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建残余(游戏失败/请选择想要读取的存档点/默认/1420年/确定/进度载入中...)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Keter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CN-XXX的知名度、地理位置及占地面积,该项目无法被基金会完全收容;基金会已经实施了最低限度的安保措施将其尽可能地就地收容。

»详情[已更新]

自20██年CN-XXX迁移计划被完成以来,SCP-CN-XXX的异常特性基本消失。然而,考虑到小概率的地壳运动或其它偶然事件所导致的收容失效及其收容失效后异常现象暴露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该项目仍被分级为Euclid,且4个基金会地质学精英小组(每个小组不少于20人)必须分别在项目的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四个方位设置监测点。此外,在以SCP-CN-XXX为中心的方圆1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每隔一个月随机设置1-4个临时监测点,所有监测点都将被用于实时或临时监测地壳内的各种波长。一旦监测到地震波或其它会引起地面位移的现象,监测点人员必须第一时间上报基金会,并尽可能地采取措施对相应波长进行拦截或抵消。

与此同时,一颗编号为CN-XXX-迁移alpha的小型地表监测卫星将实时停留于SCP-CN-XXX正上方800公里高处,每隔七天传回一次SCP-CN-XXX及其周遭环境的卫星俯瞰图,以确保SCP-CN-XXX与其周遭环境的相对位置不发生变化。

对于SCP-CN-XXX本身,其安保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故宫博物院安保人员进行负责。不过,对于项目本身进行负责的安保人员中必须有20%或以上的基金会特工,这些特工的身份不应对其他安保人员公开,并且应当有处理基本异常的能力和心理素质。

考虑到SCP-CN-XXX内文物的研究价值,基金会于20██年██月██日起已禁止任何人员就SCP-CN-XXX的异常特性进行任何实验。

描述:
SCP-CN-XXX是建筑群紫禁城(或故宫)在清朝灭亡后由于其位于北京城中轴线而引起的一系列在每日18时至次日5时之间发生的异常现象的统称。

[下称每日18时至次日5时之间夜晚,称其余时刻白天。]

在白天,SCP-CN-XXX不会表现出任何异常特性,其将作为供平民参观的古建筑故宫而存在。

然而,一旦进入夜晚,SCP-CN-XXX的内部格局将发生转变,营造出一个异常空间。其将展现出中国封建王朝时期的各阶层生活图景,复数个旧物件、人形会以半实体的形态出现并尝试与进入SCP-CN-XXX的生命体互动,这些互动通常带有强烈的敌意。

现已将SCP-CN-XXX内一切异常物品编号为SCP-CN-XXX-2。

现已将SCP-CN-XXX内一切异常人形编号为SCP-CN-XXX-3。


“异学会的《易经》研究大师们已经了解到,SCP-CN-XXX的异常特性并不是由故宫本身所引起的。从他们留下的笔记来看,故宫所处的方位风水奇差。基金会已对网络或文献上对于故宫风水的描述进行了修改,并修改了民间流传的《易经》中的一些内容。”——█博士

异学会记载:

紫禁城,王气压轴,可得百气不朽、百事不乱;若无王气,必有煞气袭人,名“潜龙煞”。谨记之。

通过对比其他具体文献,SCP-CN-XXX的异常特性是特定建筑于特定位置在特定条件下形成的。北京中轴线是整个中国异常波长1的交汇处,紫禁城则成为这种异常波长的集中体现。600年2中,紫禁城中的异常波长由于“皇帝”这一概念3的镇压曾一度保持安定。

而清朝灭亡4,则恰好抹消了“皇帝”这一概念,打破了紫禁城五百余年的平衡,从而导致SCP-CN-XXX的出现。


从异学会的记录及基金会进行的实验中总结,已知的在SCP-CN-XXX中出现过的SCP-CN-XXX-2及SCP-CN-XXX-3登记如下:


SCP-CN-XXX-3在SCP-CN-XXX-1被选定之前一直都处于狂躁状态,其表现类似于被SCP-008所感染的人员,其速度、力量都远超常人,能够操纵相关的SCP-CN-XXX-2,并且会袭击视野内的生命体。当视野内不存在生命体时,它们会哀嚎并无目的地游荡。

经调查SCP-CN-XXX-3B与SCP-CN-1200档案记录中的超常事件EE-92/02/07无关。


“通过研究异学会的文献,文博士提议通过营造暂时性的‘皇帝’的概念来抑制SCP-CN-XXX-2与SCP-CN-XXX-3的异常特性。这个假设被证明是可行的。只是‘抑制’这个词用的并不正确。”——█博士

基金会发现,在进入SCP-CN-XXX的人员中,只要有一个对象被推举为暂时的“皇帝”[下称SCP-CN-XXX-1]。则SCP-CN-XXX-2与SCP-CN-XXX-3的异常形式会发生转变,详见SCP-CN-XXX-1选定过程。

