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老贼的面馆

(不会写,就是走廊视角进去,到了办公室门口,看到了门牌上的狩猎者标志,宫野君自行发挥吧)
昏暗的办公室中,显示器仍然亮着,烟灰缸中还有根带着火星的香烟,二者成为了这个房间中仅有的光源。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靠在沙发椅上,眉头紧缩,双手架在鼻梁下放,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个计划,你的前辈很多都提过了,”中年男子双脚翘到办公桌上,系在裤脚上的金色徽章反着光,他微皱这眉头看着显示屏,“对于我们这种小党派这种方案不好使。”
“我个人认为前辈们的出发点没有错误,但是没有找到问题的关键,所以我在计划中加入了自己认为的那个关键。”办公室的角落传来了一个微弱却十分清晰的声音。中年男子轻触电子显示屏,嘴角先是轻微上扬,双手在下颌前抱拳,每翻过一页这些动作幅度也越发变大。“马上通知所有干部开会。”他站起身,走出了房门,“我觉得这个计划可能真的会改变这个世界。”文件停留在了第一页,“天秤计划”几个字在白色的背景中异常刺眼。


世界政府3楼办公区域
“Rico,文件。”一个有着茶色长发的女子从磨砂玻璃窗的另一侧探头出来,长发在空调吹出的风中有规律地摆动着。
“给。”一份用订书机装订好的文件甩到了她的面前。
“对了,还有这两份协议书,这份报告,这份账单……”一份份厚度不一的文档接二连三地扔到了栗须亭名的脸上。
“Rico,你在干什么啊!”生气的栗须亭名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Rico的后方。只见Rico生无可恋地将脑袋靠在了资料堆中,眼里透露出了满满的疲惫。“栗须前辈……基金会的工作的工作这么累的吗,说好文书部门是最轻松的呢……”
看着自己第一天上班就要解决一大堆事物的后辈,栗须亭名也叹了口气,“要怪就怪总统大选,为了数据整理一大堆异常物品研究报告要求审批,平时是很空闲的。”
“你说,这次我们政党,我们是不是要打铺盖走人啊。”
栗须亭名手指轻轻地压在自己的嘴唇上,”理论上是的,但是我们都执政20年了,现在其他党派都处于苟延残喘的情况,这次应该也是毫无悬念的碾压。”
Rico看着杯子里冰冷的咖啡,“说的也是。”


下班之后,Rico坐上了回家的计程车,他看着窗外,霓虹灯勾勒出桥对面的高楼大厦,倒映在了水面上,仿佛是他的 底下有着镜像的都市一般,一根根灯柱从他面前晃过,把他的幻想从远方拉回了车内。
“我们的文明发展了数千年,我们不断地遭遇并克服危机,这是……”车载收音机中播放着富有浓厚的播音腔的演讲,被司机调成了静音,“我们从危机中进步,我们从危机中发展,汇流危机也是一样,我们应”司机不带情绪地背诵着演讲内容,“真是的,每天都轮放好多次,吸引群众也不是这样的啊。”
Rico冲着司机尴尬地笑了笑,想当初自己还是因为这个演讲才有了加入牧羊人的打算,努力学习考上了党直属的大学,现在却只是为了混个铁饭碗。
司机瞟了眼车内后视镜,“小伙子,你也是牧羊人啊。”Rico点了点头,可是依旧看看着窗外的夜景,“嗯,文书部门的。”
“大选将近,最近可有的忙活了吧。”车子停在了十字路口,司机转过身看着Rico,“诶,你说,牧羊人到底有多少异常?”
“不知道,很多。”
“他们又把他们收容在哪里?”
“不知道,异常部门会根据他们的特性去制定专属的收容措施,并分配到几个Site之中,但是我们也不知道有几个Site,也不知道他们在哪。”
“就是那个什么汇流猜想到底是什么?”
“正如小河流汇入大河流一样,我们正在像另一个更大的宇宙转移(吐槽下,我真的不知道加哪里)”
“你说牧羊人有没有办法去解决汇流危机?”
Rico顿了顿,微微转过头,看着自己裤子上牧羊人的党徽,默不作声。
当初牧羊人提出的利用沙漏去获取物资并发出信号希望能得到其他文明的方案。因为其和平性和解决了当下的物资危机,得到了大众认可并借此成为了执政党。但是也有专家提出面对宇宙这片黑暗森林,放飞和平鸽是迎来善良的修女还是成为狙击枪下的尸体无人可知。Rico看着水面,感觉这个星球的未来和倒转的城市一样,不定且虚假。
回到了家中,Rico倒了一杯咖啡就翘着二郎腿坐在了向窗的懒人沙发上看着窗外,高低不齐的楼房包围着一座极高的发着荧光的圆柱形建筑。整个建筑外墙透明,里面深红色的液体起起伏伏,里面细小的颗粒也随着它的流动起起伏伏,颇似一盏巨大的岩浆灯。他看着那栋建筑上发着光的牧羊人标志,不知为什么就是难以心安,想起刚刚出租车司机的话,顿了一会后双手猛拍脸颊,“想多了想多了,还是继续工作吧。”说完便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世界政府物资中心
许许多多的显示屏像是昆虫的复眼一般有规律地排列在监控中心的墙面上,对整个庞大的物资系统进行着无死角的监控。一个穿着白大褂,胸口别着牧羊人标志的青年走到了控制台旁,“钛眼,什么情况要你把我叫过来?”坐在屏幕前的研究员转过了办公椅抬头看着青年。钛眼是物资中心的研究员给他起的绰号,因为他带着一副圆框钛合金镜。“Josephus,你看看这个。”Josephus身体向前倾斜,盯着屏幕,黄色的液体中飘着一个很小的金属,泛着微弱的光,“物资转移的时候出现较大的物体虽然出现的概率不高,但是出现了警报灯没亮就是没问题的,”Josephus重重地拍着钛眼的肩膀,钛眼身体往前一斜,眼镜滑倒了腿上,“我们物资中心的安全顾问怎么会犯新员工的错误呢。”
钛眼推开了Josephus的手,重新带好了眼睛,“不是,你认真看。”屏幕中的金属块慢慢地旋转,逐渐地转到了正面,一个三个箭头指向中心,被一个圆形贯穿的图案出现在了屏幕上,Josephus也不再嬉皮笑脸,瞬间脸色沉了下来。“钛眼,这几天安全阀门没开吗?”
“是的。”
“总阀呢?”
“没有。”
“有没有破损警报?”
“所有异常情况都没有。”
Josephus站直了身体,倒吸一口气,双手放在了背后。“马上找人去系统内调查,这个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钛眼马上拿起了电话,呼叫了其他部门的负责人,“当初的猜想果然是真的……”


