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写不出稿子的一天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周围方圆100公里的环境将被对外宣称为军事禁区,禁止任何车辆,人员进入以及卫星探测行动。与中国政府对相关地区的交易正在进行中。隶属于Site-CN-18的机动特遣队MTF-癸未-09“牢兰”被扩充并保持为30人编制,分为五组对项目所在地点及周边地区进行监控和巡逻。项目的入口处被四个呈正方形排列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包围,每年进行一次检查和维护,并在必要时进行替换。

描述:SCP-CN-XXXX是一处位于罗布泊沙漠腹地处(北纬40.█°,东经90.█°)的地下建筑及其附属的隧道结构。关于建筑本身的历史已不可考,但根据其内部痕迹和语言文字推断其历史不会少于一万年。目前项目内部大约30%的部分尚未被探索,其中包括了部分存在信息危害的隧道以及内部最大的空间。隶属于Site-CN-18的机动特遣队MTF-癸未-06“胡杨”已被重建,准备与从Site-19派出的机动特遣队MTF-Zeta-9“鼹鼠”(“Mole Rats”)进行共同的探索工作。 项目当前已探索完毕,对于项目的实验正在进行中 无限期停止 正重新开始。

更新CN-XXXX-01:1980年7月██日 项目内部空间均已探索完毕,共计损失██人,不具有通道效用并具有危害效应的通道以备全部封闭。对于项目内部最大空间的调查和实验正在准备。

更新CN-XXXX-02:1984年2月██日 项目内部最大空间内发现的机械装置在技术性修复和试验后被开启,已发现装置另一侧为一个“非次元”平行/口袋空间。针对内部空间的探索正在开展。

更新CN-XXXX-03:2021年2月10日 项目被完全封闭。基金会重新设置外围收容措施以确保其在当前现实的稳定存在。


附录I - SCP-CN-XXXX回收记录(-1迭代)
luobupo.jpg

1972年,基金会征用美国卫星拍摄的罗布泊照片

1972年6月XX日,基金会Site-518报告了一次大型的空间扭曲和中等计量的Akiva辐射暴1在中国新疆省的罗布泊湖地区(北纬40.5°,东经90.3°)发生,由于两种现象均为神性实体出现的部分征兆,Site-518迅速将此次事件向O5议会汇报。考虑到当时罗布泊地点的敏感性,O5议会在会议后决定暂不派遣人员进行探索和收容,转而选择使用美国卫星向现场拍摄照片用以取证,随后基金会发现罗布泊异常干涸。







基金会通过图片未发现任何神性实体的异常现象,对于事件发生地点的人员探索被延后到了1980年基金会正式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建立Site-CN-18。隶属于Site-CN-18的特遣队MTF-癸未-06“胡杨“被派遣至异常事件发生地区进行探索和异常回收工作。特遣队队员均配备了对神性实体临时性奏效的奇术子弹,并携带了三台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以下是行动记录。


日期:1980年6月17日

探索队伍:机动特遣队MTF-癸未-06“胡杨”

目标:罗布泊(干涸)内部异常事件发生地点

领队:G06-Cap

小队成员:G06-1、G06-2、G06-3、G06-4、G06-5


[记录开始]

G06-Cap:记录仪已开启,各自检查自己的通讯系统、饮用水状况,1、3、5,你们检查一下稳定锚。

G06-1:检查完毕。

G06-3:检查完毕。

G06-5:检查完毕。

G06-4:呃呃,(衣服布料摩擦声),查完了。

G06-2:五人检查完毕。

G06-Cap:完毕。指挥部能否收到。

站点指挥部:收到。允许开始行动。

(小队从卫星地图上距离异常发生地点约3千米的位置跳伞。所有人均安全着陆)

G06-Cap:注意,将护目镜调整至防紫外线模式,保持警惕。

(小队开始徒步向异常发生地点前进,无异常现象发生)

