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评分: 0+x




往古之时


暖日迟迟花袅袅。人将红粉争花好。花不能言惟解笑。

金壶倒。

花开未老人年少。车马九门来扰扰。行人莫羡长安道。丹禁漏声衢鼓报。

催昏晓。

长安城里人先老。



SCP-CN-843现暂无任何已知方法进行收容,仅可使用一定手段抑制其存在实体。

作品列表

核心读物

过去

  • <已锁定>

现在

  • <已锁定>

未来

  • <已锁定>

A面

  • <已锁定>

B面

  • <已锁定>




三篇核心文档: GOC 基金会 蛇之手
八篇故事写现在(主骨架)(内部);
(一)介绍开端【带子牺牲】
(二)开始镇压
(三)第二次被迫镇压,引入奇巧。
幕间:老刘的奇巧之约
(四)GOC独自镇压,全队牺牲,炸毁了一座钟楼【路人视角与GOC视角】
(五)蛇之手出现谈判并伺机破坏镇压,极天平参与谈判行动,圣所开始介入。【岿阳派和长安城的冲突】
幕间:Alco和皇的对手戏
(六)极天平开始镇压,justin与缠斗,奇巧第一次出现并击退
(七)三个月后,极天平一支小队潜入长安城进行数据采集,【替身使者牺牲】
幕间:替身使者的死前回忆以及伏笔
(八)信息采集完毕,暴露,强行降临,Justin带队进行镇压

八篇最后,分流,引出AB面。
A面 Justin与奇巧牺牲,游侠号炸毁【alco想要的修真者大战游侠号来了】,长安城消灭(奇异恩典作为配音(写歌词啦),一段音乐一段剧情,为了悲壮气氛)(内部)

基金会与GOC等对抗蛇之手的反扑和异常回收(其他写手的自由)

B面
奇巧被岿阳派囚禁,Justin牺牲无果(波西米亚狂想曲)。 长安城降临,摧毁游侠号。西安被毁,残余的流动站人员被迫转移。(内部)

从此为先例,其他古都纷纷降临,「考虑和果冻鱼合作?」(其他写手自由)




“……现在我们已经到达了兵马俑的一号俑坑,这是所有俑坑中最大的一个,它东西长230米,南北宽62米,总面积14260平方米,兵马俑有八千多个呢。大家看,这是骑兵俑,它们上身着短甲,下身着紧口裤,足登长靴,右手执缰绳,左手持弓箭,好像随时准备上马冲杀。再看,这是陶马,陶马与真马一般大小,一匹匹形体健壮,肌肉丰满。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像一声令下,就会撒开四蹄,腾空而起,踏上征程。

我就介绍到这。下面大家可以细细游赏,两个小时后在门口集合。请大家注意安全,保持卫生。”



“九生老师,您此番在会议上提出的观点可是颇为‘标新立异’啊。”博物馆里熙熙攘攘的游客中,一位挎着双肩包的年轻人,对身旁的老者苦笑道,老者两鬓有些斑白,但精神却非常矍铄,正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坑底的陶俑。

“臭小子,你也不用给我留什么面子,直接说异想天开就得了,”老人回头瞪了一眼自己的学生,撇了撇嘴。“我在学界圈子里呆了二十多年,就那帮老顽固的鸟样,我还不清楚?”他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跟着人流朝前走去。

“不敢不敢,我相信老师您对这个研究结果一定是慎重思索的。”年轻人连忙快步跟了上去。“只是这观点实在是太颠覆了些。当年陈景元先生与袁仲一先生的争论也不过是兵马俑的所有者问题,如今您说这陶俑不是对秦国军阵的复刻,而是什么‘镇压敌人’的象征,不瞒您说,咱网络小说也看了不少,可这么大胆的编——推断,咱还真做不出来,您看我这年轻的都深受震撼,那些老前辈们不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唉,也怪不得你们不信,这个结论刚刚出来的时候,连我自己也差点怀疑是自己上了年纪,老糊涂了,”老人轻声叹了口气,晃晃脑袋,紧接着却话风一变,“但‘军阵’说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巨大漏洞!四面步兵俑各有一路面朝外,也就是说,各自面向东、西、南、北站的‘步兵’,把自己的‘军阵主体’紧紧地箍住了。这样的‘军阵’与其说是在行动中击敌,倒更像是压制住中心的什么东西……”

“咳咳咳,”年轻人刚喝了口矿泉水,被呛的一阵咳嗽。“老师,问题是,这里可是皇陵啊,又不是战场,它们能压制什么,总不能是秦始皇吧!”

