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不存在!

项目编号:SCP-433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金融监督网络“MIDAS”将保持高度戒备状态,并保持对全球经济的持续广泛观察,以了解SCP-4333活动的迹象,其活动迹象包括但不限于:

  • 当无明显收入来源者进行奢侈品购买时
  • 当在上流社会活动中使用纸币或其他形式货币的账户有潜在异常的现金流动时
  • 当某个/某些利益集团经历突然地经济增长,或者在被截获的公报中提及身份未知的经济赞助人时
  • 当全球经济格局出现变化,如大公司被合并或恶意收购时

如果SCP-4333的位置被确认,则将立即派遣一支基础打击小队将SCP-4333置于羁押状态,或在已经被证明不可能的情况下破坏其当前使用身躯的完整性。

无论何时,SCP-4333都不能被收容在一个有任何人员对于自身财务状况表示不满,或服从与忠诚指数低于九十分的站点中。若羁押SCP-4333的站点中有上述此类人员存在,则应立即从此站点转移。

描述:SCP-4333是一个来源不明且具有强大的异常特性与未知、潜在恶意意图的类人实体。

当使用肉眼观察或未配佩戴MIMIR级失真滤波装置1观察时,SCP-4333将会以目前已知的 30 45 80种假象之一出现。所有的假象都是年龄在35-45岁区间的男性,且通常被使用角色的社会的普遍标准认为具有吸引力。SCP-4333的服装总是由正装组成,一般是各种经典款式的昂贵西装和一副太阳镜。

在通过MIMIR过滤装置或任何能够消除异常感知改变场的媒介或手段观察时,SCP-4333始终以人类尸体的形式出现,处于干燥和分解的最终阶段。2它的眼窝上贴着金币,嘴部被多种抛光并切割的宝石填充,头顶有一个薄而复杂的金色皇冠,皇冠上的倒钩在头骨周围多处刺穿了其肉体的遗骸。

SCP-4333的异常性质体现在其反常的能力上,主要表现为凭空生成与控制货币。SCP-4333的手段这一手段似乎没有明显的限制,也似乎对其使用频率或在任何特定时间显示的货币数量/面额没有任何意义限制。这方面的观察实例包括:

  • 反复从夹克内兜中拿出大笔现金,尽管内兜中没有足够的物理空间来容纳移走的金额。
  • 远程操纵货币数据库以增加个人账户余额,不论相关金融机构使用何种安全系统。
  • 使装满钞票的公文包出现在邮政投递系统中,然后交付给预定的收件人。
  • 使任意房间天花板附近的半空中显示大量的实体音符,并控制音符落在在场的人身上。
  • 改变附近的一个装饰性喷泉,使其从喷口喷出硬币而不是水,尽管喷口与水泵在机械上都不能输送液体以外的任何物质。

还有其他各种从相对平凡到引人注目的异常表现。

SCP-4333利用这一能力追求一种无节制和奢华的生活方式,其特点是公开和热情地购买与享受奢侈品和各类高端服务,包括珠宝、汽车、私人游艇、私人喷气式飞机、度假、赌博、高级餐厅、定制服装、艺术品、高档烟草和酒精产品,并在其各个庄园举办奢华派对。同时也包含非法放纵,如未经许可的枪支和其他武器、卖淫和大量非法毒品。

以上行为直接导致SCP-4333的每一个假名都迅速确立了其在贵族阶层中的显赫地位,无论它住在哪里,都常常冒充富有的风险投资人或大亨,持有某一个深奥或晦涩的行业。它最终会渗透到经济巨头和政府精英经常光顾的社会俱乐部,向他们行贿,试图通过影响他们以达到一个未知的目的。它的个人经历即便是只经过粗略调查也可以轻易证伪。纵使如此,因为它充足的活力与对交际的热爱,其个人经历很少被质疑。之所以政府或执法机构对SCP-4333非法活动或其财富来源的官方调查很少得到有效解决,是因为它可以以任何金额贿赂相应的调查官员,通常可以阻止进一步的审查。即使这一做法失败,SCP-4333只会改变其外观,并在其被拘留之前放弃其被定罪的身份。