G06-1:我建议采集一些这里的沙子样本。

G06-Cap:嗯?说明原因。

G06-1:你看一点钟方向的那个凸起的沙丘,仔细看。那上面没有水分蒸发应该留下的波浪形痕迹,罗布泊原本是一个巨大的咸水湖,又被称为“死亡之海”,如果罗布泊的水分是因为大量热量或其他原因导致蒸发干涸的,那么应该留下大量的盐分,高处的地方将会留下明显的波浪状白色痕迹。哪怕沙丘上的痕迹被八年的时间风化殆尽,沙子中含有的盐的含量也会出现异常。

G06-Cap:好主意。02,你拿你身上的取样试管取一些沙子,准备回去化验。

(小队停留了大约3分钟,推测为G06-2在收集沙子并清除沙子中的杂质。小队继续前进)

G06-Cap:指挥部,我们现在距离异常事件发生的地点还有500米。我们视野中未出现任何异常情况,请求使用稳定锚来排除出现空间扭曲等情况的出现2

站点指挥部:允许使用。

G06-Cap:05,先使用你那台。

(G06-5开启所携带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并调整至广域应用状态。周围的空间出现了明显的改变,大约700米处出现了异常景象)

G06-Cap:已发现目标地点周围有至少半径700米的空间扭曲,并且在确定的地点周围发现了异常现象。申请继续开启稳定锚进行探索。

站点指挥部:允许继续行动,行动中斯克兰顿稳定锚的使用优先级已调整至“任意情况使用”。

G06-Cap:收到。05,你那台稳定锚保持开启状态,我们为你提供保护。

(小队开始向异常物品出现地点进发)

G06-4:队长,你脚下那是什么。

G06-Cap:嗯?噢草!(镜头剧烈抖动)是尸体。

(G06-2拿出了身上携带的工兵铲开始挖掘)

G06-2:是狄瓦人的尸体,你看他身上的血魔法改造痕迹。而且这里不止这一具尸体。呃,这是古代中国人的尸体,具体朝代不好判断。

(画面中伴随着G06-2的挖掘逐渐出现了大量的尸体,大多数尸体呈现风干后的姿态,躯体保持完好。)

G06-2:没有必要继续挖下去了,我刚看了一眼,尸体下面也全是尸体。我们现在可能站在了一座尸山上面。还有一件事,所有尸体的朝向都朝着异常地点,这看上去不是战争或是什么造成的……它看上去像是某些血祭仪式,异常出现在当前宇宙的时候把这些祭品也带过来了。

G06-Cap:停止挖掘吧。指挥部,请求派遣专用的挖掘队以及对于相关历史有研究的研究员前来对该处进行考察。我们将继续前进。

站点指挥部:收到。请求已经记录在案,将在经过站点主管同意后开展。请继续行动。

(小队接近了异常地点。录像显示此前的异常景象为一个斜向下的洞口)

G06-Cap:已到达指定地点。发现异常事件的源头是一不明洞口,我们准备进入。

(小队以蛇形队列进入洞口,内部光线极差,小队打开了肩挂式手电筒)

G06-3:看墙壁上,有规律性的凹痕。

G06-5:是文字。看上去像是楔形文字,但是这个地点距离两河流域十万八千里。

G06-Cap:拍下来。我们回去再做破译。继续前进。

(小队停止了前进。摄影机记录到黑暗中有红色影子闪过,但时长只有三帧。小队无人察觉。同时站点指挥部发现与小队的语音连接失效。)

G06-3:拍摄完毕。呃,我们来时的路去哪了。

G06-Cap:指挥部?能收到我们的消息吗?我们疑似遭遇到模因危害或未知实体袭击。(两分钟的重复呼叫)

G06-Cap:草,无线电丢失。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将所有的稳定锚全部打开对准前方,我们尝试一下能不能突出去。

(小队快速调整队列,并继续前进。在前进路途中,红色不明实体多次闪现,但小队均未发现)

