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CN-14中心页
5b79463f2546f.jpg

收容,解析,保护

基金会回避异常,而我们寻找异常。

——研究员Quisqualis

基金会视他们所行之恶为必要之恶,但我们不这么认为。

基金会收容异常,但若他们日复一日的收容下去,火难道不应该仍被收容在狭小的洞穴里吗?这并没有发生。显然,必须有人背叛基金会的金科玉律,在异常的黑夜中举着火把前行,在无所希望中寻觅,于被掩盖的真相中寻找新的未来。

基金会是一个古板到了接近可笑的组织,仅仅因为一点点现有科学体系所不能解析的特征就要与世相隔。若上述指令得到了准确执行,为何现实扭曲者需要收容?我们已经有了完整的理论体系并且能测出休谟值,还可以用SRA遏制他们,真的有必要墨守成规吗?

中国历史上曾有一个伟大的异常组织,中华异学会,这个组织汇集了当时最顶尖的一批精英,联合起来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诚然,他们的思想放到现代未免有些陈旧与腐朽,但当时的社会需要他们这样的人。异学会成员周██曾留下这样的语句

从来如此,便对么?

打破时代的镣铐。

真的是这样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