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udy·Fraud的提案

“保密协议”的保全工作失败
目前确切可行的行动便是彻底消除“保密协议”的存在
并掩盖1999年的真相——███████████████
[··· ···]
正在运作,请稍后___

项目编号:SCP-CN-1951“保密协议”

项目等级:Keter Thaumiel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
一共有四盘录影带,久置在SCP-CN-1951的档案室和收容室中,旁边有留言写着:“SCP-CN-1951属于叙事文件,请勿随意查阅”,为防止SCP-CN-1951因视频传播的形式突破收容,已将视频文件转换为录音文字复述,录像内容如下:

叙事录像带1951-01

“哟,诸位,贵安,很高兴你们能够进入这个页面以了解那个被人类所试图永久掩盖的真相,我是SCP-CN-1951的负责人,Dr.Annier,或者,外勤特工Claudy,很明显,这件事早已隐瞒不住了,人人都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梗',老一代的前人所试图掩盖的事件如今几乎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不,连这都达不到,人们开始捏造,不知是谁从上层那还听到了所谓'可靠地'消息,但是后来呢?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轰动言论层出不穷,那么,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不要着急,找个舒服的姿势坐下,为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再拿上几包饼干,今天,我将以所谓'上层叙事'的角度对事件进行分析…啊,我的意思是…SCP-CN-1951——'1999年保密协议',听着,录像后期肯定会加上字幕,原文档的内容会加粗处理,所以你完全能够分清楚哪些是我他妈说的废话,哪些是真正有用的内容,那么现在…我们开始。”

*Claudy清了清嗓子,将身边的档案袋打开,可以清晰的看到特工Claudy的指尖轻轻划过了SCP-CN-1951,抽出里面的陈旧文档

“首先,我们应该清楚的是SCP-CN-1951当前无法被收容,而SCP-CN-1951将导致K级世界末日 世界的终结(删除字符处的声音被后期模糊处理),而在此期间,基金会明令规定SCP-CN-1951必须由特工Claudy随身携带并最终与SCP-CN-1951一同进入一具黑檀木灵柩,如果特工Claudy在非正常情况下死亡,SCP-CN-1951将被收回 立即处决在其产生SCP-CN-1951-1之前,很讽刺不是么?”

*特工Claudy掩面轻笑,瞳孔不自主的颤抖,随后微微摇头,继续叙述

SCP-CN-1951 1999年”保密协议”,SCP-CN-1951在1999年就已被销毁…这一段你们后期会模糊处理对么?好吧,我知道我不能引起任何恐慌,我的错,让我们继续吧,SCP-CN-1951需要用黑檀木灵柩收容无法被收容的特殊异常物件…听着,这个文档需要被消音模糊处理的内容实在太多了我他妈——”

*信号丢失*

*赫兹错杂,但很快便恢复正常*

“咳咳,抱歉诸位,刚刚有些难以控制的烦躁,不过现在没事了,让我们继续吧,由于SCP-CN-1951是一份未知材质封装的文档不是异常实体,因此无法以正常的方式进行收容,,这不是我的废话因为它加粗了,但是它的确是废话不是么?SCP-CN-1951的一切知情人及研究人员在离职时都已被处以A级记忆删除,并注入仿造记忆,使其认为自己负责的是其他K级SCP项目,并给予掩盖身份,特工Claudy是SCP-CN-1951唯一的负责人员,其一旦出现不配合的反抗行为,则应立即将其处决,好吧,我想等我找到另一个适合接手的人之后他们也会这么对我做的”

*特工Claudy不顾及场合的放声大笑,Dr.█████████严肃的制止了她

“好的,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我能彻底保持理智,SCP-CN-1951不得被任何无关人员以及其签署人███,███接触
任何等级的保全研究人员都不得以任何理由查阅SCP-CN-1951,一切在互联网上查找相关于SCP-CN-1951的行为都将是禁止的,除特工Claudy外,一旦被发现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接触,查阅或了解了SCP-CN-1951或与其相关的信息,都将按照严重程度进行处决或交至O5议会进行审议
,喔,我真是受宠若惊,博士”