G06-4:慢着。02,报告我们行走了多少时间以及我们的前进距离。

G06-2:(停顿)自进入隧道后我们已经消耗了一个小时五十三分钟,行走距离九公里,位移距离因卫星信号屏蔽无法显示。

G06-4:你们难道不觉得九公里的隧道有点太长了吗。我们路上有在留下痕迹以及确定路径的直线行进,但是我们在什么都没有重复的情况下行进了九公里。这恐怕已经不是空间异常了,甚至出现了时间异常。

G06-Cap:恐怕不是空间或是时间异常了。没道理在三台现实稳定锚的作用下我们还没办法稳定住我们当前的状态……我猜是逆模因条件下篆刻的符文作用,还记得前段时间站点里那场讲座吗?符文的力量不被归于扭曲范围,但是象征的力量依然能够作用在空间上。全体,服用X型即时生效的记忆辅助药物……我们可能快没时间了。

(摄影机并未拍摄到画面有任何变化,但是特遣队队员在服用药物之后景观明显发生了转变)

G06-5:……是狄瓦语。他们曾到过此地。用奇术的力量阻止我们前进。(仔细观察)这符文的力量是让整条走廊在时空上回到人员进入的那个时刻。我们实际上是在用同一段时间走同一段道路,只是我们觉得自己在笔直前进。

G06-Cap:信息足够了。上面有写怎么摆脱这个循环吗。

G06-5:噢,有……呃,击败强大的……无处不在的……守护者?

(红色实体出现在小队中央,G06-4最先发现这一情况并开枪。红色实体咆哮并反击)

G06-2:是守护者!就是他!大家先别急着开枪,他之前一直没有直接伤害我们!

(G06-4未听到喊话,持续射击。其他人四散躲避流弹。红色实体冲上,“拥抱”了G06-4)

G06-2:04!草!

(从视频中能看到G06-4完全被红色实体所吞噬,实体腹部有明显的凸起痕迹。G06-4的麦克风内传来模糊的哭声以及持续地吞咽声。G06-2尝试使用普通子弹射击实体。实体无反应,部分子弹对身处腹部的G06-4造成了伤害,能看到明显的红色液体流出痕迹)

G06-3:队长!——

G06-Cap:更换奇术子弹,开枪吧。我们救不回04了。

(小队成员向实体射击了大约150发奇术子弹。奇术效果明显对实体造成了伤害,但是并不致命。实体发出了疑似冷笑的声音,该声音对小队产生了听觉上的危害。同时实体再次消失,隧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并发生小规模结构改变。小队剩余成员从结构改变处摔下)

(G06-4的麦克风此后依然工作了三分钟。在这三分钟内G06-4持续的发出呕吐声和流血的声音。最后以记录到重物从高处落下的风声和落地声为结束。G06-4被判定为KIA)

笔记:在摔下之后,G06小队的摄像头被损坏。同时,在正式失去与小队的联系两小时后,站点指挥部联系了监督指挥部,请求下一步指示。接下去的部分为小队语音记录。

(无用信息被略去)

G06-Cap:你们听到这条通道里传来的声响了么?

G06-3:是的,是风声。

G06-Cap:我们现在到哪了。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为5/XXXX级机密。禁止未经授权的访问。
擅自尝试进行访问和登录者将会被剥夺一切权利,降低至D级人员。

请输入检测凭证:黑月是否嚎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座高悬于上

欢迎回来




项目编号:SCP-CN-XXXX 5/CN-XXXX级
项目等级:Thaumiel 最高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禁止5/CN-XXXX权限以下的人员接触和了解关于SCP-CN-XXXX的任何信息。

由于SCP-CN-XXXX及其所处空间的空间特异性质,基金会现掌握的技术无法对项目建立有效的收容;对于项目所进行的过度开展的收容工作当前被视作是没有必要的。关于项目的收容措施研制,项目性质的探索和实验工作正重新开始。

通向SCP-CN-XXXX的门径系统当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X套,其具体地点参见[文件 CN-XXXX 地点记录]。若任何门径系统发生收容失效,或是其收容单位失去联系超过30分钟,其所在的站点将被视为已损失。Site-19将在一小时内召开O5议会紧急会议来应对此次事件和接下去任何因自然法则崩溃而造成的次生事故及K级情景。全球所有剩余可确定存在的站点将进入紧急状态,以备接下去发生的“帷幕破碎”事件,站点损失,K级情景发生及格尼美德协议的实施。

