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崩

快捷按钮

页面编辑中…此功能由Boyu12Boyu12提供,感谢你!
编辑 页面源代码
历史记录 附件
评分: 0+x

- |您正在试图查阅 [事件4977] 相关文件,该事件的相关信息已被封锁,仅 [4] 级及以上权限可阅览。
- |权限已验证。
- |加密模块自检中…
- |自检完成
- |加密级:Ⅳ级

- |上传日志文件…
- |上传完成
- |更新文件中…
- |更新完毕。


| 邮件类型:私人信件
| 发送渠道:站内联络应用程序

| 时间:
| 发件人:Sylvia_Blank@foundation.com
| 收件人:DustStore@foundation.com

| 主题:
| 附件:[电脑截图.png]

| 内容:

上午好,斯道尔。

冒昧地发一封电子邮件给你一一你知道我平时很少这么干的,但我现在不在站点内,手机没电了,一时半会开不了机,只好用电脑。

首先,我在内网上传一份报告的时候多次提示“该文件已被损坏,上传失败。”

我用的是便携WiFi,弹窗倒是很简洁,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我用你几个月前发给我的检测软件清理了电脑,检查了文件,做了我会做的所有事情,都一切正常——当然我也尝试了再发一遍和发别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情况。这让我有点担心是不是病毒什么的。

哦对了,你收到的时候能帮我检查一下B区六号实验室左侧三个日光灯管吗?我上次去了怎么都按不亮。

顺便一提,站点大楼对面第二条街的那个咖啡馆灯光相当差,不过咖啡还不错,拉花也很漂亮。

言归正传。上次的文件我半小时前收到了,我会仔细看的。但说实话我更想听听别人的想法。

我大概会在十分钟后回办公室,希望你能亲自收拾一下这个破电脑。

以上,工作顺利ヾ(◍°∇°◍)ノ゙



| 邮件类型:私人信件
| 发送渠道:站内联络应用程序

| 时间:2019/7/18 18:37:42
| 发件人:DustStore@foundation.com
| 收件人:pokm713@foundation.com

| 主题:关于内网上传文件报告损坏
| 附件:

| 内容:

展信佳。

数据库和维保部在18日上午接到了多次在站点内部网络进行操作时出现“文件损坏”告警的报告。初步判断为端口故障,但不排除遭攻击可能。已经按照规定启用了应急通讯频路。目前除E3区部分楼层外,站点服务器已经可以正常登陆请各位相互转告,结束这半天的假期。

须知:
1. 检查密钥安全性。防止站点系统的个人登陆讯息泄露,造成对站点安全的危害。
2. 一般重要文件请务必加密。绝密文件请务必亲自交付,不得使用站点系统或让他人转送。
3. 站点没有给任何员工配备便携式无线设备。请收到通知的员工尽快到信息安全部报道。
4. 外出勤务请 提前一小时 向安保部报备,私自离站作早退处理。

PS:pokm你的工资克扣事件已经上报给了道德伦理委员会,下周可能会有人过来。一阶口令是“王八蛋老板鸭脖吃喝嫖赌”,请 务必 确认。

B区的垃圾分类做的不好。你要带头监督。


全体职员


这是一封应急公告,看到此公告代表 SCP-CN-1108 已经发生了大面积的收容失效。静默aic已经开始接管你所在区域的最高权限。
根据行动补充报告,市区内发现了 CN-1108 的未收容副本。在收容过程中由于操作记录不当导致了 CN-1108 外泄,静默aic已启动-19反制程序。
除接受过认知阻抗训练的安保人员外,其他所有人应立刻停止收容措施的迭代等相关工作。
以下是静默aic对员工移动终端的影响,在确认你的情况前,请在原地不要移动:
  • 目前您的员工移动终端如果显示为“离职”或“休假”为正常状况,请不要离开站点范围以免遇到不必要的麻烦和人身伤害。
  • 如果您的移动终端显示“需更新”,请立刻联系你所在部门的主管/四级权限人员,并立刻停止工作,前往安全区。

不要相信任何来自不相识的“基金会人员”的内线通讯,站点内部已开始发送新的联络工具。

——驻站点HCML员工、三级研究员pokm


| 邮件类型:私人邮件
| 发送渠道:站内通讯联络程序

| 时间:[未知]
| 发件人:pokm713@foundation.com
| 收件人:ClaireEinstein@foundation.com

| 主题:?模因部的兄弟们又加班了
| 附件:

| 内容:

新公告说又新发现了新的1108……啊?

