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containment

站在黑色专车旁,没有一朵云的天蓝的让人烦躁。明明后面就是开足空调的高级接送车,但几十余载的从业经验还是让山姆端正地站在外面,好让对方从远处走来时保有些微的自尊——但其实无所谓了,那些苏联人的头在最近都抬起来过。物理意义上的。

上一任总统干的实在是好,留下一个只差结尾的故事给了他最信任的接班人。他的下一任活干的也不错。已经毫无羞耻吃着美国进口的谷子的苏联人,在得知新政策后还是自尊心受挫地低下了头。

车外只有山姆他一个人。就这还他妈“迎宾”?连机场来接机都显得寒碜。不过这不是机场,这是联合国总部,前面是GOC大楼。

他和专车司机赌了一瓶“胡椒博士”,猜猜看苏联佬和副秘书长办公室那群人吵完出来之前,他擦汗的手绢能不能湿透。

东欧那边乱成一锅粥了。终极军备竞赛和星球大战计划终于把红色巨熊拖垮了。让这个昔日的巨人雪上加霜的是上面把手头的异常尽数空运扔进了阿富汗,CIA分部那群人做梦都能笑醒来。格鲁乌P部门再也无法维持它的那些收容所了。昔日令“麻袋”在共产主义国家举步维艰的部门手底下的站点一个接一个的失联:士兵们发现出售满是收容项目的站点比出售AK47来钱快多了。

玻璃门内出现了位一身黑制服的壮实男子,正面红耳赤地向身旁随行的人挥胳膊。山姆最后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向车窗内的司机展示了湿透的手帕,用口型说出了“你欠我一瓶胡椒博士”。司机伸了个中指。

男人推开玻璃门走了出来。一旁的人员看来是GOC的人,怒视着他远去,没有要送的意思。山姆上前,伸出了手:“叶普盖尼先生,我已经恭候多时。”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看到接送车上基金会的标识,与山姆握了手。

“连行程都给忘了,牛的。”山姆心中鄙夷了一下,随后说道:“欢迎您应邀前来与我基金会洽谈合作事宜,事不宜迟,请您上车吧。”

言多必失,谁也不知道现在这会的苏联佬到底都对些什么东西敏感,得赶紧把贵宾送到 Site-28 去。

汽车飞驰,车上的人默不作声。山姆享受着十足的冷气,目光不停地瞥向一旁沉默的男人。近日的“突破遏制政策”实施后,谁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谁是苏联高级官员:自尊心被打垮的他们永远低着头。按照计划,P部门的人这趟来美国是为了商讨今日东欧那边的局势,“请求国际组织援助”。所以可以说,眼前这位叶普盖尼·艾若洛索夫是来替全体知情异常现象的苏联官员们颜面扫地而来的。

回到70年代,深陷越战泥沼中的美国政府也曾因无力收容异常,以至于去寻求共产国际的帮助。如今风水轮流转,3年前乌克兰发电设施就把它地下收容的玩意全炸出来了,本来该在捷克斯洛伐克地底下摆着的超自然物品被人运到动乱的非洲去了。这么来看,格鲁乌P部门早已经无力回天。

山姆以前见过叶普盖尼。那是在布拉格,在寒流长驱直入的脆弱的春天里。时任基金会代表出席会议的山姆,在归程的路上他的车被游行的人群挤了个水泄不通。他眼看着人群走过去后没多久就惊恐的跑了回来。而在人们的惊叫声中,苏联坦克开足马力向人群冲来。山姆拉着司机跳车几秒后,车子就在他们眼前被轧成了一片废铁。那次的会议上山姆第一次见到了叶普盖尼,也正是他傲慢地声称“会对西方进行援助”。

叶普盖尼也不是第一次见山姆了,第几次都不止了。P部门自从切尔诺贝利爆炸后一次又一次派他来寻求援助。普里皮亚季遍地都是地下跑出来的异常那段时间,基金会运过去一批又一批MTF、援助物资、研究员。昔日绝不会让基金会标识在这片大地上出现一瞬的P部门也只能麻木地接过援助。

山姆曾随同援助部队去过一次切尔诺贝利。装配了异常武器的MTF队员们向遍地不止被核辐射感染的尸体喷洒药剂,避免它们半夜复活过来;医疗帐篷里的惨状是梦魇最喜欢的素材;一批批的工程人员混着战斗人员冲上去,再一批批血肉模糊地拉下来。他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俯视着这座疯狂之城,身上的防护服越来越重。望远镜中他撇到了叶普盖尼的身影。他正在一个印着格鲁乌P部门标识的帐篷前和同事抽着烟,每个人脸上都有泪痕。

当晚临时站点的卫生人员给他脱下防护服消毒时候和他搭话:“这帮苏联佬真他妈的,是吧?搞这么个玩意出来祸害全世界。”山姆强忍着没回怼这一通刻板印象,尴尬的附和着笑了两声,“东德那边也是离谱,我听我外勤部门的老兄说,那的研究站点被RAF给他妈渗透了。操,那他妈的可是RAF啊!这苏修帝国整那么多东欧小弟也真是脑子有坑,更有病的是还给他们修那么多研究所。现在好了,完蛋了吧?还有北朝鲜那边……”

……

“同志们,柏林就在前方!纳粹帝国释放的超自然猛兽正阻挡着我们完成伟大的卫国战争。但就算如此,我和政委都坚信各位同志们!让我们齐心协力,把法西斯杂种都杀干净!!!”

“中央总书记同志,我们将誓死查出基洛夫同志被害的原因。请您信任部门,我等定会把异常现象从苏联大地上彻底消灭!”

“同志,万恶的美帝国又在土耳其和东德部署导弹了。部门将全力支持祖国在古巴的行动!”

“美国在越南战场上释放的异常被我们几乎全部的消灭或无效化了。越南人民在水深火热中看到了曙光,部门与祖国会对你们英勇的行为感骄傲与光荣!”

……

“东欧和海外所有研究设施?!还有祖国边界全线上的战略研究设施?!这是摆明了的侵略行为!”

“叶普盖尼先生请您冷静,我们相信贵部门凭自己实力已经无力维持上述站点的稳定运行。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苏方的……”

“GOC都没你们他妈狮子大张口!!!”

“请您冷静。将贵方站点收归后我们会严格遵守国际收容标准,同时给予贵部门资金补偿。我们做出的补偿已经是最高的了。”

暴怒的苏联佬嘴一张一合的,想再吐出几句话。但最后,他的眼神黯淡下来,讪讪地吐出几个单词。

“东德的呢?”

“收归,我们保证将那个左翼团体的影响拔除。”

“古巴?”

“收归,基金会方面会代替贵方继续进行经济援助。”

“那人员呢?这么多人员总得有个去处吧?!”

“叶普盖尼先生,您知道这不在我们先前协商的范围内。我们能做到的只有对他们进行筛选和测试。只有通过测试,也就是最多2%的人员会重新编制到基金会名下。这是我们能做的最多的了。”

苏联佬坐下了,又重新低下了头。Site-28 站点主管给站在一旁的山姆使了个颜色。山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摊开在叶普盖尼面前,放下签字笔。

苏联佬摇了摇头,眨了眨泛着泪光的眼睛,默默地拿起了笔。巨人的陨落并没有太大的声响,只有格鲁乌P部门代表在“研究设施转让协议”上签字时发出的沙沙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