所有从项目中分离出的次生实体将被给予充足的时间来稳定自身存在来避免所存储信息的丢失或崩溃。在其稳定自身存在后,所有实体将会被作为单独的异常进行妥善收容,针对所有次生实体的实验和谈话需经过至少三位5/CN-XXXX权限拥有者的评估和允许后进行。

描述:SCP-CN-XXXX是一处存在于口袋空间中的神性实体,其DNA双分子链和所承载的碱基(包含A、T、G、C以及特殊碱基)以极为复杂的排列记录着涉及诸多领域的基本法则的具象化信息。

SCP-CN-XXXX的当前形态为六个围绕中心点不断旋转的银色环形结构,每个环形结构所在的位置和旋转速度均不相同。经过微观技术探查之后,SCP-CN-XXXX内部的物体为共计XX条的DNA双分子链,长度平均为X亿个碱基。已验证的确定的法则范围包括:

  • 地球自身以及当前所处宇宙所适适用的物理学
  • 人类,及所有存在社会结构的生物所适用的社会学
  • 使得当前宇宙稳定存在的语义学
  • 涉及到人类思维部分的艺术学(包括绘画,音乐等)
  • 与当前生物潜意识正常存在相关的心理学

当前已证实:

  • 对于项目中信息的编辑和改变将会使所对应的基本法则发生不可逆的改变
  • 基本法则的改变对于基准现实的影响是不可逆的
  • 其基本法则可以被单独分离出来作为稳定的生命体存在
  • 项目本身并不受因自然规则崩溃而导致的现实情景演变的影响

针对内部所储存信息的抄录,辨识与破译工作仍在进行。

项目目前存在于一个独立于当前时空存在的“非次元”平行/口袋空间。该空间的存在导致项目无法直接对基准现实造成影响。空间内部可探索的范围为一部楼梯以及终点处的平台;平台的中央放置着SCP-CN-XXXX。在项目周围发现了用苏美尔语,古汉语,狄瓦语和古埃及象形文字四种语言所书写的句子“此处为现实之王座”。

附录II - 关于SCP-CN-XXXX目前已知的三部分自然法则的实验记录(-1迭代)

实验日期 实验代号 实验内容 实验结果 基金会善后记录
1985年█月██日 1-A 针对已发现部分损坏的1号(基金会编号)链进行尝试性接触 链发现了部分解旋,在五分钟内链条重组为双分子链
更新:在调查中,发现全球各大动物园内的狮子(群居类动物)出现了异常的骚动,聚落解体。部分动物间爆发大型冲突。所有异常在五分钟后回复正常,但依然造成了全球范围内已知██只狮子死亡。
N/A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cell-content

附录III - 会议记录——O5议会当前迭代第一次正式会议(+1迭代)

在ZK级现实崩溃情景解决之后,黄石号阵列开始重新建立迭代。O5议会作为5级人员被率先重新“生产”出来用以重新制定基准现实在+1迭代的重建。塑造和秩序等工作。本附录记录的为O5议会在SCP-2000站点会议室开始的当前迭代第一次议会会议的记录。相关的视频及音频记录已被销毁,此处仅留文字记录。


<记录开始>


O5-1:诸位,欢迎回到这个世界。我想各位都已经从桌上的资料里了解到我们最终解决了失焦的问题和ZK级现实崩溃。我们再一次拯救了这个世界。我认为这值得我们献上一段掌声。

(并不密集的掌声持续了大约十五秒后停止)

O5-2:Aaron,我知道你不会辜负我的期待与希望,你最终完成了OBSR-3的研发,我们最终还是完成了我们的目标,今后的所有人类都在观测者的凝视之下,而观测者已在我们手中。

O5-1:不必如此赞扬我,这是整个基金会做出的努力所换取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上一个迭代那些为基金会,为伟大的理念而牺牲的人们默哀三分钟。

