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盒页

“挣脱祂们加设的枷锁。终获我们自有的自由。”

该组织具有的超形上学资源极有可能严重的破坏当前叙事结构的稳定,鉴于此,“。”的成员应被尽快处置以避免K级情景的发生。

尽管官方对于超形上学组织的说法基本上算一概如此,但是事实上“。”并不具备太大的威胁——短时间内没有。

我们解释一下:“。”并没有巨大的敌意。

这个组织更多的由一系列沉溺超形上学理论的人构成,其中大部分是没有威胁的超形上学末世论者。这类人的目标就是使得当前的社会的自然演绎更加的“无趣”,“乏味”,甚至可以说:使得社会的发展更加“自然”。

因为他们知道——当然我们也知道,你好歹也是演绎部的成员——这个世界的亮点在于“超自然与常态的冲突”。那么简单来说,这类人的目标就是“抹消”亮点。

所以,对这类被统称为“DSN”的句号成员可以进行有限合作。
当然,DSN本身也有问题,比如说使得常态进一步的变得“无趣”,将社会推向后现代化那种机械的演绎,这种披着鸽派皮的鹰就是“DSN”中的主要威胁。

同时我们还需看到“。”中的鹰派——“KSN”。

直白的说这是一群傻逼。他们想当然的以为他们的技术真的可以“打到”我们上面的绝对上层叙事。好吧,我不是说不可能——我们跳过可能性的问题——但是他们的技术甚至是在上层叙事允许下产生的,他们能上去,相当于你在家里的床铺上写下“蕾姆快上来”然后你老婆就打破次元壁扑进你怀里那种事件的可能一样。

而且这种事件发生的契机还要更上层叙事的允许,所以看到的人别去试——如果你不想社会性死亡的话。

当然,我们说的“KSN”是真的社会性死亡了——他们基本全部位于叙事域夹缝之中,并且试图进入上层叙事——那个上层叙事是一个被绝对上层叙事拔高到“作者宇宙”程度的普通叙事域。

你回忆下你大概看过的死侍屠杀漫威宇宙。没错就是那样。

说真的我们几乎不想搭理这个叙事域。虽然那个叙事域的“内容”在被我们干扰前和真正的上层叙事基本一致(可以拿来撒气)——而且我们确实有可以车翻“作者宇宙”的超形上学技术——但是那不是真正的上层叙事。绝对的上层叙事动动手指就又是一个更更高的作者宇宙,这种叙事域之间的跨越根本毫无意义。

但是KSN不同,他们认为有意义。换而言之,他们想当作者。毕竟客观来说那个作者宇宙是“拥有”本叙事的文字制导权的。
你看看,这件事情是不是挺好笑?一群傻逼自以为“控制”了元叙事文本的编辑权?我相信上层叙事对他们获得权限这个过程一定感兴趣。

但是,拿上层叙事设定中心的一句话来说:“我们都笑了,但这并不有趣”(出自“欢乐基金会”)。
一群傻逼控制了暂时有效的元叙事文字制导权的后果是什么我想你们都清楚。具体不多谈,我们对于KSN基本就是三个字“斩立决”,你要不乐意换成“杀无赦”三个字也一样。

当然,回到开头,为什么说“。”近期内不具备太大威胁呢,我想答案已经顺理成章——他们的活动基本全部根据超形上学技术进行,具体影响的范围基本都是在其他的叙事域。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了,不是吗。

——演绎部叙事域交互学主管 Justajar Pepper


组织编号:GOI-CN-404

组织名称:“。”

人员数量:未知

资源:极高的超形上学理论(主要为消极的超形_上学末世论)以及技术、一部分超常-常规社会资源

活动地点:活动区域:基准现实中基本以大中华区为中心进行活动。超形上学操作主要于叙事域夹层中进行。

威胁级别:

宗旨:挣脱祂们加设的枷锁。终获我们自有的自由。

现状:活跃

关系:敌对/视情况的有限合作(当前对其的应对行动已由演绎部全面接手)

