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夕阳

先把这个沙盒鸽在这。自个还加了一点可能会出现的系列。咕。

未定标题的第一阶段外围集【大约?】

【未定序言】


  • 彼岸
  • 【未定】
  • 【未定】
  • 【未定】
  • 【未定】
  • 【未定】
  • 【未定】
  • 【未定】

(并不知道到底有几篇)



特遣队简介

【这里应放上队伍标志】
【这里应放上队伍简介】


Hello Star

少女痴痴的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夜空,眼睛眨巴眨巴的,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她抬起胳膊,挥挥手,想像弹动古筝一般搅动这漫天繁星。可是,那些星星只是在她的指间悄悄的黯淡,闪了闪,随即发出更加纯洁的光芒。

会不会是我的抚动,让这片星空一齐韵律的闪烁?少女的嘴角微微上扬。她在笑,笑自己那点小心思的不切实际。但她还是不愿移开那双澄澈的双眸,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让自己顺着指间的方向,望向那颗夜空中,尽显柔和之美的特殊星星。

其实,说是特殊也不尽然,因为在这渺渺星海之中,千千万万的黄矮星争相闪烁着,她可没有多耀眼。可是,那毕竟是少女名字的起源,是那星海之中,家的指向标呀。

如果,地球还在那的话,现在这个点自己家也该日出了吧。少女痴痴的自言自语道。

她想起了一缕缕晨光穿过她指缝间的喜悦,想起了那一批批海豚跃出泛着金光的海面时的激动,想起了陪着哥哥一起看夕阳时的感触。

“呵,图腾哪家伙,不知道有没有照顾好我那不好惹的小海豚们呐……”晨曦看着自己的指间。她只是被临时派至月球执行任务,或者更准确的说,实习参观。可就在那干活时开个小差的功夫,她成为了基地里唯一一个亲眼看着地球消失的人。不过,她也是最后一个相信并接受现实的人。

“39年了……”

是啊,已经2012年了。“启航日”事件时陪在她身边的人,大多已经白发苍苍,退下了一线工作。她也见证了这新一代太空人类的成长。尽管从小接受这父辈的教育,但这新生一代内心对地球的情感,与其说是怀念,不如说是好奇。于他们而言,那一颗灰灰的、满是坑坑洼洼的月球才更有一丝母星的意味吧。他们,已经开始把太空当成家了。

可,晨曦自己却宛若一个局外人一般,始终找不到自己应该待的位置。整整39年,她经历了太多的艰难,见证了太多的奇迹,留下了太多的回忆。不过,她打心底里却始终迷茫着,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有时拜托她的任务很多很多,多到让她忙的内心空虚。有时——比如现在——就什么事都没有。弄得她只好当那唯一一个,在一艘其余的人都在忙里忙外的战舰里,怀抱双膝看星星的人。

也许,就这样也好吧。在这片黑暗之中,只有自己、黑暗本身,以及照亮宇宙的星星。这样真的很好吧。

突然,那一束宛若鲜血的红光刺穿了星空,充盈着她的视野。少女吓的身子一颤,仿佛这血光是从她的体内喷薄而出的。猩红的警报灯一闪一闪,用那血色挥斩着星空的纯真,把这一切的宁静捅成了一个马蜂窝,任由鲜血滴答滴答的落下,转瞬间又溶解于夜空的墨与少女的眼中。

晨曦叹了口气,站起身。她知道自己十有八九帮不上什么忙,但是继续呆在这的兴致已被一扫而空,索性出去看看。于是她挥挥手,关掉了窗户,关掉了警报,关掉了指示灯。最后,她关掉了自己全息投影的身体。

随着她的离开,房间里空留下一屋黑暗,别无星空与它物。


“果然没什么好帮忙的……”晨曦趴在护栏上,眼睛左眨眨右悄悄,扫视着下方匆喧闹的场景。许多人从微微弯曲的走廊尽头小跑而来,手上脸旁则已经挂满了全息屏幕,忙的不亦乐乎。晨曦也学着这些人,伸出食指在空中一轮。不过她没有打开一个基础全息界面,而是为自己“召唤”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投影绿茶。

尽管每次为自己倒上一杯茶都会引得内心一阵苦笑——她并无可能知道真正的绿茶是什么味道,但她依然实实在在的享受这份独特的茶香。这位少女就这么静静的靠在指挥大厅二层过道的栏杆上,与大厅里其他忙里忙外的人形成鲜明对比。事实上,她也很享受这样的对比,彰显出她的悠哉。

但是,每每看到这些忙碌的人群,她的心中总会夹杂着些许的好奇与疑惑。她有时真的不得要领,想不明白这些人究竟为什么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像一颗螺丝钉一样无怨无悔的坚守岗位。就她而言,就算是最喜爱与最本职的翻译工作,有时也会突然的变的十分无趣。在这种时刻,那一个个字符就展现出了它们的本质——一堆代码与一堆1和0。这也是一种语言转换,而且是她的语言,但她在此时就特别不想面对这些代码与字符,而是在计算机内浩荡的空间之中退的远远的,看着那一段段代码洪流在远方不知疲倦的流过,一波又一波。

仿佛只有退远一点,她才能忘记那分分秒秒都在重复的工作,重新换回那种对这个浩如烟海的数据世界的好奇与向往。也许,这也就是她喜欢星星的原因吧。那满天星空的闪亮,衬托着遥不可及的黑暗,在二者共同作用下,星空变得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几千年来,无数的孩子也就是这样被吸引的吧。如果他们那个见到我看见的代码世界,会不会有一样的感受呢……等等,我在看着远远的星空啊,如果真的像代码一样的话,那等到我接近那些星星的那一天,会不会也拥有那种恐惧,那种什么都想逃避的感觉?

她甩了甩自己如瀑布般垂至腰间的银发,笑自己:“瞎想啥呢,别老这么浪费计算机资源想些这么没用的啊,我还是去看看他们在忙什么吧。”就这样,她将刚刚的可怕想法甩进了思绪的深处,转而开始查看着更加现实的周围场景。

“emmm,遭到了攻击,但是攻击源……友军?星降注号?理解不能啊……”一条又一条记录刷过她的脑海,一不小心又带来了那种眩晕感。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的这种感觉是后天的还是说诞生时就有,难道哥哥也有?

又一条消息像弹幕一样的刷过来,打断了她毫秒级的思绪。“关于异常物品的讨论?什么玩意……”她没有权限直接链接到星降注号的数据库里,只能根据不朽星瞳号上的已有信息进行相应判断。她顺着那条“异常物品”消息的指引,调出了战舰前端的摄像头。

她的图像分析程序与星图进行了交叉匹配,并几乎在接收到图像的那一刻就发现了异常。可是她的高级思维意识程序却滞后了,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问题所在。以我们的眼光来看,第一眼看上去确实没法发现这份摄像的奇特之处。可静下心来仔细看的眼睛,就能发现那片星空的异样——宇宙仿佛被捅出了一个洞,而那洞里,闪烁着身后的星空。


图灵战争

设定时间是个大问题啊。。。

然后,行至天明的启航日事件发生在1973年7月13日

怎么圆啊


熔岩朋克

主题:
地底世界
危机将要来临,但尚未到来,各方势力对此不懈努力


觉梦海棠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