*特工Claudy突然眼前一亮,轻咳了两声并扶稳自己的宽檐帽

“好家伙,听着伙计们,这一个你们必须要知道,不然这群官僚主义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你们呢,警告:该文档只对4/1000权限人员开放且不包括于常规4级安保协议中,任何其他基金会工作人员都不允许接触或阅读SCP- C N-1951,任何O5以下人员都不得接触SCP-CN-1951,否则将被处以一切福利权的剥夺并递交O5议会进行进一步裁决,然后…[警告:任何试图通过外网进入或基金会网络查阅SCP-CN-1951的行为都将被给予警告,立即处决,无论其安全许可级别高低],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重复一遍,算了,这和我无关。”

*特工Claudy的面色突然凝重起来

“…我不太想读但是…算了,尽其职…特工Claudy不得随意使用SCP-CN-1951,一旦被发现其随意利用SCP-CN-1951,她的所有同事都将被处决,最终,特工Claudy将被连同SCP-CN-1951一同塞入黑檀木灵柩中活埋直到尸首腐烂降解SCP-CN-1951必须被留在中国境内且远离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从而防止SCP-CN-1951对其他地域的生物多样性以及生物安全造成影响…我他妈真是想不通既然会对整个世界,整个地球造成影响,那为何还要顾及…啊,算了…也是,这是我写的,我又恰巧是个话唠”

*特工Claudy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而且语速变得越来越快,但这并不是后期所作出的效果

SCP-CN-1951与特工Claudy一同送入太空站并立即处决,在20██年前,否则,SCP-CN-1951将在202█年造成EK级世界末日,强度不会低于1999年所发生过的██████████未知,呵呵,但是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你们又会模糊处理我说的话,我说多少次都无所谓,██████████!██████████!██████████ ██████████!!!”

*特工Claudy受到Dr.██████████的训斥

特工Claudy必须与SCP-CN-1951一同隔绝于现世,即隔绝与人类一切生物的联系,以避免对社会和太阳系造成进一步损害如若特工Claudy在偏僻处自行了断即非正常死亡,SCP-CN-1951将会被递交于█████,SCP-CN-1951对任何生物造成影响,特工Claudy将被处决…但是你们已经试过各种办法处决我了,可结果一直都是以失败告终啊”

*特工Claudy的表情变得有些平缓了

“听着,我虽然感觉你们随意篡改我所写的故事这件事很恶心,但不得不说有些时候你们所说的蛮有意思蛮有道理的,SCP-CN-1951产生的影响,这个会被抹除的,你们这又是在浪费时间和我的口水,SCP-CN-1951持有者特工Claudy会对一切接触者造成无法解释的影响,SCP-CN-1951被提议送离地月系太阳系银河系引入河外星系,然后?我又回来了,或者说我又突然出现了,以免对地球造成损害,SCP-CN-1951不得以任何形式进入太阳系的行星轨道,一旦进入,将立即处决抹除特工Claudy的存在,即使特工Claudy无法被抹除,好吧,但这不是你们重复我所阐述过的废话的理由。”

*特工Claudy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不由皱紧眉头

“已经过去多久了?才五分钟么?好吧,我想我不得不继续了,特工Claudy一旦非自然死亡,必须销毁SCP-CN-1951抹除SCP-CN-1951的存在,并立即销毁SCP-CN-1951-1,一切都必须在SCP-CN-1951-1给予特工Claudy新意识后进行,以便于一次性抹除 永久监禁 流放至河外星系,我现在不得不发问为什么'死了'还要流放到河外星系?”

*特工Claudy面带惊讶和不耐烦的摊开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奈,Dr.██████████严厉的呵斥她不要多问

“你可真是个让人讨厌的老东西…hemm,SCP-CN-1951-1不可以完整存在,当SCP-CN-1951-1彻底完整化后,必须由2-■名Keter级SCP异常项目处决专家进行打击或给予粉碎好的,这里所谓的SCP-CN-1951-1就是…这个我后面会说,所以就不在此废话了”

*特工Claudy带有敌意的抬起眸子注视着因为自己的辱骂而碎碎念的Dr.██████████数秒

SCP-CN-1951不存在死亡毁灭的概念,确实,不然它早被我亲自撕毁了,SCP-CN-1951凌驾于万物,哦,这种说法真的一点也不绝对,SCP-CN-1951██████████████████████████████████████████████████████████████████████████████████████████…老东西,我受够了你这样使用这该死的黑色条框了”

*特工Claudy与Dr.██████████发生了争执,特工Claudy未能按耐住愤怒,摄像机出现雪花屏,几声枪响之后

*特工Claudy擦去上衣沾染的血迹,将温切斯特霰弹枪放回桌角并吹了吹发热枪管冒出的热气,眼神不自主的瞟向身后挂着肠子等内脏以及滴滴答答的血迹的墙壁和窗户,情绪得以缓和,笑脸再次出现

