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员Acapulco的私人笔记

(绿色封皮的笔记本。封面用签字笔写上了“人类观察”四个字。)

(扉页的署名是“晴”。)

(第一页)
我以光之花为名,是为了证明我不是生育我的女人所称的恶魔。
(第二页)
恐惧。焦虑。不熟悉。愧疚。罪恶感。兴奋。
如此种种感情……相当有趣。
一切始于“日常”的崩塌。“自相残杀”的活动无疑不是这个世界具有普适性的娱乐。从未接触过这样世界的正常人类,激烈地认定这是荒唐的玩笑。
然而日复一日无法脱出从侧面上证明了“规则”的真实性。恰恰那些原本反应最激烈的人最容易动摇。他们在正常人类的生活中积攒了惰性,缺乏接受能力的弹性。
然后,一旦生出“是不是真的要自相残杀才能离开这里”的念头——
如恶魔低语。
杀死自己的同族是异端的行径。而无法接受自己已经不再普通的人将会如何做呢。混入无罪的种群中极力抹消自己的不同?若是被揭穿就会歇斯底里地垂死挣扎。
从这里就开始无趣了。毫无预料外的感情反应。然而还存在着那样的少女,坚信异端并未犯下罪行,坚信人类“正常”的一面的天真纯粹的人。
……实话说来,我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
(第三页)
现在我学会的是保持看似温和的笑容。人类是面对“正常世界”的符号就能够放下心来的物种。
然后便不会有人再看我。我的世界空空如也。
像是这样的我,一定不能再被称为正常人了,但我也——
(第四页)
被称之为“同伴”,真是异样的情景。
她说“你是没有感情的恶魔”。
然后把我抛弃了。身为母亲的她,放弃了教导。
真实的原话,还要包含更加浓厚的感情。如果赋予名称的话,我认为那是某种激烈的恐惧。
我是“不被承认的异端”。只有无感情的花草才是我的同伴。因此——
(第五页)
(剩下的内容被整齐地划掉了。部分字迹被神经质地涂实,有些地方能勉强辨认出“杀死了”的字样。)
(第六页)
关于最开始说的。
恐惧。焦虑。不熟悉。愧疚。罪恶感。兴奋。等等……多么丰富的感情。
不惜杀死重要的人也要离开,我想要确实了解那份心情。
即便离开这里,我也仍身负被那个女人称为“恶魔”的身份。
然而,假如杀死了人的普通人会变成异端,那么原本就是异端的我,是否就能体会到本应属于普通人的情感呢。
(第七页)
她相信人类,相信人之间的感情足以支撑种种异变,于是也相信表演着人类的“我”。
然而我并非人类。
假如她明白了这一点又会如何呢?和那时的同样吗。
她会露出何种表情呢,被她认定的友好、温柔的人“背叛”,被她相信的人类“背叛”——
会和那时一样吧。
那一定……很美。
就如花朵开到最绚烂之时整朵凋零,人的情感之火,生命之火一旦沾染上绝望,那一瞬间的灰败我还想再看一次。
我会带走她。
(第八页)
她说过她曾经画过花的插画,也想要看海上的花。那么肯定会喜欢午时花吧。
……真期待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