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ausesall
4/5087 LEVEL 4/5087
CLASSIFIED
classified-lv4.svg
Item #: SCP-5087
keter

Phase-Shifter.png

One of four Mk V Temporal Sink phase shifter arrays, East Wall

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SCP-5087就地收容于发现地点。 is contained in situ at the location of its discovery. A five square meter table has been constructed in the center of a 15 x 20 x 5 m containment chamber on Sub-Level 5 of Site-17. The containment chamber is outfitted with the Mk V Temporal Sink, to be maintained at constant TVM1 unless otherwise directed by the item’s HMCL Supervisor (currently Dr. Marcus Kitterman), Site Director, or O5-12.

All instances of SCP-5087-1 are subject to interrogation, containment, and termination on sight as necessary. Instances may be retained for study under HCP-32 in the adjoining containment cells. Instances are to be terminated after a maximum of 364 days in containment to prevent causal interference with subsequent instances. No writing material is permitted in the containment suite or adjoining interrogation rooms to prevent SCP-5087-1 from employing memetic temporal displacement methods.

Access to the containment chamber is restricted to members of the Temporal Anomalies Department with L-5/5087 clearance, general L-5/Δ clearance, or higher. Due to continued active temporal anomalies surrounding SCP-5087 and all sub-designations, permission to assemble SCP-5087-G and explore SCP-5087-2 may only be granted to members of RCT-Δt with at least 250 hours logged mission time. A steel alloy frame has been constructed sufficient to support the weight and shape of the various fragments in an assembled position, and is stored against the western wall of the containment chamber. Personnel accessing the containment chamber or exploring SCP-5087-2 must be anchored to the chamber’s exterior via 5 mm steel tether. If for any reason the tether becomes detached prior to successful egress, the untethered party is to be considered a hostile entity, interrogated, and permanently contained or terminated as appropriate.

Redundant copies of all documentation relating to SCP-5087 must be kept in causal isolation at all times.


Description:

SCP-5087是一共六块巨大的(0.5 - 2.25 m length) 带纹玛瑙,其上有一般称为“卡梅奥”的细致雕刻。雕刻的艺术风格与其他罗马共和国晚期/帝国早期的大型欧洲卡梅奥雕刻相一致。在被分别观看时,每一雕刻都描绘了一幅不同场景,将全部可用空间占用且无可见损伤。然而,若在视野中出现了两个或更多雕刻,观看者会发觉自己在观看一被切断的单独作品,包含全部六个片段。

Personnel with Level 5/Δ或5/5087级人员可查阅 may access Catalog 目录5087-1.1获取对全部六个片段的详细描述。 for detailed description of all six fragments.

SCP-5087的效应能消除其物质中心周边5米内的快子场,使得时间在此范围内不可能流动,除非启动嵌入式Mk V时间槽。尚不完全明了这些悬停时间参考系与我们的原始TVM进展之间如何展开互动,实验用D级人员给出的观察报告不可能进行验证,对其他从效应区中脱离而出的实体同样如此。从外部视角看,这些人员看起来是在一瞬间进入又离开了活跃区域,对其在内部停留期间的经历也给出了极其不一致的报告。

SCP-5087-1是指全部试图离开活跃区的人形活动实体。所有此类个体迄今都自称为是 RCT-Δt的前成员。从SCP-5087-1处取得的凭证与其自称来源时期中的基金会所用凭证看似一致,但现有资产、特工或数据库均不能予以验证。 SCP-5087-1个体以每年三名的速率显现, 自其发现以来于每年12月23日出现。每次显现中总是包含两名男性和一名女性。每一组人员都与前一组人员中自己的对应体在基因上相同,但偶尔会有巨大的形态差异。迄今这种差异包括:

  • 实体的身体分布为放射对称状。活体解剖个体后发现其生理结构与棘皮动物门3.
  • 体型更大的人形实体,每根肢端上有六根跖骨,在腹部内至少有一个器官用途不明。
  • 普通人形实体,但罹患SCP-217晚期感染。
  • 三只普通且健康的Corvus corax4,这些生物携带了能在鸟类生理下使用的武器、衣物、目镜和其他装备。
  • [文档信息危害删除]

更新,15/5/2027: 过往显现的SCP-5087-1均无条件拒绝配合采访,但SCP-5087-1.41组成员全体同意接受收容人员采访。即使经过采访,仍然未知这一代成员为何开始同意配合。信息会在验证后公布到本文件中。研究员可查阅文件 5087-INT获取对每次采访的抄录。

更新,30/6/2027: Following the interview with SCP-5087-1.41-A regarding a hidden space within SCP-5087, efforts were undertaken by RCT-Δt次展开工作完成 to reconstruct the complete object, designated SCP-5087-G. As of 8/6/2027, the project was concluded and resources diverted to exploration of SCP-5087-2.

SCP-5087-2是一从 designates a spatial anomaly accessed from the obverse side of SCP-5087-G对立侧造访的空间异常。该区域只可在浮雕以直立状态被完全组装后才可造访。. This area is only accessible when the relief is fully assembled in the upright position. SCP-5087-2内有一模拟的一世纪早期罗马城邦,处于活动停滞状态。在 contains a mock Roman city state of the early first century CE in a state of suspended animation. No tachyon field has been successfully detected within SCP-5087-2内没有侦测到任何快子场,常规记录设备因此无法工作。, rendering standard recording equipment non-functional. Exploration Summary 探索概要5087-2-E是根据RCT-Δt不同资产对SCP-5087-2探索的口头或书面供述汇总而成。


Attached Documentation附录文件:


附录:

更新,30/8/2027: 在SCP-████收容突破期间, Site-17遭遇灾难性断电,包括为SCP-5087收容单元和内置MKV时间槽供电的后备发电机失效。三分钟后通过紧急硬启动地下5层发电机恢复供能,发现SCP-5087处于SCP-5087-G布置下,所有三个附属HCP-3收容间被开启,无人在内。

在存放SCP-5087-1.41-A的房间内发现如下笔记:

项目编号:SCP-5087

项目等级:Thaumiel,你们这帮傻子。

特殊收容措施: 因果隔断协议那些事。我还以为我给你们教的很明白了的。
描述:你们被塞进了一个本来是要容纳你们相信把盒子放进盒子里是有效收容盒子里以前有过的东西的有效策略的盒子里。情况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谁设计了单元?谁写了收容措施?是谁发明了 你们用来收容它的快子技术?

把你们的死玩意儿收在一起,让我们完成工作。

- ██

当前正在复审对收容程序的重修。正在审议是否将SCP-5087-1.41-A, -B, -C重分级为关注人员。

评分: 0+x

引用页面 “component:classified-bar-woed” 尚不存在(立即创建


特殊收容措施 因SCP-4497的形而上性,它将由编为SCP-4497-1的人员收容。该人员将于持有编号期间居住于Site-19的人形收容间内。若SCP-4497-1失去了SCP-4497头衔且不再表现出更多异常特质,将对其进行说明并送回一般公众中。

在任何可能包含睡眠的休息时段前,SCP-4497-1将与Sanderson-Crosby解梦矩阵mk IV (代号"SCIDMARK-4")进行交互,以播报并记录于SCP-4497相关的交互过程。若当前的SCP-4497-1将头衔输给了未收容的挑战者,批准出动MTF Omicron Rho ("梦之队")取回SCP-4497。

更新: 在本文初定时,SCP-4497曾被编为Safe。因事故记录4497.2事故记录4497.3中的事件,项目等级已被修订为Euclid Keter。

描述: SCP-4497是一形而上头衔,会赋予烹饪领域内的超自然知识和技艺。受SCP-4497影响者会本能知晓其能力和技艺的范围,并对施展SCP-4497-1的性质表现出高度好胜性倾向。此种烹饪全知会衍生到任何在理论上可食且可被厨具处理的材料上。通过异常方式,应用SCP-4497会永久性地将受处理材料转化,使其变为无毒且可供人类食用的状态。

在进入REM睡眠后,编为SCP-4497-1的对象报告称会在一持续且共通的梦境中醒来,其景象与体育竞技场或运动场极为相似。竞技场中央有各种烹饪和烘焙常用的器具、设备,而SCP-4497-1要在此对抗一名挑战者,守住持有SCP-4497头衔的权利。此挑战者在概念上编为SCP-4497-2,且迄今在每次记录到的观察中都是不同人员。部分SCP-4497-2在事后在公众中被辨识,绝大部分个体都被归为GOI-31—梦神族成员。

SCP-4497-1与SCP-4497-2间的挑战以一种可预期且仪式化的方式进行。 每位参赛者都将面对一种主题食材,鼓励其在随机的时限内使用该主题食材制作一道创意菜。若SCP-4497-1被SCP-4497-2打败,the mantle of SCP-4497的地位将立即转移到新宿主上,前一SCP-4497-1个体会被立即且永久性地逐出该梦境。被逐出梦境似乎会永久性损伤该人员进入REM睡眠的能力,所有恢复此能力的尝试均未成功。





外勤记录4497.4:

行动:: 震吃打击


日期线2019-11-04: MTF Omicron Rho ("梦之队") 操作SCIDMARK-4,尝试通过竞赛夺回SCP-4497。 MTF队伍配备皮下奇术法印,使所有协作人员ke以近乎瞬时的潜意识速度完成合作。MTF队长Boris Sokolov自己作为挑战者SCP-4497-2进入,并宣布其他MTF队员为帮厨。 SCP-4497-1, "Nonna Paluzzi"现身卫冕SCP-4497头衔。

[BEGIN RECORDING]


SCIDMARK-4设备的视角已被强制更换为头载摄像机, 从此前未见的制高点扫过擂台后停留在SCP-4497-1与SCP-4497-2肩头。两名参赛者站在一座高台下,仰视上方的黑曜石祭坛,其上盖着一个金属罩。祭坛周围出现一团漂浮的肾状形9黄白物质,从中伸出无数触手。触手随其“说话”而振动。

主持人: 女士们先生们,东西们和Thonk们,欢迎回到新一场紧张激烈、激动人心、引人入胜的厨房擂台赛。上周我们的新型想小时™牌炒锅得到了Nonna Paluzzi以血施洗,她在“荨麻酒对决”中面对Zeta Reticuli-IIIa 的饕餮虫兽,成功卫冕。本周的挑战者又能为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本周的特别惊奇主题食材又会呈现何种形态和存在惊惧呢?让我们期待…

镜头缩进到竞赛者上。“主持人”的黄白物质团变形为一粘性的棕色球形物,解体分散到屏幕外的多处。此后,金属罩以未知方式被抬起, 露出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各身穿15世纪欧洲服饰的人类尸体,带有各种宗教装备。

主持人: 西班牙审讯对决!

音频中满是喘息声、“噢噢”和“啊啊”之类的吵闹声、不明源头的鼓掌声,以及从屏幕外观众传来的欢呼声。替代镜头视角切换到参赛者身上,他们纷纷报以兴奋和赞成的点头。SCP-4497-2礼貌地鼓掌。

主持人: 记住了参赛者们。规则很简单。你们有3.6e+15 微微秒的时间为“裁判议会”呈上你们对选定食材最华贵的诠释。一道前菜,一道主菜,以及一道甜点。本次“西班牙审讯战”的3.6e+15微微秒准备…开始!

