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存

致所有合著者:
请在这里留下你的wikidotID以便统计:
DRXI_imagineDRXI_imagine
Dr-wengwanDr-wengwan
Christoph RayChristoph Ray
ShineShadowDShineShadowD


写作要点:
设定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D-07是一个意识,有无数的复制人存在于很多个宇宙中,潜伏在PCS员工身边,负责监督和协助异常的放生工作,D-07精通军事,格斗术以及其他(你们随便设定反正每一个个体都可以不一样)

主要内容是各个Etis执行放生工作时经历的事情,第一人称

篇幅稍短,希腊字母做标题,写作风格随便,多元化更棒√

请各位在沙盒里写完复制粘贴到这里
我把β写完也这么干


ω


噔噔咚


α


我站在那艘阿利伯克的甲板上,暴风雨无情的拍打着海面,这是行动的第四天。

船舷上喷涂的Etis-107标志和编号已经在弱酸性的海水中泡得锈迹斑斑,远处的飓风眼闪烁着红光,我再一次举起望远镜,叹了一口气。

其实在那个飓风莫名其妙出现在太平洋,而且几乎推平了冲绳之后我们就应该注意到的,现在都拐了个大弯逼近海南岛了才出动,真的是失职。

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打破了雨夜,是发射指令。左边的Eits-108舰首震动着,垂发装置开始喷吐火焰,“标准”-3 Block III增程版钻入云霄,在空中掠过,只留下发动机的咆哮和云端的红光。

助推火箭落入水中的声响在暴风雨中几乎不可闻,到达预定速度后,吸气式超燃冲压发动机带动弹头继续飞行,空气摩擦受热使它变成远方的一个耀眼的红点,近处只留下高速飞行的尾迹和姗姗来迟的音爆,它像一把利剑刺穿了大气层,又落雷般坠入飓风眼。那红点与飓风最终合为一体,在那一刻,亮光吞没了世界,天与地都仿佛在湮灭的光华中消失。我因为直视强光而在风雨中流泪,泪水,汗水和雨水混合着滴落在甲板上,我挣扎着举起对讲机:“㜲婉,准备发射破墙穿甲矛,开始位面折跃,带我们回家。”

第二天,渔民们口口相传着两个传说:无故出现的神秘飓风和夜半冲进飓风再也没有回来的两艘军舰。


β


这次是哪里?

我努力的歪曲身体,希望能看到雷达舱唯一的舷窗外的风景,可惜失败了,外面除了猛扑而来的峭壁什么都没有,我甚至可以看到一只惊惶的鸟儿扑打着翅膀飞出它的鸟巢,连里面三个洁白的鸟蛋都不管了。

Eits-117震动着,我用力的抓住身下皮革坐垫才不至于飞出去,整艘舰的倾角已经到达了接近45度,姿态发动机徒劳的喷吐火舌,没感觉到飞行姿态恢复稳定,火焰却烧焦了我那一侧岩壁的树干,那些鸟蛋?早就不见了。

PCS-117猛烈撞击着这艘长120米的空天战舰,座头鲸一般的身躯至少比Etis-117大两倍。无数长在它下颚处深红色的,仿佛无数肌肉组织麻绳一般拧结在一起的须胡乱挥舞着刺穿了复合装甲板板覆盖的墙壁,将雷达室中所有的玩意打得火星四射。

我抄起手边唯一的武器:一瓶二氧化碳灭火器,只见白雾喷射,那些触须变得僵硬,表面覆盖了一层霜。我立刻扭动身体,从触须的缝隙中钻出了雷达舱,进入指挥中心。

指挥中心空无一人,逃生仓的位置只留下三个空洞,狂风从洞口灌入,吹得我睁不开眼。我努力辨识着电脑屏幕上的定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