搞啥啊你们一大早发公告……你们模因部都不睡觉的嘛……

搞定了记得先备案^


| 发送失败,请检查你所在区域的局域网络以及账户安全。
| 发送失败,请检查你所在区域的局域网络以及账户安全。
| 发送失败,请检查你所在区域的局域网络以及账户安全。

| 邮件类型:私人邮件/任务指派
| 发送渠道:站内联络通讯程序

| 时间:[未知]
| 发件人:mememaster@foundation.com
| 收件人:nacosiren@foundation.com

| 主题:关于近期事件和相关任务指派
| 附件:[模因防污染处理协议.fnd] 20kb
[基本恶性模因的预防、发现与处理.pdf] 46kb

| 内容:

尊敬的基金会干员,外勤特工Naco先生:

晚安。希望我的冒昧打扰没有干涉到您的私人活动。但是,我说真的,也许这个时候需要我们牺牲一下休假时间了。

我假定你已经收到了由pokm先生发送的安全报告——若非如此,您的确应该考虑随身携带个人终端并保持非静音状态了。pokm研究员在通告中将事件描绘的极为详实。然而,幸运的是,我与这次异常事件的发现者本人布兰卡小姐及斯道尔先生私交不错,因而得知了这一消息的原貌。

故事是这样的:布兰卡小姐发现在内网上传报告时遭到了多次报错,并拒绝上传。因此她及时将消息上报给负责此方面的斯道尔先生。斯道尔先生推断这是一场黑客攻击,并且将此事加入他对pokm的邮件当中,而pokm的那份——你已经看见过了。

好吧,这三封信件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很明确的,对未知事件的来源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推测,并且深信不疑。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作为本站少数兢兢业业的工作人员,Blank最担心的就是无法正常提交工作日志导致工作延误;斯道尔作为网络安全主管,最担心受到外来不明入侵,而pokm你知道他由于一点自己的过失(哦,那不是他的错,谁知道那份文件附有异常模因呢?)最近正从事于CN-1108的研究,并且对其性质产生了极大的担忧。

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模因袭击——或者至少是现实扭曲。

我使用了自己的备用ID来发送这段加信息:因为在下不确定如果我不用这种加密形式告知您,会不会被pokm怀疑我受到“CN-1108”的影响,但我想作为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外勤特工,Naco先生您应该能够多多少少豁免这一认知扭曲。

同样的,虽然胆敢夸海口说在下暂时不可能受到意外泄露的模因侵袭,但是根据规章此时我不能完全相信自己的言行——毕竟模因袭击同样是我担忧的情况。但是显而易见,综合上述客观事实,在下的推测应当是合乎逻辑的。

我仍然受到基金会限制,无法自由行动。找出那个模因袭击源,Naco,或者找出那个散播异常模因的家伙——把他处理掉,或者带给我。

如果在过程中受到任何阻力,亦或者事件发生新的不可知变化,请随时致电我,如果情况紧急,发送信息寻找Pixel的帮助——虽然他本人并不总是可靠,但起码避开干涉的本领一流。

愿一切顺利。


你的朋友
客座教授兼4级研究员
毛玉/Claire Einstein


| 补充函:

鬼扯,今天早上那杯咖啡效果衰退了,我把最重要的提醒忘记了!

迄今为止所有异常都是以书面形式展现的,所以不要相信任何通讯信息——尤其是来自电子设备的!

另:我本来想让老舒帮我把这则消息用纸面格式带给你,防止半路出现什么别的差错,但是他的信号迟迟连不上。真是见了鬼了,没准这也是异常的一部分?