多个摄像镜头切换为MTF在展开简短讨论,特工Sokolov特工和帮厨们思索了菜谱,并分配任务。 凭皮下法印的瞬时思型通讯,任务分配几乎在瞬间完成,Sokolov和全部三名帮厨仪式性击掌后“分头”行动。

SCP-4497-1和特工Sokolov开始将秘密食材堆叠到巨大的编织篮中,把整具尸体运到附近的轮床上。这时音频逐渐消失,一个头顶声音开始播报广告。

头顶声音: 今天的“秘密食材”由孤星遥忆™牌农场及附属慷慨提供。孤星遥忆™的好手们每日苦干,于存在的底侧尖啸,让各位能够享用到最新鲜的审讯尸首和纪念品,不会有过时风险或者持续的弑亲威胁。感觉有点异端?那就来口审讯官!

播报声消失,厨房音频恢复,有若干设备运作的声响在空气中充斥。数万亿微微秒已经过去,镜头短暂切换为倒计时表。激烈的音乐强化了镜头的快速切换,SCP-4497-1在指示它的两名帮厨处置秘密食材。类似地,在擂台另一边,SCP-4497-2 led by Agent 特工Sokolov领导的SCP-4497-2偶尔无言地从工作中抬起头进行视线接触并相互点头,同时瞬时交换指令。

对决继续推进,剪辑、图像和音乐越发急切夸张。镜头多次快速切换和缩进到参赛者面容,与激烈的管风琴配乐相配,选手们切割食材、启动食品处理器、翻动炒锅。主持人漂浮到了竞技场上空,随倒计时接近零点鼓励参赛者。

主持人: 还剩6e+13微微秒!你们得要装盘了!

观众的欢呼随截止时间逼近越发热烈,响亮的喇叭声宣布烹饪时间到。擂台的白色亮光变成凶险的深红光芒,参赛者各将完成的菜品呈到“裁判议会”面前。

SCP-4497-2作为挑战者首先上菜。镜头在他开口时紧贴其面容。

特工Sokolov: 好的,今晚我想为各位呈上的烹饪之旅将道出西班牙审问官的真味,所以我们稍微展开旅程,造访了全欧洲所能奉出最异端的风味。我想就此略施表达,让美丽的审讯官们成为本次秀场的真正明星。希望各位享用。

镜头从左到右缓慢扫过特工的菜品。

特工Sokolov: 好,首先是我们这道前菜。这是对法国南部最大异端的回想,我们给打理一番放到了熟食板上。我们准备了薄切、肥嫩的审讯官肚,用死海腌汁腌制后又在拷问刑架的概念精华上速速翻滚了下。佐以香脆干压的黎塞留主教胡须丝儿。奶酪是锐利的切达,来自Luna的Mare Frigoris地区。以以及,这红酒可不是红酒,是蒸馏下的异端邪说,与黑皮诺居然有一模一样的性质和风味。
切入多个镜头展示裁判们进食前菜。第一位裁判貌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但却是一只两米高的科莫多龙。第二位裁判是一颗一米宽的萨尔瓦多·达利断头,其胡须扭曲成了莫比斯环。第三位裁判是一全身无毛、戴着太阳镜的盖伊·法利。裁判们似乎很享受餐食,但之后才会公布评价。
特工Sokolov: 至于我们的主菜,我们想坚持在名字上保持西班牙根源。我们选用审讯官的大腿,先给它裹上雪莉酒浸腌的礼拜法衣,再来一撮细磨的Espellete胡椒、孜然、藏红花和碎牙齿。再之后我们用同样的明火快速煎烤一番,把这些异端脚烤成我们的配菜。最后,我们还有些异端脚做的炸脆皮,我们把它们晾了将近整小时来供认异端邪说,然后给它们炸了个酥脆。请用。

又一次快速切换到裁判食用异端炸脆皮。他们彼此点头,对其酥脆尤为在意。

特工Sokolov: 最后的甜点,我们称为“彻底放纵”,它是我们的骄傲所在。我们给各位来了份法式颠倒苹果甜点,融合富贵典雅的教皇权威。菜品趁热呈上,配以焦糖味改革酱料,以及香草蛋奶冰淇淋块。我们在此的确是冒了一些风险,这就只是单纯经典的普通香草蛋奶而已。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好吧我个人希望感谢你们提供了这次美味食人之旅。这股审讯官们曾经追查过的异端浓味,令我颇为享受本次欧洲之旅。我感觉身临其境。在一座城堡。焚烧女巫直到她们坦白交待。非常好。

达利的头: 立意惊人,滋味荒诞。但你们今日创作的有很多东西非常写实。你们在这整套菜谱里都没让我为你们畅想一下。我不太确定这是否适合于你们的风味,但我们可以看看。整体强烈但有些许的风险。

特工Sokolov: 好吧,感谢你的反馈。

无毛的盖伊: 这绝对是一次非常酷炫的全面震撼,This was definitely a rad cool smackdown of flavor bonanzas all up in our grills and I just can't get over how knockout dynamite this totally ordinary and completely mundane custard is. 认真地说我可以Seriously I could dive right in. I could go 我可以出去开车,打开信箱,out to my car, open the glove box, try on my welder's goggles because those are closer to the handle, toss them out, then reach in and fish for my diving goggles, put those on, come back inside, return to the table, go down into the arena, strip down to just my underoos, pucker up real tight, take a deep breath深呼吸一口,, and just dive on in to Flavor Central located in that bowl of custard you got back there at your station. 简直惊人。

特工Sokolov: 哇,感谢您,我非常欣慰。其实,能为您呈上这道菜令我倍感光荣,能经手此等食材真的是一种乐趣。

桌面被清空,快速剪辑展示SCP-4497-1上菜。

主持人: Nonna Paluzzi, 请解读你的菜品。

Nonna: 好吧亲爱的们,作为一个死了十年的女人这事还真是个挑战。首先,我的前菜是冷蘑菇沙拉拌油醋。这些蘑菇生长的田地里用了异端的骨肉和灰烬来浇灌,然后又压在两本《女巫之锤》间榨到精美薄透。腌汁和调料混入了橄榄油、青葱、大蒜、圣职的含蓄,还有些许超级粗野的起诉增添额外冲击。

镜头再次展示裁判进食沙拉,露出各种十分明显且赞同的表情。

Nonna: 主菜我叫做“Porco Dio”。我们用腌过的慢炖“长猪”,泡进了审讯官脂油的肉汁里,弃掉事实,然后轻薄盖上文艺复兴皇庭上萃取来的政治议案。接下来,我们用一道浓味芒果拌菜和一整个优良土豆搅拌起来,给你们做了三明治。你们肯定会大喊出“porco dio”!把你们自己加到异端列表上吧嘿嘿嘿。

镜头切换为三名裁判被笑话逗乐,露出礼貌微笑。盖伊法紧张地看着达利的断头,然后用餐巾拍了拍他突然汗湿的额头。

Nonna: 嗯哼,接着来。最后是甜点。不幸的是,毕竟我只是一个女人,我不太能在时间截止前把期望的所有东西都摆进盘里。Thn's favorite dish, potatoes au gratin. 请用。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我很难在这菜里尝到有审讯官,Nonna,它在哪呢?

Nonna: 那就是我在摆盘上遇到麻烦的东西,抱歉。

无毛的盖伊: 所以需要有的那一样东西,你甚至都没试着加到这道呈给我们的菜里?

Nonna: 说得对。

达利的头: 我喜欢。 很颠覆。

主持人: 感谢你,参赛者。你可以回到位置上等待计票。

紧张的音乐再起,镜头向上抬起远离“裁判议会”。镜头持续上浮,展示出参赛者在实时行动,而裁判们却处在某种局部时间异常内,令其讨论可在数秒而非数分钟内完成。大约真实时间约三十秒后,时间异常停止,“主持人”在中央舞台重组。参赛者上前站在高台脚下。

主持人: 食神Nonna Paluzzi。 (SCP-4497-1对主持人鞠躬) 挑战者Boris Sokolov. (SCP-4497-2对主持人鞠躬)。投票完成。本次西班牙审讯战的胜者是…

主持人: 挑战者!Boris Sokolov!"

镜头立即切换到特工Sokolov,他有些脸红,帮厨们跑上前为他庆贺。特工Sokolov走过过道想和SCP-4497-1握手,但该幽灵实体解体为一团外质以太,其发出的最后一道痛苦尖啸也被欢呼和喝彩声所侵蚀。

Sokolov特工被授予一绣有他名字的黑色厨师上衣,演职人员表滚过。屏幕随他穿上厨师服逐渐黑屏。

[记录结束]

引用页面 “info:start” 尚不存在(立即创建

SCP-4608 "Appleseed" by: DrAkimotoDrAkimoto

• Stay Tuned for the up-and-coming Ragnarok Series •

~DrAkimoto's Author Page~

引用页面 “info:end” 尚不存在(立即创建

2/4608 LEVEL 2/4608
CLASSIFIED
classified-lv2.svg
Item #: SCP-4608
neutralized
thing

SCP-4608 prior to final containment protocols.

Archived Preliminary Containment Procedures: SCP-4608周边区域将以毒性化学泄露为掩盖故事隔离。在其无效化后, the plot of land should be rendered incapable of supporting flora via the application of specialized herbicide PQ4608.

因SCP-4608被发现时的情况,不再需要更多收容措施。

one

Artistic depiction of John Chapman, created in 1860.

Description: SCP-4608是一60英亩的苹果园,内有超过22000株果树,位于印第安纳州- Milan郊外。SCP-4608内有约75%的果树上刻有奇术印记和符号,与北欧宗教有关。

记录显示SCP-4608是在1826年由约翰·查普曼10播种,且一直由他维护到1845年去世。约翰·查普曼的讣告记载,他是“亚伦县伊登教会”11的唯一牧师,但没有关于礼拜堂或会众的记录存在。

two

Photograph of a SCP-4608-1 instance, circa 1947

因其发现时的情况,对SCP-4608-1和SCP-4608-2了解甚少。所有信息是从MSF特工的一手供述及响应抄录中获取。

SCP-4608-1是一种生物,由未辨识的植物状肌肉组织以及与普通硬木相似的周皮组成。此类个体高5cm到3m不等,能够移动。SCP-4608-1个体极具攻击性,表现出领地和掠食行为。

SCP-4608-2是一株在周皮组织中嵌有13张人面的苹果树。这些人面可以说话,但所用语言目前未能辨识。SCP-4608-2被发现于SCP-4608的中央且具有敌意,使用其树根作为操控手段。

Discovery: 一家当地伐木公司已将SCP-4608所处的土地买下。在对SCP-4608进行第一次采伐勘探时,团队中有一人死于安全装置故障。之后不久,所有剩余员工被宣布为失踪或死亡;搜查队也被推定失踪。1947年10月14日,基金会受到警方报告警报称SCP-4608周边异样,附有SCP-4608-1个体的照片。一周后,Site-81派出三人调查组。在失联四天后三名特工被推定死亡。

在与调查队失联后,Site-81派出高危险响应小组,机动特遣队Bravo-7 ("Hometown Heroes")处理情况。

Response Log Transcripts

Date: 10/15/1947

Response Team: MSF Bravo-7

Subject: 3 Squads of MSF Bravo-7 responding to SCP-4608 - Milan, Indiana.