“呃……这个问题目前还有待继续研究,但军阵说绝对是有问题的,还有一点,二号坑的人马车辆……”一老一少在争论中随着人流走远,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位戴着墨镜,似乎是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中年男子,已经用余光盯了他们半个钟头,耳中的窃听器里,清晰地传来他们的对话声。

“呼叫指挥部,呼叫指挥部,相关个体2236对面纱协议的触碰已经得到确认,目前可证实其研究已发现SCP-2101的部分真实资讯。”男子悄无声息地离开游览人群,闪入博物馆的一个紧急出口,关好门后,冲着上衣兜里的无线电说道。

“收到收到,Justin特工,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之后会有专业人员来对相关个体2236进行记忆修正。”

听到对讲机另一侧的回答后,男子摘下了耳机,然后熟练地从旁边的消防柜里掏出一件风衣,披上身。丝毫没有引起注意地,他从紧急通道里走了出来,接着融入在秋日观光的游客中,离开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



“啧啧,我觉得,你们搞掩盖工作的啊,还是要学习一个。”员工休息室里,刚结束出勤的Justin笑眯眯地对身旁愁眉苦脸的艾森主任说道。

“这事儿不能怨我们啊,2101以前是归总部那边管的,这么多年都没出啥事,刚一移交到咱们站点就搞出这幺蛾子,我找谁说理去?”艾森眉毛皱得都快拧出水了,一勺一勺地往咖啡里加着白砂糖,“再说那历史系教授,光是看葬坑示意图就能推断出那么多东西,人家脑袋好使,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政府把兵马俑研究课题给禁了吧。”

“淡定淡定,不就是次轻微的面纱触碰吗,连破裂都算不上,”Justin伸腿一蹬,从桌旁滑开。“把那俩人记忆覆写一下,连‘辟谣’论文都不用发,我保证一个月后学术圈子里能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他狡黠一笑,对着老艾摆摆手,起身朝门外走去。

艾森点点头,面色总算好了些。的确,虽然这档子事儿涉及到地底下躺着的八千多位‘祖宗’,但考古界毕竟还是相对封闭,造成的影响一般不会怎么波及到外界,自己这回的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说到工作的轻松,他思绪又不禁回到了以前在Site-CN-34的日子,然后深深地打了一个寒颤。现在就是给他再高的工资,他也不回去了,魔都那地方本来人就多,出点事擦屁股就要擦得分身乏术,还有OB的那帮玩意,三天两头开巡回演出,时不时还来个返场,记忆删除都是当AOE放的……等等不能再想了,反正都成了历史,要想些快乐的事情。经过在34号站的魔鬼历练,他现在是作为资历丰富的前辈,在这个异常少发的站点主持事故掩盖工作,每天轻松又惬意,待遇不错事情又少,等到时候跟那边的代理主管通通气,把媳妇从34站调过来……嘀嘀嘀~

“妈蛋,”艾森的美梦刚做到一半,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低声骂了一句,他拿出手机,是部里的员工打来的。“喂,小陈啊,怎么啦?”带着些许不耐烦,他朝话筒另一边问道。

“主任,刚刚仪器监测到一次微地震,震中在临潼县,震级大概2.3……”

临潼……艾森一听头就大了,因为上午Justin刚从那边回来,他心中隐隐泛起不好的预感。

“震源距底表约30米。”

老天……艾森双手抱住了头,临潼,地表30米,就算他平时想不起来这意味着什么,今天也不可能想不起来。

“是2101吧。”

“是的,”那边的工作人员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确认道,“今天并没有对SCP-2101-1个体的转移行动,地宫应该是无人的封闭状态,所以这次地震有些不正常。收容部考虑到近期有一次2101的疑似信息泄露事件,所以给咱们部门来了电话……”

“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艾森放下手机,仰天长叹一口气,然后正了正衣领,快步朝信息安全部走去。今日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哎嘿,艾老弟,进来喝一盅啊!”经过档案室时,艾森迎面碰上了老刘,他手里提着一瓶红星二锅头,应该是刚从小卖部出来。

“那啥刘哥,这会儿有急事,今天就先算了吧。”艾森笑着朝老刘摆摆手。

“是不是刚才的地震啊,骊山底下那位又不老实了?”老刘理解地笑笑,回到屋里拧开了瓶盖。

“你怎么知……算了应该是。”艾森刚想问老刘是怎么知道的,但旋即一想又放弃了。站里的这位老头绝对是个神奇的存在,明明就是个处理文书的一级人员,但知道的信息有时自己这位三级主任都没听过。“地震本身倒是好跟民众搪塞过去,但没人对2101干扰的情况下地震就有点不寻常了。”

听完此话,老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噢噢这样啊,应该问题不大,那今天就不打扰了,咱哥俩改天再喝!”

“且不说上班期间喝酒违不违规,在你这儿混沌分裂者打进来恐怕都是小事吧……”艾森心里默默地吐了个槽,继续向前走去。冷不丁地,背后突然又传来一声话语:

“啊对了老艾,嫂子是不在34站那边来着?你知道OB最近是不是在搞什么传统文化的主题活动?”