“小插曲可不能影响我们的心情不是么?来,我们继续,下面是对SCP-CN-1951的详细描述;描述:SCP-CN-1951是一份由牛皮纸包装的文档,他被发现于中国陕西省张家界,是五张协议的其中一份,由197个国家代表进行签字(此处五份协议分别是SCP-CN-1951-A,SCP-CN-1951-B,SCP-CN-1951-C,SCP-CN-1951-D,SCP-CN-1951-E),是的不错,这个文件夹中的确有五张协议,但我不会把它们拿出来而你们应该知道原因。其余四份保密协议分别被发现于北京市市中心一处商务城,山东省济宁某河岸的墓堆中,黑龙江省哈尔滨与俄边界的一处石碑中,当然这些都不是我收容的,我只是负责看着它们,我是有限责任”

*特工Claudy的性子使得她不得不加快阅读的速度

五份保密协议被75种语言进行签订,协议的一切接触者已被处以记忆删除或处决,五份协议全部存入SCP-CN-1951中,一并组成“保密协议”,也就是说,这五份档案凑齐了,SCP-CN-1951才算完整,一旦进行查阅 施以特殊行为措施 持有者心情变差 随时随地,都处于可能收容失效的状态,但实际上,这玩意并没这么危险,这其中,只有这一句真实有效——SCP-CN-1951会影响持有者心智,其余的,不要信哦,那些都是用来吓唬人的哈哈哈……我是认真的。”

*之间Claudy将档案底端由黄色胶带纸黏在档案袋上的录音带取下,放入了身边的放音机里

【附录:SCP-CN-1951被D41511携带,D41511从眼眶,鼻腔,口腔,耳部钻出黑色物质,D41511死亡】

*特工Claudy发出嘲讽式的笑声

“当然,这只是对某些人,SCP-CN-1951的持有者必须能够承受SCP-CN-1951无法控制的心智影响,但是别以为这就足够了,因为…SCP-CN-1951的心智影响貌似能够具现化为物理层次的攻击,懂了么?想要持有这玩意还不出状况,这些还远远不够。”

SCP-CN-1951会在持有者受到一定影响后自动生成一个位于████轨道的未知物质构成的行星以及”飞船”,该现象被称为SCP-CN-1951-1,瞧,现在,我给了你们你们一直想要了解的内容,这些玩意儿长啥样,很抱歉我们不能拍成照片,因为它们可以通过任何介质进行间接性的收容失效,一旦SCP-CN-1951-1进入太阳系行星轨道,便会开始影响现世以及周围星系,造成不可控的现实扭曲反现实扭曲,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我来对它进行收容的原因。”

SCP-CN-1951-1中会不断生成疑似外星飞船的物质向地球一切世界线的人类依存星球进行████,直至百分之七十的地球被瓦解事情变得要开始有意思了,不要着急,慢慢听,SCP-CN-1951-1无法被任何现世存在的事物伤害 一旦完整 无法消除,确切可行的方式,是令Clef博士再次重启当前世界线 处决特工Claudy 等待死亡 签署'保密协议',很明显,官僚主义的家伙注意到了这些,他们害怕了。”

SCP-CN-1951-1在完成当前活动后会在北冰洋无人区马里亚纳海沟中形成一座无法被卫星所识别 绝不允许任何人触及 并非人类所了解和认识的类似于国家的海岛大陆,该地区的类人生物自称该国家为“休尔顿”,并说明,外勤特工Claudy是此类类人生物所信仰的“神明”之一,考虑到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问题,基金会决定暂时将特工Claudy与SCP-CN-1951一并带离当前Site-31站点以远离SCP-CN-1951-1,SCP-CN-1951-1中的类人生物以编号SCP-CN-1951-2定义,该国家被定义为SCP-CN-1951-3,而SCP-CN-1951-1所造成的灾难性破坏定义为XK级世界末日或“现世结局敲定槌”,悄悄,我居然还是个'神明',这可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讽刺不是么?”

