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riel的工作台

评分: -65536+-X

catparadise.jpg

一则SCP-CN-XXX-1扫描图片,电话已抹去。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解释收容措施的段落]

描述:SCP-CN-XXX指代一个名为“猫咪乐园”的未知地点。所有与之相关的失踪案件都被发现在中国上海市内。

有关于SCP-CN-XXX的广告,称之为SCP-CN-XXX-1,总是会出现在已被张贴或喷涂了大量脏乱非法广告的电线杆或围墙上。因其位于监控死角、盲区、或者监控镜头的清晰度不足以分辨SCP-CN-XXX-1等原因,对于广告出现瞬间的观测无法进行。广告均为名片大小的卡片贴纸,背景为一装修华丽的迎宾室,附带文字均为对SCP-CN-XXX语焉不详的赞誉,似乎暗示了此“猫咪乐园”是一个以与家猫互动为主题的高档度假、娱乐场所,尽管其会高频使用使用诸如“没有烦恼”、“满足愿望”等词汇。所有卡片上都没有出现家猫或者人类的图像。

SCP-CN-XXX-1上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若一名人类已了解SCP-CN-XXX的相关知识并拨打电话,则其有约60%的几率会在某个没有被其他人注意着的时刻失踪。部分失踪者的亲友能回忆起失踪者在失去联络之前似乎变得行为怪异,对方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常常是在没有明显理由的情况下出门,注意路边的某样东西,或者突然沉默着加快脚步走出视线。仅有一名记忆力较好的特工报告称,自己的余光看到失踪者“就像一脚踏进了一扇看不见的门,然后立刻不见了”。

若人员在失踪时随身携带了移动电话,则号码仍可以被打通,直到预期中设备电量耗尽的时刻。拨打电话的人能够听到失踪者的声音以一种几乎没有异样的、符合其身份和性格的口吻说话1。对方会声称自己无恙,正在“猫咪乐园”逗留、娱乐。以下为一次典型的通话记录:

问:喂?你在哪?
答:我在猫咪乐园呢。

问:怎么还在猫咪乐园?你在那边干嘛?什么时候回家?
答:我在这边玩呢,晚点回家。

问:你都三天不回家了,家里人找你急得要命。
答:急什么,我晚点会回来的。这边挺好玩的,比较休闲,我也放松一下嘛。

问:猫咪乐园在哪?
答:就在广场后面,你要来的话,往北走一段路就能看到门了。

问:在什么路上?门牌号是多少?
答:干嘛要那么具体,你多大个人了,这点路找不着?

问:你一直不告诉我地址,我不放心。
答:我哪记得门牌号啊,要不你打电话到他们前台问一下?号码我报给你啊,是……

由于此种现象,失踪者的亲友往往需要在数日之后才会察觉到异样。

SCP-CN-XXX的具体地址是一直未知的。一些名称相似的无异常地点被搜索到,但均和相关记录不匹配,且无法在这些地点找到更多有关所谓“猫咪乐园”的线索。若在电话中询问此“猫咪乐园”的地址,声音总是会声称不知,或者给出一个基于地标的不确切位置。基金会派出了██名特工在上海市范围内打听SCP-CN-XXX的信息,但迄今为止没有平民亲眼目击或造访该场所的案例。行动以这些特工接连失踪而无果告终。

通过与运营商的合作,基金会成功地定位并黑入了部分拨打过电话的手机,通过摄像头、GPS等监控手机持有者的位置。人员失踪时的画面总是大同小异,派出搜寻的特工与实验中的D级人员之随身摄像设备也返回了类似的结果。随着他们沉默地稳步向前行走,画面会很快空无一人。与此同时,四周开始被一种浓重的雾气所笼罩,逐渐无法分辨原先的景物。在失去信号之前,隐约可见远处的雾中耸立着一座形状奇特的建筑。

附录:201█/5/16更新

201█/5/16夜晚,先前失踪的特工█████的GPS定位信号出现在████岛屿一天然洞穴内。基金会人员很快抵达现场,发现此处聚集了部分已知的SCP-CN-XXX相关失踪人口,大多显得十分困惑。所有人都穿着宽松的棉布制病号服或赤身裸体,没有其他任何衣物或物品(除特工█████以外)。他们只能回忆起几个小时内的事件,详细内容可参考下文;对更早的、失踪期间发生的事件则没有记忆,多报告称“像是大梦了一场”。

涉事平民均接受了A级记忆删除。被寻回的失踪人口同时接受了为期一周的心理辅导,以相信自己实际上是被从一个传销组织中解救出来。与此同时,基金会发布了伪造的相应新闻。

失踪的基金会特工和D级人员亦被发现在人群之内,目前已回归各自的岗位。以下报告基于特工█████的口述:

我记不清是从何时开始的。一开始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像……嗯……浮在云端,身边环绕着极软的棉絮,摩擦我的皮肤。像是躺在一种由纯粹的满足和幸福感织成的柔软布料中,意识渐渐地陷入,不再有“我”。然后我感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安抚我的背部,这让我有些好奇,想转头去看看。

然后我看到了天花板的灯光 - 它刺进我的眼睛里,让我去看。我下沉的意识又猛然上浮,关于“我”是谁……然后我发现我正处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

房间里有很多人,全都赤身裸体,或趴或躺,或者四肢着地爬行。这些人全都表情放松、享受,但那是一种呆滞、没有智慧的神情。有一个身体严重畸形的人正坐在红丝绒的厚垫子上面,脖子上绑着夸张的、矫饰其缺陷之处的蝴蝶结。有人在舔自己的手。我注意到我自己也一丝不挂,另一个人 - 房间里为数不多的穿衣服的人之一 - 正在用一根绒毛棒抚弄我的背部。