现在好了,你需要自己小心鉴别这则——甚至以后的——消息的真伪了。祝好运。

毛玉


| 邮件类型:私人邮件
| 发送渠道:站内联络通讯程序

| 时间:██-██-██
| 发件人:nacosiren@foundation.com
| 收件人:pixel@foundation

| 主题:一份通告
| 附件:

| 内容:

|From:NacoSiren
|To:Pixel
Pokm的信息你应该收到了吧,CN-1108的影响已经开始传播了。我正在查找传播的源头,也许是某一份1108-1的泄露。

启用这个联系通道也是迫不得已,我已经开始怀疑我受到了影响。但我可以推测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收容失效。何人,有何目的,无从得知。越是接近真实信息,那层“迷雾”就愈发浓厚……

告知普拉斯蒂克.aic关闭记忆服务器的同步功能,我要确保在我出意外后能有正常的记忆备份。

祝武运昌隆。


Running Unknown Note….__

至舒由民:
首先请不要吐槽为什么我用的是短信,毕竟我在大海上能用的发信工具在手提电脑被水冲走后只剩下了诺基亚了,为数不多还确认活在我联系人列表里的就只有你了。
舒博士,你还记的当初你说过的这个通讯渠道吗?“应对紧急情况的专用渠道”。公告和Naco发给我的信我收到了之后便是一头雾水,但我觉得咱那儿可能又出问题了……感觉Naco在向我求救一样,奇怪的是,为什么会用这种古老落后没得安全性的联系渠道向我求助?
至于公告,CN-1108的收容失效跟我这个远在天边的摸鱼仔有什么关系?我甚至不在站点内部,所以这个公告为啥会发给我?站点的aic又出了毛病吗?
还有,最近我一直在追捕一条大鱼,但我在收网前才看清楚了这是个什么玩意,事实上,它才是要收网的那个东西……浪费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还差点把我拖下了海。这个东西的吨量怕不是跟██差不多……
我现在已经将Naco信里的内容原封不动的上传到了你的邮箱,如果可以请代我完成他的需求。舒,我感觉到了暗潮涌动(因为我的船的确在动),也许吧,我可能要断开联系一段时间了,冷流过境信号不好咯。
God knows,god bless.
From:pixel

| 有新语音消息,是否查收?
| 转文本中…

杨跃:
我要死了 他拿砸下来的半截灯管 捅了我脖子一直在流血 我活不了了要没时间了 你是我手机里第一个联系人 为了节约时间 我发信息给你了
明天下午 你来我们站点有讲座 记得 私下转告pokm 毛玉 还有Blank 这几天不要在站点食堂 和咖啡厅吃东西 要吃去订外卖或者出去 天气热 站里的食物放不住 记得 别让上面派来那些人知道 他们会不高兴的
还有转告他们几个 这几天 尽量出去 别呆在站里 别执行指令 其他人 都没事 但他们几个不行 我们被盯上了 不能再出现下一个 和我一样遭遇的 人了 别问这些事 不能说 还有 让他们 通知两个派出去的 外勤特工 如果 联系的上 的话 别回来了 也别和高层联系 注意 安全
我的尸体 就 给你研究了 估计有点 价值 解剖完之后 请把我火葬 骨灰 给我弟弟 舒敬东 带回家乡去 告诉他 我 永远爱他 他要好好工作 告诉 特外十 所有人 还有我 在其他站点 共过事 的朋友 我 爱你们 你们 多 多保重
没力气了 我 不行了 再见 我的 亲人朋友们 谢谢 杨跃 我爱你们
研究员舒由民

