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于现世的神话》第一章 Hannah M
评分: 0+x

第一章 Hannah M

饱受争议的道德伦理委员会,最终被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主席拯救。

你说梅博士是什么?通常的答案是劳模,但是参考答案也许会有个“梅花”。她常常被认为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多数情况下又是神秘的,这神秘不仅源于梅博士脸上标准的咨询师式微笑,还有这微笑后所有的故事。

在文献中梅博士被经常性地成为汉娜博士或者是Dr. Hannah,这样的称呼方式给予人一种亲切感。梅博士从刚刚加入基金会的时候就与不少总部的成员结下深厚友谊,在调至中国分部后也与中国分部的不少成员保持着十分友好的关系。梅博士通常被认为是易于相处的、智商和情商都非常高的人,甚至会被称为“中分偶像”。

但是梅博士在任职于Site-CN-34期间(包括作为研究员和代主管的时候),并非仅仅因为其长相或者是性格,以“中分偶像”的称号而闻名。更多地,梅博士由于其收容风格和其超高的工作效率与强度,作为“劳模”而闻名中国分部。作为年度“基金会之星”称号的获得者,梅博士对于基金会的贡献是摆在每个人面前的。新人加入基金会时其他员工有时会讲一些故事,这里面最被津津乐道的就是梅博士的丰功伟绩。没有人能忽略这颗基金会之星,尽管梅博士看起来只是一个取得博士学位的普通东方女子。

梅博士的收容风格闻名整个基金会。基金会被曝光之后不少基金会的收容档案资料被公布,SCP-CN-073SCP-CN-601就是这其中的两个档案。尽管媒体并没有公布任何收容档案的内容,这些档案的实际内容还是几乎毫无保留的流出了。人们争相查看着那些安保权限等级限制和模因保护已经被去除的档案,就像是学者家的孩子艰难地阅读那些注释就占据了一半页面,晦涩难懂的学术文献一样。曾经红色的安保权限等级限制已经被移除,而模因触媒也只是一张张也许略微怪异的图片。人们最终在这些文献中看到了最生龙活虎的,最接近他们生活的普通人梅博士是如何与这些曾经,或者是仍然对人类造成威胁的项目作对,或者对于梅博士来说,相处的。

然后人们明白了,为何这位年轻的,柔弱的女子,能够成为Site-CN-34站点的代主管,进而担任道德伦理委员会主席。人们读着那些被意外公布的档案,梅博士经手的档案,沉浸在那略显枯燥的临床叙述中,仿佛是读到了多么潸然泪下的故事似的,对着那些冷冰冰的报告落下了眼泪。

梅博士,从基金会中分偶像,到基金会偶像,到所有人的希望,她被赋予了这样的意义,尽管没人关注梅博士是否会不堪重负。

根据记载,梅博士调任道德伦理委员会主席之后,基金会迎来了持续时间不长的平和期,这罕见的平和期不仅证明了梅博士巨大的影响力,同时也坐实了梅博士“劳模”的称号。在基金会被曝光之前,甚至有人预言这是基金会的黄金时代——尽管那黄金还是消失于官僚的浪潮中,被大浪卷走了。

基于种种原因,在道德伦理委员会在怀疑论中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时候,梅博士的澄清拯救委员会于水火之中。那是梅博士从阴影中走出,第一次站在公众面前。人们惊讶于她的美貌与智慧,人们尊重她条理清晰的演讲,人们全然相信她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人们都说着是被这智慧、被事实证据折服,而全盘否定其美貌与声音的吸引力。

梅博士作为道德伦理委员会的主席,无疑是称职的。无论是从其性格还是从其办事效率,自称为普通人的梅博士其实并不普通。从她数不胜数的工作记录和烫金证书来看,也许大众普遍认为梅博士的“美貌不应导致偏见”的观点可以得到证实。

最终,道德伦理委员会退出了这场争议的舞台,但是梅博士没有。

尽管在道德伦理委员会获得澄清后梅博士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但是坊间关于梅博士的传闻以爆炸般的速度增长着。从与总部成员的绯闻,到关乎“Are we cool yet?”的背叛,从被认为是超负荷工作,到药物滥用,甚至有知道“内部消息”的人透露出关于梅博士在公众面前谈及道德伦理委员会这个本来应该以“无用”来伪装的组织是加速基金会的灭亡的消息并以此作为控告道德伦理委员会的证据。民众公信度的增长同时也给梅博士带来了越来越多无法证实的负面新闻。

但是这一次对于自己,梅博士没有做出任何形式上的澄清。她仿佛是不知道这些消息在扩散着一样,继续在政府化的基金会中做着她的工作,如往常那样高效。她突然沉寂了下去,并没有做出什么应答,而在这一年,梅博士再次被评选为“基金会之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获得过两次该殊荣的人。

这些攻击尽管渐渐平淡下去,但是并没有消失。当人们将求生的希望寄托于黄石公园的时候,还有人指出道德伦理委员会应该为这样的决定进行评估,并进行和O5议会的谈判。但是那个时候,梅博士还是在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样的做法并非是逃避,而是关键时刻少有的负责任,这是责任所在,所以不能轻易放弃。至于那些传闻——好的坏的不明目的的传闻,不过是厚重史书上薄薄的一层尘埃罢了。事实——无论是基金会、道德伦理委员会、还是梅博士——被记载,但是又有谁知道那背后的故事?又有谁知道每一个字所饱含的笔墨与情感?

争议仍然存在,但是舆论倒向梅博士的一边。笔者拙劣地模仿着先人,向你、向你们传达着这样的请求:

未来看到这些文字的人啊——无论你是男人、女人、老人、还是小孩,当你提起那些故事,尽管你不知道那生硬的语言中想要传达怎样的希冀,但请你铭记这份温暖;当你说起那些美妙的诗篇,尽管你知道它在这一篇篇报告中不过是无力的美化,但请你回忆起那份光芒;当你提起历史,尽管它们也许陈旧泛黄,但请你歌颂那不可磨灭的英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