ALPHA Squad:


Squad Lead: ALPHA-1 "Cap"
Squad Members: ALPHA-4 "Square", ALPHA-5 "Fives", ALPHA-7 "Sev"


[BEGIN LOG]

[Camera pans to a small clearing of recently cut trees.]

ALPHA-1: 好了。BETA中队,你们往东。GAMMA中队,你们向西。如果没发现30分钟给我通报联络。

BETA-1: 明白,队长。调整频道。

GAMMA-1: 收到。出发各位,你们听到了。调整中。

ALPHA-1: ALPHA队由我带。我们在搜索事发现场—然后我们向南走。

ALPHA-4: 设备就安置在那边。大概是个好的起始点,队长。

ALPHA-1: 好,别浪费时间。我们赶快搞定。

ALPHA-7: 来吧。这地方让我毛骨悚然。

[ALPHA中队开始靠近伐木设备;发现多具尸体。]

ALPHA-5: 天,他们连这些都没清理。

ALPHA-4: 队长,来看看。

[ALPHA-1走近ALPHA-4,他正面对着, who is crouched in front of mutilated human remains. The chest cavity ha胸腔被撕开,填满了苹果。s been ripped open and filled with apples.]

ALPHA-4: 这他妈什么东西会—

[巨大的尖啸在全部无线电中响起。镜头对准树边界。]

ALPHA-1: Roll call, squad leads.

BETA-1: 没在我们附近,队长。但我们也听到了。

GAMMA-1: 从西南方向来。正在沿路。我们肯定有伴。

BETA-1: 同意。它很害羞,不管是啥。但还是看到了一眼;非常…快。

ALPHA-1: Check back in 15.

[ALPHA-1开始从伐木设备间走开,向 begins walking away from the logging equipment towards the tree line.]

ALPHA-1: 我们不能站在这什么都不干。快走。

ALPHA-7: 我不知道各位。我对这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ALPHA-4: 你在Ontario也是这么说的,Sev。

[ALPHA-4和ALPHA-5一起大笑]

ALPHA-5: Cut him some slack— that was a big fuckin' turtle.

ALPHA-7: 听,这是-

ALPHA-1: Cut the chatter.

[ALPHA中队进入树林]

ALPHA-5: 看看这树。

[镜头对准一棵苹果树。周皮上刻有一个印记。]

ALPHA-1: 操我不懂这是什么。

ALPHA-7: 这边也看到了,队长。

ALPHA-4: 看起来这里到处都是。

[又一声巨大尖叫。几秒后,反方向传来几声尖叫。]

BETA-1: 队长,第二次是从这个方向来的。

ALPHA-1: Regis,准备以防万一。我们发现的尸体… 就说你不想站错方位吧。

BETA-1: 明白,队长。我们发现了些小路,在沿着走。小心。

ALPHA-1: Heads on swivel, boys.

[ALPHA中队向南行进10.5分钟。多余对话略去。]

ALPHA-4: 有动静,2点钟—3—5点。操。好快。

[Camera pans to ALPHA-4. A blur of motion can be seen behind him.]

ALPHA-1: 结队!

[无线电中传出几声枪响;巨大叫声传来,然后从所有方向传来低沉叫声。 ]

BETA-1: 我们有人倒了,队长。这些死鬼 don't die right.

ALPHA-1: 确认击杀?

BETA-1:没有。子弹屁用没有。小心[枪声传来] 盯好[枪声]他妈的树。他们看起来就他妈是植物。

ALPHA-7: 操。五号哪呢?

ALPHA-1: 五!五!Square, 你看到五号了吗?天—

ALPHA-7: 操。队长!我这边找到五号了。

ALPHA-1: 五号,这他妈怎么会—

[Camera faces ALPHA-7. Behind him, ALPHA-5 is seen bisected and hanging by his intestines from the trees.]

ALPHA-1: We need to move now.我们得走了。

[ALPHA中队开始向西快速前进。A loud shriek is heard followed by another shriek directly behind ALPHA Squad.]

ALPHA-7: 队长,小心!

[Camera blurs before settling on an SCP-4608-1 instance a meter from ALPHA-1.]

[END LOG]


BETA Squad:


Squad Lead: BETA-1 "Regis"
Squad Members: BETA-6 "Sixes", BETA-8 "Eight", BETA-9 "Nino"


[BEGIN LOG]

[BETA Squad is moving quickly down a dirt path.]

BETA-1: 六号,注意按住伤口。

BETA-9: 什么鬼玩意!这些鬼莫名其妙钻出来。有什么计划吗,Regis?

BETA-1: 我不知道,Nino。尽量他妈的远离苹果。

BETA-6: [紧张的笑] 说得好,Reg,但我需要—

[BETA-6倒地。]

BETA-1: Nino,把他扶起来,快。我掩护。

BETA-1: 队长,我们这边不太妙。一人KIA,一人受伤。需要一点帮助。队长?队长?

GAMMA-1: [枪声] 我觉得我们要靠自己了,Regis。切换到高冲击[Gunshots] 或者爆炸弹。这些鬼东西还没那么硬。

BETA-1: 你们在哪里?我们需要协助。

[BETA-9把BETA-6搭在肩上,中队继续沿路前进。]

GAMMA-1: [Gunshots] We aren't exactly having a picnic here. [Gunshots]肯定在第一声叫喊后要注意。那像是某种呼叫响应之类的东西[Gunshots]

BETA-9: Regis! 这边,看!

[Camera pans to show a small brick chapel. 巨大叫声传来。回应叫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BETA-1: 带他到这里来!快快快!

[The camera view swings behind BETA Squad, showing 3 SCP-4608-1 in close pursuit. BETA Squad enters the chapel and slams the door.]

BETA-1: 把他放下,把Put him down and give me a hand with this pew.

[BETA-9 slouches BETA-6 against the wall before helping BETA-1 barricade the door. SCP-4608-1 正在捶门。an be heard slamming on the door.]

BETA-1: 这应该能给我们争—

BETA-9: 噢靠。

[镜头显示BETA-9站在一堵由人头骨组成的墙前。]

BETA-1: 嘿!! Snap out of it. We don't have time for slack jawin'. Wake Sixes 把六号叫起来,有必要的话用手指捅进他伤口里。

BETA-9: 抱歉;明白了。

[BETA-1开始 begins rummaging through various scrolls and books on the shelves before pushing all of them to the floor.]

BETA-1: 天杀的,除了一堆乱爪印什么都没有。我完全看不懂。

[呼叫与响应的叫声再次响起。捶门声变得更大、更频繁。]

BETA-6: 到底怎么-

BETA-9: 他醒了Regis。但你最好看一眼伤口。

[BETA-1走过来把光线对准BETA-6的腿伤。 伤口周边区域出现高度坏死。有若干苹果籽嵌入到伤口内部和周围。]

BETA-6: 你什么意思—上帝!

BETA-1: [给BETA-9一 a small medical kit] Dig 把这些鬼东西挖出来清理干净。我们得移动起来。

BETA-9: 明白。六号,要痛一下了。

[BETA-1走回到小屋另一侧。背景中传来六号捂住嘴的呻吟。呼叫响应的叫声在更频繁地响起。]

BETA-1: [小声对无线电说] Jones,收到了吗?我他妈被困住了。我不知道怎么做。

GAMMA-1:我越来越近了,我——我快到源头了。要安静一阵。

[Static can be heard over ALPHA-1's radio channel.]

BETA-1: 队长!感谢上帝,这他妈—

ALPHA-7: 有-有人能听到我吗?拜托,有人听到了吗?

BETA-1: Sev, 是你吗?出他妈什么事了?队长人呢?

ALPHA-7: 死了。他-他们都死了。我觉得我是在向西。我这里分不清,我—我觉得我近了。

BETA-1: 靠近什么- [BETA-1被BETA-9的大喊声打断]

[Camera swings around to show BETA-9 flailing on the ground. Twenty-five SCP-4608-1 instances are seen ripping off chunks of his flesh. 更多个体开始从BETA-6的口中、眼中和腿伤处涌现。]

BETA-1: 操!操!操!

[BETA-1用武器射击向他跑来的SCP-4608-1。]

ALPHA-7: Regis? Regis? …有人吗?

[END LOG]


GAMMA Squad:


Squad Lead: GAMMA-1 "Jones"
Squad Members: GAMMA-10 "Tener", GAMMA-11 "Elve", GAMMA-12 "Doz"


[BEGIN LOG]

[GAMMA-1缓慢地走向园内的一处空地。有某种非人的声音在说某种未知语言。]

GAMMA-1:我得把你放下了,Tener。I think we got bogies ahead.

[GAMMA-1 slouches as he drops GAMMA-10 off his back.]

GAMMA-1: Tener? 操。

[Camera swings around to show GAMMA-10 disemboweled on the ground. GAMMA-1 searches GAMMA-10口袋,拿出一个手雷。's pockets before pulling out a grenade.]

GAMMA-1: 该死John,你太 you were too good for this shit. [Inaudible whispering]

ALPHA-7: —觉得这就是频道。GAMMA中队,你们收到了吗?GAMMA中队,你—think this is the channel. GAMMA Squad, do you copy? GAMMA Squad, do-

GAMMA-1: [小声说] Sev, 操,到底怎—

ALPHA-7: 所有人都死了。我觉得BETA队也一样。你们都没事吗?

[镜头往回扫过GAMMA-10的尸体。]

GAMMA-1: 只有我了。

[非人的话语声停止。有节奏的尖叫声开始。尖叫持续93秒。]

ALPHA-7: 上帝啊——看这些树。

[镜头缩进,可见到GAMMA-1周围的树上出现人面。人面的空眼眶内在流血。]

GAMMA-1: 草他妈的。

[GAMMA-1起身走进空地。SCP-4608-2在其中心处。所有13张人面停止喊叫,开始说出不明语言。]

GAMMA-1:我操了个天。

[GAMMA-1对SCP-4608-2开枪射击,它依然在说话。]

ALPHA-7: 等下Jones,我差不多-

GAMMA-1: 快他妈离开这里,出去找支援,呼叫—[grunting]

[Camera snaps down to see a large root constricting around GAMMA-1. 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

GAMMA-1: 别担-担心了,我哪-哪都不去了。[GAMMA-1抽噎着发出笑声,把手雷丢向SCP-4608-2。]

[A loud snap is heard before GAMMA-1 goes limp. SCP-4608-2被火焰笼罩,开始倒下。GAMMA-1的尸体和摄像机掉落在地;镜头显示周边的树木也开始尖叫—其树枝开始自发爆燃。若干SCP-4608-1个体在树林间扭动,也着起了火。]

ALPHA-7 上帝啊,Jones,Jones我—我对不起我不能—我必须[Coughing.] 走了。

[记录结束]



Closing Statement:1947年10月16日,ALPHA-7被亚伦县火警部找到,其已失去意识,过度疲劳且吸入烟雾。Site-81封锁队接管,以毒性化学危害为掩盖隔离该区域。
在报告和心理评估后,ALPHA-7被施以记忆删除,调任到低风险回收职位。MSF Bravo-7成员被追授基金会之星,嘉奖其无效化SCP-4608的举动。



可以简称为:如何食用翻译。

你看到的是什么?

