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没中心页
评分: 0+x

inundation

待编辑

欢迎来到未来。


消融

待编辑

筑堤

待编辑

淹没

待编辑

崩塌

待编辑

  • 暂无作品

待编辑

欢迎来到未来。

从何开始

待编辑

基调与主题

待编辑

发布作品

在原则上,所有与淹没设定相关的作品都应当将此设定中心页设置为父页面,并添加“淹没”标签。

本设定当前的管理者是user_nameuser_nameuser_nameuser_name、与user_nameuser_name

档案馆

待编辑

点击此处前往淹没档案馆。


拿来头脑风暴用的,不属于设定中心正文。对外开放编辑。

  • 把对这个世界观的设定、想法,和疑问粗略写在这里。
    • 淹没世界观的核心是“颓废而衰败的悲观近未来”。在这个世界观下,技术进步什么都没有改变,科技只是放大了社会的异化与人的劣根性,人类仍然是可悲的弱小物种,被自己牢牢地拴在地上。堤坝终究是要被淹没的。
  • 把你认为读者在阅读中需要知道的写在这里。
    • 东西
    • 把你认为作者在写作中需要知道的写在这里。
      • 东西

已有的草稿,同样不属于设定中心正文。

  • 写下已知的部分
评分: 0+x

冬日夜空仿佛铅灰色篷布,被彻夜不灭的城市灯光所点亮。

远方堤坝如反光板般亮起,映衬出裸露在混凝土外的碳支撑构造;

视网膜上的残像挥之不去。

仿佛在混凝土上破碎的海浪。

十六岁那年,她在放学后瞒着家人,乘上了开往邻近县城的长途客车,浅绿色车身上用聚氨酯树脂漆印着客运公司的流线型徽标,漆面早已斑驳褪色,她听着老式氢燃料动力系统发出阵阵噪音,陈腐的铁锈气息与霉味渗入空调风中,落日余晖透过灰黄色车窗玻璃洒落下来,照亮空气中翻飞的细小尘埃。筑城市区的光景从大巴窗外掠过。

时至今日,她已记不起当初踏上那短暂旅程的理由。

在路途中,在她的注视下,城市开始显露出那无穷无尽的延展性,仿佛在某种不甚明确的连续频谱上不断蜕变,从高楼大厦滑跃到工业区与荒村,周界却始终纠缠不清,渗透进山林深处,塌缩成车灯下的狭窄路面。那时她第一次意识到城市的边缘不被任何实质性事物所界定,只有模糊线条标识出并不存在的分界线。你无法定义城市在何处结束。

但堤群完全不具备这种性质。它如刀锋般精准明晰,毫无不确定性与模糊可言。

如今Anroke已年过三十。她以海洋生态环境学家的身份受聘于基金会,为第三代过境型增强虎鲸优化行为模式,让它们沿着堤群追踪、猎杀日益庞大的水生异常生物集群。

廉价玉米乙醇汽油略带甜味的废气弥漫开来。

小区建在沿海城市撤离潮来临前数年。上千个标准化规制的复合材料居住模块装进三十层楼高的预制框架,形成了所谓的组合式公寓,远离市区,房价低廉。海防工程启动后,房产商便着手寻找钢筋混凝土的替代技术。这些建筑像是塞满白色塑料水箱的货架,从头到脚散发出功能主义的丑陋气息,不过居住模块倒十分结实,经得起风吹雨打。

她走进电梯,揿下楼层按钮,陈旧轿厢起步嘎吱作响。

深绿色苔藓挤进接缝与角落。

轿厢摇晃着慢了下来,液晶屏上滚动的数字停在二十七。电梯门向两侧徐徐滑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