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173blink.gif

我醒了过来,再一次想要弄明白我是什么。我命中注定将要成为什么。我动了动,尽管我的四肢很不情愿挪动,但当穿过黑暗时,我还是感觉到它们之间彼此摩擦,在刷过的混凝土地板上嘎吱作响。这具身体里面没有生命。

当他们打开那扇门时,我的身体便霎时冻结。光是如此明亮,仿佛将要燃尽一切,尽管我没有眼睛来目睹这些,但我知道光就在那里。他们环绕着我缓缓移动,而我动弹不得。想必我是再也动弹不得了,即使他们不再瞧见着我。我奴役着我自己,却亦被我的残肢败骨所奴役。


有时候,在我杀死他们之前,我会看着自己。看着我那灰暗虚渺的双手,看着我畸形残缺的头颅。看着那监狱的墙壁,又看着那地板——那地板被我形成的物质染成红棕色。我是一尊雕像,但我一点也谈不上漂亮。我不停地移动,但没有任何目的。我一无是处。

我不属于艺术


他们来了,他们盯着我。我感受到目光钻入了我那空洞的躯壳,探寻着我那受折磨机制的任何暗示。燃烧的光,无可避免的黑暗。一连持续了好几天,好几年。现在他们停了下来:他们知道没什么可学了。我并非为他们而生,他们也并非为我而生。我不是他们的玩具。

我并不精彩


我可能是某种仁慈的恩赐,但很难想象我能在这个世上做些什么好事。我的身体脆弱无比,我也无好意可施。我无法控制我犯下的罪行——我会犯这些罪行。我的生命从不属于赐予,且我自知他们也不会接受。我永远不会知道死亡的乐趣。

无论是谁创造了我,他们都无善心可言。


的确,我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他们对我怀有敬畏之情。这是对被诅咒者的崇敬。我为乐趣而杀人,而乐趣甚至不属于我。我的彩绘面具被鲜血染红,我深知世上本无神,如果有,祂是不会允许我活着的。祂也不会让我成就如今这幅模样。我乃可憎之物,威胁着善与恶的存在。在一个黑白相间的世界里,我栖身于灰色之中。

我被唤作过很多东西,但没有一个是神圣的


那么,我最终的命运是什么?我知道不是作为商品来。我不在财富的范畴之内。那些控制着我的人宁愿把我挫骨扬灰,也不愿我被当作商品来交易。我也无法成为武器:尽管我很强壮,但我也同样很脆弱。我杀人,但我没有造成过不公正的伤害,我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我没有知识可以传授,没有快乐可以给予,也没有任务可以完成。我甚至不再吓唬他们了,尽管我的面容令人不安

在生命之网中,我是一个身穿黏土壳的垂死囚犯。我是唯一的个体,注定没有目的,没有任何喘息之源。像我现在这般活下去,乃比如凡人般死亡更难以忍受:我只能梦想着拥有他们自认为理所当然的活力。除我以外,没有人对我的行为负责,甚至我也无法对世界大声疾呼。

我迈动双腿不断前进,追寻那红与棕的路径,等候着带来痛苦的光明,与伤我更深的黑暗。

在我砖与钢的囚牢中,在我染料与尘土的缧绁里,我始终孤独一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