“啥?”艾森一头雾水地转过身,只见老刘从档案室里探出半个身子,左手还捏着一个酒盅。

看着艾森询问的眼神,老刘抿了一口二锅头,“没事,就是问一嘴。刚刚Justin和Alex那俩小伙子从游侠号传过来张照片,挺有意思的,我一会儿发给你。”

“噢……好,好,行,那我先走了——”艾森还是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游侠号不是在天上吗?OB的广告打到西安来了?传统文化主题?什么情况……



“主任!主任!”

刚走到信息安全部门口,艾森就见到小陈急匆匆地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一长串记录纸,上面画着起起伏伏的曲线。

“别跑啦,我在这儿呢,怎么了?”艾森一拍小陈的肩膀,这位年轻人才看到主任就在自己身后,忙不迭地转过来,把手中的纸卷交给艾森,说道:

“啊,主任好。那个,刚刚又发生一次地震,这回震级达到了2.9级。”

艾森听闻面色一沉,“这么快就又来了一次?还是临潼?”,他一边难以置信地问着,一边走到电脑前,登入了流动者站点内网。

果然,收容部几乎全员出动了,两次连续震动,这在SCP-2101收容措施制定后就从来没发生过,是项目自身出现了什么变化?但正如之前报告的,无论是俑坑还是皇陵地宫近期都没有人员进入;难道……

是外部的力量引动?

艾森突然想起刚刚老刘提到的照片,正好,右下角弹出了新邮件提醒。点开后,开头却是几句话:

刚刚Justin他们又拍了两张过来,应该不是OB干的,因为到现在也没见发传单的从里面出来。
哦还有这玩意在往下掉,虽然不像个实物,但落到地上估计也挺麻烦,我们大概是有活儿干了。

鼠标滚轮向后翻的一刻,艾森愣住了,他的目光就像是被黏在了屏幕上一样,过了许久,才干涩地张了张嘴。

这 他 娘 的 是 什 么 玩 意——

文字下方,是一张照片,碧蓝的天空,茫茫云海之上,若隐若现的,是一座红墙碧瓦的古代城池

为了我们的城市,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我宣布,作战开始!

就在这时,风云突变!

一道寒光从皇身侧激射而来,皇眼光一凝,将Justin闪电搬扔出,堪堪避了过去,却还是被削下一片衣角。他略带三分惊讶地转过头,望向白光袭来的方向。

而被扔出的Justin,没有摔在地面上,反而轻轻地落在了一双柔夷中。刚刚攻击皇的那道寒光,也画了一道弧线,飞回这双素手的主人身旁,静静悬浮;光芒散去,竟是三尺青锋。一声清冷的女声从Justin身后传出:

“谁敢动他!”

皇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这位不速之客,“有些本事,你是何人?”

“岿阳派太上长老,Justin夫人,柳紫旭!”







一千年以后

“女士们先生们,Ladies and gentleman,欢迎来到历史!”

一千年前,这里曾是一个全球性的超级组织在中国某城市的分部;但如今,它有了新的名字:西安基金会历史博物馆。

3号展厅的22迭代里,一群参加暑期社会实践的大学生,正跟随着装扮成舰队指挥官的讲解员参观。

“同学们,请排成两队,有序进入旁边的折叠空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游侠号”等比全息投影内部,这是在21世纪早期,奇术发展还处于统合奇术理论阶段时,基金会的前辈们筚路蓝缕,设计出的第一代奇术融合飞行器。虽然是初代型号,但其设计理念却比之后的两三代更为激进,其中固然有第一次制造经验不足及奇术理论发展水平局限的因素,但更多程度上,却是受当时负责“游侠号”奇术部分的主设计师,Justin总工个人风格影响;Justin先生的奇术成就及贡献,在基金会,乃至超自然世界历史上都是不可磨灭的一笔。纵然后世的一些评论家质疑他对用做移动基地的一艘飞船,设计方案不够稳健,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他略显疯狂的一些思路,使得游侠号在一千年前,西安市遭遇的一次重大危机上能够力挽狂澜,当然那次事件也直接造成了船体本身的彻底损毁,因而未能保存到今天;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从游侠号还存在的时间点上,通过分子扫描技术构建出的数字化模型;不过大家可以乘坐传送垫前往游侠号的次世代机型,波罗斯号,其幸运地避开了它前辈的厄运,为了更好地保存,我们将它从退役后的某个时间点转移到了这里……”

在这群略带闲散的学生中,有一位男孩,此时却双目迷离地扫视着周围的舰桥,满脸若有所思的恍惚神色。

“老贾,老贾,嘿嘿,愣啥呢?”旁边的同学在他眼前摆了摆手。“这古董型号有什么好看的,咱班上万年老末儿毕业设计做的也得比这强一丝,贾大神不得甩开几十条街去。走啦走啦!”

