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2

SCP-CN-331

项目编号: SCP-CN-331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为了更好的观察SCP-CN-331,且介于SCP-CN-331-a并对人类毫无恶意的基础且不会造成伤害,以及SCP-CN-331-a的建议之上,该项目被收容于一个密闭的10米x10米x10米大小的房间里,并放置一把松木制椅子上。该房间装有窃听器和摄像头,用来监视该项目。如果SCP-CN-331-a试图逃脱,应立即封锁附近区域。人员不必撤离。

应SCP-CN-331-a的要求,每天早晨8:00时应由一位D级人员为它送递报纸、杂志、小说等读物。如果SCP-CN-331-a有事诉求或是渴望交流时,该D级人员应该主动与SCP-CN-331-a沟通,并在其他基金会人员地帮助下满足SCP-CN-331-a除了“请求自由”等任何无理要求之外的事。

所有与SCP-CN-331和SCP-CN-331-a有任何接触,包括听过SCP-CN-331-01演奏的音乐家,都必须实行c级的记忆删除。

描述:SCP-CN-331是一把二胡,产地及制作者不明。SCP-CN-331的色泽与实木相仿,弦的强度和颜色与钢铁无异,拥有堪比蛛丝的韧性和伸展性,且在拉扯到原本自身长度5倍时仍然可以迅速复原。音乐家██进行演奏时,并未有任何异常事件发生。不过,音乐家██在演奏后的采访中表示,尽管自己之前从未接触过该项目,但是使用SCP-CN-331时十分得心应手,而且他能感到该项目似乎在和他进行某种沟通。

SCP-CN-331-a会毫无前兆的在SCP-CN-331周围出现或是消失。SCP-CN-331-a是一个有着汉族人成年女性外貌和形态的实体。该个体总是坐着且抱着CP-CN-331出现。在收容之后,它时常穿着着一双布鞋,以及暗灰色的中山装。但根据收容之前的相关资料、部分D级人员的目击以及摄像头的证实,SCP-CN-331-a有时会穿着一件雪白、绣着葡萄花图样的修长旗袍。

据调查,SCP-CN-331-a曾有一个人类身份,名叫孙██。SCP-CN-331-a称,“孙”是它最开始主人的姓。调查显示,孙██于19██年█月█日失踪。

当观察到SCP-CN-331-a演奏时,SCP-CN-331-b有可能会在周遭的空间中出现出现。SCP-CN-331-b是一张纯文字的乐谱,碳十四检测显示该乐谱至少拥有1000多年的历史,并未标明作者、朝代及乐曲名。由于中国古代的使用的音符并未完全破译,所以尚不得知其内容的意思。

SCP-CN-331-a曾表示,自己和SCP-CN-331-b都属于SCP-CN-331的一部分,在需要休眠时会回归SCP-CN-331到之中。SCP-CN-331-a在SCP-CN-331之中时,SCP-CN-331-a仍然具有一定的意识。当杨永博士试图破坏SCP-CN-331时,SCP-CN-331-a出现了,阻止了杨█博士的行为。

关于SCP-CN-331-a在SCP-CN-331中沉睡时的感知能力,基金进行了数次测试:

_实验 A - ████年█月█日__
注:在实验中,周围环境彻底安静时,SCP-CN-331和SCP-CN-331-a皆无任何异常。
次数 方式 SCP-CN-331的情况 SCP-CN-331-a是否出现及当时的表现 后来对SCP-CN-331-a的采访结果
1 在SCP-CN-331附近5米时发出80分贝的噪音 无异常 否。无表现 “可以忍受……”
2 在SCP-CN-331附近1米时发出80分贝的噪音 轻微震动 否。无表现。 “我觉得我的耳膜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破了一样。”
3 在SCP-CN-331附近1米时发出120分贝的噪音 剧烈震动 有。捂住耳朵,并表示强烈抗议 “实在是受不了了,当时只想把███关了。”
4 声称要破坏SCP-CN-331 无异常 。否。无表现 。 “我可不相信你们真的敢把我给消灭掉……”

SCP-CN-331-a会使用SCP-CN-331演奏。目前并未发现SCP-CN-331能自己演奏。

SCP-CN-331-a具有智能,能够理解并表达人类的感情。它能有条理地回答数学、科学及哲学问题,并拥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及突出的音乐天赋。

发现过程:

SCP-CN-331是在一次被人们误以为是闹鬼的事件中被发现的。该项目的主人,刘██在深夜熟睡时被突如其来的婉转的二胡声惊醒,据调查结果表明,当项目当时正在演奏《水乡情缘》。刘██很有可能在自己家地下室中的隐藏隔间里找到了该项目的“衍生物”SCP-CN-331-a并试图与SCP-CN-331-a沟通,但由于多种原因,刘██最后选择了报警。当基金会特工潜入刘██的住宅之前,警察已经到达了现场,但由于SCP-CN-331-a并未再次出现,导致警察以为刘██只是来逗自己玩的,妨碍公务,于是很快撤离了现场。乘此机会。基金会特工潜入并成功收容该项目。

所有听见SCP-CN-331演奏声的平民都实行了c级记忆删除,刘██则【数据删除】。由于基金会特工并没有拍摄到警察的清晰图片,无法辨认是哪一位警察,在加上警察并没有直接或间接地接触到SCP-CN-331,并没有对警察记忆删除。

除了该项目本身之外,基金会特工发现了多份刘██父亲的遗留下来的日记。后来,对SCP-CN-331-a的采访证明了这些日记与该项目有着巨大的联系,并被保护起来。

关于刘█的日记:

█月█日
那些孩子把我困到墙角,试图围殴我。还好娘及时出现,不然我没准会有什么不测呢……
娘没有批评我,只是告诉我,以后不要招惹他们。如果他们只是通过打架的方式掏乐子的话,反击有力气就反击他们,没力气之后告诉她或者是老师。
我真的很害怕那一天娘离我而去了。那我岂不是天天挨人欺负?
昨天又有人在娘背后偷偷说些坏话,什么██。真是无法想象,这些人到底是有多坏的心眼,娘明明没找他们没惹他们。如果我有了出息,一定要让他们跪着向娘道歉。
我要想办法改变这一切……

剩下的内容请见文件xxx-3311中,请在档案馆处查阅。

刘██父亲将SCP-CN-331-a称之为“娘”或是“母亲”。从日记里不难看出,对于刘██父亲来说,SCP-CN-331-01确实是“母亲”一般的存在。

刘██父亲名叫刘█,已经去世了。他的画现在开始受到了市场的追捧。根据日记,他最先想要成为一个【数据删除】,这和SCP-CN-331-a有着密切的关系。但他后来主动改变了自己的梦想。SCP-CN-331是刘█留给自己的儿子的,并嘱咐刘██如果SCP-CN-331-a哪天出现,把SCP-CN-331还给它,同时希望刘██要将SCP-CN-331-a当成自己的亲奶奶看待。

附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