 鉴于探索记录中鞋柜的数量一直发生变化,基金会正在调查是否存在其他的能够进入SCP-495-JP的道路。迄今为止,SCP-495-JP内部的鞋柜中鞋的数量仍在持续上升。

SCP-1249-JP 被某mad安利之后就很喜欢的一篇文,总算拔草了。也是自己的第一篇翻译文档ww。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