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lvia的小工作台

我是Sylvia Edith,Site-CN-██初级研究员。
曾用名苏星沐/路及遇。

欢迎站内信联系。


来自中央情报协调暨项目行动指挥部的通知

SPC-2922目前处于活跃状态。MFT2天堂之军“ARMÁ ORÚNA”已被部署至蓝色深渊BLUE ABYSS利齿虚空TEETH-FILLED VOID中,与其中所有星界海豹ASTRAL SEADOG实体交战。

海上战斗队ARMÁ ORÚN目前约有30万名成员登记在册。所有具有成员资格资格的个体死后都将被纳入ARMÁ ORÚN。

☽☽☽倡议应根据已达成的协议调用SPC-2922以协助中心。

项目编号:SPC-2922

鲨类殴打性能:SPC-2922对保护由☽☽☽倡议控制的区域“戈比尼克”而言极其重要。戈比尼克是一价值重大的异维度空间,其为SPC-001提供了一个逃离我们所在的现实并感染其他维度的机会。戈比尼克目前正被来自我们所在宇宙的异常鲨类实体星界海豹入侵。

阻止SPC-001的传播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其它维度可能无法像我们一样轻松地应对它所造成的威胁。☽☽☽协议会根据其需要主动联系了中心以避免被鲨类实体摧毁。

SPC-2922已经确保戈比尼克内的所有星界海豹实体都被限制在两个分别被命名为为蓝色深渊利齿虚空的特定区域内。

蓝色深渊是两个特定区域中较大的一个。所有的星界海豹实体都被限制在该区域内。蓝色深渊最深处测量深度为25公里,底部是一星界海豹实体的显现点。由于抵达这一点的困难,已确认ARMÁ ORÚN将无法摧毁它。

利齿虚空是位于戈比尼克内部的沙漠,其天空呈现出永恒的黑夜。数个星界海豹显现点位于地表以下,导致星界海豹实体偶尔从沙漠中喷出并攻击。

项目组成:SPC-2922只有一个组成部分:海上战斗队ARMÁ ORÚN,一支军团规模的军队,由几乎所有在死前为中心效忠的死者组成。☽☽☽倡议能够将几乎所有具有此种忠诚的个体从各自的死后世界招募并编入ARMÁ ORÚN。

ARMÁ ORÚN组成了SPC-2922的步兵团,并被部署于蓝色深渊和利齿虚空中,以便与星界海豹实体交战。目前,ARMÁ ORÚN约有共30万名成员。

由于戈比尼克地区的特性,ARMÁ ORÚN的成员普遍拥有一系列异常性质,使他们能够更有效地对抗鲨类实体,包括但不限于:

  • 完全无法死亡。
  • 高效的再生与愈合能力。ARMÁ ORÚN的成员可在短时间使任意种类的创伤痊愈。
  • 无需饮食。在任何时候,ARMÁ ORÚN的成员都充满力量,使得他们不必休息。
  • 在死亡前遭受的任何潜在致命或持久的伤害将被消除。
  • 无需呼吸。这使得ARMÁ ORÚN的成员可以在水下正常执行任务。

增强概要:已与☽☽☽倡议达成协议以便于SPC-2922对抗所有位于戈比尼克内部的星界海豹实体。

☽☽☽倡议总体上对于鲨类实体的态度与中心不一致,但敌视所有位于戈比尼克的此类实体。在此基础上双方已达成以下协议:中心特工将处理星界海豹实体,同时☽☽☽倡议应为中心的行动提供支持。

☽☽☽倡议使用的技术称为“救赎否认弹药Salvation Denial Munitions”,以阻止或限制星界海豹实体在蓝色深渊和利齿虚空的再生能力,进而使得此类实体得以受到打击并死亡。

当与中心签订协议的个体死亡后,☽☽☽倡议的代表应收集他们并为其提供适当的设备和服装,简要介绍ARMÁ ORÚN后运输至蓝色深渊或利齿虚空。

作为保护戈比尼克免受鲨类实体侵扰的回报,☽☽☽倡议已同意在行动的当前阶段完成后护送ARMÁ ORÚN成员至更加理想的死后世界。

部署记录:位于蓝色深渊和利齿虚空中星界鲨类实体的存在于2014年11月14日因一起事件首次引起SPC的注意:☽☽☽倡议将以下电子邮件发送至中心拳击手Lisle Naismith的邮箱中。