已知SCP-4333的伪装在其受到威胁前是不会被改变的,其伪装的准备时间一般是在其身份使用前几个月甚至几年。准备的身份相关物品包括相关出生证明、护照、银行账户和其他身份证明文件。SCP-4333所使用的虚假身份已被列为若干国家的公民,包括但不限于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法国、尼日利亚、中国、印度、俄罗斯、日本、新加坡、南非、埃及、沙特阿拉伯、伊朗、秘鲁、巴西和智利等。这些身份中有几个是SCP-4333同时使用的,这表明SCP-4333可能是多个不同的个体组合而成或具有分散意识,使其能够同时在多个地方出现。

由于其规律性的花销习惯和伪装识破装置的可用性,SCP-4333已被证明不难跟踪。然而,在它意识到基金会的存在和遏制它的意图后,SCP-4333一再使用其近乎无限的财产和周密的计划来保证其自身安全并破坏基金会的资产。已知SCP-4333实施了多次的贿赂、替身、雇佣兵伏击、刺客、文件混淆、复杂且经常致命的陷阱、甚至使用武器化的异常物品。3试图阻止调查工作,并使基金会打击小队失去攻击力。

在国际政府和执法机构的协助下,基金会成功的在三个不同的场合抓获了SCP-4333,每一次都导致了不同程度上的漏洞和该实体的逃脱。在第一次失败的行动中,运送SCP-4333的车队被一支雇佣兵小队袭击4,袭击使护送车队无法移动,直接导致了SCP-4333在基金会增援部队到来之前的逃跑。第二份行动行动的失败也与第一次类似,其中包括混沌分裂者打击部队对Site-02的袭击。下面是一段描述第三次(也是最近一次)项目逃脱事件的视频文字记录。

日期: 2013年11月3日
地点: 位于Site-1885的四号审讯室
情景: SCP-4333接受了由三级研究员沃尔特·布里格斯(Walter Briggs)进行的质询。SCP-4333的假身份是著名的英国社会名流Donovan Edgeworth,在被小队羁押后逮到了Site-188站点内。布里格斯研究员配备了MIMIR级失真滤波面罩。为防止未知武装可能对SCP-4333进行营救,Site-188的安全反应部队增加了一倍,并时刻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研究员布里格斯走进审讯室,用他的人员卡锁住了门,然后坐在SCP-4333对面的椅子上。布里格斯静静地查阅SCP-4333的档案,准备了几分钟资料夹,而SCP-4333则用极为夸张的皱眉表情盯着他。SCP-4333首先开口。)

SCP-4333: 聪明。非常 聪明. 想让我在等待中变得不自在从而向你屈服,对吧?然而,我已经被三个有跟你一样想法的人这么对待过了,而我从没屈服过。我对单调的忍受力超乎你的想象。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能耐。

(研究员布里格斯瞥了一眼他的笔记。)

研究员布里格斯: 完全不用这么紧张,4333。这里只有你我,而我并不太可能被你的虚张声势唬到。至少是在你说出我想知道的一切前…你正被锁在一张位于巨大地下站点上锁防爆门后的桌子上,方圆半英里内的地下挤满了装备精良的安保人员。所以,几年前,你的意见本应得到赞赏,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要说,你的那些意见太少了,也太迟了,不是吗?

(SCP-4333微微眯了眯眼。)

SCP-4333: 你的观点可以说是无所辩驳,我的处境的确是令我有些绝望。我想我们应该互相了解一下,对吧?或者像你所说的“会有足够时间折磨你的,你这个该遭天谴的恶魔”,但我们却坐在这里分享沉默,直到我们中的一个发霉?顺便说一句,发霉的一定是你。我是防霉的。

研究员布里格斯: 毫无疑问是这样的。所以,让我们从你跟MC&D、混沌分裂者和AWCY之间的关系开始吧。

SCP-4333: 你开始有点上道了,对吧?正如我所说的,你不过是个在地球上某个洞里工作的穴居人而已。这些组织提供很多“商品”,他们喜欢钱,而我喜欢买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我花钱,他们给我我想要的。就这么简单。这就叫做商业,你这个白痴。你难道连他们的档案都没有吗?你明明连的都有。

研究员布里格斯: 难道为了让你脱离我们的控制,从而付出生命与失去肢体的代价袭击安保完善的基金会设施也算是所谓商业的一部分吗?