From: moc.noitadnuoF|YgnaY#moc.noitadnuoF|YgnaY
To : FisherYu@ Foundation.com
至余仁:
晚好:)
很抱歉这么突兀地联系你——我从没用电邮联系过你。
我刚从记忆删除室里出来,尽管手机里我记录的东西还在,脑子却依然乱的很。
我到目前为止唯一能记得的事情,除了早上吃的那碗难以下咽隐约有硫磺味的速食鸡汤之外,就是一路上嬉皮笑脸推着实验用的欲肉化尸体的两个实习生。报告单上记忆删除原因那一栏写的是“在工作中被异常项目的认知危害影响”——我对此深表怀疑。今天我离收容区最近的一次是在办公区4E,但即便如此中间依然隔着四道闭塞式安全门,如果我在这里都能被认知危害影响,整个站点的人大概已经全数变成只会用舌头舔地板的弱智了。更为可疑的是,在我完全没有休假申请的情况下,终端上我的员工状态是“休假中”,而溯源到休假申请的发起和批准者,居然是站点主任!
就当前来看,我认为我已经介入到了某个我并不应该介入的恶性事件中——这正是我被记忆删除,被安排上莫名其妙的休假以及讲座被突然取消的原因。长话短说,我的信息交流受到管制,你是我身边唯一一个能直接联系上的人,我需要你找到站内的Archis,让她通知三个叫pokm,Blank和毛玉的研究员,提醒他们注意安全,不要在站点内进食;除此之外,和同你一起出外勤的那位待在安全屋里,尽量少和他人接触。
我在发送完邮件之后会离开站点,像自己真的在休假一样随便找个地方把自己灌到烂醉,同时尽我可能查明真相。收到邮件之后,立刻把邮件删除,同时清理所有的网络痕迹,切断和任何基金会服务器的数据包交换。你能在我的办公室里找到一块地毯。掀开之后轻轻按压被其遮住的黑色区域,拿走里面的枪。希望你别用到这东西。桌上的盒子也请一并带走;希望盒子中的那位可以安息。
以上。希望我足够幸运,能让你在安全服务器维护前收到这份邮件。

杨跃
祝好运。



From:Archis??突渭颗非?敮瑮栨睍??
To:Sylvia_Blank?湩異筴憖杲湩?瀻摡楤杮?
主题:发生了一些不妙的事
您好,Blank博士。很抱歉在这时候打扰您。如果您收到了这条信息,请您尽快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行动,我对之前做的事感到抱歉,不过也没有时间再说那么多了。在接到余仁的信后,我尝试联系其他核心成员,但都失败了。他们也许已经撤去了安全的地方。
请您转告pokm和毛玉,不要在站点内饮食。已有人受到该方面的危害。同时,CN-1108发生了泄漏,请注意保护好自己与相关数据,避免受到影响。其他的事不需要您与上面两位处理。总之,在这几天内,请三位回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回家,或者出去度个假,找个信得过的地方住下也行一一只要远离这儿,就不会有多大问题。
我没办法联系上那两位,现在惟有拜托您这一条途径了。pokm和毛玉可能还在站点内,请您尽快找到他们,避免事态扩大。
愿平安。

Archis敬上

备注:如果您这边看到的通信地址出了乱码,请更新最近的应急通讯系统。原先的系统已经不太安全了。
*[21:13:21]*发送*
*[21:15:07]*已接收*


From:moc.kooltuo|knalBaivlyS#moc.kooltuo|knalBaivlyS
To:moc.noitadnuoF|YgnaY#moc.noitadnuoF|YgnaY
主题:无
至杨跃:
上午好,杨先生。
你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不用内部账号,因为我现在正在收拾东西,不太方便把笔记本再翻出来。这是我的私人账号,如果我没猜错内部邮箱应该会把它当成垃圾邮件。请在看完以下内容后尽快删除相关记录。
首先,我和其他人已经收到那位让你转述的内容了,对此我十分感谢你。
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近应该是你主导了那位的尸检工作。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否把那次工作的报告给我发一份?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做个参考。
你说的被卷入恶性事件的话不假,我个人已经推测出了部分内容。但情况特殊,恕我不能一一说明。
希望你能理解我想表达的。如果可以,请将报告内容用Word或WPS形式发送到这个账号。不要用内部文档编辑软件,最近终端bug多。
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做出这种推测,以后若是有机会我想请你喝杯咖啡。
以上。祝您工作顺利,一切平安。