基金会,

☽☽☽协议会已经观测到数个戈比尼克关联地区出现的异维度干扰,而此类干扰被确认起源于贵组织的维度。这种干扰目前正以幽灵鲨鱼的形式出现。

这威胁着所有死后世界的稳定,并已被确定为贵组织特工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所有的鲨鱼都被你们的特工杀死了。我们目前正计划对这些实体使用高热核罪行威慑和高收益热能沮丧武器,但如果贵组织不停止上述行动,我们将被迫对你们的现实实施实质性制裁。

— ☽☽☽倡议

☽☽☽倡议,

1)我想你不了解我们这里的工作方式。我们是鲨鱼殴打中心3。而你却要求我们不再殴打鲨类?那可不行,我的朋友。当然,我们已经认识到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它不能通过不再打击鲨类实体来解决。
2)我向我们的头儿递交了一份提案,并且得到了批准。我们计划把我们最好的打手送到你们那边去保护死后世界。如果传统意义上的自杀是我们为确保其他人能有一个安全的死后世界而必须做的,那么就这样吧。相信我,我们也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解决。
3)别用那个sh开头的词:那会带来坏运气。请称呼它们为鲨类实体
4)核罪行威慑和沮丧武器?那没用。你是第一次和鲨类实体打交道吗?他们不犯罪,也不会因你的沮丧而感觉到什么。众所周知,对它们唯一有效的是一通老拳。当然,这是SPC-001的一个弱点。
5)这个“基金会”是什么?你是在说那些异次元的收藏癖患者4吗?

— 拳击手Naismith

这他妈都是些啥?

— ☽☽☽协议

此次交涉后,中心得以与☽☽☽倡议建立合作关系,并达成协议以解决SPC-001侵入戈比尼克所带来的问题,具体为所有已故中心特工被征募组成SPC-2922,以换取保护我们所在宇宙的个体在戈比尼克受到的保护。

目前预计在2019年1月1日之前,所有利齿虚空中的鲨类实体将被清除,届时SPC-2922将缩减其活动范围和规模。在上述目标实现后,ARMÁ ORÚN将改为轮班制并缩减规模至5000名特工。当不在蓝色深渊内值班时,成员将被送至他们理想的死后世界。



评分: 0+x





欢迎使用基金会办公系统1.2.0

请确认您的登录信息



注意:
若您的账户未正确显示,请确认您的登录状态或尝试重新登陆

欢迎,您已成功登陆。

您接下来想要执行的操作是?

/读取SCP-CN-9999

查看该文件需要9999/3级安保权限,请在下方输入您的权限码:

3/CN-99993/CN-9999
机密
classified-lv3.svg
项目编号: SCP-CN-9999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一面积为150平方千米的封闭式收容区域已在SCP-CN-9999所在区域建立,适用对外掩盖程序“军事管制区”。基金会将与当地军方合作以防止平民接近该区域。任何对封闭收容区域的访问都需要向上级申请,未经授权的访问将被视作一次潜在的收容失效并导致区域内火力系统的触发。

特殊监测站点A-999已在SCP-CN-9999以东3千米的位置设立。由于项目具有异常的认知危害影响,在此站点工作的基金会人员须具有高于14.5的认知阻抗系数(CRV)。针对工作人员的心理状况测试应每周进行,精神受损者将立即接受A级记忆消除并调至其他项目。

描述:SCP-CN-9999是位于██省██市██县境内的一座异常山脉,占地面积约为143.13平方千米。项目顶峰周围环绕有悬浮在空中的无色细微液滴组成的云状物质,经取样检验证实其化学成分与当地水体相符。然而,根据相关资料所记载的高度(900米),在项目顶峰高度出现云层被认为是反常的。由于上述异常,项目的真实海拔高度难以测计。

SCP-CN-9999对进入其范围的人类个体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但其作用机理目前是不可知的。
2019/12/17更新:
SCP-CN-9999对进入其范围的人类个体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暴露于项目异常效应下的个体将出现不可逆的渐进性重度心理改变,已证实在此阶段记忆删除可终止这一效应。这一阶段一般持续5-10天,随后个体将在存在论上受到损害。
令人困惑的是,基金会目前并没有任何一名所属人员报告受到上述效应的影响,但在2019/12/17(详见附录9999.1)对项目的探索后,站点A-999的工作人员报告站点区域内发现包含上述信息的字迹,因而将其摘录于收容文档中以供参考。
在此次事故后,对SCP-CN-9999收容区域的探索被无限期推迟。

关于项目的更多信息,详见附录9999.1。

附录:

来自基金会记录和信息安全管理部门的通知

您正在查看该文档的归档版本。点击此处查看最新修订版本。

3/CN-99993/CN-9999
机密
classified-lv3.svg
项目编号: SCP-CN-9999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一面积为150平方千米的封闭式收容区域已在SCP-CN-9999所在区域建立,适用对外掩盖程序“军事管制区”。基金会将与当地军方合作以防止平民接近该区域。任何对封闭收容区域的访问都需要向上级申请,未经授权的访问将被视作一次潜在的收容失效并导致区域内火力系统的触发。禁止任何对SCP-CN-9999收容区域的访问,任何访问都将被视作一次潜在的收容失效并导致区域内火力系统的触发。

特殊监测站点A-999已在SCP-CN-9999以东3千米的位置设立。由于项目具有异常的认知危害影响,在此站点工作的基金会人员须具有高于14.5的认知阻抗系数(CRV)。针对工作人员的心理状况测试应每周进行,精神受损者将立即接受A级记忆消除并调至其他项目。

描述:SCP-CN-9999是位于██省██市██县境内的一座异常山脉,占地面积约为143.13平方千米。项目顶峰周围环绕有悬浮在空中的无色细微液滴组成的云状物质,经取样检验证实其化学成分与当地水体相符。然而,根据相关资料所记载的高度(900米),在项目顶峰高度出现云层被认为是反常的。由于上述异常,项目的真实海拔高度难以测计。

SCP-CN-9999对进入其范围的人类个体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暴露于项目异常效应下的个体将出现不可逆的渐进性重度心理改变,已证实在此阶段记忆删除可终止这一效应。这一阶段一般持续5-10天,随后个体将在存在论上受到损害。
令人困惑的是,基金会目前并没有任何一名所属人员报告受到上述效应的影响,但在2019/12/17(详见附录9999.1)对项目的探索后三小时,站点A-999的工作人员报告站点区域内发现包含上述信息的字迹,因而将其摘录于收容文档中以供参考。
在此次事故后,对SCP-CN-9999收容区域的探索被无限期推迟。

关于项目的更多信息,详见附录9999.1。

附录:

来自基金会记录和信息安全管理部门的通知

您正在查看该文档的归档版本。点击此处查看最新修订版本。

3/CN-99993/CN-9999
机密
classified-lv3.svg
项目编号: SCP-CN-9999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一面积为150平方千米的封闭式收容区域已在SCP-CN-9999所在区域建立,适用对外掩盖程序“军事管制区”。基金会将与当地军方合作以防止平民接近该区域。任何对封闭收容区域的访问都需要向上级申请,未经授权的访问将被视作一次潜在的收容失效并导致区域内火力系统的触发。禁止任何对SCP-CN-9999收容区域的访问,任何访问都将被视作一次潜在的收容失效并导致区域内火力系统的触发。

特殊监测站点A-999已在SCP-CN-9999以东3千米的位置设立。由于项目具有异常的认知危害影响,在此站点工作的基金会人员须具有高于14.5的认知阻抗系数(CRV)。针对工作人员的心理状况测试应每周进行,精神受损者将立即接受A级记忆消除并调至其他项目。

描述:SCP-CN-9999是位于██省██市██县境内的一座异常山脉,占地面积约为143.13平方千米。项目顶峰周围环绕有悬浮在空中的无色细微液滴组成的云状物质,经取样检验证实其化学成分与当地水体相符。然而,根据相关资料所记载的高度(900米),在项目顶峰高度出现云层被认为是反常的。由于上述异常,项目的真实海拔高度难以测计。

SCP-CN-9999对进入其范围的人类个体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暴露于项目异常效应下的个体将出现不可逆的渐进性重度心理改变,已证实在此阶段记忆删除可终止这一效应。这一阶段一般持续5-10天,随后个体将在存在论上受到损害。
令人困惑的是,基金会目前并没有任何一名所属人员报告受到上述效应的影响,但在2019/12/17(详见附录9999.1)对项目的探索后三小时,站点A-999的工作人员报告站点区域内发现包含上述信息的字迹,因而将其摘录于收容文档中以供参考。
在此次事故后,对SCP-CN-9999收容区域的探索被无限期推迟。

关于项目的更多信息,详见附录9999.1。

附录:


[[collapsible show="+ 附录9999.3二级研究员Sylvia Edith的笔记" hide="- 收起"]]
以下内容于2020/01/18回收自二级研究员Sylvia Edith的日记。由于其内容被推测与SCP-CN-9999的异常性质密切相关,现摘录如下:

