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war-1

当柏林的炮火声彻底止歇,在这场世界大战幸存>的人们开始为得之不易的和平欢呼,但他们从满目疮痍的废墟上重新站起时却悲哀的发现,他们除了胜利以外已经一无所有了。真正的和平并没有降临在任何一个国家,反而冷战的阴霾迅速笼罩着世界每一个角落。

>早在柏林余烬尚热时,战时同盟早已经自我解体,美国和苏联强势崛起,核武器的出现更是打破了势力的平衡,使这颗蓝色的星球在半个世纪内险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铁幕演说,军备竞赛,越南战争,太空计划,柏林围墙,导弹危机,双方为了自己所声称的和平力求在所有领域超越或击垮对方,现在他们终于是把主意打到了超自然事物上。

“现在我十分严厉地警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如果苏联仍继续在古巴布储战略级核导弹或任何的超自然武器以至于威胁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土安全的行动,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发动一场战争以应对来自东方的威胁,保卫每一个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的人身安全,这也是我们的最后通牒。”

“柏林围墙的建立并不只是为了防止反动势力的流入,更多的是让超自然事物能得到安全的保护,不让异常项目落入部分邪教团体的手中使他们拥有为非作歹的资本。我们应当把超自然事物用在合适的地方发挥他们应有的作用为国家和人民谋福祉。”

《序言:最冷之战》


1971年,西德。

云雾弥漫,汉堡港轮船码头,一艘老旧的轮船疲惫地拉了一声汽笛,船颤颤巍巍地靠了岸 。

在熙熙攘攘喧嚣嘈杂的各国旅客中,走下一位少年。在这个时代,能吃饱的人不多,只是他身材纤秀,脸上泛着红晕,举止优雅,处处透露着一种贵族的气息。

少年没太期盼有人会过来接船,只是提着简单的行李避开人群,离开了码头。很显然,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的路显得很陌生,不过他不会说德语,只能尴尬地用英语向当地人问路。如果在过去,日耳曼民族那种刻在骨子里的高傲,是不屑于和英语区的人打交道的,但现在他们生活艰苦,为了一点点小费,还是放下姿态,用着生硬的英语向他指明了方向,这种时候谁都不好过,他谦虚地鞠躬道谢,掏出100马克,继续赶路。

雨下得有点大,他拍了拍身上的雨水,连续赶了两天的路,顿时感觉饥肠辘辘,只好在一家小店里稍作歇息。

这是一家简朴的德国传统小餐厅,窗明几净,也没别的客人,他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本来想来杯啤酒和香肠暖一下身子的,可老板遗憾地告诉他,店里没有供应这些食物。也是,在这个时代连自己都吃不饱,哪还有多余的钱招待客人呢?

过了一会儿,老板端来了两碗热腾腾的白粥和两个鸡蛋,看起来,这已经是店里所有的食物了。不过,老板似乎没指望今天能招待到别的客人了,在你前面坐下和你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

“容我冒昧地问一下,可以和你短暂的交流一下吗?这里是卡尔。”

“我叫Lying,很高兴认识阁下。”这位名叫Lying的少年彬彬有礼地回答道。

“如果不介意我多管闲事的话,我能知道你这是要去哪吗?”

“去科恩。”显然Lying不是很擅长应付这类人,但也不至于对这个老板产生反感,毕竟在异国他乡总算能有个人说着你能理解的语言并对你表达关心还是挺高兴的。

老板想了想说道:“科恩啊,那边可是苏占区呢,跨过那道高不可攀的围墙可不容易 。”

Lying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眉头。

老板上下打量了你一番,说道:“孩子,你的家人是不是被他们带到了墙的另一边,你是来找他们的吧?”见Lying脸上出现迟疑了迟疑的表情,老板继续说道:“你一定要小心啊,那边的情况一直都很不明朗,一定要和这边保持联系,不然人什么时候没了都不知道。”

Lying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感谢老板对自己的关心。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叫辆车吧,这么远的路你可是吃不消的。”老板有些怜惜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