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龙肆意摆尾扫来扫去双倍克制效果拔群俱乐部

>run fmc.exe –t
基金会邮件终端(文本模式)
>chkbox
你有1封新邮件。你有5739封旧邮件。
>readmsg new
读取所有新邮件…
找到1封新邮件。

自:The Administrator (1.1.861.291|artni_3ujk2bv6j3b5.nimda#1.1.861.291|artni_3ujk2bv6j3b5.nimda)
到:O5主备用地址(1.1.861.291|artni_3ujk2bv6j3b5.5o#1.1.861.291|artni_3ujk2bv6j3b5.5o)
抄送:高级主管主备用地址 (1.1.861.291|artni_3ujk2bv6j3b5.ss#1.1.861.291|artni_3ujk2bv6j3b5.ss)
日期:[空]
主题:一颗高贵的心现在碎裂了1
正文:
作为基金会的管理者的这些年来,我感到工作渐渐不那样费力了。
一开始我的责任巨大,但有了我所建立的O5议会制度,我的工作在功能上就简化为高层投票时的一种非强制性否决权。
在基金会的历史上,我没有使用过我的否决权。这充分说明了当选人员的能力。
当我走向衰老,我也彻底失去了撑起整个基金会的力量。
我的位置对于这个组织不再有任何意义,或者说,不再有任何联系。
综上所述,从即刻起,我将离开我的职位,也不会再有任何继任者代替我的位置。
这对于你们的日常工作而言几乎毫无影响,而且我希望你们能继续正常工作。
同事们,朋友们,我将世界的命运托付到你们手上。
感谢你们的努力。
The Administrator

你已有十分钟未访问此终端。你是否需要援助?
>注销
黑月是否嚎叫?
>注销 主控指令*1-0001
晚安,亲爱的王子;愿成群的天使们用歌唱抚慰你安息。2


杰里米是一只单纯的柯基。自打从前主人——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陛下手中光荣地解放后,Jeremy的工作就变成了查收信件。他的兄弟们,杰里米、杰里米、杰里米和杰里米,基本都有更激动人心的工作,例如补充冰淇淋和设计轨道太空站。但他不在乎。不管怎样,杰里米喜欢查收信件。

像往常一样,杰里米为他仁慈的主人,伊莎贝尔•海尔格•阿纳斯塔西娅•帕瓦蒂•Wondertainment五世博士取来邮件。伊莎贝尔要让她的清晨能有惊人的创作力;她一边吹口哨一边张开双臂在原地转四个小时。杰里米把满嘴的信放到她面前并对她自信地吠叫一声。

最最亲爱的伊莎贝拉;
见信愉快。
你知道,我和你妈妈一直致力于我们的私人项目。
你在首席玩具设计师的位置上做的非常好。销售额在全面提升。
不幸的是,我发现自己要先特别处理目前的事,那就是我的死亡。
不要为此悲伤!我只是感觉有点无聊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话虽如此,我不再拥有核心创意总监和大老板的名头了,重复一遍,我已经死了。
所以,我要将你提到核心创意总监和—大老板—老板娘的位置上!恭喜!
我相信你不会辜负这个职位,因为只有我的女儿才做得到。

我一直为你感到骄傲。

雷金纳德•希尔伯特•莱昂内尔•阿奇博尔德•维斯丁豪斯•Wondertainment三世博士(MD、PhD、DD、先生)

(P.S.你妈妈向你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杰里米期待地望着他的主人,期望她能顺便拍拍他的头,说一句“干得好”。伊莎贝拉坐在地板上读着这封信,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凝重,疑惑不解,然后是难以言喻的悲伤,泪水滴落在她的脸颊上;最后,她感到激动和振奋。她向杰里米伸出手,把他翻转过来,揉搓他的肚皮——他幸福得直打滚。她高兴地大笑着,泪水却还在沿着脸庞流淌。她向走廊喊道:

“杰里米和杰里米!我需要一些庆祝冰淇淋,现在!”

