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karma中

欢迎欢迎,招待不周,多感歉意,不不不,阁下不用着急,我们也只是诚挚的邀请阁下来这里而已,哈哈,如果可以的话,阁下能不要用那么视死如归眼神的盯着我们吗?好的,现在让我看看,嗯,O5-2,是我的后辈啊,很久没回到那段时光了,嗯,看来这次真的找对人了。

看来吧,基金会对我们的怨恨似乎还是没有任何的减少啊,只是因为真相吗?是害怕接受吗?这可不是我以前所在的基金会啊,呃,先生看似有点疑惑,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混沌分裂者,哦,上帝,看来啊,O5-1的确还没有和你们把我们的身份说出来?额,我这是该感谢他保守了我们最后的秘密还是得指责他欺骗了你们所有人?该死的,Aaron还是没有变,那么,让我重新把一切来龙去脉梳理一下吧。

我,前O5-2,曾经和他是很要好的兄弟,那时他和我一样,都是来自耶鲁的高材生,一开始,我们本来怀着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决心,投入到科学界中,随着我们事业在不断的进展的同时,Aaron却总是闷闷不乐,似乎没有被这些成就所带来好心情。我尝试着问Aaron,他向我展示了那个,嗯,就是现在你们所说的001,那也是现在所有scp的源头。那时候,我承认我后悔了,正如一开始你刚加入基金会时,才赫然发现原来人类是如此的卑微,世界上存在着无数的未知事物,强大的人类也只是在黑暗森林中一个瑟瑟发抖的孩子,周围游荡着未知且凶猛的野兽,人类从来没有在黑暗森林中占过上风,甚至时刻被威胁着每一个人的生命。我默默的看着Aaron,那个似乎通晓一切的人,他似乎很高兴,是一种能得到理解和信任的兴奋,他告诉我一个愚蠢的想法,呃,这么说吧,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