是中国分部ashausesall五级翻译主管(自封)对如何展开良好翻译的若干条意见。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知所云的东西出现?

因为笔者觉得自己翻译了几百多SCP文章,占目前全部已翻译英文SCP条目的约十分之一,有很多翻译经验可以分享。同时:

有大量有理由被视为不规范、没有理由支持的翻译做法存在。希望予以指正。
也希望展开交流,接受批判和反批判,面对不同意见的血雨腥风,从中获得折磨的扭曲快感。

那么具体将涉及什么内容?

涉及ashausesall的翻译个人非专业意见。逻辑结构是没有的,大多是想到哪说到哪。有具体的翻译建议,也有概括的翻译原则表达。

这个ashausesall靠谱吗?我如何确认它不是在劝诱读者偷食亚莎之脚?

ashausesall是非专业业余翻译,除了翻译过几百篇长短不一SCP条目和不知道多少篇外围故事外,对翻译的了解仅限于信达雅等常识性内容。曾略有阅读国内翻译家傅雷的著作,窃喜地认为自己的翻译经验竟然和知名人士的说法颇为一致;但鉴于傅雷也是上世纪的文学工作者,他的理论不排除有过时或不为外国学界接受的可能。

此外,据称在专业的翻译理论中,信达雅之说是被唾弃的过时理论12;> SCP翻译群体中,据笔者所知不乏外语言专业或翻译专业背景的同好,但ashausesall并不在此列。

由此可知,他的意见有极大可能是不靠谱的,值得展开深刻而不留情面的批判。至于亚莎之脚问题,笔者认为同样大概也许莫约也未必十分错,所以是很有可能的。希望各位读者严守底线,不要偷食亚莎之脚。

这个作者废话怎么那么多?我可以点差评吗?

差评是可以的。废话就到此为止了。以下是正文。

翻译的总原则

翻译,用粗俗的表达来说,就是吃了别人外国的菜,嚼碎之后吐出来,给本国的读者品尝。唔这个说法挺恶心的…

或者这么说好了:翻译就是阅读外国文字作品后,按照自己的理解,用其他语言对其内容进行准确复现的文学创作活动。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传话式的信息传递过程,翻译者接触到了外国文字内容,从中感知到了信息若干;接着,他要把这些自己感知到的信息再传递给本国人,这就是翻译。

换句话说,信息传递是翻译活动的根本所在,若传达给国内读者的信息和原始信息严重不符,翻译就是失败的。

此处有两个关键词:“自己的理解”“准确复现”。从重要性上说,后者更重要。

自己的理解,意味着翻译是一种创作。它和从零开始原创一篇文章没有本质差别,都是要发挥作者的主观创作能力,写一篇文字作品出来,有些东西注定会是原作没有的,是翻译者自己创造的。也因此,虽然说翻译是在传递信息,但要求和原作完全保持一致,同样是不可能的;SCP这样的娱乐翻译,八九成一致即可。

准确复现,意味着翻译者必须忠于原著。他必须遵照原著的意思,尽可能原汁原味地用其他语言重述之。也就是让你给读者传递的信息和原作有九成以上一致。这一点是翻译作为一种创作活动,和其他文学创作的最大区别点。翻译不负责质疑、批判、改造原文;它只负责尽自己所能,按原意转达原文,若越过这个界限,翻译就变成了其他类型的改编创作,失去其意义了。

那么,翻译的创造性在哪?在于传达方式的选择上。举个例子:

某人说:I hate you. 请问如何翻译?

这是很简单的英语,他的字面意义很好理解:如果你用某种机器翻译来完成任务,它大概率会给出你这个答案:“我讨厌你。”这没错,字面意义上没错。但在翻译上极可能不准确。

hate一词在外文里不仅对标中文的“讨厌”,它也对应着“憎恨”、“厌恶”、“不喜欢”、“反感”等等意思。这个词是一词多义的。当某人说 I hate you,可能是刻骨铭心咬牙切齿地表达对you不共戴天的憎恨,用这三个词简短有力地宣告;也可能只是单纯的表达些许的、不太严重的“你讨厌厌~你坏坏~你好讨厌哦”,这样。

那么应该怎么翻译?答案是老套但经典的结合语境和上下文。如果你是一个合格的英语阅读者,就能通过上下文判断这里的情绪色彩。然后再有针对性地选择“我恨你”、“我讨厌你”、“你烦死了”、“我不喜欢你”、“我恶心你”,等等。

比如,在涉及男女青春剧的情感纠葛时,“讨厌”就很好;在有杀父之仇或者意识形态你死我活的争斗中,语气升级到“恨”也不算重。

上面的例子是对翻译者主观选择性的一种说明。翻译者注定不是翻译机器,因为需要翻译来转达的信息并不仅限若干文字符号。有些信息是透过文字符号来传递、但又不能在个别符号中找到的。因此,翻译往往不能机械地、字面地把外文对应到英汉字典上的中文,略作排列组合了事;而是要通顺地、有意义地、合乎原文地做出改编,把自己接收到的外文信息用中文表达出来。

个人经验来说,可以这么总结翻译的要诀:译文给读者呈现的阅读体验,要尽可能等同于你读到原文时的阅读体验

根据上述总原则进行衍生推导,可以得出以下几个论断:

1、字面意义优先——若机械式字面翻译不会有损信息传递,则以此为优先考虑。
字面含义永远是文字信息中最固定的那一部分。如果信息内容就是这么单纯,照样搬运就好了。保证信息传递准确性最大化。

2、按中文语言习惯说人话,仅在必要时不说人话。
翻译时必须保证最后产生出的文字通顺合乎中文习惯。你看到的外文故事大概率符合外国人的语言习惯,老外们不会在阅读SCP时有生硬感,否则他们会差评伺候;那么,根据阅读体验原则可知,你的中国语读者看到的中文译文也不应当有生硬感。

当然,如果原作在你判断下是故意不说人话的,此条不适用。这在SCP创作中不算少见,尤其是涉及信息危害、模因、梦境、现实扭曲等等题材时。你应当要仔细判断。

因此,除了照原文翻译字词句,还应根据当代中国的用语习惯调整语序和措辞表达,让整句话看起来合乎中文语感。

“我发誓我真的要这么做!我的老天!”就是此类不妥当的翻译——字面意思一点没错,但把一句口语变得书面化了,太文绉绉了点。

3、禁止画蛇添足,也禁止缺胳膊少腿——不能增加原文没有的东西,也不能省去原文有的东西。
除非必要,原文必须原样还原。有所增添的,那是改编、乱编、胡编的范畴,与翻译无关。

这里必须提到SCP创作的一个特点:我们刻意虚构了一个学术化、精准化、科学化描述某一对象的故事背景。这就意味着,翻译SCP条目对信息准确度的把握,要比一般翻译尽可能高一些,这样才能还原出一个伪科学档案的质感。

信息准确度最高的翻译,应当认为是学术。学术化研究的翻译,是完完全全不能加入任何译者主观解释、力求彻底还原原作者表达意图的翻译,甚至不惜在一定程度上无视或颠覆中文习惯。例如,古希腊人说话的语序、断句和中国现代汉语是不一样的,但要最准确地翻译柏拉图的《理想国》,翻译者就必须在中文里重现这种怪怪的说话方式。当然,给普通读者看的科普版、消遣版不必如此扣字眼,SCP翻译多数时候不必如此极端。

SCP作品在设定上不是供人欣赏的,而是供基金会内部人员准确把握某个异常的说明书。因此,保证尽可能完全一致的按字面翻译,能不改变作者措辞就不改,是翻译SCP条目时应当把握的原则。

具体的翻译意见若干

以下内容是关于SCP翻译的具体意见,供各位参考。如果你不参考我也不能吃了你就是,我只能在概念上吃了你泄愤。

1、关于译注(重点)
基于原汁原味还原的原则,个人主张译注能不加则不加。

译注,就如电影的解说、剧透,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观看体验。虽然读者有自我解读权是目前的通论,但译者站在翻译传达的立场上,没有对译本的自由解读权,更不能打扰读者的体验。
后者尤为需要注意:站内很多翻译者会觉得自己有义务、有必要、有需求给读者解释自己的翻译用意,比如很贴心的说“这里的原文是XX,我个人认为他应该翻译为XXX,或者他也有XXX的意思…”如此等等,甚至专门说“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瞎翻译的,各位来帮我改正谢谢”。

不,你不需要。或者你不需要在读者沉浸于文本时突然插入这些不必要的话。你的翻译作品当然是以翻译完好为前提来呈现给读者的。吃鸡蛋的不需要知道下蛋的鸡长啥样;如果你翻译的没错,何必急着告诉读者自己的“劳苦用心”呢?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辛劳有权利得到伸张,请放在讨论页里。

译注应当存在于:

  • 文中直接存在不为中文读者广泛周知的冷僻背景知识。如不在此明确科普,会导致读者无法领会原作者的言外之意,或者原文在此所处的上下文背景,或者根本无法理解原作者的意思。例如:某外国历史人物、当代人物;某种专有名词;某种文化典故;某种文化习俗;某种网络哏;等等。
  • 文中藏有你个人无从按照字面翻译出来的双关语、俚语、典故。

译注不应存在于:

  • 你对某句外文拿捏不准,摆上原文以供参照,或者解释你的翻译思路。发布SCP翻译的时候页面提示就说了,这里是发布完成作品的,你给读者呈现的不是翻译讲座或半成品,而是完成好了的成菜。这种行为就像上菜的时候还有半熟的杂碎…
  • 你认为翻译的很正确,但你还是在解释你的翻译思路。这比上一条还要没道理,是迷惑行为。
  • 你认为文中存在某种隐晦的指代或典故,但原作者没有指出或明示,于是在此给出你的解读。这其实是一种越俎代庖:无论暗示还是明示,都应当是读者们自由解读的空间,在这插嘴解读一下,和边看电影边剧透是无异的。你可以发布翻译后在评论区供读者参阅解读。
  • 内容指向其他SCP宇宙内的设定,包括其他外围故事、其他SCP。你不需要给读者解释什么是“斯克兰顿稳定锚”,也不需要给读者解释什么是“O5”,读者就算第一篇不知道,看多了也会知道。现在官网技术先进了,如果原作者认为需要解释,会以链接形式直接呈现给读者。当原作者没这么做,参照上一条。
  • 其他不必要的感慨、自我抒发、玩哏戏说,等等。这种东西没有任何理由在译文中出现,是不能在任何意义上予以容忍的错误行为。可以作为译者感想出现在评论区。

