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电话
评分: 0+x

喂?Hauyu怎么了?你可不太像是会给我打电话的那种人啊,是发生了什么吗?

你说什么?获奖感言?不,你得知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没什么好感言的。必须去说?可我没什么好说的,你得知道如果要上台的话我还得……

既然你知道那你还问我什么?不,问题不在那,问题是我没什么可说的,而不是我讨厌那些整天窝在办公室里足不出户却指点江山的研究员们,明白吗?你得知道,我跟他们没有话题,他们是一天到晚都……

不,不行,还是不行。就算你能说服他们——我是说,说服我,她也会到现场的。谁?我应该不用说明了吧,你整天在我背后聊我八卦你真当我不知道?我也只是懒得教训你。既然她会到现场,我肯定不会去。不,不是这个原因。等等,打住,当时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冲动地去反驳她,我知道我差点动手了。你也是知道的,我是实践派的,我得亲自确认我们的关系——合作关系,就那次臭箱子事件。虽然失败了,但是我不会后悔,以后我和她会很少合作了。对,面对她我没什么可说的。

到时候会给我颁发奖章?听我说,奖章乃身外之物,只要有人记住我就行了。说真的,其实当时我根本不介意那些被白雾缠绕的人会怎么样……不,毕竟我当时是在实验室里,我也只是抖了个机灵,如果是你们的话,你们也肯定也能想到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关于这一点,我也没有什么感想好说。

摆脱了收容失效又怎么了?我只是提了点小建议,更多的是你们自己做的,灵机一动而已,毕竟如果失效了我的工作也会收到打搅,得不偿失不是吗?而且也没有证据表明不听我的一定会失效。

就算是上头指认的又如何?叫Ecun帮我整个复制人代替我不就好了,他不经常在出任务时这样做吗——尽管他的复制人每次都死了。上次出任务时我亲眼看见他的复制人跟着部队出发了,下一秒他就从模拟日光浴中出来了,还当着我的面喝了一瓶牛奶。这么点小事他会帮我的吧。

到时候主管那群人还会对我进行身份确认?那复制人不管用了,我想想……不,我说过了,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总不可能到了现场后一言不发吧。Widednl那人肯定会嘲笑我的,你也帮我想个办法。

你也没办法?我想想……

对了,Justajar那人呢?他不也应该被邀请了吗?他去了吗?他接受邀请了?好吧,虽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喂?Justajar?你怎么跟Hauyu在一块?慢着,你不是……等等,你们在哪?去颁奖台的路上?我记得你跟我说的颁奖台不是在2号站点吗?

不,就算是你也没法改变我的选择。我不去,事情就这样,我没啥好说的。不,你听我说,即使我去了又有什么用?他们真的会记住我的名字吗?很显然的,基金会这么多人——少说也得两三亿了吧,主管那群人真的会记住我?答案是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把这么多人的名字都记住,最多以后见面的时候说“啊,你是某某年那届获奖仪式上的那位”,这很尴尬不是吗?难道就靠获奖感言来记住一个人吗?而且每年都有获奖仪式,参加的人少说也得有几千人了。我不相信哪位天才能把这么多人的名字都记住。

别可是了,我已经没有理由去做获奖感言了。逆模因部、模因部、演绎部、MTF那群人哪个不值得上台了?偏要我上台,他们做的功绩比我还多,他们受的伤比我还多,他们承受的苦痛比我还多。不,这已经不是什么原则问题了,如果不是他们你觉得今年还会有获奖仪式吗?今年怕是连地球都没了。不是我危言耸听,自己去查资料库,我就问你,你能记住几个机动特遣队的队员名字?没几个,现在那群新研究员和博士就只知道九尾狐、落锤、红右手……还有哪些?我们基金会从来不只是这些人,这群新人得知道是什么保护着他们不受异常影响的,不是运气,是那群向死亡不断前行的人的信念和勇气……

咳咳,抱歉,说过头了,是我的错。但我还是……我还是不会改变我的决心的。哪怕他们把我降级,处分我也罢。

既然你们快到了,我就不影响你们了,祝你们在新的一年有新的成果,就这样。对,我就是这么固执,熟悉一下吧,毕竟以后还要一起做同事,也就你们几个人能记住我的名字了。

还有什么事吗?嗯,谢谢,也祝你们新年吉祥万事如意。拜,晚上见。

该死,我的流水模拟又坏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