2019/12/17

他们说探索失败了,探索队全员损失。我现在感到很害怕,而且不是因为那座看起来无辜而安静的山会吞噬四条活生生的生命——好吧,也许这是部分原因,但更让我恐惧的是:我从来不记得存在一支叫十里冰的MTF小队,也不认识任何代号为浮阳、松茑、菰蒲或是名为Michelle的认知危害专家。

该死,想到这几个名字就让我头痛欲裂。我想我明天会申请一次心理状态评估。

2019/12/18

我去做了心理评估。真是奇怪,报告显示我没有任何精神状况上的问题,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对这四个人没有任何印象,而一切记录都显示他们曾经存在且与我共事过。

我去问了Leo,他也承认他完全不记得那些人。这是什么,某种认知危害?

2019/12/19

那些人把凭空出现的字迹整理了一下,开了一整天的会,然后告诉我在收容文档里加上一条“在存在论上受到损害”。我想这是个合理的解释。我真为那四个人感到悲伤:失去了生命不算,还不得不被人们遗忘。

不知道某一天我会不会也是这样死去。Leo说我们都只是文职人员,不可能遇到这种事,但我猜他只是在安慰我。

[无关内容略去]

2020/1/12

有件事情让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SCP-CN-9999的研究人员如此之少?像████那种对人没有半点危害的skip都有五个人负责,为什么9999这里加上我只有三个人,而剩下两个还都是一级权限的助理研究员?我要给上级发封邮件看能不能申请调来几个人。

还有,为什么这里有那么多张空的办公桌?

2020/1/13

事情有些不对劲。
最近总是频繁地头痛,去医院检查又没有结果。9999这边还是没有一点进展,上头又拼命在催。他们说这不过是一座让人发疯的山,我们只要把收容区的大门一关就万事大吉了。可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某些没被发掘出来的问题。

Leo说他听说周围的村子里有不少村民家里出现了多余的碗筷和床铺,就好像有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抹除了一样。难道9999的异常影响范围扩大了?我不敢深究这种可能性。

不管怎么样,我把我的一些猜想跟他探讨了一番。Leo比我聪明得多,也许他能猜出其中的联系。

2020/1/14

Leo不见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出那句话。

[下方数行文字被泪水沾湿难以辨识]

2020/1/15
我…我想我得要振作起来。我得搞明白9999的原理,这样说不定……

古怪的一点是,“在存在论上受到损害”意味着我应当彻底失去对Leo的记忆,可……我都记得很清楚。另外,我确信他绝对没有接近过封锁区。

我突然有一个诡异的猜想。我稍后要向上头申请一个D级。

2020/1/17

写了无数封邮件和报告,上头终于同意了让我做一次尝试。我要到了一个完全不具备有任何文化知识的亚裔D级,给他配上探索装备包,让他到收容区里边走一圈。

然后他就这样出来了,毫发无损,精神正常,没有一点经受认知危害的迹象。我问他在里面都看到了什么,他说除了雾气很重之外和一座普通的野山没有任何区别。

我想我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但如果我猜中了的话……我大概已经没几天可活了。

2020/1/18

哈哈,它终究还是找上我了……

我终于明白十里冰的前辈们为了保护我所作出的努力,然而我终究还是陷得太深了。

探究真相只会带来永恒的痛苦,而显然已经无可救药。

[连续17页难以辨识的涂画]

2020/1/20

我想我不能这样……至少我可以把收容文档改了。也许后人不会像我一样蠢。

或者说,像我和“十里冰”和Leo一样聪明。


有求必应火锅店
第一迭代 safe 主打火锅 提出要求一定会做到的 不论什么锅底食材及物品 e.g.猪血锅底 象心 金块 经检验皆为真实
已设为xx站点食堂替代方案
第二迭代 Euclid 发现有人在其中失踪 原因不明 与此同时火锅店内出现信号不佳的情况 无法使用绝大多数社交网站 后更多的失踪情况出现 研究表明在店中表示任何不满情绪都会失踪 食客减少但仍有进出
第三迭代 keter 店铺挂出 [数据删除]万岁!的标语,旗帜上绘有一汤勺与一把金针菇的交叉图案 尽管客人极少但后厨仍在运作 扔出的垃圾袋中检测出人类的dna 用餐时得到的食品中包含人类的器官和[数据删除] 食客没有笑够指定次数/批评食物及服务都会MIA 有研究员发现失踪者日记 记载了其表示该火锅店食品并不完美后被带入后厨洗脑etc