2、关于特定内容的翻译

人名、地名问题

  • 规范的说,没有理由不翻译人名、地名,但由于SCP引进中文圈的历代习惯使然,一般来说很少把这些东西翻译出来。因此,对虚构的外国人名、外国地名是否翻译,在SCP里没有一概的规则,属于个人喜好问题。可以翻译,可以不译。

但是,有以下具体规则希望各位参照。

  • 现实存在的人名、地名、书名等等,应尽力翻译为中文。

和虚构的名字相比区别在于,这些现实存在的东西是真的,有些甚至是为中文读者所熟知的东西——他们不是单纯的名字,更裹挟着背后的真实背景。这些现实名词本身就有超乎于名称代词的意义,不翻译出来,可能会使读者错漏。Trump不是一个单纯的名字,他是美国总统的名字,是一个奇人的名字。他不是路人甲博士、路人乙特工,他是美国史上第二位被弹劾的总统。
更要命的是,中文读者不一定知道Trump是何许人,但几乎都知道美国有个奇葩总统特朗普。同理,纳粹不能保留原文为Nazi,英国不能保留原文为England。
具体翻译上,国内有既定、通行且无误的译法,最宜优先采取。但注意:很多野鸡网络写手、编辑、网站会鱼目混珠地胡乱翻译,在敲定翻译时必须仔细斟酌,不可盲目跟随。

  • 流行音乐圈的各种名称,包括乐队名称、歌手艺名是上则的例外。流行音乐圈不强调全面本地化,很多歌手、乐队,他们一般根本没有自己的官方中文名称,其乐队名、艺名也往往有些“不明所以”,比较张扬个性。举个例子:中国有个痛仰乐队,这名字我们看着很酷炫有意境,但你字面翻译给老外,他们不仅很难领会,也会觉得怪,那么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你保留英文原名也许并无不可。
但注意:那些已经大众知晓的、从音乐圈走向大众文化了的,比如披头士、皇后乐队等等,不能这样来,还是得翻译,理由同上则。

  • 特别注意,对SCP世界设定观上一些叫法约定俗成的著名人物角色,如果没有中译,一般不翻译。如天启四博士Clef、Bright、Gears等等角色。翻译本身按惯例会尊重语言习惯,哪怕是不太准确的习惯;而在整个中文爱好群体的发展过程、宣传过程中,这些角色都是不翻译名字的,以至于英语原文反而变成了我们对它们的惯用称呼。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和不知道Trump是什么同理,SCP圈子里的人恐怕不知道布莱特是谁,但肯定知道Bright。

更重要的是,Bright到底是翻译成布莱特、亮亮、还是布莱?Clef是克莱夫、客来福、克莱佛还是什么呢?音译是可以有很多写法的,但角色就那一个。读者会混乱的。

  • 特别注意:即便这些虚构的知名角色和真实人物同时出场,例如SCP-4444,你也应该保留Bright为英文,同时翻译布什为中文。一切都是为了方便读者理解。是的,这有点逼死强迫症。如果你不认可,那么请统一翻译所有角色名称为中文吧——因为保留英文根本就不是规范的翻译做法。
  • 另外,对虚构的地名,如果其本身有可理解的字面含义,则可以选择按字面翻译为中文,当然也可按习惯音译,这是地名翻译的一般习惯。如,Gravefall可以翻译为重力泉,Springfield可以翻译为春田,South Park可以翻译为南方公园。但是,如果把Springfield翻译为斯普林菲尔德,也是可以的。这一规则仅适用于地名。
  • 由于英文主站用户九成是美帝群众,美利坚合众国的各州名称常常出现在SCP英文作品中,大部分按他们的习惯缩写为二个大写字母的组合,如MA、CA等等。在此为保证中文圈读者理解,请尽量翻译为州名全称。此外,偶尔会有将英国缩写为UN的情形(有趣的事实:联合国的一般写法也是UN,所以还得判断一下是联合王国还是联合国),或是将美国称为US、USA或其他此类缩写等等,为便于理解及符合中文习惯,请照此办理。

SCP设定名词问题

  • 收容分级上,Safe、Eculid、Keter等不翻译,保留原文。这几个词是一种代号,原意很大程度上不重要。其他机密分级大多同理,不必翻译。
  • 但Netrulized和Explained则不同,这两个分级就是字面意义的无效化和已解明。在此应当翻译出来。Safe不翻译,是因为Safe级SCP不一定安全。但Netrulized的SCP一定是无效化了的,EX的SCP一定是已经阐明了的。
  • Overwatch、Overseer、O5 Concil一般不做含义区分,都是O5议会或监督者议会。很少出现专门区分这几个称呼的作品。少数时候有Oversight的叫法。这只是告诉你一般不区分,不必多想;但你可以具体区分称呼。
  • 计划代号、项目暗号、MTF队伍代号等名词,一应翻译为中文。

早期的一些SCP译者会不翻译MTF代号,这是错误的做法——那就是个普通词组名字你为啥不翻译呢?受这种做法影响,有人会习惯把原文用括号标在后面,但我认为没有必要。
至于计划代号、项目代号,一般会是某种看起来意义不明、有逼格、首字母大写的奇怪名词。如果国内对其有既定译法,应当翻译——这些怪名词很可能是有特定意义的历史人物、地点、事件名称,或者神仙名称、神话典故等。但如果冷僻到国内根本没什么提及,或者你根本没法把它翻译成中文(是某种奇怪的文字或者奇怪的词组),也不必强行音译。

3、特定疑难翻译问题的食用技巧

诗歌、韵文等特殊文体的翻译

我也不知道咋整。自己看着办。
诗歌、韵文的存在是SCP翻译中的奇葩(偏褒义),不能按前述套路翻译。此处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翻译诗歌、韵文,一向有白话文翻译法或古体诗、格律诗翻译法,都有广为传颂的优秀成果存在。

不过,鉴于高超的中文素养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在翻译此类有韵脚的文体时,一般注意压个韵就好了,没必要特别注意格律。但如果完全不顾韵律去直接意译,处理又太糙了点,让诗歌没了其作为诗的意义。

关于文言文、古风的使用

古汉语存在特别的专门书面体系—文言文,和日常适用的白话专门区分,近来又开发出了古风这么个东西,这的确可以用于区别某些行文特异的场合,也是中文读者喜闻乐见的。而众所周知,英文也有中古英语和现代英语的区别,比如thou和you就近似于汝/尔和你;因此,可以在此类伪书信、伪古籍中这么玩一玩,用几个文言化的措辞强调内容不同于当代语言习惯。

此外,外国群众、或是在外国群众中混入的中国群众,经常会用英语创作中国文化背景的SCP。此时,文言文当然可以在相关历史记载、书面对话中被采用,增强作品的真实感。文言文不只是一种书面语,更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语言习惯。绝大部分的中国古代书面文件都使用文言。我们确实有必要把任何说成是出自中国古人的文字转写为文言或古白话,否则可以说反而是不符合历史的。

但使用文言或古风,稍不注意就会变成舞文弄墨、挤眉弄眼。必须有一定的把控。

首先是注意使用场合,文言文是正式化的书面语言,几乎在一切书面叙述上都会这么使用;但通俗的小说等民间文学,由于起源于口传评书,就没这么多顾忌讲究。古人在口头对话场合和非正式的部分书面场合不会使用文言,依然会说大白话。在非书面的人物对话里还是“之乎者也”说文言,是不妥的。

其次,正如大部分人写不好古诗一样,业余作者笔下的文言,大概也不过是胡编;为避免贻笑大方,拿不准的时候还请尽量慎重为之。我们总是可以退而求其次,用现代汉语认输。

我个人翻译的很多文言,到最后也是贻笑大方。在视频网站经介绍传播开来后,受到了强烈而愤怒的批判,这是我的过错和能力不及所致。希望各位引以为戒。

特别提醒:请勿让一个外国角色用文言文说话,或者在没有中华文化背景的文献里用文言、古风来翻译。

第一,文言文不是口头交流的工具;第二,外国人不会说中国文言,也不会写中国文言、古风。即使是夹杂古语,翻译成古白话风格即可,重点在于要让人感受到“这里的话和现代人说的写的不太一样”。第三,虽然解读文言文是大部分中文读者都能做到的事,但毕竟是个费力的工作,何必互相伤害呢。

关于奇怪的生造词或奇美拉词

SCP是虚构的伪科学作品(中性意义,描述事实)。伪科学或者科幻作品里经常存在大量生造词,作为伪科学概念装点门面。这些生造词大多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某种既有词汇的变体、或者词根的拼合,说是奇美拉怪兽一点不差;这和用汉字组成新词语是一个道理。当你看到一个明显怪模怪样的词,又没有首字母大写,就要考虑这是一个作者自己创造的生造词。

对于生造词,任何翻译软件都是不靠谱的,任何网络搜索结果也只能用作参照。但是,生造也有其规律可循,关键在于词根。英语词汇的词根一般是开头几个字母,或者末尾几个字母,即使是变体词,开头几个字母也不会改变。

将这些部分截下来,分别放入搜索或翻译软件去检索,往往能找到一串类似词汇,甚至直接查阅到这个词根的原意。这时候你就能推断出这个奇美拉怪物到底是什么鬼了。

例如Necromancy,这个词其实是个很规整的拼装词。Necro-是死亡、坏死的意思;-mancy则用以表示某种技术。加在一起,就是亡灵巫术、死灵法术的意思。

这里请善用争议词汇翻译索引表,那里有些参见词根。

双关语、文字游戏、俚语、外国成语如何翻译

双关语这种着眼于字面意义的文字游戏,一定程度上是不可翻译的,就像中文的格律诗不能翻译为英文一样。此时有必要舍弃一些阅读体验,采用译注形式标出。

  • 纯粹的双关语、谐音游戏很少能直接翻译。实在翻译不出来,可以采取译注标识。有的翻译者会在这里替换为某种中文能够理解的类似双关,或者直接调换成别的哏;这本身是一种常见的做法,但根本来说是一种为使产品本土化做出的改编,已经不能认为是翻译了。
  • 当你看到一串看起来字面意义很奇怪的词组,应该考虑这是某种俚语、外国成语。他们的含义不是字面意义,就像国内说“按图索骥”,一般不会是指要真的去按着图鉴找马。如果字面翻译出来能让人理会其中的比喻义,则字面翻译之,但注意要使语言简练,因为适用这些俚语或俗语,就是为了言简意赅传达意思,不会罗里吧嗦的。此时如果其字面意义在中文语境下理解不便,有悖中文习惯的,那么按其含义意译翻译即可,一般不必纠结于字面说法。

“一鸟在手,好过双鸟在林”,意思是“有总比没有好”。即使字面翻译过来,中文读者也可理解,就不必简化什么。

外文作品的标题、书名号问题
SCP当中总是会涉及各种各样的作品,他们也有自己的标题、名字。有小说、游戏、电影、戏剧、歌曲,等等等。这些作品名称的翻译也应按一定规矩来。