伊莎贝拉看向墙上那面她父亲满脸胡须的巨大肖像,拭去脸上的泪水。

“再见,爸爸。”


Alexylva大学形意舞系主任Lars Celarent在用毕奶酪尝起来像芹菜的美味早餐后回到了办公室。走到门口,他注意到门缝下面有一封小小的信露出一半。Lars弯下腰把它捡起来;鲜红的蜡封摸起来还是暖的。他用手指把它撕开,抽出信纸拿在手里。商务草书扭曲到几乎无法辨识的程度,但Lars能理解这些字背后的含义。

致我的同僚;

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将以Alexylva大学校长的身份递出辞呈,今早就将生效。
正如大家所知,最近作为校长,我的缺席次数越来越多。
由于昨晚我的突然身亡,我只剩下两种选择:辞职,或无限期缺席。
鉴于我已不再有时间投入这项工作,辞职是更负责任的选择。
根据大学的规定,今天下午我的继任者将以投票的形式选出。
在那之前请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事先谋杀你的同事,虽然不违反规则,却违背了选举的精神。
另外,抹去他们的存在是应当受鄙视的,虽然实际上没那么严重。

感谢你在过去的几年里支持我作为校长为你们服务。
祝你仕途顺利。

向你致谢
Westinghouse校长

Lars取来他的礼服,防弹背心和狙击枪。必须要选出一个新的校长,走运的话,那就是他。


James Seudon走进这间小教堂。他开了五个小时的车,在曲折的山路上行驶,落叶覆盖的道路太过陡峭,他的车掉下另一边的悬崖。这就是他在这儿,而不是在几英里之外的原因。有些古怪,因为他本以为会见到当地的神父。James看着坚实的硬木门。锁又沉又结实;James拔出一把撞匙枪几秒钟就把它打开了。教堂显然被长期废置,腐烂的木质长椅上落满了灰尘。James走在石头地板上,脚步声在四周回荡,让这里显得更为空旷。他走到看台前面,然后注意到座位上有一封用厚厚的红色缎带系着的,干净的白色信封。James解开蝴蝶结,打开信封,开始读里面的信。

Seudon先生:

能找到这里来做得不错。我为选了一个如此偏僻的地点向你道歉,但这是将你隔离的必要手段。
我选择你作为我在宗教遗物领域研究的继任者。
恭喜!
如果你不想要这份工作,可以把这个地方向你的上级汇报。我猜他们会好好奖励你,然后毁掉这十年来我所有的笔记和研究。
但当然了,那样你将再也没法看到我的收藏,而且我想你我都清楚你不会那样做。
James,你是少数向了解的人提出该问的问题的人之一。
不幸的是,那些不该了解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你要转入地下,而且相信我,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了。
如果你想继续,进入告解室并大声宣告“我是无罪的”。
你会在那里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你的主
Lionel Philbert神父

James好奇地读着这页纸。他抬头,注意到一旁小小的告解室。他走向告解室,拉开门。然后他拿出各种工具,从房间的侧面、地面上、石头缝的灰尘中刮取样品,并热切地研究它们。最后,他走进去,满意地挤坐在这狭小的房间里。他重读了一遍信,放下心来,对着告解室无人的另一端喊出了那句话。

“我是无罪的!”


Eric Burke走进了办公室。由于上一任全球超自然联盟代理局长突然失踪,所以急需选出一位临时候补。平日与这位前辈相近的后辈都对这临时职位不感冒,宁愿管理自己的那些部门,使得他连升两级。Burke抓住了这个机会,提交申请,仅仅过了一天他就得到了这个职位。他感到很不寻常,但鉴于GOC的一贯作风,这还在他见怪不怪的范围之内。他被一名秘书带到(临时的)办公室,后者很快离去为他拿一杯咖啡。Burke注意到桌上有一张对折的纸。他将它打开,读了起来。

致我的继任者:

你可能认为你是被选为临时替补。
但是,你可以在这张桌子最上面的抽屉里找到我的辞职报告。
让我来第一个向你祝贺:你可以认为自己是新任代理局长了。
其他人已经向你介绍了这个角色的任务;基础的管理工作等等。
我相信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你也已经知道你该做什么。
然而,有一件事他们并不知晓。
不要告诉任何人接下来我对你说的事。

你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你的顶头上司,al Fine女士。别问细节,你不应该想。
你可能每周会收到al Fine女士的信件。别问细节,你不该打开。
收到后马上烧掉。不要打开。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在做这件事。
如果任何人问起,你的所有行动都是听从她的指示。
别想找出al Fine女士。
我相信你作为这个组织的一员已经够久,足够你理解有些命令不该质疑。
这就是那样的命令。
请尽可能快速地、彻底地、永久地处理这封信。

