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732|他旁现实(#临时编号:32909)的相关数据
评分: 0+x

附录1732-3:实验记录

笔记:看起来两个平行宇宙之间似乎没有明显的区别——我指我们这边文件还是侧重模因效果的时候——这也许意味着该宇宙的“事件集”也有可能在本世界发生。目前不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等我吃完饭后再继续吧。~Hauyu

……

[大量的平行宇宙事故记录,与附录1732-3时间戳上同位]

笔记:啊,我比较烦这个,早知道就不考虑“有可能在本宇宙发生”了(当然这是玩笑话)。让我想想,平行宇宙导入的实验已经在本宇宙被判定为超形上学,而超形上学最有可能造成的旁带效果就是世界概念,或者学术些,形而上的歪曲和破坏……这意味着CK,或者至少是局部CK,我看我需要个抓取记录集内本质促动/隔地促动事件的爬虫。~Hauyu

……

笔记:我佛了,爬虫的抓取不行,相关事件除了项目记录之外,一个个都可以造成LK级局部警报……那会是啥啊,事件影响过小被忽视了吗?~Hauyu

……

事故记录914-01#12918

相关SCP:SCP-914

相关人员:[DATA EXPUNGED]

事件日期: 6/14,2020

发生地点: Site-19 Facility 23(后事件扩散至整个Site-19,见事故报告SITE#JI92U-876)

经过描述:

2020年6月14日(上午7时),SCP-914的收容初步失效,研究单元109-B被不自然的闭锁,以常规的、不伤及室内物件笔记:指914?我对主站这个著名项目的安保措施不太了解。 ~Hauyu的手段无法打开。

下午4时,研究间109-A发生了一系列骚动,复数的SCP-914产生物品(值得注意的是,相关的个体都是前日被带入研究单元109-B进行了加工的机械物品)突然自发地启动,并且以超出其实验记录中加工模式的超常迭代水平笔记:这个是指……精加工变成超精加工,超精加工变成点化飞升吗……我讨厌平行宇宙术语差异。 ~Hauyu短时间内瘫痪了整个Site-19 Facility 23的工作,并且造成设施周边多个项目的外逃。

在这种混乱中,SCP-914监管丢失,事后确认这是因为MTF在调动人员时未注意到上午相关的记录,迫于情况紧急调取了负责看管研究单元109-B的两位安保人员。

监管丢失后,走道音频记录仪记录到研究单元109-B内一系列类似于摩擦和抽气的声音,持续30秒后停止。停止后两秒,Site-19 Facility 23被外部观察到毁灭于类似于云爆弹的高能燃烧反应中笔记:我去啥玩意?摩擦和抽气……“914能不能加工空气?”“您好,能的,而且能把空气加工为Fuel Air Explosive,至少平行宇宙里面的可以。”这是SCP-914有了自由意志准备逃跑吗…… ~Hauyu

随后立即注意到一个由大量传动螺杆、传送带、滑轮、齿轮、弹簧和其他发条零件组成的大型的人形机械实体从被爆炸毁灭的Site-19 Facility 23区域中飞出,其飞行过程中不断吸取废弃、飞溅的金属,将其演变为带有超技术特征的小型机械实体附着在实体自身。由此推测为活化的SCP-914。笔记:看来还真是…… ~Hauyu

值得注意的是,在安保部队试图对其进行压制/收容前,SCP-914在附着的废弃物拼接以及自身的变形下形成了一些不必要的外部挂件,如由类似于光纤的材料组成的“头发”、铁片拼凑成的衣裙2等,整体外形偏向女性。笔记:??? ~Hauyu

……

笔记:等等,我有些头绪了,这种实际上的强制形变是概念污染吧……那么来源应该很明显了,就是在中分这边的CN-1732实验中导入的动漫人物吗?看来平行宇宙版本的Evertworth/选材者真是“罪孽深重”。 ~Hauyu

追加笔记:但是关联性好像不强啊,#32909迭代的主站里面具有机械特征的有那么多,也没见其他的机械项目活化啊,更别说这波概念污染明显是全球性的,整个基金会的机械性项目概念性活化就这一例吗……也许是我有什么没注意到,去吃下晚饭补充能量—— ~Hauyu

……

笔记:交叉对比没有头绪……爬虫都有些程序错误了(丢)。 ~Hauyu

笔记(回Hauyu):概念污染的产生是极为严格的:不仅仅是污染之后的效果,还有“被污染”本身的判断。这个领域你不知道所以没关系。不过,爬虫放下,发给Andy叫他处理/修护就好。 ~Zerii