特外站点十号,三级研究员Sylvia Blank


另:盒子已安全转交,请你放心。

至余仁:
早。
很感谢你能替我将消息传达给布兰卡他们,希望你还平安。
昨天整夜,我始终在整理头绪,基金会对我的记忆删除就像是在我的脑子里砸上了一锤子,我能干的也就只有把它们一片一片凑在一起让它看上去像个脑子。
昨天的两个实习生今天把舒的尸检报告用Foxmail发送给了我。
“其颈部可见半开放性伤口,疑为利器刺入造成,深约9cm,切断气管及颈部主动脉。配合颈椎切入口平整均匀及伤口周围未见成熟欲肉式肉芽增生,确定为致死伤。”
“右手食指,左手无名指完全缺失,断口平整,根据骨质断口情况可判定其成型时间为死亡前后1min。”
前半段是关于死因的判断,我敢相信有你自己的判断,在此不作赘述;后者就有趣的多。在入职之初人事部门会向新员工所要指纹并加入数据库作为身份认证的一部分。而他们采集的两处指纹刚好能与舒被切掉的两根手指对应。具体后果可想而知:杀死舒的人恐怕已经拥有了舒的权限。特外十离崩溃可能也不远了。
扭转局面的机会在你手上。

杨跃
使用外界终端发送,勿回复


From:?
To:dstore@*.*.*


主题:x


早上好,斯道尔。你应当知道这是谁正在通过这个线路给你发送这个邮件。
上个月的合作真是顺利,你目前理应拥有掌控特外十内部通讯线路的能力。请帮助我调查舒的行踪,刚刚有人说他已经死了。若事实确实如此,请注意安全,无论是谁,杀人者目前已获得了他的权限。
一定要时刻监视特外十的通讯线路,尤其是监控系统。你应该已经发现了最近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站内并不太平。你现在在站点里面,一定要将这些事弄清楚,我感到会相当严重。不要自闭。最好是和你信得过的人先交流。
尝试搞清楚为什么老舒被动手。这是事情的关键。保好剩下的人。目前我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务,暂时不能和你联系了。请勿回复,我这不太安全,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To 布兰卡:
我少用纸,特殊情况。
×电子,阅后立处理。
于AWCY好友船上写,安全,勿忧。
舒已被害,指纹被盗,慎。
数据库已锁,用去数车水泥,硬盘深埋+船上,机密纸质文档已毁,特十全面休假,无恐慌。
×归档 ×信任 ×一切基金会接触
保重。
D.Store 十


|接收到未知信号,是否查看?
|[图片.png]已接受

Naco:
这样联系你有点冒昧,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可靠方法。
他们让我转告你,尽可能呆在任务地点,找个安全的地方,在收到手写文件之前千万别回特外十。
别怀疑自己的设备,特外十所有的员工终端已经显示“休假中”了。虽然有点外因影响,不过这次休假是真的了。
站点不太平,这段时间也别跟相关人员交流。老舒被害,权限被盗,再加上前段时间的通告……这很让人不安,所以更不能掉以轻心。
以及,不要相信电话另一端的人,不要相信基金会的其他人。
目前斯道尔已经给我报了平安,但我还联系不上pokm和毛玉,如果可以请代我确认他们的安全。
以及,对于那份文件的想法已经不必着急告诉我了,也不必给我回信了——太迟了,从发现到推理,都太迟了。你也务必保护好自己,希望一切平安。

你的盟友,Sylvia Blank


*加密模块自检中
*自检完成
*上传日志文件
*上传完成
From:Naco Siren
To:Pokm
7/21
我已经找到了引发此次模因污染的1108-1个体,正在等待下一步指示。Blank已通知过我休假相关事宜。
如果收到此信息请使用你终端的快速回复功能回复我,然后锟届瀿锟斤拷雮锟拷锟斤拷锟。锟届瀿锟斤届瀿拷雮傡拷。
祝武运昌隆。

