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mqap

一如往常,敲門聲響起

他舉起手中的酒杯,「夥計,敬勝利。」

進來的是老陳,他們倆一起打拼數十個年頭,每天的這個時間他會走進來,丟下一疊厚的嚇死人的檔案夾,然後兩個人一起吃午餐。老人的腳步滑過辦公室破舊而顏色黯淡的地毯。「老李,輪到我走人啦。」

「不到一個月,基金會的速度還是這麼的快。」「可不是嗎?比我們年輕時快多了。」

老李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我們都老了阿。「當初改進這東西挺費工的。」

「三年零六個月,該死的費勁兒,小趙那次出錯搞得熬夜又加班—」

「你家老三兩個月大就被嫂子帶回娘家」老李接過話頭。

「可不是嗎,累的我跑去跪著求她,整整一天啊」老陳說。

「一個年度最佳員工,值。」「哎,值。」老陳慢條斯理的打開便當盒。

「我瞧瞧菜色。」老李把頭伸過去。

老陳如數家珍「今天最後一天啦,你看我這紅燒肉、紅燒獅子頭、紅燒—」

「行,高油高脂高鹽,虧你—」






電話響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老李拿起話筒。

「你好。」老李說。

話筒中傳來聲音。「我是O5-9。」

一瞬間,兩個人屏住氣息,似乎又回到以前的時光:一通神秘的電話、O5永遠淡漠的聲音、某個Keter項目突破了收容……

「哎,是我。人員安置工作只剩下人事部的人了,老大。」

「太好了—」

「老闆,我們贏啦,我會盡快完成任務。」

話筒中的聲音說「有一個給你們的任務。」

老李抬起頭,看向同伴的雙眼,老友的眼神換發起活力,那是興奮的神色,像是年輕時發現獵物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臉上的表情也一樣。

「異常回來了?」

「不是,我們確實勝利了。」對方回答。

「那麼——」

「你們的經費還沒處理完成,帶上站點所有人員,搭最近一班飛機。」


至少是個任務,老李想到,

此時他們坐在通往目的地的車上,「結果不是最後一頓,我這老頭子慘啦。」老陳苦著臉拍拍他的肚子。

當他們下車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