笔记(回Zerii):啊,好的,让我想想。 ~Hauyu

……

笔记:好吧我理解了,《时钟机关之星》作品的原著里面有“肌肤底下装着像是小宇宙般、鬼斧神工的运转机组”这样的描述。换而言之,对应的“能够产生自主意志”的机械结构的复杂程度,也要“瀚如星海”……914就是能够产生自我意志的物件吗?理论上还有其他的复杂程度不逊于它的机械项目,也就是说,MA级静物大赋生?…… ~Hauyu

[对应时间点的大量静物赋生事件的记录,SCP-914为最早]

笔记:呃,结论:#32909现实迭代的崩溃初步来自于CN-1732的实验中导入的“人工智能产生机理所对应形而上概念”导致世界的规则被覆写/歪曲所连锁发生的异常情景。表现为由复数异常机械项目导致的机械进化(主要为其他普通电器),在符合“复杂机械”条件后被概念污染,进而形成范围性的MA情景爆发。 ~Hauyu

……

[大量的事故记录]


-


-

[大量的事故记录]


……

笔记:操……这不对啊,这不是明显的超形上学事件了吗?为什么没有去叫超形上学部入场?中分的演绎部也没有给出溯源?这不对,为什么? ~Hauyu

笔记:我觉得我需要一点镇静剂(饭)和休息(聊天)来确保精神状态。光看那个转圈就很多的样子…… ~Hauyu

……

参照要素-结果数:##6

笔记:……出乎意料的少,但是这感觉更不妙了。我用了整整七种语言啊,整个平行基金会就只有这些检索结果?也许我需要一些帮助…… ~Hauyu

追加笔记:只有中文的结果,而且第一个就是平行宇宙我自己的一篇邮件记录。我他妈用的是时间轴排序,时间轴排序。平行版我自己的邮件是第一篇,最早,最初,最开始的 第 一 篇。操。我真的需要休息和足量镇静剂了。 ~Hauyu

……

自:Hauyu(2020/7/6)
至:Kassandra(笔记:平行迭代的我的信息和我基本一致。卡珊德拉是一个四级的主管,我们这边是管Site-CN-40人事的,好像兼职超常社区发言人。前段时间出差到了Site-CN-82,不知道有没有用先备注一下。 ~Hauyu)
关于:[空置]


我看了主站那边传来的消息……这不是超形上学事件吗?为什么要让处理形而上学、模因学的同事继续顶上?隔行如隔山啊,这……为什么要浪费人命和空置超形上学部应尽的资源?


自:Kassandra(2020/7/7)
至:Hauyu
关于:Re.[空置]


抱歉,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别的不说,基金会没有超形上学部吧?需要来点镇静剂和休息来确保精神状态吗?

笔记:……操。 ~Hauyu

私人笔记单-用来放[ERROR]工作相关~一个"临时工"

(user ID:Hauyu;2020年6月10日创建)


我……

是我记错了?别开玩笑了这不可能,这次的事件毫无疑问就是那个“。”的cn1723造成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超形上学溯源。主站那边的实验记录完全对的上,不可能有其他例外……但是……

妈的我私人笔记里面,之前关于超形上学的记录都没了?

[展开全部时段-"超形上学"相关的内容-系统提示:此前时段的提取操作错误。]

那我十号收到的“临时获得演绎部权限”参与“酒’可能的超形上学研究工作”的通知是我出幻觉了吗?!我昨天……我他妈还记得内容……“基金会不可能毫无理由的草菅人命,但这不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不叫超形上学部来解决啊”,这也是幻觉?!

连标题……操刚刚进来时没注意到……

(笔记:这里曾修改多次,因为没有保存我不知道想说什么。说真的我现在满脑子的“操操操”……算了抱怨没用,先标记一下。 ~Hauyu)

……也许是我出幻觉了,或者说大规模的逆模因污染。我要去其他站点的数据库端口看看,或者借用一下别人的权限看看更全的数据库——先调查……不,证明一下基金会有超形上学部,或者好歹是演绎部。他们不可能不存在。不可能。(编辑点:2020/07/07)


-

笔记:8

……

私人笔记单-用来放[ERROR]工作相关~一个"临时工"

(user ID:Hauyu;2020年6月10日创建)


……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基金会“没有”超形上学部。当然也没有演绎部。

去他妈的。唯一一个“演绎部”词条甚至就是我昨天的私人笔记。

对了我笔记名字还没改回来。我还要去借用更高一点的权限。去他妈的“没有”。(编辑点:2020/07/08)


-

私人笔记单-用来放超形上学9工作相关~一个"临时工"