“夜魔”
某一物件 称为-1 另一物品e.g.黑色晶体 称为-2 推测-1具有模因效应 使暴露的个体(称为-3)呈现出类似精神分裂的症状 并会对-2有一种近乎狂热的渴望 严重时甚至演变为不计一切代价夺取 若无法接触便会迅速死亡
被归类为euclid级 -1存放在site-xx的异常物品柜中 -2为防止研究人员暴露于-1效应下受到影响存放于另一地点(附站点主管███通知 4/xxx级权限查看)-3收容在标准人型异常收容间
附录为前研究员现站点副主管Sylvia的笔记 开始十分正常 随后逐渐出现异常言论 且Sylvia职称逐渐变高(二级研究员→站点副主管) 倒数第四次写有“该skip危险且”但被划掉 后接正常记录 倒数第三次记录开始询问-2的存放位置(含蓄) 倒数第二次记录正常 提到由于无法接触-2 收容的-3开始死亡 表达困惑 语气奇怪且使用“源石”称呼-2 但下方有一行几乎难以辨识的“告诉███我爱他”的记录,字迹与Sylvia不符,与站点其他人员字迹对比未发现相符 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中 最后一次恢复正常笔迹,宣布终止对该物品的研究和对字迹的调查 次日发现-2失窃,站点主管被革职,由原站点副主管接任。

“天姥”
具有逆模因性质的概念而非真实的山峰,属于设定中的干涉型个体(会将知晓其信息的个体抹除)
“天姥”概念本身即是自由 绝对的自由 “人类看似无比热爱自由 事实上只是痛恨主子”
概念不会死 但新的概念会产生 不同于055、3125等可能会抹去世界上所有的人而不被察觉 由于该异常似乎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的能力 因此能力所及之有逆模因部的数人
梦游天姥吟留别之所以流传下来只是因为其传播过广以至于逆模因难以将其消除(异常自身的说法是“我敬佩他是位伟大的诗人”死傲娇)顺便带出中分的逆模因设定
参考了部分ONXYONXY对逆模因设定的补完 可能需要站内信联系交流
another version:
所谓自由,是人类的一种主观感受,与受束缚、不自由相对。
例如,我们实际上有做到一件事的能力,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可以做,那么我们并不会将其定义为自由。相反,你知道一件事你可以做,比如你知道法律规定你有言论自由,那么当你不能这么做的时候,你才会在主观上划分出自由与不自由的界限。
也就是说,就像你不能杀死一个你不知其存在的人一样,如果你意识不到一件事的实际性与可能性,你就不会将其定义为自由。古时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鲜少有人提出反对,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可以超越甚至反抗纲常伦理。由此可见,自由的定义事实上随着个体的认知水平而发生变化。
而现在,如果有人对你说:“你不能100米跑到五秒钟以内,所以你不是自由的”,正常人都会把他当成是疯子。因为你的理性告诉你这不可能,人类的生理特征无法支持这种行为,因此在你的知识体系道德体系里会认为这是荒谬可笑的,你不会追求这种自由。
然而异常“天姥”会改变这一点。由于这一概念本身即“绝对自由”,受害者将会具有世界上一切想象的到与想象不到的自由。他可以瞬间移动,可以位面跳跃,可以扭曲现实,可以一边狂笑着向自己身上砍下一百八十刀一边弹奏克罗地亚狂想曲,这都是他的“自由”。然而当他做过这一切后,当他发现正常人类的“自由”只是他脚底的尘埃之后,当他无所不知又不所不能之后,他会干什么?受害者往往会在这时意识到此类“自由”是没有意义的,并且会危害还过着平凡生活的其他人类。当然,“天姥”早已为他们提供了后路:他们大都精神崩溃,利用“天姥”赋予的能力将自己定义为“死亡,并被所有人遗忘”,随后不知所踪。
因此,我们很难确认“天姥”到底是不是一个逆模因。按照定义,它的确阻止他人将其传播,但它实质上并不具有逆模因的性质,只是知道它的人都选择了缄默。
但是“天姥”又无可避免的传播下去。与055、3125这些逆模因不同,“天姥”还是个颇为幼稚的异常——概念不会死,但新的概念会产生。由于一些难以解释的“情怀”,它没有抹去传颂天姥的诗句。只要谢灵运和李太白的传世之作还在被人类传颂,天姥山和隐藏其后的“天姥”就会被发现。当你发现这一概念时,它也发现了你,你就将是下一个“自由”之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