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维乔克的终结
评分: 0+x

他最后的那段视频通话在剔除机密信息后马上在Area-CN-07广场中央广播。每一层楼、每一个单位的每一个职员都在静静地站立、注目。Adamn站长办公桌上那四个拳头状排列的小凹坑在这一百多年后还清晰可见,而崩溃的Novichok做出了一些极其冲动的行为。但至少她现在表现出的绝望不过是另一个简单的反馈罢了,她早体会过了。

“别再……这样了,视频里他已经交代好了。他决定让你继续作为Novichok活下去,就是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他还给了你一个活下去的新的理由:帮助我们的文明更好地发展,战胜异常。”Adamn在冒着橡胶焦味的计算机阵列中看着她的泪眼,“去做吧,这是他的遗愿,也是对你的期望。一个人也要活下去。”



“Hi~我是诺维乔克.aic,你可以直接叫我Nova。在今后的研究里我将担任你的助手,帮你更快地完成实验记录的策划、文书工作的整理与归档等,任何在SCiPNET的3级或以下权限工作都可以让我来完成!”

三年半里,她渐渐地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人工编写的AIC工作量大、兼容性低,而大数据AIC无法主动就每一事件编写分析方程且资源占用极大,于是诺维乔克.aic在各个方面都被证明是效率最高的。她在这三年来被各站点所推广,一名带着丈夫遗愿作为活下去的动力的研究员可比大数据汇总产生的自我矛盾人格要安全多了。

研究员们发现Novichok可以讨论任何问题,从实验设计到生活吐槽。你可以让她帮你撰写发言稿、核查论文逻辑缺口,甚至在合理的情景下帮你向上级求情。她不像之前的那几个AIC一样毫无生气,比起一名“语音助手”她更像是一位伙伴。毕竟她曾经是一名有灵魂的研究助理,不是吗?

“我有点想他了。”

“我也是。”Novichok在他耳机中叹息。

她的新身体攥着丈夫留给她的信物,也许继续待在世上没那么难。



裁员了。

Justin、Maki、Raincoat、Gordimo……基金会的研究工作和内务管理被发现不需要那么多的人力。Novichok能做到那些,只需要消耗区区【还没写】。除去自身规模的扩大,基金会的工作效率在过去了十年里提高了将近430%,收容失效带来的损失也降低了高达68%,多亏了那个外太空遗址的技术,Novichok还发表了一套全新的异常检核准则……那些建议确实有效。基金会对Area-CN-07信息数据部的支持力度直线上升,信息部的规模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从一个太空舰舱扩张到了两栋楼大。高层也开始招募更多特遣队员——此刻他们只需要着手去实施那些计算结果就行了。那些高级人员收拾桌面时的表情难以捉摸,不是抱怨、不是自责、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比悲哀更深层的……放弃。

郊区内的一片地皮上伫立着一块整洁的方尖碑。Ecun,四个字母,没有任何其他文字或者图案,很像他的风格。她每个月都会带着向日葵来,有时会依偎在碑上,几个小时不动。



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硬件结附到王氏计算机阵列上,从基本的硬盘到天文望远镜。她的头脑变得无比清晰,她能看到她处理的千千万万最小的细节,海量的思绪涌动让她感觉每一秒似有几日之久。她觉得她准备好面对大众了。

智城计划Smart City Project中国科学出版社Science China Press发表的文章引发了巨大轰动,生活人工智能“小诺”的出场便变得顺理成章。多家顶级大型企业出天价尝试收购智城计划,甚至letters的某些部门也购入了诺维乔克.aic的使用名额来加快设计速度——他们不知道她是基金会的产品,这为基金会的情报工作提供了不少帮助。

大到财务合作,小到家常聊天,每一个角落都踵集着Novichok的身影。推特、支付宝等终端平台被立刻淘汰,Novichok可以为每一个人量身定做任何功能,只要服务器允许。她将全世界连结在一了起,她是新时代伟大的里程碑,但她也有自己的心结。

十多年过去,一切都在行云流水、井然有序地进行,但是人总是会消失的。Leo Overheat死在了异常的手中;Rear被自己负责的项目搞疯;小林、贾赭月、Oxytocin、Nakago在一次异常事故中被彻底重构,连尸体都没剩下;Adamn在辞职后被敌对组织绑架,咬破齿内的氰化物自尽。她躲在黑暗而寒冷的机房中发泄,一次又一次地谴责自己的失职。她痛斥自己不应该存在,片刻冷静后再次下定决心与异常抗争到底。

“永生比你们想象的绝望得多。”她在一次采访中提到。

她这次去陵园不只带了向日葵。Oxytocin在内的不少同事也要求葬在了他身旁。Novichok没有注意到,陵园对面盖起的那座教堂的五彩玻璃上,正是一朵绽放的向日葵。


Oxytocin从一处伸缩门口凭借推进设备紧贴地面高速滑出,借着冲力贴在了柱后,对撞击力的应对不熟练导致内脏有些隐隐作痛。她聆听着凌乱枪声间隔中沉重的装备碰撞声,判断靠近的敌军位置,可她忽略了防爆盾牌无意间撞击瓷砖的咣当声。她抛出一枚闪光弹,随即是一枚破片手雷。随着弹片嵌入墙体她马上从柱后闪出锁定了背向她的一名特遣队成员:存活者比想象的要多。Oxytocin柔美的身姿刚毅地将纳米钢线甩向第一个目标……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分钟或是十几秒钟,当她从迷妄中恢复过来时那些全副武装的特工已经躺在湿润的血泊中了。空气中弥漫的铁锈味让她兴奋,她知道刚才她又发病了。她的腹部突然一震,一颗步枪子弹从小腹射出,随即是腰椎边的一阵剧痛。

“操!!!”一声咆哮传进了无线电。

Oxytocin试图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转身射击,却开始向左侧倒下去。一发镇定剂击中了她的肩胛骨,她在最后的余光中瞥见Dr. Marvis奔来时惊惧的表情,还有……他身旁墙体上雨点般激荡的弹痕……

教堂 拆毁 a07 O5拒绝 Ecun,我做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