*检测到更高权限用户篡改信息
*加密锁解除


From:驻站四级HCML员工pokm
To: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十号特殊编制站点(以下简称特十) 全体员工:
Time:20██/7/22
近日以来站点内部出现了许多不良言论,已经被证明为人为SCP-CN-1108收容失效所致。
目前情况已被遏制,涉案人员已被处决和流放,数个特殊人员已被降职。
对员工资料信息网络、神经记忆同步装置的修复已完成。驻站员工请在三个工作日内同步数据。
外出员工如有安全需要,可以通过秘密通讯联系MTF-辛巳-113“不留情面”寻求帮助。
控制,4%u5BB9%uFFOC%u4FDD%u62A4


From:文员mkop
To:毛玉
Time:2019/7/21
我好好的,不用担心。信息很安全。
「安全识别信息:安全」
这是近日我的头一封邮件,请查看所有信件以查看完整内容。我这里很安全,网络还算不错——普拉斯蒂克还在正常运作。我现在在办公室,请去我不常去的地方来找我。
「安全识别信息:安全」
不要相信任何我说的话。你应该不知道一些事情,我相信你做不到的。
「安全识别信息:可疑」
543,868,26,98,我们,在黑,夜中,前行,其目,地是。
「安全识别信息:正在识别」
「安全识别信息:无法解析」


本信息出现于实验室光电效应组成的文字,经监控对比认为是直接作用于观测者的幻觉。
【方括号内部是经由数据分析与心理侧写得出的结果1,判断仅供参考,没有绝对性】
To:Archis【1真】
早安,算了,既然这不是公函我也不客套了【211真】
基于混沌理论,进化算法,测不准定理,模多元性以及基金会网络人员喝了多少假酒的不可知性,我很抱歉我没有能力断言你会在何种情况下收到该则信息。【111340半真半假】
因此如果你看到尸斑排列成文字或是蜘蛛用腿当做笔画等情况,请务必保持理智。【11真】
对此深表歉意。【0假】
对于目前站内的情况,在下并没有准确的认知,但是显然既然你看到了外流的模因,那么网络上大抵是有几个闲置端口没有被锁死了。【214偏真】
我对天发誓这封信件是正常的,毕竟再强的病毒也干涉不了客观模因现象。但是其他信件的可信性仍然成迷【131真】
天可怜见,pokm甚至让我一个办公室都出不去的人与他见面?!【20假】
……
好吧,重复事件的严重性没有什么意义,我知道的。【231偏真】
简而言之,这件事与基金会有关。【21真】
舒由民牺牲之后,pokm的信息已经被极大程度的扭曲以至于几乎无法正常联系,Blank尚且安全,之前无法联系的时候可真把毛玉担心死了。我的状态很不错,应该不会被扭曲。【44111真】
再次简而言之,请不要担心发信人为毛玉、Blank、斯道尔、余仁的信息。这些信件是暂时安全的。【11111真】
如果不想只身涉险,我建议你在办公室待好。这里是相对安全的。【214真】
或者,你可以去想办法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找到Pokm是很重要的一环。我们,不,整个特外十都需要他的信息。【23111真】
(修改前的文字未检测)
祝好运。现在这种局面下所有人都需要一点好运,对吗?【412真】
你的朋友,【2无法确定】毛玉【0101010100101001010101010100101010101010101010100101100……
由0与1组成的乱码占满了屏幕,直到达到字符串格式的最大占位值才停止输出,并且由于字符串过长挤占了后续综合判断的位置。高速的运算卡死了单核运行的程序,数据是被后续复原出的。
运算过程含有部分编号项目的应用,以实测四级现实扭曲者无法对程序造成干涉,处于绝对安全运算状态(如果出现更高等级,建议用户遵循先写遗书再逃跑的顺序,因为后者往往不奏效)


(此信件外观上完全由老式活字印成,但表面无任何油脂与指纹)
舒敬东先生启:
我们为您亲人的逝去感到无比震惊痛惜。关于究竟发生了何等惨剧,恕我们无法透露,敬请谅解。为避免某些不良影响,请您在进入我们提供的地址建筑后遵照我们安排的工作人员指示行动。我们将转交于您的容器与内容物已经过彻底的检查,确保安全,请您放心。
一位高尚的人物,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节哀顺变