第一,约定俗成和既有译名在此绝对优先。很多知名电影、作品引入国内后广为人知,但其标题完全不是字面意思。此时,你绝对不能采取字面翻译,而因一概采取最通行的叫法。这一点和人名翻译、国名翻译类似。斯大林叫成是斯达琳并不算错,但后者没人知道是谁,前者人人都知道是谁,你不能让读者陷入混乱。这一点,在影视作品领域最常得到应用。

Toy story是人尽皆知的《玩具总动员》;Big Bang the Theory是欢乐无比的《生活大爆炸》。你可以看到,前者的字面意思是“玩具的故事”,后者则是“大爆炸理论”。字面翻译的话,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你说的是啥作品。

第二,歌曲是外文作品中的怪胎/例外,你可以不翻译其标题名称,但有时你必须硬上弓。
外文歌曲,尤其是流行乐,和影视作品不一样,在从国外引入国内时,不能翻译,不然味道就没了。流行音乐爱好者都会听外文原曲,也懂原文,如果不懂他不会是粉丝。这也意味着不需要一个“广为人知”、“一般接受”的译名来推广,因为懂得都懂。事实上,除了能在最大众文化圈里闻名的少数歌曲,包括某些国内也经常听到的名曲、金曲,很多歌曲都是没有通行中文译名的——但有些还是有,比如席琳迪翁《我心永恒》、皇后乐队《波西米亚狂想曲》、那得你翻译出来。

况且,歌曲这东西讲究意境和情感表达,很多标题有些“不明所以”,是歌手作者的私人化抒发,意会不可言传,如诗歌一样难以翻译。既然如此,你大可从善如流,直接保留原标题。——这本来是可以的。

但问题在于,SCP创作经常不给你这个余裕。很多英文作者喜欢玩流行文化哏。根据歌曲标题发挥灵感有之;把歌曲名字、歌词改了来制造双关有之;歌曲名称与故事内容息息相关有之。此时,你没有选择,必须翻译。此时,按照字面意思来就好,作者“糟践”歌曲,不仁在先;那么就别怪我翻译不义了。

书名号问题是个非常小、但是常被忽略的问题。英文没有书名号这个东西,他们对需要书名号的地方,全部用斜体字来标识;有时候则使用引号。这就经常引起误解,因此在此做统一说明。

第一,那些外文原文里标成斜体的作品标题名称,在被翻译为中文后,则应当为其添加书名号,不应将其斜体字保留。这是中文规范适用标点符号的规矩。

第二,如果这个英文作品的名称没有被翻译(你觉得不需要翻译、或者不是人话翻译不出来),那么,根据国家规范(别笑,真的是官方出的规范使用指南),应当保留英文格式的斜体标识,理论上不应该在保留英文的同时加个书名号扩住。这个规矩在学术论文的撰写中是得到坚守了的,而从美观角度来说,这个规矩也还算合理,但在日常使用中,极少有人遵从这一点。

建议你最好遵守下,毕竟书名号扩住英文看起来是有点怪怪的…

Gone with Wind,著名爱情电影。如果按中文翻译,就应当写成《飘》,决不能写成;而如果你因故决定不翻译标题,就要写成Gone with Wind,而不太应该是《Gone with Wind》。但习惯而言,我不反对翻译按后面的写法来。

FBI_Evidence_Response_Team_2.jpg
[[div class="scp-image-caption" style="width:300px;"]]
Agents of the WEBCUTTER joint task force excavate a dump site in Vermont related to SCP-3256, 2011.

Item #: SCP-3256

Object Class: Keter

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Information relating murders that follow the modus operandi of the SCP-3256-A released to the public are to exclude all information related to the states of the bodies. Individuals responsible for cataloging evidence related to the crimes of SCP-3256-A (police officers, members of the medical examiner's office) are to be administered amnestics as appropriate, and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bodies is to be modified to a degree that it is rendered non-anomalous.

Individuals who are part of Task Force WEBCUTTER are to be given monthly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exams. In the event that any agent shows signs of being affected by SCP-3256, they are to be immediately contained and sent to Site-92 for treatment. New personnel joining WEBCUTTER are to be given a standard Euler-Melbourne Memetic Hazard Resistance Test (Or simply Euler-Melbourne Test); individuals who score lower than a threshold of 74 are to be reassigned.

Description: SCP-3256是一种模因异常,显现为与连环杀手“布罗克顿湾捆人魔”(1993-2000年间活动于美国新英格兰地区,暂且编为SCP-3256-A)犯罪手法相符的谋杀案信息。具体而言,SCP-3256有能力显现在任何书面描述、艺术或摄像描绘、小说或戏剧描写,以及口头讲演中,只要其描绘或描述到某具尸体遭到与SCP-3256-A犯罪手法相同的方式毁伤。

暴露于SCP-3256的SCP-3256易感人员(编为SCP-3256-S)在此被编为SCP-3256-B。被感染后,SCP-3256-B对象会开始出现此前未曾有过的行为,尤其是食毛癖、食黏液癖13,以及对昆虫的强烈厌恶,近乎于昆虫恐惧症。14需注意的是,蜘蛛恐惧一般会与昆虫恐惧症并发,但SCP-3256-B人员更多会表现出蜘蛛喜爱,会积极的寻求各种有毒蜘蛛。这可能是[数据删除]。

最终,SCP-3256-B对象会产生冲动,实施至少一次符合SCP-3256-A犯罪手法的谋杀。SCP-3256-B对象实施的谋杀总数未知,但确信是在150到200起之间。 SCP-3256-B所实施谋杀的相关信息会成为该模因的新传染源。
因SCP-3256的性质,犯罪手法与主文件分离存储。参见附录3256-12。

SCP-3256-S有某些共通标准,在三十九个已观察到的个体中:

  • 100% of SCP-3256-S人员在生理和身份认知上均为男性。
  • 100% of SCP-3256-S人员曾在美国新英格兰地区居住过多于五年。
  • 100% of SCP-3256-S人员为白人。
  • 92% of SCP-3256-S人员有深褐色毛发。
  • 90% of SCP-3256-S人员年龄在15到32岁之间。
  • 89% of SCP-3256-S人员在人生中的某一时段内与一名同性建立过亲密关系。
  • 54% of SCP-3256-S人员在其人生中的共同同意性交次数不多于三次。

附录:布罗克顿湾捆人魔的简要记录: “布罗克顿湾捆人魔”这一名号是由布罗克顿湾编年史在1993年三月到九月间发现头五名受害者后创造。装订工的最后一位受害者死于2000年7月,受害者间关联甚少。实施罪行者从未尝试过联系执法机关或媒体。

凶案只会发生在三月中旬到十月中旬期间,在蛛形纲种群数量高的地区发生更频繁。受害者年龄在二十到四十五岁之间。全部受害者中除一人外均为女性;惟一的男性受害者发现于1997年,在SCP-3256被发现前曾被归入模仿犯罪。

四十一名被归于布罗克顿湾捆人魔的受害者分布在佛蒙特州、新罕布什尔州、南缅因州和北海岸马萨诸塞州;然而,实际受害者数量可能高于七十人。这些杀人案曾因其独特性被基金会列为关注项目,但一直被视为非异常。

因凶案性质怪异,布罗克顿湾捆人魔的相关信息在其活动期间广为人知,此后数年内也一直维持在公众认识内。这些杀人案已成为多部美国犯罪电视剧和警察程序类电视节目的剧集基础,诸如2005年《CSI:犯罪现场调查》剧集“谋杀之网”、2008年《识骨寻踪》剧集“鼻孔里的名字”、以及2009年《犯罪心理》剧集“蜘蛛如是说”。15

凶手的真实身份(或可能的身份)从未被查明。基于SCP-3256-B人员形成的侧写,推测实施最初凶案的人员有着与此相似的外貌和背景。

发现: SCP-3256的首次已知显现是在2008年,当时有一系列看似模仿犯的凶案发生于马里兰州█████,1990年代曾参与过布罗克顿湾捆人魔案件的FBI侧写师Harold Kingsmith居住于此。Kingsmith在第一具尸体,也即其妻Dana Quill-Kingsmith被发现的24小时前失踪。而后又发现两具尸体,直至Kingsmith在试图对第四名受害者抛尸时被捕。

Kingsmith之后接受了特异事故调查处特工William Boston采访。

Boston: Mr. Kingsmith,我是特工Boston,特异事故的。

(Kingsmith没有回应,仍然坐定。)

Boston: 你在局里的生涯很优秀。你是约翰·道格拉斯的徒弟之一,16 帮助过UNABOM17。装订工是你最后一批案件。

(Kingsmith仍然无反应。)

Boston: (叹气) 好。我这里有一些句子要读一下。我上头的人说应该…好吧,这可能会让你有点反应,考虑到发生的情况。

Boston:俄亥俄的吉尔伽美什正在下雨。 (停顿;Kingsmith无反应。) 好吧。Are We Cool Yet? (Kingsmith无反应。) 哈。你们得把这段编辑掉,会花好一段时间。

(接下来的二十四分钟内,特工Boston向Kingsmith读出各种模因触发语句。在此略去。)

Boston: 巴比伦酒店已经关门。鹡鸰已经归来。雅典娜的织机被粉碎了。潘多拉之盒呕吐-

(Kingsmith在说出语句“雅典娜的织机被粉碎了”时开始抠鼻。)

Boston: 好吧,有反应了。我看看,“雅典娜的织机”对应的是—我操。

Kingsmith: 我们从来没抓住他。

Boston: 什么?

Kingsmith: 我们从来没抓到捆人魔。(Kingsmith开始猛烈地抠鼻,抓出了血) 但我抓到他了。就像你接上了拍。我。我必须去。他们求着要的。 For me to [REDACTED] their insides, 但那不是我,那从来都不是我。

Kingsmith: 我很抱歉一直取笑你们部门。你们能处置得了。我不能。

(此时Kingsmith出现严重鼻出血,待命的医护人员进入房间为其止血。Kingsmith在更多采访中不再对基金会和特异事故处人员做出反应。)

特遣队"断网者"的组建: 起初,“发现”事故被归于超常事件。然而,在缅因州又发生两起事故(the perpetrators of which remain unaccounted for)后,基金会-特异事故处联合特遣队被组建,代号“断网者”。断网者的目标是收容所有SCP-3256-B个体、开发对SCP-3256的模因疫苗,并阻断对SCP-3256活动的报道以免异常进一步传播。此外,它还将和FBI的其他单位(特别是行为分析单位和证据响应团队)合作调查最初装订工活动的相关调查报告。

当前,断网者特遣队由20名非SCP-3256-S人员组成,包括:

基金会人员:

  • Lt. Dr. Kyle Jobar — SCP-3256收容专家
  • Dr. Urmd Abdul— 法医人类学家
  • Dr. Wendell Adler— 法医生物学家与解剖技术员
  • Dr. Helena Bloom— 模因学家
  • Dr. Sophia Fitzgerald— 模因学家
  • Hobert Brennan— 调查特工

FBI人员:

  • Cpl. Alexander Mooney — 特遣队队长
  • Dr. Edgar Park— 特别特工,心理学博士
  • Dr. Meghan Scott— 法医分析学家与解剖技术员
  • Stella Abbey— 特别特工,美国异常社群(LACUS)联络员
  • Leslie Jefferson— 特别特工与媒体联络员

对外,断网者是对装订工或模仿杀手重现进行调查的特遣队。


Collected Findings and Recordings of WEBCUTTER:

无名女尸尸检报告#001:

死者: Jane Doe DOB: Unknown DOD: 5/9/2009
Address: Unknown State: MA Zip: [REDACTED] Age: Late 20s Sex: F
种族: 西班牙裔
身高Height: 137cm Weight: 54kg Hair Color发色: Black 瞳色Eye Color: Brown Build体型: 纤弱
伤痕和截肢Scars and Amputations: [REDACTED]在死后被切除。 removed post-mortem.
Descriptio死者衣物描述:n of Decedent's Clothing: 赤裸;手臂与足部捆有[已编辑],面部腔洞(除鼻孔)以同种方式被覆盖。Naked; arms and feet bound in [REDACTED], facial openings (except for nostrils) covered in same manner.
Manner类型: 他杀
Cause死因: 窦腔和气管被[已编辑]堵塞造成的窒息。Suffocation by introduction of [REDACTED] to sinus cavity and trachea.