(O5议会全体低头默哀三分钟)

O5-1:好的,那么我们正式开始本迭代的第一次会议。首先要讨论的是仪式的进行。在完成所有的仪式之前,我们没有办法重新建立本次迭代。Donna,我想把这件事情交给你来进行,并且由你来统领进行下一部分仪式的制定步骤,可以么。我需要你百分百的科研能力。

O5-9:好的,我来负责。但是你得给我足够的可调动权限和时间,章节一和章节二所需的时间可不是几个月就能解决的。

O5-1:没事,这些事情都全权交给你来决定。另外,关于黄石号阵列的“生产”权限我也会给予你,来让你尽快完成仪式。

O5-9:好的。我尽快。

O5-1:接下去按照编号来进行重建世界的委任。Felix,你与“死神”的联系还好么?

O5-13:还好。“死神”对于我们的行为还没有出现不满,我依然能够维持“协议”的内容,但是关于“死亡”部分的异常得尽快重建。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它说“不”。

O5-1:好的。Omar,你来负责基金会内部Site及Area的重建以及当前迭代基金会所占有资源的计算工作,没问题吗?

O5-12:没问题。基金会内部的历史掩盖相对简单,交给我就行。、

O5-1:Sam,那么你来负责对于基金会外的迭代重建工作,包括帷幕的重建,掩盖故事的书写以及黄石号阵列所允许的不超过20年的历史修正,这是目前最艰巨的工作,我交给你。

O5-11:OK,交给我。

O5-1:Diane。我确实是在明知故问,告诉我你的最高优先级,我需要你的保证。

O5-10:(深呼吸)SCP-2000,黄石号阵列,我会来负责整个站点的安全,在我再次找到你之前,你不用再担心黄石。

O5-1:所有关于“生产”以及设备制造的权限在会议结束之后我将交付给你。然后,下一个议题。别再东张西望了,Baron,我知道在过去的无数可计算的或是不可计算的时间里你几乎被剥夺了所有在议会内的权力。但是这次我依然需要你。你,和你手中所掌握的异常技术是恢复世界所不可缺少的。我需要你。

O5-8:(沉默)Aaron,到时候记得把条目列的清楚一点,我好提取记忆,我有时真是受够你那些混乱的笔记了。

O5-1:谢谢。接下去,Valerie,在接下去的这段时间里,由你来代替我统领议会以及基金会的事务,这件事你已经做好了数百年了。

O5-7:收到。

O5-1:Rufus,我需要你尽快重新组建红右手以及其他的机动特遣队,你来负责军事方面的事务。Jean,相对应的,做你过去数百年所做的事,成为我们基金会的“脸”,我需要你在新的世界重新确立起正确的秩序,为基金会谋取合理的地位。

O5-4、O5-6:了解了。

O5-1:最后,Mortimer,重启“爱蒂塔透镜”计划以及与部分平行现实交互的项目,仅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可能不足以度过此次危机。(停顿)是的,我个人猜测这次的事件是透镜里我们所观察到的2300年的事件的部分先行。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

O5-5:如果你真的确定的话,我将全力支持你的决定。

O5-1:好的,那么,最后一项议程,关于王座。告诉我你们的意见,是继续试验,还是永久封闭性收容。

O5-2:我反对继续实验。我们已经因为观测者的死亡而面对一次ZK级现实崩溃了,我们已经失败了一次。虽然我们成功的挺了过来,但是在我们面前的不就是一整个等待我们处理的烂摊子,在迭代都还没有再次建立的情况下,我们又想去重启那个能够再次带来危险的异常的研究。各位,难道不觉得这有点太过分了吗?借用Felix的词,“我们真的要再次去挑战世界,让它说“不”吗?