(user ID:Hauyu;2020年6月10日创建)


无果。好的。

Hauyu的访问记录(20/07/06~20/07/13)

我不知道这还有没有意义,但是我还是把记录放在这,有“演绎部5级权限”的人就可以访问(笔记:有权限端口!但是没有权限名称的记录?!确实是被剥离出现实的残余现象!……这算好消息吧。同时我需要对这个特定资料库的临时权限。 ~Hauyu)……但是人都没了,甚至整个Site-CN-99都……光有个端口作为“蛛丝马迹”有什么用呢。

没有其他的信息了。但是按照这个模式,一个“部门”被凭空抽取,连带着演绎部总部所在的Site-CN-99……概念的旁带效果意味着,也许会有一些Site也不知不觉地“被消失”。我想想,在酒的研究中,Pepper和Zerii没什么可说的是Site-CN-99的成员,更多的研究者都是……Site-CN-82,对,Evertworth就是……

我要去Site-CN-82看看。(编辑点:2020/7/13)


-

私人笔记单-用来放超形上学工作相关~一个"临时工"

(user ID:Hauyu;2020年6月10日创建)


好吧,我没能耐打开链接直接再看一遍全程的记录,要不是我及时跑出来时糊了自己一脸记忆删除……概念污染真是要死人,如果折黎(笔记:本现实迭代/叙事对应Zerii。演绎部4级人员,MTFCommander,前欲肉教徒。 ~Hauyu)在会好很多——该死,现在回想他们没有意义了。

但是我起码搞清楚了几件事情,在这里码一下。

1.我理解了胡椒(笔记:本现实迭代/叙事对应目前CN-1732的项目代主管Justajar Pepper,其他职务未知。~ Hauyu)说的“小窍门”-“如果你觉得在研究中……可能有外来的超形上学威胁的话,尽量把记录保留在IntSCPFN上。可能的话,要写的有‘价值’甚至是有趣一些”。——IntSCPFN网路对应着上层叙事的“创作载体”,即为基金会文档,即使超形上学的映射并不完整。也不妨碍IntSCPFN是整个基金会常规状态下超形上学性质稳定性最高的记录载体:几乎不可能有人能够篡改/影响这里面的内容(除非是上层叙事的默许)。

这条的成果对应的是这个:

Hauyu的访问记录(20/7/14~20/8/05)(笔记:里面大多数是临时查询急救知识之类的东西,但是也有一两个特定的资料库——被取消了系统标记的演绎部数据——访问记录……看看是怎么想的吧。 ~ Hauyu)

差不多一个月里面我在Site-CN-82里面所有的访问记录。正面不行侧面即可。如果有人后续翻到这篇,那就看一看吧。

我自己重新查阅了一遍进而解决了困扰我的第二个问题:

2.为什么“我”,作为一个超形上学方面的“角色”,没有被随着“超形上学部/演绎部”一同从叙事域中删除或剥离,而是继续存在于当前的“故事”之中?——超形上学理论中描述的“超形上学部”,作为一个抽象的记叙因10存在于本叙事域的抽象叙事层/域之中(笔记:访问记录里面的“书单”: IntSCPFN_database\deduceD-2L\file/# lectures/三明治,叙事的稳定和填充。 ~Hauyu)。而“我”所包含的几个细化的记叙因并不能把“我”和“超形上学部”联系并产生强关联,以至于“超形上学部”作为势力要素丢失时,“我”没受到连带效果。

我是一个临时工,不是真正的超形上学部或者中分演绎部的成员,很意外的,是否属于这个“角色”的潜在判定流程,和概念污染的前置判定近乎一致……

妈的我好后悔啊,要是当时脑子一乐写个申请书去演绎部实践学习,这会儿按照记叙因的剥离,我应该在其他故事里面吃香喝辣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呵,当然是开玩笑的。

言归正传。

概念污染的产生是极为严格的:不仅仅是污染之后的效果,还有“被污染”本身的判断(笔记:……内容和我这边一致,也就是说,叙事的演绎发展相似度十分之高…… ~Hauyu)

折黎前辈告诉我的。按照这个我顺势扒拉了一下演绎部的数据库。现在我按照浏览记录反推——因为我在Site-CN-82里面经历了什么,所以有出入请以开头那个被污染的记录内容为准,不过我想反推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大概——出了,那个制造了CN-1732的组织,也就是待调查的“。”究竟是如何做到将超形上学部/演绎部整体剥离出我们叙事域的。

这就是第三个成果了——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系统提示:没有其他文件,请查询另外的历史迭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