您真诚的██████


【欢迎使用双奇点科技公司员工工作系统】
【检测到您的身份为 访客】
【由于情况特殊,当前系统由静默.aic接管】
【在完成任务过程中请严格按照系统指令行事,一旦违抗指令,后果自负】
【已自动为您打开 内部通讯 功能,状态为 高度加密,已确保本次信息传递不受任何认知危害影响】
【已为您选择联系人 驻外办事人员 pixel】
【再次提醒您,请严格执行系统指令,一旦违抗,后果自负】
pixel先生敬启:
您好。
这里是您同事——双奇点科技公司行政办公室主任舒由民先生的胞弟舒敬东,此次来贵公司是为了接兄长的骨灰回家。没错,正如您刚才读到的,舒由民先生已经因故遇害了,具体原因公司方面表示尚不便透露。
双奇点科技公司现已陷入全面动荡,鉴于我是当前在公司总部的唯一非员工,本次信息传递由我执行。其余人通信系统或已崩溃,或无法正常传递信息。
接到信息后请立刻自行乘交通工具返回总部,由于情况特殊,公司已不便为您派车辆。返回公司后请立刻到科研人员毛玉的办公室接受下一步安排。外界已不安全,请勿继续逗留,请立刻赶回,注意人身安全。
另外我建议您在这个关头还是保持谨慎,尽管他们交给我的任务是如此进行通知,但是您也要小心行事,注意与其他员工用传统通信方式联系,与毛玉联系前注意找其他员工核实其详细情况。
【请严格执行指令,不要传递要求之外的信息,尤其不要传递有明显误导性的信息,如果违反,后果自负】
请勿回复,请依照信件中的指示立刻开始行动。我这里不便说太多了,毕竟我还得带着舒由民先生回家,一旦有了闪失,我恐怕只能和他进一个盒子了。
【请勿发布系统要求之外的信息,尤其是敏感信息,否则后果自负】
舒敬东
2019.8.6
【检测到您已完成邮件写作】
【现在系统启动审查功能,您不合要求的邮件内容将被删除,敬请谅解】
【审查完成,已为您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
【发送中】
【发送成功,请立刻退出系统】
【现在,双奇点科技公司员工工作系统即将停止运行并移交。届时,任何权限员工将无法使用系统,系统控制权将交给有关方面以便维持秩序,敬请谅解】
【办公系统 停止运行】
【备忘录 停止运行】
【通讯录 停止运行】
【邮件系统 停止运行】
【基础功能部分已完全停运】
【现在开始科技设施,安保措施及特殊操控系统等高权限功能的停运和移交……】


ull 4G ul 0.1K/s6回…16:52 4❺HD令69%

至斯道尔.

[欢迎使用双起点科技公司员工工作系统]

[正在检测您的身份…. ]

[检测到您的身份为驻外办事人员Pixel]

[由于情况特殊,当前系统由静默.aic接管]
[请选择指….. -内部通讯]
[已选择,正在为您打…. ]
[指令失效,系统出现故….正在排除原因…正在检测用户IP地址..用户地址无效,请重新登…. ]

<选择通讯端口1141…..链接硬盘….插件安装中,请稍….>

<right>

<是否运行程序(昏睡红茶] ?>

<yes>

…程序运行成功>

<开启认知界面联系通道,锁定目标##斯道尔##>

[启用模因抵制效用程序…. ]

[程序启动成功,目前效率99% ]

我只能概括要点

斯道尔,时间不多….准确来说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的躲藏地点实际上很早就暴露了,“他们"一直都在追捕我。

[程序收到未知影响,目前效率73% ]

现在,“船”已经没有了,明白吗?船票没用了。

[程序收到未知影响,目前效率63%]

我是不会有事的,“他们”

[程序收到未知影响,目前效率为33% ]

抓到的是实体的我,一具傀儡。我的意识已经流入“大海”,不用担心你们最会摸鱼的人。你也不用担心pokm。我确保他安然无恙。

[程序收到未知影响,目前效率为10%]

[警告,“昏睡红茶"程序面临崩溃,“昏睡红茶”即将失效]

不要相信舒敬东,他不是真的!