*录像画面丢失,间隔数秒后,特工Claudy带着一杯咖啡回到了椅子前面坐下,并把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搁在一边

“好的,我们将到哪里了?哦,我想起来了,咳咳,SCP-CN-1951-3会在SCP-CN-1951-1进入太阳系行星轨道后出现并朝██系“进军”并在10年内无法被阻挡的进入银河系,SCP-CN-1951-3是完全不可控的,SCP-CN-1951-3的出现将有可能造成EK级世界末日现象,19██年,SCP-CN-1951-3曾在七小时内占领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七十五 整个地球,该战役被称为“七小时战争”,虽然这有点恐怖,可见我们人类…不对,你们人类是多么的弱小落后,但是,不得不说,七小时内占领地球,真的很了不起。”

*特工Claudy刚准备说话,一串字母挡在了屏幕下方,正好盖住了她想要说的信息

[紧急提议:特工Claudy必须永久与SCP-CN-1951绑定并交于Clef博士看管以避免其造成LK HK ZK XK级世界末日景象]

*特工Claudy似乎察觉到了异样

“…我尽量压制怒火,博士,我知道你们后期会做什么,SCP-CN-1951-3出现后两个月内,会依次出现一副黑铜灵柩和一块黑曜石怀表(后面的介绍中,被记录为SCP-CN-1951-4和SCP-CN-1951-5),SCP-CN-1951-5具有现实扭曲能力,SCP-CN-1951-5一旦出现,特工Claudy则必须将其保存并进入切尔██利以保证SCP-CN-1951所造成的威胁不会进一步对世界造成影响并防止SCP-CN-1951-3发现并试图摧毁SCP-CN-1951-5,是的,这玩意真的会亲自毁掉它创造的一切,而我们完全不清楚它的手段,SCP-CN-1951-5的持有者必须是现实扭曲者,这句话纯粹是一句废话…”

*特工Claudy注意到了身边热气减少的咖啡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浪费时间,便冲着摄像头微微一笑

“别急着走,诸位,仔细观察一下你们现在所处的房间,门呢?天哪,窗户呢??全他妈不见了!而你们脚下,呕吼,是流沙!一旦起身或者试图做其他的事,你们就会被流沙吞噬,所以,即使你现在想要去厕所解决内急…你可以就地解决,现在,认真听好了,SCP-CN-1951-5不得同SCP-CN-1951一同进入SCP-CN-1951-4中,SCP-CN-1951-4的表面有一个圆形凹槽,当SCP-CN-1951-5与SCP-CN-1951-4一同存在于当前事件的特定位置(不详)时,于SCP-CN-1951-3的面前将二者合并便会造成强大的反现实扭曲现象,当持有者躺入SCP-CN-1951-4的内部后,消除作用便开始发挥,这是SCP-CN-1951所造成的灾难的解决方法之一”

SCP-CN-1951-5一旦被带入SCP-CN-1951-4内部便会不可逆的造成无法稳定的现实扭曲,当SCP-CN-1951-5与SCP-CN-1951-4一同消失时,SCP-CN-1951-1以及其他附属现象将一同消失 无效 无法确认,好的…知道么,这些东西把我整的…够呛,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派出能够胜任签署协议的人员与SCP-CN-1951-3的成员签署'保密协议'但结果会引起无法控制的 灾难性影响,这里是一条备注,好像是后来加上的,【上一次事件发生后,地球的寿命被夺走██████万年并抽走百分之五的水源(可饮用)】

*特工Claudy继续说着

SCP-CN-1951-4与SCP-CN-1951-5是事件是否能够平息的关键(其中包括SCP-CN-1951),也就是说,这俩玩意没了,就只剩下一种措施了,SCP-CN-1951-1将在事件结束后恢复至正常运行轨道,所有目击和了解该事件的人员以及无关人士将被处以A级记忆删除以及仿造记忆掩盖身份,看上去很不错不是么?地球保住了,但是我呢?我不得不做一回死人…呵,还好,我不会真正的死去,毕竟——不存在死亡的概念,特工Claudy将会存在于SCP-CN-1951-4之中出现于中国版图的任意一个位置,直到SCP-CN-195104彻底消失,好吧,我完全把这当做一次旅行了,事件结束后,世界将迎来再一次大清扫,并保证SCP-CN-1951被短时间内用心灵合金打造的矩形盒收容并存放于红海海域的大陆架底部,由1-5支MTF机动特遣队轮流看管以免SCP-CN-1951-3出现并摧毁SCP-CN-1951,也就是说,我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远离这个疯狂的玩意儿,SCP-CN-1951-4与SCP-CN-1951-5会在SCP-CN-1951被收容 被看管 暂时回收后重新出现在持有者周围,并加剧影响效果,影响的强度对周围人员的伤害为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百 百分之三百,任何人一旦在持有者周围出现并开始感到不适,务必上报至O5议会以保证对SCP-CN-1951-4以及SCP-CN-1951-5进行短时间收容,好吧好吧,虽然这会浪费我很多经历,但至少不会造成世界性打击,哈哈…由于SCP-CN-1951-5以及SCP-CN-1951-4具有相逆的现实扭曲能力以及反现实扭曲能力,基金会不得不继续使用特工Claudy以便于对SCP-CN-1951-4以及SCP-CN-1951-5的收容,瞧,看上去我还蛮重要的?但是我并不享受这种感觉。”