男孩身形高挑,身披一件淡棕色风衣,对同学的呼喊无动于衷,脑袋里突然像开了闸门似的涌出许多纷杂的念头。眼前这座古董飞船,自己应该是第一次见,但似乎又莫名的熟稔,他甚至有种感觉,现在给他一块设计平台,他就能立刻把各个模块在零件尺度上复现出来。

“不可能吧……”他最终还是晃了晃脑袋,自己虽然在飞船设计和奇术应用学都有不小的天分,但若是说把看过一眼的飞船,尽管只是收容时代的一艘试验型号,徒手重构,还是有些天方夜谭。“大概是错觉。”他想。

抬头一看,导览已经准备切换到下一个展厅了,他赶紧准备跟着调整自己的现实相位。不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招呼:

“小伙子,能帮个忙不?”

男孩一愣,回头只见身后的休息区,坐着一位头发略带些花白的老者。老人和蔼地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腰间的现实操纵器,“我的水杯刚刚不小心落在了特展厅,但这东西出了点毛病,我自己没法传送过去,你能帮我取过来吗?就在相同的位置上。”

“这……好吧。”他料想应该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即使待会儿队伍先走了,自己联系下同学也能赶过去。点点头,男孩身形消失在了三展厅。

于是,命运的齿轮又开……别嚷嚷,麦卡恩!跟你没关系。


他从一号特展厅切换点走出。跟三号厅不同,一号厅多了许多复古元素,有些风格甚至差不多能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头顶的光影揭示了个中原因:

道法万物复自然——岿阳派特展

此时,男孩背后,一位年轻的女导览员正对着玻璃柜里的铜器为游客解说,胸前的铭牌表明她是一名岿阳集团名下研究所的在读博士生。

“……在前收容时代及后收容时代早期,岿阳集团,以及无数高新技术个人与团体的前身,多以隐秘的方式进行自己的社会活动,这也是收容时代的几个显著特点之一;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件来自该时期,曾处于基金会管辖下的岿阳派文物。它建造于14世纪,被设计作为一种20世纪食品的制造器械;据传说,这件器物之所以会诞生,还与岿阳派昔年的某任掌门有些联系,但派内相关的记录却均语焉不详,所以真相为何至今仍是一个谜团。该法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由基金会收容,直到大重组时岿阳派重组为岿阳集团,它才在资产清算中被基金会重新移交。
“下面是自由游览时间,在左手边的典籍区有一些基础的古符箓勾画术,大家可以用提供的材料尝试制作;右手边的走廊陈列了岿阳派早期的一些发明,其中许多都反映了先人们的高超智慧;如某些高级闭关室,对红现实的应用比中华异学会还要早一百余年。”







哇哇哇,我最喜欢的桥段来了!
才过一千年你激动个毛!你这样会刺激到还在关禁闭的小红红的知道吗?
大Gloss,该你写诗了!上!
别闹,我正想呢!
快点快点,一会儿就来不及了。
完了,都怪你们一群人在这儿瞎催,灵感都催没了。不管啦,抄一首应景的吧……
切~

这时,展厅里的解说也接近了尾声。

“……收容时代已经宣告结束,迈入历史,但它象征了一个更加开放,自由,发达文明阶段的到来;同样有一天,我们的时代也将步入历史,但那时,一定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在前方召唤。故事永不完结,结束,也是开始。谢谢大家!”

“老先生,您的水杯找……”男孩转过头,刚准备物归原主,却发现休息区的老先生早已不见了身影。突然,它感到手中有些异样,低头一看,自己握着的水杯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束蓝玫瑰2

惊愕又带些迷惑地,男孩把花拿到眼前,又将视线挪回老先生之前坐的地方。他现在有些一头雾水,难道有人在跟自己开玩笑?还是谁的现实稳定器出了什么毛病?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还有女孩子在外面等着自己;等等,不如……?

男孩灵机一动,将花束背在背后,踮着脚,向门口踱去。

两分钟后,博物馆大门口,一对男女并肩缓缓走出,女孩面色微红,羞赧中带着一丝甜蜜,男孩则略有些局促,红着脖子不好意思地挠着头。两人时不时地互相打量,又像生怕被对方发现似的一瞥即散,不过嘴角都挂着止不住的微笑,小碎步着朝街对面的餐厅走去。一束蓝色的玫瑰花,似是随着主人的心情,在女孩手中轻轻摇曳。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花束里夹杂的一张纸条,悠悠飘飞出来,男孩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好奇地拿到眼前。

“哇是什么是什么我要看看~”女孩也兴高采烈地凑到跟前,注视着男孩把纸条缓缓打开,两人一字一字,齐声念道: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Pangloss

全文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