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bon monoxide的沙盒页

“2086年11月17日”,宇宙7634-Omega-Green-Romeo,
北京
丁仪博士在实验室中焦急地等待着。半开的门刮进凛冽的寒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可他依然毫不在乎。丁仪博士是第一次在实验室中制造虫洞的人,他因此独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而现在他要进行一次更大胆的尝试——打通连接两个平行宇宙之间的虫洞。打通这种虫洞总共有26组可能的参数,先前他的团队已经陆陆续续地尝试了前25组参数,有20次虫洞立刻崩溃,有两次当人靠近的时候就会被切得四分五裂,散落在实验室中不同的地方,还有三次实验人员进入了——虚无!这次虫洞的制造仅仅需要一个小时,所以一个小时后就可以知道能不能制造这种虫洞了。

2009年,宇宙5802-Sigma-Blue-Romeo,Site-19,多个SCP项目收容失效后两小时
“谁按了SCP-1696的按钮?!”Clef博士气急败坏的喊着。
“可是,博士,那只是Dr.Wondertainment造的一个玩具啊……”一个研究员胆怯的说着。
“只是?!你们难道不知道它……”Clef博士还没说完就被Bright博士打断了:“Clef,你似乎气过头了,你要说的是4级机密,就不要对一堆2、3级的研究员喊出来了。”
“好,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救出那个按了‘启动’按钮的人,然后[数据删除]……”
“博士,这段期间SCP-1696收容间都被SCP-682撞成渣了,摄像头早就成废铜烂铁了……”
“███████……”

一个小时后
O5-6抬起头,用愤怒的眼光看着面前的这两人:“你们在报告里就说了SCP-1696被启动了?!就因为这点小事值得找我?!”
“值得,阁下。由于我们新发现的性质,SCP-1696每创建一个‘宇宙’时就会产生一个时间流逝大大加快的平行宇宙,而SCP-1696中的宇宙仅仅是那个平行宇宙的投影。又由于事故K-1696-5,它的‘重置’按钮和‘暂停’按钮都已经损坏……”
“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随时可能‘突破收容’的宇宙?”O5-6的脸色变得苍白,跌坐回椅子。
“是的,而且考虑里面必将出现的文明会发现制造虫洞的方法。我们随时都有可能陷入SK级支配转变末日……”Bright博士不紧不慢的说着,而旁边的Clef焦急等待着,还不时看一下手表。
“叫MTF-alpha-1对SCP-1696的收容间进行封锁,还有技术人员务必在半小时内修好SCP-1696!”O5-6下令。

“2086年11月17日”,宇宙7634-Omega-Green-Romeo,北京
丁仪博士死死地盯着制造虫洞的机器,一分一秒过去了,没有虫洞,没有虫洞,没有虫洞……忽然,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对,千真万确,他看到了时空裂缝碎片以及其中的一些符号,好像写作“SCP”,但很快就被虫洞的空洞的白色所覆盖。他们造出了最后一种可能的虫洞。丁仪博士立刻跑到校对仪器上面,开始忙碌地操作着。
10分钟后
丁仪博士在校对完虫洞,确认了那是通往另一个平行宇宙的虫洞。顿时,所有科研人员都狂欢起来:他们做到了!但是在所有人员都冷静下来后,丁仪博士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派谁去探索这个宇宙?霎时在场的科研人员立刻鸦雀无声,显然他们都不想去探索未知。丁仪博士叹了一口气,穿上为探索极端环境而制造的服装。他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缓缓地说:“我年纪大了,也没什么好怀念的。既然你们都不想去那就我去吧。”话毕,他转身走入虫洞。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将成为这个宇宙中唯一存活下来的“人”。

SCP-106发现记录:
SCP-106原发现自SCP-1696的收容室中。由于Clef博士,Bright博士和O5-6的先见之明,刚一出现就被MTF收容。

事故K-1696-6:在SCP-682突破收容期间,SCP-1696被按下启动键,随后导致一个平行宇宙和项目SCP-106的出现。
在更多SCP-106实体出现前,多名技术人员和合力维修好SCP-1696的另外两个按钮并成功终止宇宙7634-Omega-Green-Romeo。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