Dr. Adler: 这里是Dr. Wendell Adler。现在是2009年5月. It is the twelfth of May, 2009. I am condu我正在对捆人者杀人案的一具无名女尸进行尸检。cting an autopsy on a Jane Doe related to the Binder killings. 还有我的特异事故处同行,With me is my equivalent from the Unusual Incidents Unit, Dr. Morgan Scott—
Dr. Scott: Meghan。不是Morgan。
Dr. Adler: 抱歉。主要毒理学检查已发现在体内有蛛毒素痕量,浓度比此前记录的受害者高。尸体上没有毒蛛中毒相关症状,对象可能是在症状显现前死亡。
Dr. Scott: 无名女士状况不良; something got at her good. 我们无法确认[已编辑]是被人类牙齿还是动物挖去的。考虑到我们已知对象的手法,我会从鼻腔开始检查。内镜在哪?
Dr. Adler: Hold on, it's up here. Let me set it up to record.等下。在上面。
Dr. Scott: 我以前处理过一次,感谢你。好了,我要从对象的鼻腔进入到器官内…
Dr. Adler: 等等,这是什么?
Dr. Scott: 哈?噢。我了个天。这些是[已编辑]?
Dr. Adler: 对它们这年成不对。太早了。
Dr. Scott: 可能是另一种生长。我要近距离看下。
(此时,Dr. Scott的内镜碰触到了对象鼻窦内的[已编辑]。's endoscope makes contact with the [REDACTED] in the subject's sinus. Startled, Scott removes the endoscope abruptly, tearing open the sinus cavity and exposing the [REDACTED]. Dr. Adler抓起乙炔喷灯,试图焚化从尸体内出现的 grabs an acetylene torch and attempts to incinerate the [REDACTED] emerging from the cadaver. The cadaver's face is 尸体面容被破坏到完全不可能修复重构。destroyed beyond any possibility of reconstruction. Dr. Adler因毁坏证据受到处分。 was reprimanded for destroying evidence.)
(更多对SCP-3256相关尸体的内镜检查必须经过Further endoscopic inspection of cadavers linked to SCP-3256 are to be carried out only with joint approval from Lt. Jobar与Agent Mooney共同批准。)

Excerpt from Audio Diary of Edgar Park音频日志摘录:

Park: 现在是2009年5月21日周三。这是我第四条日志记录。天知道我在为谁记录;我们的人或者基金会的人会把它整个编辑掉。
我在Quantico的时候,我们弄明白了一件事:FBI, 不只是Unusual Incidents就一帮混账。, is a bunch of fuckups. Mulder and Scully的荒唐之处不在于热衷搜猎大脚怪、外星人;他们 aren't absurd because they hunt bigfoot and aliens; they're absurd because they get shit done. 80%的文书,可能还要更多;我的第一批培训工作之一,就是写一篇档案申请让我访问什么狗屁画廊, paperwork, maybe more; one of my first assignments in training was to write an archival request so I could access a gallery of shit that's been sent to Manson over the years. I… failed that.我…没做到。
到了连环杀手这,我们搞砸的次数比搞定的次数多。we've dropped the ball more times than we've got it. BTK18在纵情结束后整整逃脱了二十年, got away for over a decade after his spree ended, and he was the one that provided the shit that put him away.19我们对十二宫也是一样没头绪,还有一大堆操蛋的混账事发生在克利夫兰而我们根本都不知道。
重点是:我们在正常的连环杀手上都没有好好的追踪记录过。而把cart、can和其他鬼东西算进来,就只会更糟心了。
(Indistinct speech is heard)
Get me a quarter-pounder and a chocolate shake.
我说到哪了?对。FBI碰上连环杀手就会变成一帮混账;我们之前只遇到过一个带异常的要对付,感谢基督。as I? Right. The FBI are fuckups when it comes to serial killers; we've only had to deal with one anomalous one in the past, thank Christ. MI-Triple-620 had to deal with a pair of them in Liverpool back in oh-two, so I'm 所以我在尝试搞清楚他们是怎么处理的。trying to figure out how they handled them.
捆人魔是新英格兰这最糟糕的烂摊子之一。有希望的话,我们至少可以抓到最早的那个,把这事做个了结。
我要抽根烟等着那帮人带吃的回来。Park下线。


SCP-3256 Outbreak in the Greater Boston Area, October 2009:

此次爆发与美国犯罪连续剧《犯罪心理》的在播剧集刚好一致,这一集中出现了使用动物毒素行凶的连环杀手。节目中的一名角色在剧集第一幕把反派“Unsub”与捆人魔进行了比较,形成了一个SCP-3256触媒。The outbreak coincided with the airing episode of the American crime procedural Criminal Minds, featuring a serial murderer killing using animal venom. A character in the program draws comparisons between the "Unsub" antagonist and the Binder in the first act of the episode, which acted as a vector for SCP-3256. This episod这标题为“蜘蛛如是说”的一集被立即从流通中撤下。e, titled "Said the Spider", was immediately removed from circulation.

第一起杀人案被报告于The first killing was reported in the Jamaica Plain neighborhood. A twenty-one year-old female wa一名二十一岁的女性被在家中被发现遇害,所有s discovered in their home, found with all [已编辑REDACTED]被截除,与SCP-3256-1手法一致。 removed, consistent with the M.O. of SCP-3256-1.

对受害者住家的搜查,发现同居人、以及本次SCP-3256显现的关注人士为Linus Planter,他以98.99%确定性契合于SCP-3256-S对象侧写。对家庭成员采访后,基金会相信 Planter在杀害其恋人前患有呼吸道感染。

第二具尸体已无法辨认,被发现时已成碎块,悬挂在Walden Pond State Reservation周围的若干树木上;这与SCP-3256-B人员的手法大不相同,此前都会[已编辑]。然而,发现尸体缺失全部[已编辑],假说认为Planter安放尸块是为在之后吃掉剩下的[已编辑]组织。


Edgar Park音频日志摘录:

Park: 现在是2009年11月2日,这是我的第二十二篇日志条目。Planter被捕,而他只是…木头着。很像是Kingsmith那亚子—样子。样子。 嘴巴还是感觉很怪,被那个…东西堵住之后。
我好奇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都不怎么发出声音。不喊、不说。只有他,在牢房里前摇后晃,吃自己的鼻涕和头发。我想知道他做这些都他妈是为了什么。
至少比他哭闹好。被拘留—或者收容的第一晚就是这样。对我们,这是拘留,但基金会接管了他,所以我想现在要算“收容”了。他们在尝试弄清楚什么让他这样滴答,以及…据我所知,不太顺利—
等下,我收到一条信息。
[特工Park停顿数秒]
妈的。他死了。


Autopsy Report of Linus Planter:

Deceased: Linus Planter DOB: 3/12/1987 DOD: 11/9/2009
Address: [REDACTED] State: MA Zip: [REDACTED] Age: 22 Sex: M
Race: Caucasian
Height: 180cm Weight: 63kg Hair Color: Brown Eye Color: Brown Build: Medium
Scars and Amputations: Scar on left pal左手掌有伤疤,在儿时留下。m, acquired in childhood.
Description of Decedent's Clothing: 标准式基金会连体衣
Manner: Unknown, speculated suicide未知,疑似自杀
Cause: Suffocation by introduction of [REDACTED] to sinus cavity and trachea.


Dr. Scott: Dr. Adler在开会,我将独自进行尸检。对,尸体时一具男性,窒息,原因是—对,触媒,不能说出来是什么。

I我穿着生物危害防护服,也准备好了火焰喷射器,以防又和第一次的无名女尸一样。至少这次内镜检查没有在鼻子里发现[已编辑]。

我已经打开了胸腔。没有看到异样,但…上帝啊。骨头这是…elastic. 他们在我触碰的时候etching as I touch them, li像是橡胶,或者布料。不稳固。

[A loud crack is heard on the recording]

操!我刚刚弄断了左边的 broke one of the floating ribs on the left— and it's sticking to my hand. What the fuck?这怎么搞的?

呃。是纤维。终于,以最最不专业的方式把它弄出来了。

[无关信息已略去,对对象的腹腔器官进行检查。]
Dr. Scott: 好了。就这样。[Dr. Scott叹气] Dr. Adler提出可能异常出在窦腔。我想这是唯一能查明的办法。我只在医学院的时候对培训尸体这么做过。需要把皮肤切开…然后打破骨头。我讨厌这股声音,因为总让我联想起犯下恐怖而不可挽回的错误。
我已经让骨骼暴露于空气了..窦腔应该就在下面。只需要打开它然后…
上帝啊。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东—
[大喊,之后是记录话筒掉落在地的声音。Dr. Scott拉响生物危害警报。]
Afterword: 对象的窦腔在被打开后钻出了大群[已编辑],随后覆盖了地板。Dr. Scott从房间内被救出,因被[已编辑]切中受有轻微擦伤,此外没有受伤。


Edgar Park音频日志摘录:

Park: It is January 1st, 2010. Happy New Year.
我在回望过去一年里的案件。我们 case over the past year. We've managed to catch one perp, and we're in the off season. 如果这是一支普通的FBI特遣队,我们就If this were a normal FBI task force, we'd be disbanded, hailed as heroes. But that's not gonna 但这不会来的那么快。
这不是FBI第一次处置超常连环杀手。有猜测认为最初的捆人魔凶案就是异常的,但事故处在那会儿完全没有任何正式资格。在捆人魔前,还有过微笑客。他被这么叫是因为每个他的受害者死时脸上都带着一抹微笑,而尸体全都表现为在死亡时满是多巴胺和内啡肽。他们是…乐死的。我们只能这么描述了。在中西部活动。
微笑客的纵情只持续了六年,但在那段时间,他杀了十九人,留下七人严重脑损伤。我们还是不太确定他如何做到的,和脑肿瘤及气流有关系。特工Clyde Zhang — 以前是在辛辛那提部门 — 最后在芝加哥中部射杀了他,在他让全城都开始发笑之后。我们不知道他怎么变得如此强大,但Zhang把一整块夹板按进了胸口…他只能退到文书工作去了。救了几百万人,他得到的感谢就这样。
[Park停顿几秒]
我的对策:不要像Clyde一样退场。Park下线。