SCP-4333: 是,算是这样的。我不仅要购买这些战士的服务来袭击你们,但我已经获得了作为他们赞助商的一些特权。毕竟,如果我被关在这里,我就不能再给他们我的钱了,对吧?这其实是互利的。

研究员布里格斯: 这跟我们下个要谈的问题有关:你能和我分享一下你的具体想法吗?你的计划是什么?你的多重身份,对贵族的广泛结交,妨碍我们对你异常活动的调查,以及你公然利用你的反常能力帮助危险的犯罪组织手机异常,你与这些组织的自由交往和你所谓的“赞助”都有什么意义?你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切都指向了什么?

(SCP-4333开始大笑。)

SCP-4333:啊!我懂了,虽然我可能会在这里跟你说很多东西,既然你很好奇,那我还是先给你点小小的提示吧。

(SCP-4333的身子微微前倾。)

SCP-4333: 我没有任何他妈的计划,你这个可笑的戴眼镜的白痴,这种东西我根本没有,而且从未有过。我的神啊,他们口中的你简直跟你 一丝不差。你真的觉得我买那些奢侈品 ,参加无数的聚会,跟那些自诩上流人士的傻子摩肩接踵,住在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豪宅里,与任何我想约会的女人约会,让吸入荒谬剂量的毒品,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一个目的的吗?我只不过是在找乐子而已,你这只搞笑的狒狒。不论如何,在我愉快的度过自己的每一天的时候,你们突然出现了,以莫须有的罪名限制了我的自由。你要知道,本也可以想别人一样,从我这里获利,但是很显然你不想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坐在这里,被你的执着和自以为是所折磨说实话,如果我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心脏病发作的话,我想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了。

研究员布里格斯: … 行吧,我会把你刚刚的话写成“否认所有关于自身恶意意图的指控”。

SCP-4333: 其实,你要是写成“否认由偏执的影子政府捏造的所有荒谬和诽谤的谎言”。那我就再同意不过了。

研究员布里格斯: 要是这样,您怎么解释我们从您的遗产中收回数的十份文件呢?这些文件表明您的公民身份、继承权利和交友方面有相当多的问题。其中一些问题对人类社会有直接的负面影响,而另一些问题表明您甚至根本不存在

SCP-4333: 啊!这样啊,并不知道这个地方怎么去,很显然在你们眼中这个地方是不存在的。因为你们自恃聪明。我可以坐在这里连续几天描述我在什么情况下获得了这些认证。每一个都是不同的。它视情况而定

研究员布里格斯: 你对萨默斯雷斯(Samothrace)的感觉如何?

SCP-4333:那是一个可爱的地方。有着美丽的日落,清新温暖的空气。那里的女人像四川菜一样火辣而美丽。虽然那里有些暴力,那里的人们有点易怒,那里的一切都十分真实。我把国王从困境中解救了出来,他现在欠了我个人情,现在我们是好朋友了。相信我,这一切都很简单。

研究员布里格斯: 你应该知道新卡勒马尔斯(New Kalmaris)吧? 

SCP-4333: 一个谨慎的地方。老实说,这地方不是很有意思。但在某种程度上它可能是个很好的藏身之处,考虑到它是多么的沉闷。可能对你来说不是。我给那里的守护者售卖了一件我从另一个维度买来小物件,他似乎认为那些东西在他们的小战争中有大用场。现在他认为我是某种神的化身,这有点讽刺,不是吗?

研究员布里格斯: 我这里还有一个地方… 你知道阿诺德·菲茨威廉共和国吗?(The Republic of Arnold Fitzwilliams)?