祝你在新的职位上好运。

Reginald Ulysses Law中士
联合国全球超自然联盟代理局长

秘书端着一大杯深棕色的咖啡走进房间,放在Burke(不再是临时)的桌子上,然后离开。她离开的瞬间,Burke把信撕成碎片,扔到咖啡里,用手指搅拌了两下,三口将这滚烫的液体灌下肚子。没什么方法能彻底处理,他想,除非通过消化系统。


Bijou Dashwood听到一封信滑进门上的投递口。她本以为外面的雪会让信件推迟;随后她意识到,这封信是昨天到的。Bijou困惑地从厨房走到门前,撕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封折叠的信和一个小金属针。她读着信,表情逐渐变得僵硬,然后把它揉成一团。她回到卧室,把信扔进噼啪作响的壁炉里。她懒洋洋地坐在大扶手椅上,火焰温暖着她的脚,信纸的边缘发亮,变黑,然后化为灰烬。

我要预先向这封信的收件人致歉。
这封信是由一个自动化系统送出的。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欢迎来到混沌分裂者。你现在是老大了。
你大概会想,我他妈是怎么得到这么个工作的?我可没申请过。
你一定几乎和我一样厌恶分裂者。
这就是我成为老大的原因。为了控制他们。
这些年来我一直自上而下地破坏他们。他们从未注意到。
这世上有一种人极其彻底的自私。
他们之中有些人能对整个社会造成严重危害。
分裂者就是一群最具潜力的渣宰的集合。
你可能曾直接受到分裂者行动的影响。
你可能自己做过研究来对抗他们。
你一定想要抹除他们的存在。
但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将分裂者破坏。
对抗分裂者的关键是让他们保持统一和可控。
进一步的派系分裂可能会导致一场撕裂整个世界的战争。
分裂者需要一个以最隐秘的方式继续阻挠他们的领导。

我的系统选择了你。

如果你接受,请把里面的针插入左眼。
那之后你会了解更多。
它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

很抱歉将你推到这个位置,希望你能应付自如。
Archibald Mirum

Bijou盯着右手里的针。听起来像是无稽之谈,但她能感受到内心在呼唤着她。她用左手分开左眼皮,把针拿到眼球表面,然后推进瞳孔深处。

Bijou咬紧牙齿。并非无痛,但这值得。


玛娜慈善基金会收到一笔500万美元的匿名捐款。

Marshall,Carter 和Dark发现有500万美元从他们的金库中消失。


于远处的混乱中脱身时,The Janitor注意到它的口袋里嗡嗡响。

发信人:Critic专线(662-639-4663)
短信内容:硬盘16
文件 - infohazard_images_492.7z
密码 - 3jkb25bv6266kla3j2b6kindejbkreb6k26j4bv2346jg23
说明在那里。你会知道该怎么做。
我爱你。谢谢,永别了。

The Janitor第二天早晨才看到这条消息。


Ruiz Duchamp醒来,盯着一个非常有趣的装置艺术瞧。这件作品由数百部手机组成,喇叭接着话筒,像长蛇一样连成一串。

“唉。”

Ruiz入睡时还是不太确信。The Critic死后,他感觉有什么分离了。他觉得他的奖品缩了水。Ruiz无力地朝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试图唤起他大脑皮层的一些条理性。没有奏效。

Ruiz走过接待处,从大门出来,沿着街边数三道门,走进他最喜欢的咖啡店,点了一杯双倍浓缩咖啡,借着它吞下了每日的咖啡因片、复合维生素和抗抑郁药。

然后,Ruiz终于醒了过来。

然后,他想起他的展览厅中央还坐着一具尸体。

“操!Carol,拿着这个!”

Ruiz把咖啡塞进迷惑的咖啡师手里,冲回“哇”,看了一眼那具曾是Nobody的尸体。至少这是一枪爆头;无视他额头中央的圆孔,和他脸上干涸的血痕;因突然冲击而碎裂的牙齿;身上开始有腐烂的气味;西服破烂不堪;他标志性的灰色软呢帽(也被打穿)掉在座椅一旁,椅子上的弹痕旁边都是血迹——你几乎可以认为他还活着。

Ruiz扔出一条毯子把他盖住,回到咖啡店。

最初的最初是死亡
最初之后是变成往事
最初的最后,是那
吟游诗人也不再吟诵

« 是的 | 中心 | Detained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