我不禁感到一阵寒意,所有我曾经历过的一切 - 我失踪的父母 - 涌入我的脑海中。我需要弄明白我在哪里。等那个拿绒毛棒的人 - 称之为饲养员吧 - 转而去关照其他人时,我便推了一下我旁边的一位女性,试图与她交谈。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茫然的、没有智慧迹象的眼神,然后开始舔我。

我不打算浪费时间描述我在那一瞬间有多恶心。我强迫我冷静下来,像其他人一样爬行着,并且调整面部,尽力不流露出恐惧或者厌恶。饲养员们任由我离开房间,没有阻拦。

我来到一条明亮的布置成金红色的走廊,琉璃吊灯,天花板很高,不像用来给人类居住的尺寸。走廊中也有其他人类穿梭往来:一些赤身裸体、像动物般爬行,而另一些——可能是受到信任的人——则扮演服务员或工作人员的角色。

当我进入一个包厢时,四名高大的人形生物转头看向我。其中一个蹲下身抚摸我的头和背部,它那滑溜溜的半透明的脸开始扭曲并挤出一种代表快乐的表情。特工经验告诉我,若讨好它们,或许能从中取便。于是我戴上一副呆滞的笑容,双膝保持跪地,对着它们伸出双手,直立起上半身。一个家伙发出咔哒咔哒的赞赏。

以乖巧亲人的姿态,我探索了一部分走廊——它是环形的,使我难以判断走过了多少路。大多数房间是包厢,里面总有着三五个慵懒享乐的恶心生物。有一些是宿舍,穿着统一蓝条纹睡衣的受害者们在此沉沉酣眠。

我走进一间浴室,潮湿的蒸汽扑面而来。镶有洛可可式金色雕花的浴池中泡着三个肥胖的人形生物;一名人类服务员为它们递上果盘。其中一个生物将多肉、松弛的脸转向我,伸出一根粗大的手指,示意着服务员什么。在它从水中爬出坐在浴缸边缘时,服务员带着我靠近那家伙,然后它……它抓住我的头向下摁。[数据删除]

这之后服务员把我带出房间,来到一个简陋的洗手池边,为我清洗口腔。此时恶心的感觉才开始一阵阵泛上来,直到我开始发抖干呕。我自认为心理素质还算中上,可是这……操,这个……

< 特工█████此时稍事休息。 >

总之,服务员注意到了我的反应。她立刻拿起对讲机说了些什么,“人类意识”“脱离控制”之类的。我发觉不妙,起身狂奔。听到了“嗖嗖”声在耳畔擦过,起初我以为是子弹,但很快发现是防爆网枪。我被其中一张网套住,摔倒,几个保安模样的人围拢上来,将我连网兜一起塞进大黑袋子拖走。

我不得不冷静下来。通过身体与地面的摩擦,我开始心算这些人的行动路径。他们拖着我沿走廊前进了四十二步,上三层楼,左拐并前进十二步,然后抬到似乎是一张软垫上。覆盖物被掀开,我发现我身处某个实验室,头顶挂着一盏无影灯,不少奇特的仪器在闪闪发光。网兜的边角被手术台的搭扣固定住,将我罩在里面。

我一直保持蜷缩蹲伏的姿势,寻找机会。很快机会来了:保安们全数离开房间,只剩一个医务人员背对着我,正在将某种淡黄色的液体吸入针筒。他为何没有助手呢?难道这里的管理者有意不想让房间里发生的事情被任何其他人看到?

趁此时,我用随身带的线锯割破网兜。就是这个…… < 特工█████指向自己的手臂。 >基金会渗透任务的标准配置,藏在一块仿真肤料下面。那些家伙拿走了我的全部物品和衣服,但显然没发现它。先前保安们用黑袋子套住我,殊不知这为我悄悄取出武器提供了机会。

我悄无声息地下床,从背后接近医务人员,麻溜地勒死了他。在那家伙无力地滑下并露出一张满是吸气孔的脸时,我才发现它不是人类。这多少减轻了我的负罪感,但恐怕无论对方是谁,我都得先下手为强。

没有守卫冲进来,没有警报;这似乎证实了我的猜想。我换上医务员的衣服,又从实验室里找来面罩戴好。它的尸体则被我丢进了一个明显是焚化炉的设备里。我找到了几把手术刀,又把那支针筒塞进外套口袋里。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推门而出。几名安保仍然在门口等候,向我投来恭敬的目光,显然是把我当成了那个医生。于是我冲他们点点头,他们便离开了。天赐良机。于是我回到实验室,检视里面的物品,想尽可能地多做一些什么。

我会讲其中最重点的内容——一台机器,发出低低的嗡鸣声。不时,一个光点在屏幕上亮起来,接着是一串看不清的电话号码飞速闪过。屏幕的另一侧还有更多的光点,各自跳跃着。当我将手靠近它时,一圈数据围绕着我的手亮了起来,像是在急促地表达什么。它令我不安。

我找来工具,猛砸机器直到我不能造成更多破坏为止,又把目力所及的电线全部剪断,开关全部关闭。这么做很危险,但如果能帮到其他受害者哪怕是一点点,我就不在乎。干完活之后,我佯装镇定地走出实验室。

迎面而来的是一条朴素的走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