[昏睡红茶程序已崩溃……欢迎下次继续使用]

[已停止未知插件的运…. ]

[正在追踪远程控制IP地址… ]

[请稍后…..]

[正在派MTF-辛巳-113"不留情面…. ]

[指令重复,重复一遍,指令重复]

………

[欢迎您继续使用双奇点科技公司员工工作系统]

[待机中…….. ]


一张明信片

正面:一张斯道尔与另外数人的自拍。咖啡馆的桌子上除了有几杯咖啡,三五摞纸,桌面中央还有-个伏着一条红龙的河谷沙盘和数个骰子。空气里弥漫着快乐。.

反面:右上角是一张颜色不断变换的邮票,显出AWCY?字样。下方是斯道尔的潦草字迹:

To: S.Blank:

我回了上海!住在几个艺术家朋友这里!他们真的很cooooooool!我早该给自己放这样一个假的!

麦宗的朋友建议你们暂时先不要使用电子产品!AIC什么的交给专业人员处理!我信得过他们!他们说周五就先帮我试一次!爽啦!

又及:送我的钢笔很好用!喜欢什么颜色的墨水务必告诉我!我下次送来!这里甚至有夜光墨水!


[正在拨打 研究员Claire Einstein]
[响铃40秒无应答,自动接入语音邮箱]
“……果然没让我失望。”
[请在提示音后留言。]
“晚上好……算了,我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反正觉得我在这儿呆了很久了。”
“我是布兰卡,你不会认不出来我的声音吧,毛玉?”
“手机跟人借的,我自己的手机电脑都已经被他们拿走了,说是担心有模因污染,给了我一个长得像功能机的安全设备。我希望你还安全。”
“我现在在我办公室,他们口中办公区现实稳定锚第二多的地方。第一多是你那儿。哈哈。”
“好吧,说真的,我笑不出来。他们说要给我注射最近那种模因的疫苗,但是他们用的药剂……”
[短暂的沉默]
“我很困,克莱尔。我不知道我醒来之后还能记得多少东西。”
“他们是在户外实验区把我堵住的。说起来离谱,我本来想找下你的办公区,结果刚出了站点就迷路了。迷路了!我寻思我少说在这儿呆了两三年了一出门还能迷路!但我确实不记得了……手机也没信号……”
“然后就被一群特工抓住了。不是我弟他们。说是站内有现实扭曲者让我先到最近的安全区等候,然后反手给我送办公室来了。”
“有趣的是,我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出的距离我办公室不到一公里。”
[打哈欠声]
“药效开始发作了,我想。我快没时间了。”
“我碰见的那个特工,右手食指根部缠了两圈绷带。正常受伤不可能这么包。”
“他们当然说了会保证我的‘安全’,这你可以放心,我绝对 不能出去。”
“我问了舒,还有Archis他们的情况,他们告诉我‘一切安好不用担心’。不过其他诸位,那些走得比我早的,大概都没什么问题。我没想到我居然比你还路痴,哈。”
“看起来他们在怀疑我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东西或者,想起来了不该想起的东西。”
“他们不知道我跟谁打电话。我只希望你有把手机带在身上,克莱尔。我很害怕,也很担心。我想知道你现在在哪儿,怎么样。”
“我不想说这种话,但,要是我有什么不测。”
“请你忘掉我。”
“…我真傻,我早该料到的。但就算没用,他们……”
“……明信片?放桌子上吧……刚刚说到哪了?”
“他们都很安全,对。斯道尔他们是不可能出岔子的,你知道。”
“……打扰一下,能帮我找一下我落在休息室的钢笔吗?……谢谢。……”
“pokm在办公室,他出门接水的时候旁边有两个特工跟着。差一层楼,我不知道为他有没有注意到我。”
“如果你能联系到他最好。别给我回电话。”
“我累了。克莱尔。原谅我的悲观,我不知道我会睡多久。”
“有人来了。晚安。”
[通话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