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iling Oil

那,暂时先这样吧,先占个坑,
预计要做的事:

项目编号:SCP-CN-2333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33应收容于一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所有进入收容间内的物质经生化处理,避免任何来自人类有想象力生物的有机组织进入SCP-CN-2333的收容间。
对SCP-CN-2333的测试须经站点主任许可,实验记录将发送给测试人员所在站点的心理医师。
有必要接触SCP-CN-2333的人员应定期接受记忆清除程序。
因SCP-CN-2333产生的人型物体立即销毁。

描述



啊!又是阳光明媚的美好一天啊!
总部Site-17沐浴在阳光之下,设施内部也是阳光满满!
是的,让我们看看今天基金会内的重要工作!

手里拿着相机的家伙缓缓闭上了眼,也许听到什么动静,猛地睁开眼睛而站起身,他要拔出自己的剑。
向四周看看,有什么呢?自己在Site-17原来的食堂里,现在眼前的是阳光,沙滩,海浪,大大的沙堡。基金会把剩下的,能用的科技全用在这上了。
他还留着自己的相机,当做个纪念,不过,有什么可纪念的呢?
原来基金会的骨干,那些敏锐的,也许凶狠的家伙们,都早已收起了锋芒,整整三年的无聊等待,让他们全都像自己一样,学会享受清闲。
还是躺下吧,利剑收回鞘中,他躺在沙滩上,扭头看看身边的人儿,虽然说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躺在娇小的姑娘怀里有些奇怪,不过,就这样吧。
他露出满意的微笑——一切如此轻松!
除了那家伙。


名叫Clef的研究员面色阴郁的在收容室的走廊中检查着一切,要说面色阴郁有点过分,因为并没有什么“面”。
面部不能被摄像,确实是异常特性,但当异常开始消失后,Clef发现自己把脸丢没了。
没错,丢没了。
不管是人,还是摄像机,甚至是konny的那个,全都说明Clef脸没了。
“███!”Clef念叨着,他一定要找出原因。
Clef在狭窄的走廊里仔细地巡视每一个物品,173对他的闭眼不理不睬,682不知什么时候回老家了。在拐角处,有人透过收容室的栏杆兴奋的和他招手,King先生满面春风的笑着,嗯,自从三年前以来他一直很开心。

他们发现异常失效后,把所有带编号的东西都扫进了仓库,然后永远锁上了门。
哦,除了055,哦不Clef不想提什么055。


Site-CN-34内,17位员工在黑暗中紧张的等待着,每个人都握紧了手中的圆柱,在黑暗中盯着那红色的门。
门被打开,警报一定会响起。
每个人都在心中默数。

3

2

1!

duang~duang~duang~
伴随着开门,17发彩绳打到他身上。
灯开了,照亮了蛋糕,气球,还有兴奋的面孔。
“surprise!”


大家都轻松了,可惜赵嫂并不轻松。
她的活更重了,每天都有一叠叠浸油的碗碟,更脏的衣服,奇怪的垃圾。
还好,是有几个年轻人当帮手的。


聚会远没有结束,Boil边嚼着蛋糕边想,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除了聚会我们又能干什么!
好像有什么在响,算了,没准哪个蠢货又把保险丝烧了,好家伙,在基金会干了这么多年,电水壶怎么用都忘了。
以前我们有███,谁会用电水壶!
恩,Boil也开始考虑去Site-17玩玩的事了,听说那有人工沙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