SCP-CN-XXX-1选定过程:

  1. 必须有4名或以上人员先后进入SCP-CN-XXX并停留于太和殿。
  2. 1名人员单独坐上SCP-CN-XXX-2A,并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保持不动。
  3. 其余人员在下方平台处每人至少叩拜1次。
  4. 此时叩拜者可以停止叩首。但无法自行站立,直至坐上SCP-CN-XXX-2A的人员用中文普通话说出“平身。”[经实验,说出此语是强迫性的,不受坐上SCP-CN-XXX-2A的人员的意愿控制,且无论对象先前是否能流利地说中文普通话,包括声带受损者和聋哑人,都会清晰地发出这两个音。]
  5. 此时坐上SCP-CN-XXX-2A的人员可以自由活动(后将其编号为SCP-CN-XXX-1)。
  6. 10秒后,叩拜者亦可以自由活动。

PS.
该过程不会被SCP-CN-XXX-2或SCP-CN-XXX-3打断。
该过程结束后,SCP-CN-XXX-1将不自觉地以“朕”自称,与此同时,队伍的其他人员也会用“陛下”“吾皇”来称呼SCP-CN-XXX-1。多次实验表明,这个现象也是强制性的,但目标个体不会意识到这种转变。


SCP-CN-XXX-1被选定后,SCP-CN-XXX-2与SCP-CN-XXX-3的明显敌意会消失,但未丧失其异常特性。
SCP-CN-XXX-2能够被SCP-CN-XXX-1个体操纵。SCP-CN-XXX-3会获得语言能力和简单的思考能力5,并无条件听命于SCP-CN-XXX-1。

起初队伍内人员除了称呼以外不会展现其它异常,然而,当队伍在SCP-CN-XXX内部探索了约3小时后,SCP-CN-XXX的其它异常特性将显现。SCP-CN-XXX-1将变得高傲、残暴、不听指挥,说话方式逐渐变得古典,并且开始在之后的1-2个小时内开始操纵SCP-CN-XXX-2和SCP-CN-XXX-3攻击队伍中的其他人员,这些攻击更具目的性,也更容易成功。
当队伍中的其他人员全部死亡后,SCP-CN-XXX-1会变得狂躁,开始嘶吼,并开始扯下其身上所有14206年之后生产的物品。这个过程通常会损坏基金会安放在对象身上的摄像头和录音设备,因此对后期所发生的事件的记录均来自█博士的推测:

  • SCP-CN-XXX-1将被某种未知手段传送回太和殿的SCP-CN-XXX-2A之上。
  • 笼罩在SCP-CN-XXX上的异常空间将以1.5 m/s的速度呈放射状向四周扩张。
  • SCP-CN-XXX-2会失去一切异常特性,SCP-CN-XXX-3会消失,
  • 在不断扩张的异常空间内,一切1420年后建造的建筑将消失,一切本存在于1420年但是在之后被拆除的建筑将重现。
  • 停留在异常空间中的人类均会逐渐开始相信,自己生活在明朝,大量的记忆片段将被替换[该过程完全结束需要20分钟]。
  • 衣物等物件将通过现实扭曲的方式逐渐转换为明朝时期应有的样子。
  • 击杀SCP-CN-XXX-1可以停止该过程。

[详见事故CN-XXX-9099]

如果SCP-CN-XXX-1在队伍人员全部死亡之前脱出SCP-CN-XXX,那么上述异常现象将不会发生。然而SCP-CN-XXX-1将持续认为自己是“皇帝”,其他人员将持续认为自己是“臣民”,他们都难以再次融入现代社会。有效的思想政治课程或记忆删除可以清除这种症状。


“很显然一个临时的假皇帝并不能使它满足,SCP-CN-XXX-1会导致整个中国倒退回封建时期,且按照文博士的推论,这种扩散不会扩张到全世界。然而,我们甚至不知道中国是不是已经经历过这样的倒退了。总之,SCP-CN-XXX不仅仅是一个闹鬼的故宫。”——Lether博士

“请求摧毁SCP-CN-XXX。”——研究员█

“否决,我们没有办法甚至只是尝试去破坏故宫。”——█博士

“请求将新中国改建为君主立宪制国家以适宜SCP-CN-XXX的特性。”——研究员█

“否决,基金会不是政治组织。”——█博士

“——这研究员谁提拔上来的?基本常识呢?”——Leather博士

该研究员在接受了2星期的强制性思想政治课程后被调离。

附录1:


附录2:
已知的未经过基金会允许擅自成为SCP-CN-XXX-1的人员

  1. 张勋:19██年,在3小时09分时脱出,已死亡。
  2. 袁世凯:19██年,在3小时05分时脱出,已死亡。
  3. ███:19██年,在4小时32分时脱出,不明已死亡。

完整表格及详细内容仅O5议会授权人员可阅


附录3:


警告:以下是基金会机密文件,
A级以下非授权人员禁止访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