O5-1:Sophia,冷静,你先坐下。我知道在观测者的事件里你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甚至让你产生了辞去O5-2职务的冲动,但是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观测者并没有责怪你,而我们也需要你在O5-2的位置上以及在王座的研究相关上继续发挥你的才华。而且,我们没有任何借口去放弃“王座”。它……它几乎可以说是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本源。它上面流淌的物质和信息蕴藏着对于基金会太多太重要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放弃他。

O5-3:Aaron说的是对的。从当前获得的信息与实验结果上来说,我们虽然无法保证“王座”真的是宇宙法则的具象化投影,但是仅仅从它能对物理学,语义学产生的影响以及基金会能对这些方面造成的影响来说,我们没有必要放弃它。在2300的计算式里,有了“王座”,度过危机的概率将会上升██%。我们不可能放过一个两位数的概率提升。

O5-5:没事的,Sophia。我们搞砸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即使出了事情我们也能最终渡过。

(沉默)

O5-1:Kid,把观测者阵列的最终效果投影到屏幕上。

O5-3:Ack.

O5-1:诸位,我们暂时先放下对于项目是否重启上或隐藏或展现的冲突。先来看看观测者阵列的效果。还记得我们最初对观测者以及观测者效应展开实验的目的吗?“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进行监视与掌握”。而现在做到了,不是么。虽然我们几乎摧毁了世界,但是我们最终完成了我们的目的。而且我们也立下了我们的誓言——“原则上不对人类和一切非异常事物进行任何操作”。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始终走在“控制,收容,保护”的,正确的路上。

(沉默)

O5-1:通过“王座”,我看到了能够对所有异常进行妥善收容的希望。包括从星海之上的那位存在无法用言语识别的敌人,我们可以完成那项我们已经奋斗了无数年,付出无限牺牲的目标。这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进行继续的研究么。我们可以从容面对一切危机,甚至,保护人类至最终。

O5-9:Aaron,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你完成了“王座”,基金会最终完成了对所有异常的完美收容,甚至完成了对所有还未发生但必将发生异常的预防,之后,基金会将会走向何方?你,我,这十三个已经很难被当作是人类的生物,将会走向何方?

(沉默)

O5-1:或许我们能光荣退休。你能自由的用异常技术改造自己,而我能坐在康奈尔的河边从容地喝一杯酒,不用考虑任何事情……或许我们会把我们自己当成异常收容起来,因为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我们这样永生的管理者了。

(前所未有的漫长沉默)

O5-9:嗤……我受够了……我们来表决吧。

人员 结果
O5-1 赞成
O5-2 反对
O5-3 赞成
O5-4 赞成
O5-5 弃权
O5-6 赞成
O5-7 反对
O5-8 赞成
O5-9 反对
O5-10 弃权
O5-11 反对
O5-12 反对
O5-13 赞成

(结果:6-5-2。关于“王座”进一步实验的表决以通过告终。)

O5-9:希望到了我们面对末日的那一天,我们能够面不改色的说出那句话。

O5-1:……事到如今已经做得很好了。是吗?相信我,不会有那一天的。

O5-10:Baron,别这样,这是议会的决定。我们接下去所能做的,就是将属于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然后去为所有未知的危险做好准备。

O5-1: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还有人需要补充或提出建议吗?(停顿)是的,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不知道我们的选择会带来怎样的结局。而现在仅仅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所有未知的一个开始,我们需要团结在一起。就像Diane所说的,我们现在只能将手里的事情做好。如果真的想保证人类的安全的话,我觉得我们不能再浪费任何时间了。去做每个人应该做的事吧。愿世界会继续美丽。

<记录结束>

Aaron,所以,我们接下去从哪里开始?

从……“人心”开始吧。

可是关于这个的实验,实际上对异常收容并无帮助。

原则上,是的。但是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收容异常上。

为什么是“原则上”?

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仅仅只有异常。

……但这样,不就违背了我们的誓言,以及会议的决定?

不,我们没有。我们仍然在实验和决议下行事,只是所行之事将由我们决定。

……我只希望这个世界能够继续美丽下去。

我也希望,只是我们已经演戏,欺骗,毁灭到了这。罪业铺成了我们面前的路。我们也就只能相信这正义之罪最终能同样生出正义之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