*信号变得不稳定,特工Claudy的神情变得有些令人颤栗,她的瞳孔在颤抖,通过露出笑脸而微微张开的嘴巴,人们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口中的四排尖牙,声音带着意思似有似无的笑意
特工Claudy将被处以绞刑……哈哈…特工Claudy将被处以枪决…有趣啊…特工Claudy██████████,特工Claudy将被带离当前站点回到Site-31并由站点负责人进行处决,这真的有用么,特工Claudy必须以任何办法处决,你们这样,可真是可爱,特工Claudy的同事将被集体枪决,特工Claudy必须在尸体前进行祷告 忏悔 自我束缚 焚烧,然而我已经忘记了…特工Claudy将被编号为SCP-101101并给予代号[世界源码]以验证SCP-CN-1951-3的预言,特工Claudy SCP-101101将被定为Apollyon收容等级SCP-101101████████████████████████特工ClaudySCP-101101将被作为俘虏礼物赠于GOC,全球超自然联盟并给予代号“TEQUILA”,特工Claudy将更名为Anier•Daud……”

*录制房间内的气压电压以及气体含量开始变得异常,墙面开始不可控制的被什么东西撕扯揉捏成诡异的形状,窗口和墙面渐渐渗出诡异的液体,手握档案的Claudy在不住颤抖,可是依旧正襟危坐于椅子上,只是瞳孔缩小到了几乎看不见的程度,仍在不住的抖动

特工Claudy将被圣███教进行人体改造实验……..███████████████████████████████████Anier•Fraud将被黑鲸教教徒施行特殊献祭行为…内…内r…【内容摘录:我们将祭品钉在石板上,石板的四肢钉入口会有凹槽,血流入凹槽之中便进入圣水之瓶,随后我们便会用匕首割破祭品的脖子,她便会与虚空融为一起,献祭解释】

*霎那间,Claudy的瞳孔全黑,整个房间左侧的墙体被整块剥离,右侧的墙体则被整块挤压揉捏在一起,从四面涌入大量诡异的粘稠液体,屏幕上出现了一串字幕【时间节点错误,发生严重时间扭曲,检测到反向叙事,现内容为10世纪‘百年战争’,请求停止摘录】,随后,特工Claudy的身体一阵扭曲,在不断变成不同时期的自己,直到Claudy消失

【结束】

*播放结束*

叙事录像带 1951-02
*录像带中没有画面,只有Claudy相当沉重的复述声,听上去相当疲惫
“…听着,这一次,需要你们细看的内容很多,我不会说很多内容…现在,你们的右侧会多出一个鼠标,不要问这玩意怎么来的,拿着用就对了,对着你想详细了解的地方点击,进入,然后查询”

[屏幕上显示出三个点击可以打开的长篇记录]

附录1951-01

在█/█/2016,Clef博士就SCP-CN-1951-3的存在发出一下通知:
某个该死的特工又开始给我找麻烦了,真是【数据删除】,这是她近期梦境里所观察到的SCP-CN-1951的部分档案摘抄,很明显真正的他妈的神明让所有人忘记了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国家曾经存在??