SCP-4333:哈哈哈哈,我当然知道,这个名字十分引人入胜,不是吗?那里有点令人闷闷不乐,哪里的人们有些痴迷于协议之类的东西,但一旦不被这些东西所束缚,其实会收获相当多的乐趣。一旦你试图说服他们放下架子,他们就会变得有些不友好

研究员布里格斯:我们的数据表明阿诺德·菲茨威廉是个有妄想症的现实扭曲者。

SCP-4333: 是这样吗?从你座的位置来看,你好像有点…斜视。以你的智商而言,如果这不在你职权范围内的话…我不认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研究员布里格斯: 这就很有意思了:很显然,你是Daevic帝国的荣誉“血副官”?这…很让人怀疑,因为在我们这条时间线上并不存在Daevic这么一个帝国。

(SCP-4333捏了捏鼻梁,并叹了口气。)

SCP-4333: 如果你坚持问这种问题,那么我只能重复自己的话。在你眼中,Daeva是不存在的。我不在乎你的想法,也不在乎你的观点。我已经知道你对他们的了解了,是的,他们会回来的,总有一天会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一直参加聚会,因为我在试图向女王和公主们献上超凡脱俗的贡品和礼物。更何况我也不想跟你们一样把事情搞砸。

(停顿。研究员布里格斯看了几眼笔记。)

研究员布里格斯: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有必要问你应该怎么这些地方?或者,你异常能力的来源是什么?或者你的种族,如果这个词适用你的话?你给我的印象是那种通常需要熬一短时间才能敞开心扉的人。

(SCP-4333靠在自己的椅子上)

SCP-4333:好吧,我想你已经摸透我了,不是吗?我知道,你那小小的奇术扫描已经得到你所需要80%的信息了。尽管我一直尽力去让自己变得相对诚实,但我不得不承认,时间就是金钱,而你已经浪费了我不少钱了,布里格斯先生。

研究员布里格斯: … 我从未提及过我的名字。

(室内的磁安全锁发出了被打开的滋滋声。)

SCP-4333: 啊,果然不出我所料。

(研究院布里格斯站了起来。)

研究员布里格斯: 什么?不,这个审讯室里有个他妈的异常, 重新接入那个操蛋的磁锁,马上!没人看他妈的时间表吗?或者检查操蛋的灯光?!

SCP-4333:看起来这里的安保比你跟我说的更懒散一些。哈哈哈哈。这可真的太搞笑了。是时候开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记住,人在做,天在看,做好你该做的吧。

(SCP-4333站了起来,扯碎了所有束缚他的锁链,研究院布里格斯跪在地上开始呕吐。)

SCP-4333: 天啊!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舒服!在我走之前要跟你说个小秘密:你永远也困不住贪婪,布里格斯先生。这是个永恒之物。哪里有生命,哪里就有欲望。这有什么糟糕的地方吗?最后,你只要让自己快乐不就没那么痛苦了,不是吗。

(研究员布里格斯试图在他的对讲机Site-188安全指令,但他发不出声音,显然是噎住了。)

SCP-4333: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坏我的好事。我敢肯定电磁信号屏蔽是他们的第一步,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不要做无用功了。你只需要看我是怎么逃脱的就好了,你躺你的,我走我的,多好。唉…本来我是可以让你们都变成成有钱人的。

(布里格斯吐了很多次,然后倒在了自己的呕吐物里。吐出的血液在呕吐物中清晰可见。)

SCP-4333:想想你们原本可以用这笔财富研发出的科技…想象你们能用这笔巨款把这些恶魔关的更牢…更不要忘了那些你们本可以拯救的生命!你们选择这条路,没有合理的外交,不具备高瞻远瞩,只有单纯的暴力和奇低的效率。每次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不得不承认——这套方式早已经过时好几年了。

(研究员布里格斯继续呕吐。与血液和胆汁混合在一起的是越来越多的固体物体,在回收过程中被确定为各种钞票、硬币和宝石。)

SCP-4333: 但是生活总是要往好的方面想——这次你中大奖了。

(一阵短暂的金属敲击声响起。SCP-4333把头转向门,叹了口气,松开了手臂上最后的束缚。)

SCP-4333: 来了, 马上, 马上就到。把门打开吧,这个家伙已经丧失工作能力了。

(审讯室的们打开了,暴露了一个基础安全行动小队,身着全套战斗装甲,手持标准的MX-402帧数霰弹枪,每个人的脸都隐藏在他们的战术头盔之后。值得注意的是,战斗装甲的标识号被红色喷漆遮住了。)

安保人员: 我们该走了,先生,自动闭锁电路将在四分钟内重启。那个一点意思都没有。噢,是布里格斯!真巧啊!嘿布里格斯,也许下次该干点正事,而不是做一件错事,嗯?下次你要和人上床的时候要一定要多考虑些什么,对吧?

