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传说

故事围绕一条异常的湖以及平行世界中湖底的实体展开。

有关湖的部分:简而言之,湖里的液体有能力将光线(电磁波)折射到其他平行世界。这使得平行世界发送的广播能够传到我们的世界,使得基准世界的基金会有机会了解到平行世界发生的故事。也正是如此,这些液体呈现出一种闪闪发光的、不透明的灰色。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的收容重心在于对SCP-CN-XXX附近区域广播信号的监控和记录,以及与信号发送者的通信和交流。为追踪所有从SCP-CN-XXX中传出的信号,监测站XXX已环绕SCP-CN-XXX建立。项目周边1km已设立起一道带电网与光栅的隔离带,对外宣称为自然环境保护区。所有误闯入的平民需要接受A级记忆删除。

目前有30份(共220.8毫升)SCP-CN-XXX-1的样本被储藏在Site-CN-91的低威胁物品储藏间,与之相关的所有研究均在Site-CN-91进行。为防止可能的后果,对SCP-CN-XXX-1的进一步取样已被无限期暂停。

一旦收容突破发生,SCP-CN-XXX与监测站XXX所在区域需要立刻被隔离,并禁止任何人员出入。与此同时,应当启封基金会数据库内的协议XXX-WR3501-BlackKing并无条件按照其中的步骤执行。届时将由O5议会商讨并颁布更详细的应对措施。

描述:SCP-CN-XXX为一处位于██████省,████████森林中的湖泊,东经██.█,北纬██.█。它的面积为0.71平方千米,深度未知且无法测定,并且完全被SCP-CN-XXX-1所填满。SCP-CN-XXX附近的约500米内可以侦测到形式各异的广播信号,详见观测记录。

SCP-CN-XXX-1为充斥着湖泊中的液体,一般呈现出一种闪闪发光的深灰色。它的密度为1.2kg/L,而折射率未知。SCP-CN-XXX-1完全不透明,照入该液体中的光线,无论多强,均无法从另一端透射出来。湖中的SCP-CN-XXX-1自身亦发出与环境亮度相匹配的光芒,因此呈现出深灰色的外观;但当任何液体样本被带离SCP-CN-XXX后,它自身亮度与周围的相对亮度则会有较大差异。进一步分析显示SCP-CN-XXX-1所释放的光芒并非荧光,而更加接近自然状态下的环境光线。

目前的理论认为进入SCP-CN-XXX-1内的光线和其他射线会在更高维度上发生折射,并传播至其他的多个平行宇宙;SCP-CN-XXX-1所“发出”的光也实为来自多个平行宇宙的混合光线。这一理论得到了充足的事实依据支持:始终可以检测到SCP-CN-XXX附近传出形式各异的广播信号,而SCP-CN-XXX-1被取出并放置于容器内之后,也会成为十分微弱的信号源。所有形式的广播信号都会在约500外开始大幅衰减,尽管没有遇到障碍物;目前认为这也是SCP-CN-XXX-1的性质之一。

在我初步的构想中,劫后余生的CN/XXX/AU33192平行宇宙在湖边建立了广播站,利用SCP-CN-XXX的性质向其他宇宙广播,告诫他们千万不要释放湖底的黑王。当然,在你的版本中,基准世界并不一定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到平行宇宙的故事;甚至,你可以直接以平行宇宙中的视角开始叙述。但还请不要删除广播站的设定。
总之,由于某些原因(可能是对于湖水的过度开采,或者某个无关的原因,或者任何你觉得合理的原因),平行宇宙唤醒了一个名为黑王的强大存在。这个黑王是一种概念污染,存在于所有受影响者的共同意识中。当然,你可以视情况修改黑王的设定,毕竟它只是服务于文章主旨的载体。

注:以下描述内容来自于编号CN/XXX/AU33192平行宇宙的基金会提供的文件。在得到进一步的可靠证据证实或证伪以下内容之前,该份文件具有效力。我希望我们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它是真是假。——██████博士

SCP-CN-XXX-Alpha为一个存在于概念中的实体。一名人类在充分接触这一概念后将受到污染和影响,SCP-CN-XXX-Alpha1会逐渐在它的意识中具象化,并始终在受影响者的思考与认知中占据一席之地。例如:受影响者报告称“黑王”始终在某处观察它;或者在思考或谈话时无意地提及“黑王”。作为这种污染的结果,多数受影响者会对“黑王”产生出崇拜和敬畏的情感。精神抵抗能力评分>2.2的人员可以抵抗这一种崇敬感,但不能将“黑王”从自身的意志中驱逐。

SCP-CN-XXX-Alpha可以在受影响者的意志中自由移动。已知它一般会保持2.32m/s的匀速直线运动,在追逐受害者时会出现0~2m/s^2的加速度。它无法直接通过物理障碍,但可以瞬间移动至另一名受影响者的视线范围内。已证实安全门以及大多数防护措施对它无效:只要有一名感染者知晓如何进出上述防护措施,它便可以进出,哪怕它并不拥有相应的钥匙或者门卡。它常用的攻击方式是在受害者身体上撕开概念性的伤口,这会导致受害者和其他人都认为他的身体上已经出现巨大的撕裂伤并且大量失血,尽管他们清楚地知道没有可见伤口可以被观测到。

数种防护材料被证实对SCP-CN-XXX-Alpha有效,此外一种特殊的疗法可以抵抗SCP-CN-XXX-Alpha对被感染者的控制。详细内容被记录于技术手册[输入名称]。使用一种CN/XXX/AU33192平行宇宙基金会制造的概念性实体可以反制并杀死SCP-CN-XXX-Alpha,使得人类从它的影响下解除;但不能完全将“黑王”这一概念从被影响者的脑海中抹去。平行宇宙基金会已为此启用了怠忽协议。

