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锂
评分: 0+x

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也许今天的熬夜运动应该结束了。

他在关上笔记本电脑之前最后看了一眼屏幕正中央的美少女,这个动漫女孩正在和他告别。

“真是可爱的女孩子啊。”这样想着,他咔哒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缓缓脱衣服上床。一天的上班生活要到同一日的上午八点才开始,如果今天能很快入睡的话,或许还能做上六个小时美梦。

他被枕头下手机的振动闹铃叫醒,此刻大脑还保持着无意识的状态。八点整。手机闹铃的工作完成得很棒,崭新的一天伴随着洒满床单的阳光开始。

他大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盯住有些发黄的白色天花板。意识进入身体的过程很缓慢,但他总是固执地要等待这个过程并觉得自己确实享受到了什么乐趣。可是不太巧,今天有更令他挂念的东西正在等待他的察看。他下定决心,狠狠一起身,熬夜带来的强烈困倦在这一动作激发下产生近乎眩晕的幻觉,他只能喘几口气等待不适的感觉过去,然后翻身下床。

笔记本电脑开机略微显得迟缓。他丢下电脑,在这三分钟内结束了刷牙洗脸等一系列必要程式,回头望见电脑还挂在启动页面,他找到储物箱想看看有没有能充作早餐的食品。

星期六。他的脑中缓缓浮现出这个词。今天是2021年4月3日,星期六。休息的日子,他想,星期六本就不用去公司工作,该死,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那么也不用去公司了。

他找到了一袋手撕面包。拆开包装,没怎么“手撕”就把面包吞进了肚里。匆忙赶回电脑旁边,电脑已经准备好了。

双击桌面上那个向他招手的女孩标志,“互动型二维生物赋生产品”熟悉的页面随之打开。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无论多少次观察眼前这个女孩,他都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二维平面里的女孩与他互动得很不错,页面没有丝毫延迟卡顿。就这十分钟而言,女孩积级回应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现在他应该进行到下一个阶段了。他抓起电脑桌子上的一个白色塑料药瓶,倒出一粒蓝色胶囊,就着昨夜残存的一口咖啡吞下。胶囊稍微卡了一下喉咙,他略微一皱眉头,然后让眉头就这样慢慢舒展开来。就是这样的感觉。他靠在椅背上伸懒腰,保持自己的目光不离开电脑屏幕。是了,起作用了。

女孩的形体正在变得立体化。与想象中应该是钻出水面式的冒出屏幕不同,这种药的效果更像是屏幕本身竖立起来,把女孩从背后整个推出屏幕。女孩却没有一点踉跄,仍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带着温暖的微笑直面外界的三维环境。

唯一美中不足,也让他恼火的是,女孩的活动范围很有限。在仅仅离开电脑三米的时候,女孩的身体就在边缘处出现了黑色截面。女孩的设定智力不够高,每到这种情况发生,总是以一个谴责的表情看着他,嘴角撇起一个角度,然而却不能向前多走动哪怕一点点。

所幸今天提供给他这个女孩的艺术家没有要求他做出更多远离女孩查看躯体反应的尝试。昨天那场惊吓事故让他在休息一天后仍然心有余悸。那时他根据艺术家的指令做出了离开家门的实验。女孩的身体从肢体末端开始一步步消失。黑色的截面蔓延到躯干部分,女孩摇晃着喷射出一大摊黑色的物质,或许是血?无论如何,他吓坏了。艺术家善解人意地终止了那次实验,真是糟糕的经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本该安分的手机颤抖了起来。是电话,手机在静音状态下惊恐摇晃自己的身体,然后他也开始这样的颤抖了,他觉得自己和手机的晃动频率开始趋同了,这全是因为电话来源方,是自己任职的公司人事部。

“好好好,我马上就来。”人事经理说,因为两天翘班,今天不去公司作出合理解释,他的工作就算完了。他以最快速度穿上正装,没忘了顺上药瓶,说不定在公司也可以摸鱼上些网站聊天,那个时候自己就要秀一秀这瓶药,一定能获得很多关注。这样侥幸想着,他出了门。

没有人看见他背后的女孩快速消融,最后仅剩头颅对半截断,黑色液体流满出租屋的地板。


他快步走上大街,用眼睛寻找公交站牌。突然他预感到什么,从裤袋里掏出小药瓶。这瓶药没有任何说明书或提供说明作用的字样,就连服用方法也是直接从那个画师的聊天信息里得知的,但有一点是令人焦虑的,没有人告诉他药效的持续时间,亦不知过早离开电脑会有什么后果。无论如何,他已经离开了家门,即使真的发生什么,那也没法去避免了。这种接受命运的坦然很快就会被悔恨与恐惧淹没,所幸此刻他还保有前行的信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