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可樂的點子墓場

這邊放些已經沒能再寫下去的點子 權當記錄
有緣人看了想檢走就隨意不排除某天我會自己掘墓就是

看圖說話比賽點子預定

但是比賽比想像中早結束就

ハハ……

「我恨你。」弟弟說道。

「我知道。」兄長回答。

兩人默不作聲。緩緩步行。

「你在看什麼?」弟弟問道。

「前方。」兄長回答。

滲有些微薰衣草香汽的水汽輕輕飄過,兩人呼吸著這樣濕潤的空氣,隱約感到一陣複雜微妙的迷幻感。

「你記得我為什麼恨你嗎?」弟弟問道。

「我記得。」兄長回答。

红日徐徐落下,地平線的紅光影照出紫羅蘭色的黃昏。

「但是我不記得。」弟弟說道。

「我知道。」兄長回答。

遠方的是鋼鐵和混凝土的樹林,代表了力量和智慧的造物,甚至比示拿之地那通天的塔還要高、還要強悍。

「為什麼你所在之處,了無生氣?」弟弟問道。

「因為這是我的罪,地再不給我效力,而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兄長回答。

「那為什麼前方的城,了無生氣?」弟弟又問道。

「……」兄長無語。

兄長知道,遠方的城市確實有人。可是他也知道,那裡沒有生機。

「難道他們也受了罪?」弟弟問道。

「是阿,那是他們的罪。」兄長說道。

人類文明已過於發達,他們要掌控自己的地,不再尋求其他生靈的幫助。主造萬物,使飛鳥、走獸、植物各司其位,生態圈才得已生生不息。人類是主的寵兒,本應受到萬物的寵愛;人類卻要掌控自己的地,驅趕萬物,立地為王,放棄了地的效力。是阿,那是他們的罪。

兄長又吸了一口氣。自從被流放起,他走過的土地上,樹木會腐朽,花卉會死去,他很久沒有再嗅過花的香氣了。這混合在濕潤空氣中的淡淡薰衣草味從何而來?

「你在去那裡?」弟弟問道。

「前方。」兄長說道。

「那裡有什麼?」弟弟問道。

「有人。」兄長說道。

「為什麼我會跟你一起去?」弟弟問道。

「我還沒想到。」兄長說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