为对抗黑王,平行宇宙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我的初步构想是在物质世界中,黑王几乎所向披靡;但很快基金会学会了用概念对抗概念。无数牺牲的人员被通过某种方式做成了虚无缥缈的概念,永存于无形的世界中与黑王战斗。
最终,他们赢了,但这个世界也早已千疮百孔,人类思维有一部分被永远地污染了。
当然,这只是可能的构想之一。

你可以读一下这篇外围,它讲的就是一个平行宇宙中的默默无闻的牺牲者。由于这篇外围是这篇SCP的基准,所以也请在写作的时候尽可能不要出现与之相矛盾的地方。

前面说到,CN/XXX/AU33192平行宇宙建立了广播站以警告其他世界。由于可能会遇到语言不通等问题,这一广播站动用了不少异常的方式来传递信息。这从某种角度也说明了,由于与黑王的战争,平行世界基金会对于概念这一块的科技非常超前。你可以选择要不要参考这一段。

有多名驻扎在监测站XXX的人员抱怨称每晚被相同的梦境困扰。这些梦境的内容大同小异,均有关于一场严重的收容失效以及基金会与异常实体的对抗。值得注意的是,做梦者在梦境全程都可以感受到一名为“黑王”的实体存在,但人员无法详述这一实体的位置和形态。

为维持士气,监测站XXX的人员住宿区域被挪至信号衰减范围之外,而对上述梦境的体验与记录则交给D级人员进行。部分意象在上述梦境中重复出现,摘录如下:

SCP-CN-XXX,但已基本干涸。附近有一座被大规模损坏的建筑。

市中心的狂热人群,高呼无法被做梦者听清的口号,正在涌入街头各处。可以听见枪声。

一名男性向前走去并打开一道安全门,随即身体被撕裂,鲜血从伤口喷出。安全门在他的身后关闭。

一台储存着大量技术性文件的电脑,但做梦者无法回忆起文件的具体内容。

一名女性孩童,眼神十分专注,正在墙壁上用黑色记号笔涂画某种形象。

同样地,这些是我初稿中对于广播信号的描述,也是上文的另一种替代方案。我自我感觉这段写得并不好,它的功能在于暗示平行世界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不推荐直接将它放在成品中。你可以选择要不要参考这一段的思路,只要你写的东西能够服务于它的功能和主旨就好。

2008年:一份电视节目。

2010年:“[警铃声]Site-XXX内置核弹头将在60秒后引爆。所有设施出口已被封锁,应急指令已发送至指挥部。祝您愉快,再见。”

2010年:一段不明的杂音。所有收听者均报告称可以认知到一个个体在与他们对话,并且在之后始终能感受到个体的存在。A级记忆删除可以消除此影响。

2010年:“这是来自SCP基金会及你所属国政府的自动应急播报。一个或更多我们的站点出现联系中断,可能是由未知规模的收容突破造成。所有民众应依照指令留在家中,等待收容组处置突破。本信息将循环播报直至威胁解除。”

2011年:上述信息停止。

2011年:Test

2013年:“基金会跨维度广播系统。Test”
<基金会尝试向SCP-CN-XXX中发送讯号,但没有回应。>

2013年:“不管是谁收到这个不要去动那些水不要放出湖底的东西”
<此时基金会停止了联络尝试。>

2013年:一段不明的噪点,未破解出有用信息。

2014年:“不管是谁收到这个,用Tarmus-Beta认知阻断材料把湖围起来快,不然就逃吧,黑王[信息中断]”
<基金会数据库内无法找到Tarmus-Beta认知阻断材料或相似物品。>

2015年:监测站XXX的人员抱怨称每晚被相同的梦境困扰。这些梦境均有关一场被描述为十分血腥的战争,其中做梦者与基金会人员战斗。梦境全程都可以感受到一名为“黑王”的实体存在,但人员无法详述这一实体的位置和形态。

为维持士气,监测站XXX的人员住宿区域被挪至信号衰减范围之外,而对上述梦境的体验与记录则交给D级人员进行。

2016年:上述梦境的影响逐步减弱,体验者能够记起的梦境细节减少。

2016年:上述梦境的影响消失。恢复了监测站XXX内宿舍区域的运转。

2017年:“基金会跨维度广播系统。不要释放湖底的黑王。不要释放湖底的黑王。不要释放湖底的黑王。”

2017年:监测站XXX的人员重新出现相同的梦境。这些梦境均为一些有关基金会科技的运用和某种战略部署,但更多细节均在梦者醒来后遗忘。

那么,说了这么多,这篇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在某个我们无法企及,也与我们无干的世界,发生了一场毁天灭地的战争,有无数的人为之牺牲。平静的湖面之下是一段波澜壮阔的血泪史,但对于我们的世界,那只是一场令人困惑的梦境而已。我表达不出的怅然若失的感觉,现在交给了你来创作。
为达到效果,大改乃至推翻重写都是可以的,完全取决于你。黑王可以是一个概念的实体,也可以不是;它可以存在于湖底,也可以存在于别处。它可以是来自平行世界的怪物,但这一切也可以本就发生在我们的世界,但是基金会获得了胜利并回溯了时间,以至于一切都被遗忘改写,只剩下一点点本不存在的回响。这些设定都是可以自由调整的,只要能够表达主旨。
所以其实,上面的所有文字只是初稿,如果你想,可以一个字都不照着写,也可以把设定全都推翻。只有两点是我所期望的,那就是1. 能够尽可能靠近之前说的想表达的感觉,2. 不和黑王传说这篇外围出现矛盾。

非常感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