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藏锋的记事小黑本
rating: 0+x

藏锋上了公交车。
藏锋下了公交车。
藏锋进了地铁站。
藏锋出了地铁站。
藏锋跑了五百米。
藏锋停了五分钟。
藏锋确定自己被跟踪了。


“哪来的菜鸟?谁教他们这么跟踪目标的?”

藏锋咕哝一句,加快了脚步,顺手掏出自己的私人手机,订了一张珠江游轮蓝海豚号的船票。

用的是他自己的身份信息。


一个半小时后,广东省广州市沿江东路466号—大沙头客运码头。

两个外勤特工慌慌张张地取完票,跑到了登船口开始排队,好在目标那顶卡其色的棒球帽很显眼,他们并不担心自己会跟丢。

过了一会,目标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天气热?这才1月份啊。

两个外勤一头雾水,但是他们接受的训练告诉他们不要纠结于目标的怪癖,说不定目标就是喜欢动不动脱帽子呢?与其考虑这个倒不如跟得紧一点。

两个人被人流裹挟着挤上了游轮,四处张望着,努力地在人群中辨识着那个摘掉帽子后并不起眼的年轻人。

两个人费劲地挤过人群,在三楼观景甲板上碰了头,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一丝懊恼。

跟丢了。

距游轮30多米的江岸上,藏锋抱着步枪包坐在长椅上,看也不看那两个被他耍得团团转的外勤,反正这趟游轮起码得漂一个小时才能靠岸,等他们搜索完,船早就开出去大老远了。自己有一会不用担心那两只跟屁虫了。

他给衣服内置的加热丝通上了电,喘了口气,略微恢复了一下潜游30余米所消耗的体力。

趁着休息的空档,他梳理了一遍所有事情的头绪:

自己收到匿名高层指令“清除”06站点,任务过程中与突袭组领队起了冲突,在协助06站点防御的时候受伤,恢复后从06站点安保那里拿到了袭击者名单,接着自行决定从02站点入手开展独立调查。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不管是什么原因,02站点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隐瞒某些事情,而据黄鸭所说,Kira在回到站点后02站点就受到了袭击,自己那个时间正在天桥上和疑似隶属于“唯有暗香来”的特工进行交火。随后基金会就发布了对自己的追捕令。

CN-06,CN-02,CN-34……接下来会是哪个站点?

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漏掉了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对了!那个突袭06站点的领队身份依旧不明。

这时,三辆警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后面还跟着两辆特警的装甲车。

呦,上钩啦。

藏锋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


十五分钟前,某处基金会外勤特工安全屋。

四个人握着USP手枪,挤在公寓门的两边。站在门右侧的第一个人从兜里掏出一张磁卡,在看起来像是猫眼的地方刷了一下。

滴滴滴,红灯亮起,附加在门锁上的被动防御装置解除。

他又掏出把样子平平无奇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随着房门吱呀一声向内打开,四个人将战术手电调为爆闪模式,冲进房间,把每个角落都搜了一遍。

什么人都没有。

一个特工顺手关上了房门,打开灯,借着明亮的灯光他们才看清,茶几上,地面上,餐桌上摆满了用透明塑胶袋封好的白色晶体,沙发上还扔着几个针筒和一捆医用乳胶管。

还没等他们做出进一步反应,身后就响起了敲门声。

目标回来了?不应该啊,他回来了为什么要敲门?

几个人满腹狐疑,举起手枪对准了门口,一个人慢慢地挪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砰!

锁舌刚刚缩回,房门就被一脚踹开,随即就有起码3支79式冲锋枪和两支92式手枪指向了他们。

“不准动!警察!”


藏锋站起身,把口袋里那张采购食盐和白糖的小票搓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随即消失在人流中。

Eule下令抗生素小组进入戒备状态。

02站点召回了外派的所有特工和研究员。

A07的王陆亚在出差期间遇袭身亡,随行的Keynote特工身受重伤。

GOC活动愈加频繁。

一场雷暴,正在每个人的头顶上形成。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