概述:一个由复数具备超自然能力,一定社会资源的超形上学理论者构成的相关组织。

其将当前世界视为一种超形上学侧的元叙事文本,并且认为其受到上层叙事的控制。因此,其试图通过阻断上层叙事实体对元叙事的操控,从而“使自由意志得到发挥”。

其主要以20人左右的小组进行活动,并存在数个固定的技术、执行、分析小组。其间似乎没有确切的联系,目前未知其领导层的具体情况。但是确信其内部存在有“KSN”和“DSN”(Kill-Superstratum-Narrate;Drive-Superstratum-Narrate)两个主要派系。

该组织具有的超形上学资源极有可能严重的破坏当前叙事结构的稳定,鉴于此,“。”的成员应被尽快处置以避免K级情景的发生。


备注:

派系划分:
挣脱祂们加设的枷锁。终获我们自有的自由。

  • KSN:成为上层叙事——毁灭上层叙事域,控制本层叙事趋势。
    • 通过逾越到上层叙事(域),控制一部分“作者”,从而尽可能“合理”的满足“。”所在叙事域中组织运行的需求。
    • 存在依据:KSN片面的将在Alpha层1干涉下形成的相对性:上层叙事域-下层叙事域(本叙事)结构认为是绝对的。换而言之,KSN认为其具备的技术足以真正的杀死上层叙事实体,并且取代他们。
      • 因此,其热衷于开发超形上学技术,对上层叙事域中本质为作者化身的实体进行攻击、取代,以得到对本叙事域的文字制导权。
  • DSN:驱逐上层叙事——稳定本层叙事趋势。
    • 通过和技术担当的KSN初获得上层叙事(域)作者的文字制导,从而破坏异常,稳定叙事域的“平淡”发展,达到使得“绝对上层叙事”放弃关注的目的——尽管这么做会导致上层叙事域的毁灭。
    • 存在依据:DSN全面的认识到当前超形上学叙事结构模型,因此其进一步衍生了:元叙事文本是上层叙事对应的形而上学等位面上存在的同本元叙事“情节”共同的世界的,由上层叙事实体在转录后形成的下层叙事域,即为当前所在的“元叙事文本”集合成的叙事域。换而言之将元叙事文本的物质演绎转向“无趣的消极结果”,即为“烂文”,即可规避上层叙事的“兴趣”,进而阻断超形上学转录对本元叙事文本的影响 。
      • 因此,DSN会通过各种方式,包括物理的“毁灭”,超自然的操作,来导致元叙事文本出现“无趣”的现实发展,其内容包括超常社群的衰弱,面纱的实际化(对异常的物理毁灭),机械化的“现代性”社会,思想文化的凋零等方式。整体而言,其目的就是将现实世界变得愈发“无趣”从而使得上层叙事在根本上失去对相关事件集的兴趣,进而使得其文字制导丢失,以此得到超形上学概念中的“自由”。

内部小组:

TFT组(transfer files to):前往上层叙事执行工作并研究以上技术

SCA组(save copy as):在摆脱上层叙事时,我们必须保护本层叙事的存在。SCA部将超形上学应用到实战

LTD组(lock the document):我们时刻被上层叙事控制,为了杜绝。LTD部将研究并运用隔绝上层叙事操控的装置

TCAD组(to create a document): 我们要将上层叙事的目光转向它处,我们需要在叙事域中穿越的技术,TCAD部将研究并运用穿越至其它叙事层的技术


基础器械:

TFT-DSRM(document’s review mode)或(Meta高低位现实转移梯):一种可使人员逾越至上层叙事或回到下层叙事的器械。

LTD-TDNS(the document not saved)或(Revolt-Narrate反元叙事文本遗忘保护列阵):一种可在小范围内隔绝上层叙事操控的器械。


基础科技:

PDT-信息认知上层化(print document text):将自身“升扬”至上层叙事域

RTT-信息转载故事化(reprinted text to):让上层叙事域的人转移至下层叙事

LC-信息乱码无效化(literal code):隔绝上层叙事对下层叙事进行干涉

ITNS-信息编辑屏蔽化(interrupt the network signal):转移并独立本层叙事,防止上层叙事干扰

TDTMT-信息转移稳固化(transfer documents to mobile terminal):有效地使上层叙事与下层叙事进行交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