关注人士:Melissa Portman:

Foreword前言: Melissa Portman (b. 1979)是捆人魔最后的一批受害者之一,也是唯一幸存的受害者。was one of the Binder's last victims, and the sole surviving victim. 1999年6月初,Portman在马萨诸塞州萨勒姆附近的家中被拐走,被注入了剂量未知的泮库溴铵 was abducted from her home near Salem, Massachusetts in early June of 1999, and injected with an unknown amount of pancuronium bromide21,令其保有意识但无法行动。然而,, the intent of which was to render her conscious but unable to move. However, Portman近期曾被注射过硫酸阿托品治疗募蘑菇中毒,这部分解除了泮库溴铵的毒性;Portman描述说药剂在“他们停下来的几秒前”就已完全失效。had recently been injected with atropine sulfate to treat mushroom poisoning, which acted as a partial antidote to the pancuronium; Portman describes the drug as having fully worn off "seconds before they stopped".
在被放进After being placed in the trunk of a red sedan of unknown make, Portman was transpor被带到了附近的新罕布什尔边境。在对方把Portman搬下车厢、开始对她的手实施捆绑时,她用头撞向了袭击者。ted to near the New Hampshire border. As the individual removed Portman from the trunk of their car and began applying bindings to her hands, she headbutted her attacker. 接着Portman向南狂奔0.8公里穿过不平坦的地域,而后她遭遇一名马萨诸州警,并得到了警方护送至安全处。 then sprinted southwards for .8 km, through uneven terrain, and came upon a member of the Massachusetts State Police, who escorted her to safety.
Upon arrival at a nearby hospi在抵达附近医院后,Portman被发现身体良好,只是有几处蜘蛛咬伤,还有一只死掉的tal, Portman was found to be physically well, but had several spider bites upon her person, as well as a dead spider of the Latrodectus属蜘蛛在其头发中, genus in their hair, which they could not account for.
In May 2010年5月,在SCP-3256, following the commencement of the SCP-3256 killing season, Special Agent Stella Abbey特工与已搬迁到明尼苏达州的Portaman进行了接触。 made contact with Portman, who had since moved to Minnesota.


Agent Abbey: Oka好的,开始记录。现在是5月18日y, beginning recording. It is 4:00 in the afternoon on Tuesday,周二。我在明尼苏达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最近的机场在加拿大边境那边。Portman真是不想被人找到。
她要从家里出来了。 (Sounds of rustling and rummaging, and the car door opening and shutting) Exc打扰下,use me, Miss Portman? 特别探员Stella Abbey, FBI。我—
Portman: Have you caught him?你们抓到他了吗?
Abbey: Pardon?什么?
Portman: Did you cat你们抓到那个在车背后打我的混账了吗?那个要[已编辑]我的人?
Abbey: 呃,没有,但我就是为此到这里来—
Portman: 滚你妈的去。
Abbey: Miss Portman,求你,我们有案件的新进展,希望你配合
Portman: 我被捕了?
Abbey: 呃。没有?
Portman: 要是我没有被捕,我就没必要给你说一句话。现在滚去你他妈的车里。(Sneezes loudly)我他妈要去找医生。滚。
Abbey:

Portman: 要不逮捕我要不就滚。
Abbey: [Sighs]好。稍等。
[Abbey向车内走去,短暂停顿后开车。 is heard moving back into her car, pausing briefly to turn on the car.]
Abbey: 希望我的烂镜头有用。但…为记录说一声?Portman在鼻子边Wish my fucking camera worked. But… just like to state for the record? Portman's rooting around in her nose. I'm blown, but I'm going to advise the local PD to put a tail on her.
I know that it's not su我知道它不应该影响到女性,但…My car's out of her driveway.这里有点不对。我的车开出她的车道了。
[Extraneous recording regarding Abbey contacting the nearest police department to tail Portman's vehicle have been excised.]
Abbey: 好的。上帝,我想念od, I miss working Usher.22 So mu对付反常人比正常人容易多了啊。ch easier to deal with abnormies than normies.
我这没有正当事由,所以法律上,我不能闯入。 但,我可以做其他事。[Abbey exits the car again.] It's trash day, so I'm gon这是垃圾日,我要去翻垃圾。坚持下。
[The next several minutes are composed of sounds of grunting and rustling plastic as Abbey searches through trash cans. Th声音停下,然后快速的脚步声,而后Abbey回到车内。e sounds pause, and rapid footsteps are heard, followed by Abbey returning to her vehicle.]
Abbey: 好了。所以,嗯。Portman看来是病了,要去找医生。我在她的垃圾里找到了些组织物。我-我包了一些,他们全都裹满了蜘蛛丝这什么鬼。 I-I bagged some and they are all filled with spiderwebs what the fuck.


Postscript: Abbey顺利返回断网者总部。组织物被发现含有大量蜘蛛丝和人类黏液痕迹。
Melissa Portman的车辆被发现遗弃在住家16公里外。Portman在一周后被发现因蜘蛛丝窒息死亡。尸检表明 Portman是自杀而死。

Excerpt from Audio Diary of Edgar Park:

Park: 现在是周五,2010年5月21日。这是我第四十四篇日志条目。May 21st, 2010. This is my forty-fourth entry in this diary.
We'r我们简直给吓出病了。基金会的一个哥们,,e pretty fucking spooked. One of the Foundation's guys, Bloom,他已经更小心地分析了模因。她已经, has been analyzing the meme more carefully. She's taken care, considering that… well, considering 好吧,考虑到Portman somehow got canned by it. Christ.天。
Sole survivor of the whole t整件事唯一的幸存者,然后她…他妈的用蜘蛛丝把自己弄死了?怎么会?!这怎么做到的?She was sneezing the shit, too. Like. What.
我们发现und out that Portman…她的邻家大概都废弃了。 her neighborhood was pretty abandoned. Everyone moved away bec所有人都搬走了。好吧,动物一直在消失—猫、狗、兔子。电话亭上都是失踪动物传单的钉子,都过去了有几年了。There were telephone poles there painted with staples from all of the missing animal posters that went up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They're g他们明天就要尸检。整件事都怪的要命,oing to do their autopsy tomorrow. This whole thing is freaky, and the tox screen they did— she was f她满是ull of [REDACTED]. I我看了一眼,这些都没一个是在美国的!怎么会?! looked that up, and there's none of those in the US! How?!
I. I can我,我不行。't. Park out.


Autopsy Report of Melissa Portman:

Deceased: Melissa Portman DOB: 3/21/1979 DOD: 5/5/2010
Address: [REDACTED] State: MN Zip: [REDACTED] Age: 31 Sex: F
Race: Caucasian
Height: 162cm Weight: 122kg Hair Color: Brown Eye Color: Blue Build: Obese
Scars and Amputations: N/A
Description of Decedent's Clothing: Red long-sleeved T-Shirt, blood and mucus stains on right cuff; blue denim jeans, size 45; undergarments [REDACTED].
Manner: Suicide
Cause: Suffocation by introduction of [REDACTED] to trachea. Envenomation.


Dr. Adler: 再来一遍。
Dr. Scott: I ran the 我在三个不同的实验室做了毒理扫描。tox screen through three different labs.
Dr. Adler: 好吧,在我们这的实验室把它跑一遍!他们ell, run them through the lab we have here! Their system is saturated with [REDACTED], which is completely fucking impossible— she's never been to Austra她从来没去过澳大利亚,那个[已编辑]在明尼苏达也没有哪家动物园或者宠物店有。lia, and that [REDACTED] isn't in any zoo or pet shop in Minnesota.
Dr. Scott: Maybe也许是其他东西?比如—等下,打开她的嘴。 it's something else? Like— hold on. Open the inside of her mouth.
Dr. Adler: We've我们已经检查过她—你做什么? already inspected her— what are you doing?
[At this point,此时,Dr. Scott is heard straining as she attempts to pull out Portman's left upper cuspid. It comes loose, and Dr. Scott brings it underneath a microscope to analyze it.]
Dr. Adler: What are you 你做什么?doing?
Dr Scott: Come over h过来看看。你看像不像人类的牙齿结构?看起来不就是颗牙吗?ere and look at this. Does that look like human dental structure to you? Does it even look like a tooth?
Dr. Adler: 上帝,什么鬼?My god, what the hell? [Dr. Adler pauses] It looks… no, it can't be.看起来…不,不能的。
Dr. Scott: It fits完全符合。犯罪手法,[已编辑]出现在犯罪现场和尸体里,还有这具尸体和Planter身上的所有怪事情。我—我觉得她要比Planter和Kingsmith更完整。我觉得这个模因不管是啥,把[已编辑]的生态印刻给了人类,然后…. The M.O., the presence of [REDACTED] at the crime scenes and in the bodies, and all of the weird shit that's happened with both this body and Planter's. I— I think that she's just more complete than him and Kingsmith. I think that whatever this meme is imprints the biology of a [REDACTED] onto a human, and…
Dr. Adler: And rewrit然后重写身体?DNA是绝对的人类,她和Platner都是…这没道理,一定程度上。es the body? The DNA is conclusively human, for both her and Planter. But…. it does make sense, to a degree.
[T漫长的沉默。此时,Dr. Scotthere is a long pause on the recording. Dr. Scott, at this point, had turned around to face the body of Melissa Portman. She screams.]
Dr. Adler: What什么—耶稣他妈的基督!— oh Jesus Fucking Christ!
Dr. Scott: 操!操啊!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
Dr. Adler: Run for it.跑。去拿牙齿! Take the tooth!
[Dr. Adler takes the recording apparatus with him, and flees alongside Dr. Scott. After the autopsy lab is sealed, there is a minute of silence, before Dr. Scott speaks.]
Dr. Scott: Plea请告诉我你看到了。那个尸体…se tell me you saw that. The body was…
Dr. Adler: Made of spiders.是蜘蛛。


Closing Statement: 从Portman口中摘下的牙齿被确信并非牙齿;而是未知物的Testing of the tooth removed from Portman's mouth has determined that it was not a tooth; rather, it was the chelicera and fang of an unknown, very large spi属于der of the Atrax genus coated in a layer of webbing resembling enamel.
Following this, t这之后,he remains of Melissa Portman和 and Linus Planter were both inspected; their cadavers, while retaining其仍然保有人类外形,被发现 a humanoid shape, were found to be composed almost entirely of body parts and webbing from spiders from the Atrax and Latrodectus genus, respectively. This detail escaped both visual observation and electronic recording devices, suggesting that the SCP-3256 meme may be ontokinetic in nature.
当前未知此现象是否延伸到t is currently unknown if this phenomenon extends to the bodies of victims of either SCP-3256-A或SCP-3256-B的受害者尸体上。从2011年6月起,未找到任何受害者遗体。 instances. As of June 2011, none of the victims' remains are accounted for.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