(SCP-4333仔细地擦拭它身上连体服,并检查手腕上的瘀伤,然后改变了它的外观和声音,使其与研究人员布里格斯的声音与相貌重合。)

SCP-4333: 现在,中尉,让我们好好运动一下吧,好吗?布里格斯先生被打得很惨,他知道,没必要再坚持下去了。

(地板上的布里格斯在两次干呕之间艰难地挤出了一句话。)

研究员布里格斯: 你不可能…摆脱这一切的。

(SCP-4333大笑不止。)

SCP-4333: 摆脱什么? 自由吗? 我现在就在摆脱它,你这只肮脏的小老鼠。要是你能撑过去,一定要告诉你的老板:如果你们再纠缠我的话,我就要开始反击了。直到现在,我都展示出了极高的气量,但是谁知道呢?没准我会开始打点政治牌,控制一两个政府又能花多少钱呢?在我们抓住一条蜈蚣的时候,最先做的不就是让它动弹不得吗?管他呢,下次再说吧!回见

(SCP-4333与营救小队一同走出了审讯室。)

在对站点188的各项记录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之后,基金会发现:在它到达之前,SCP-4333贿赂了站点安全队长阿方索·马尔克斯和他的每一位下属。6。马尔克斯上尉曾被拒绝将他的基金会医疗保险转移给他的侄女(塔蒂亚娜·马尔克斯,9岁),她需要一种昂贵的、有可能挽救生命的医疗,而马尔克斯上尉本来是负担不起的7。在得知此事后,SCP-4333支付了治疗费用,并说服马尔克斯上尉和他的下属叛逃,以示反抗,并向他们承诺了更高的工资和更多的福利。目前尚不清楚SCP-4333是如何获得这些信息的,因此正在进行对更深层次可能存在的行政安全漏洞进行内部调查。

SCP-4333的身份和下落目前尚不清楚。按照其能力推算SCP-4333拥有能够促进RK级场景“新政权”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

  • SCP-4333使用其异常能力对全世界所有经济部门进行收购。
  • 利用它可支配的身份和广泛的资源故意使其购得的项目破产。
  • 通过行贿和以经济复苏为中心的竞选政见,在可由它直接造成的社会经济崩溃中积累政治资本。
  • 通过经济压力或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力量重组后得到全球权威的地位。

因此,阻碍SCP-4333或重新捕获战略的制定被重新归类为2级优先事项,此事项的第二重点是在这些对策被证明无效后与SCP-4333建立外交联系。

附录:4333-01:2017年6月14日,跨国电信集团AT&T Inc.敲定了与大众传媒公司时代华纳责任有限公司(Time Warner LLC)的合并,尽管美国政府发布了一项禁令,要求终止合并,理由是违背了反托拉斯立法机关,以及可预见这种公开的企业合并会对消费者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并造成经济稳定的失衡。基金会的金融监视网络MIDAS将这一事件标记为高风险事件,并派出操作人员对该项交易进行调查,所有相关方都受到了严密监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基金会发现AT&T与时代华纳董事会的多名成员以及美国地区法院法官Richard Leon8皆与一位名叫格雷戈里·奥尔布赖特(Gregory Albright)的独立风险投资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后者是两家公司的高占比股东。以前拍摄到的奥尔布赖特的监控录像在经过MIMIR级失真滤波装置加工过后,显示他有与SCP-4333相似的外貌特征。

尚未确定SCP-4333是巧合地抑或是有目的地参与其中,这有待进一步调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