附录 1951-02:██/█/2018
MTF-Sigma-1“蒙特祖玛”行动小组于美国加州发现了当年SCP-CN-1951的签署者之一,国务院成员████•███的日记,表明他在签署协议后所发生的一系列精神影响,大部分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但其中有一部分的内容还算比较清晰:
█/█/1999
他们靠近我了,真是让人不安的压迫感,没人相信我,他们认为我疯了,我疯了?我并没有!那些怪物…他们在逼我!逼我签署那该死的【字迹模糊】!我真的受不了了知道么,没人能够撑过这样的压迫!我应该…我应该放松,没错,彻底放松。
█/█/2000
看,这美丽的景象!啊!休尔顿!休尔顿-乌托邦民主帝国!多么宏伟!他们所说的,就是这个地方,简直是世间极品!看看,这些是什么?它居然由如此幻彩的投影我却摸不到它!这是什么神奇的科技啊,真希望我能永远住在这里
█/█/2002
两年了,终于,就在今天!元首终于愿意接见我了!我看到了一个环状物,她说,我只要踏入,就会得到休尔顿的永久居住权!我会把握好这个机会的!
【后面的字迹被干涸的血迹覆盖无法辨认】

“很明显,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真不知道这个疯老头怎么想的,居然选择了从跳楼来放空自己的脑子”——Dr.Scrtt

附录 1951-03 特工Claudy——“一生”

附录 1951-04 您是否了解特工Claudy?
【已为您查阅特工Claudy-可透露信息页】

【注意:特工Claudy的人事档案已被修改,C█博士给予了编号以及异常实体的称呼】


【结语:SCP-101101已做文案抹消处理,也就是说,SCP-101101必须被当作从未存在过】

[当三份档案全部查阅完成后,录像带自动退出,随后开始播放第三盘]

叙事录像带 1951-03
“好的,我想我现在状态找回来了,让我想想…这一共耗费了4年半,我的天..好吧,幸运的是,那杯咖啡还是热的,那么,我们开始吧,这是一盘录像带,而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录像带里看录像带,准备好了?我们开始放映。”

访谈记录

视频日志:4/█/2015
受访者:Claudy•Fraud 外勤特工“虎鲨”
采访者:Dr.A██•D███n
前言: [特工Claudy抱着SCP-CN-1951坐在切███利三号反应炉内部,Dr.A██•D███n全副武装进入反应炉]
记录开始,04/█/2015>
Dr.A██•D███n:你好,特工Claudy,千万不要有任何敌意,朋友
Claudy•Fraud:我才没有
Dr.A██•D███n:好吧,那你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了?现在,我会问你几个问题
Claudy•Fraud:问吧
Dr.A██•D███n:你是否真实情愿携带SCP-CN-1951?
Claudy•Fraud: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要带着这么个玩意,你的意思是说我[数据删除]的不正常么??
Dr.A██•D███n:您误会了,别激动
【Dr.A██•D███在走出反应炉的第二秒便倒在地上,经检查,四肢断裂,内脏功能严重衰竭】

[由于对象目前情绪激动,记录终止]

时间:07/█/2015
受访者:Claudy•Fraud
采访者:Dr.Marh•Rose
记录开始 07/█/2015>
Dr.Marh•Rose:哟
Claudy•Fraud:哟,老友
Dr.Marh•Rose:(自然地笑着)Clay,你还好么
Claudy•Fraud:别看那我笑话了,我不太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往我脑子里塞东西
Dr.Marh•Rose:(倒吸一口凉气)这听上去很难受
Claudy•Fraud:确实如此,让我猜猜,你想直到我都得到了什么内容,对吧
Dr.Marh•Rose:(一愣)什么?你怎么会——
Claudy•Fraud:Rosy,亲爱的,不需要借助SCP-CN-1951我也可以感受到你在想什么,我们心有灵犀,放心,过一段时间你再来看我,我会把那些信息全部写在纸上,现在,你该走了
<记录结束,[07/█/2015]>
结语: [已摘除不必要内容]

启示:SCP-CN-1951,为避免引起恐慌,并鉴于特工Claudy的出色收容和对SCP-CN-1951的运用,现已用“Neutralized”掩盖,并恢复特工Claudy外勤特工以及Keter级异常项目处决专家的职务

[录像带自动退出,随后,第四盘录像带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放映机里]

“好了,该让你们了解的都了解了,是不是被吓尿裤子了?真是胆小鬼,别紧张,别害怕,因为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一切,除了我和文档内容以及这几盘录像带外,都不是真的,其实一开始你们所准备的听故事所用的零嘴就已经被下了催眠药剂,至于怎么下的?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总之这使得你们眼前出现了幻象,但这总归还是你们内心的恐惧造成的。”

*信号丢失*

[最后,录像中,特工Claudy撕毁了SCP-CN-1951的文档随即将碎纸收入SCP-CN-1951之中]
[特工Claudy身后出现了一道大门,只见特工Claudy转身走入大门,随后,消失]

【录像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