还是那间昏暗的办公室,一个人靠在墙角,因为灯光太暗,无法看清他的长相,他双手环抱于胸前,左脚抵着墙面,“牧羊人那边的间谍说发现了疑似人造物体,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中年人坐在椅子上,背朝房门,“天时地利,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物资中心的会议室里面。几个穿着实验服的人坐在桌前,面色凝重,整个会议室充满了压抑的气氛。“Josephus,上次的金属图像还原成功了吗?”
投影前的Josephus点了点鼠标。“我们在里面找到了三个部分,通过图像还原还原出了他原来的样子。”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黑白的图案。“现在没有一个党派下的组织和这个图标一致,而且最近一个月没有任何阀门被打开过。”
“有调查到这个组织的名字吗?”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投影屏幕说道。
“SCP Foundation,语种是英语。”
“英语?你确定不是我们生产的?”
“确定不是。并且制作工艺和我们的水平很相近。”
全场又一次陷入了死寂,过了许久,Josephus才重新开口,“可能,猜想是真的……”


五十年前,天文学家们发现了距离他们所在星系三十光年之外的大型引力异常区域,它吸收了附近的所有物质,包括光。但科学却和他们开了个玩笑,经过一系列计算发现这个区域不像是传统的黑洞,它没有任何质量,更像是空间破了一个真正的洞。科学家将这个理论提出,并提出了“汇流猜想”:就像河流汇流一样,他们所在的空间正在向其他更大的空间转移,并且这个过程很有可能在一百年之内完成。对于这个刚刚探索完自己这直径只有一百光年的空间的种族而言,这场危机是空前的。为了解决物资的流失,世界政府决定改造之前发现的,被命名为“沙漏”的异常,将其作为物资转移装置的输入核心,投放到异常区域的附近,等待它被吸入其中。二十年前,当物资转移中心出现了第一颗铁矿石时,科学家们安心了,至少对面空间是真实存在的。可是安心只是一时的,更多的问题也随着物资喷涌而出:对面的环境适合文明的存在吗?对面空间多大?对面是否存在文明……科学家们把他们存在的空间称为落沙世界,对面的空间称为承沙世界,可是现在,人们像即将汇入海中的沙粒一样,空虚而迷茫,而这一个小小的基金会标志,落入水中也注定了会荡起阵阵涟漪……

[[include component:image-block
    name=http://smlt.wikidot.com/local--files/silent05/s.jpg|caption=文件附图.4。背面附文:“拾老屋阶而上。”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